《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10章、天心神用,不疯魔不成活

南宫玥下意识地答道:“我都听见了,也记住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吴贾铭已经把电话给挂了。她这才想起来吴贾铭没有说那位暗中帮助并指点她的高人是谁,正想把电话拨回去追问,毕然已经出来招呼她去餐厅吃宵夜了,只得暂时作罢。

宵夜还是和成天乐坐在一桌吃的,这只小兔妖有些心神不定,而她手腕上的那串香檀木珠已经悄悄收了起来。成天乐看在眼里,只是暗暗一笑,这丫头终于真正听劝了。

……

成天乐这位总经理今天没在交易部过夜,宵夜也没有吃几口,接着就开车回公寓了。洗漱沐浴完毕,恰好到了子时。他在床上盘腿打坐,调身、调息、调心入境,按照法诀的指点行功。

这是他第一次在练功中用七支趺座身姿,呈五心朝天之相。他的左脚放在右大腿上,右脚交叠放在了左大腿上,垂肩拔背、中正安然。这种坐姿并不是很容易,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才行,就算有人的关节柔韧性比较好、可以做到,但也很难从一开始就能血脉通畅、松静自然。

成天乐以前也是很难如此自然盘坐,但修习练形术之后,对骨骼肌肉的感应和控制已经相当精微,如今算是功到自然成。假如是一般的人间修士,在修炼入门的第一步恐怕就需要锻炼身姿,但是妖修不同,它们需要在凝结玄丹、化为人形之后才能学这些。

从这套法诀来讲,成天乐如此行功还是早了点,因为他魔境劫未度、玄丹未成。可他有一个别的妖修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根本无需化为人形,这第三步法诀最后才提到的静坐身姿,他提前用也无妨。今日修习的是凝炼物性之道,元神感应的就是手中那三枚和田玉籽料。

怎么去感应物性?其实普通人也可以尝试,只是没有定境中那么清晰。修炼此道,其实就是一种通感之法,以元神去体会一件器物的感受。没有生命的器物也会有感受吗?有也没有,需要用人的心神凝炼其中,就像这件器物的心神一般。具体的“法诀”仍是元神外感,但感应的不再是周围的天地,而是那一器一物,仿佛那器物就成了自身。

端坐的成天乐还结了一种奇异的手印。他的左手放在左腿上,掌心向上张开,三枚玉料就托在手心,中指和无名指微微向上托起,与手心形成一个弧度;而右手背很自然地搭在右膝上,掌心倾斜向着前方,食指与拇指的指尖轻轻掐在一起,中指、无名指、小指似花瓣般依次展开。

这是佛门一种“闻法”的手印,如果在一些寺庙里留心观察,还能看到这种造型的佛像。成天乐并不清楚,留下这套法诀的那位大妖曾经化身为一名僧人,所以他传授的与器物通感之法,也借用了佛门的手印。

世界仿佛消失了,成天乐就像变成了石头,而石头是没有五官的,自然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紧接着下一瞬间,世界又出现了,因为石头也有了心神,那是成天乐的心神。但成天乐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奇异的元神内景:他深埋在山中,感受到日月轮回的变化、山体的运动与风雨侵蚀,从岩层深处渐渐暴露了出来。突然有一天,惊雷炸响山洪暴发,他所在的巨石从悬崖上坠落,摔得粉身碎骨!

成天乐在黑暗中骤然离定,张着嘴大声喘着气,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刚才岩石在山洪中坠落悬崖、摔得粉身碎骨的感觉是真真切切,就像他自己也被摔得粉身碎骨一样,这种定境太可怕了!

习练通感之法,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用自己的心神去体会物性,可是成天乐此刻的定境却不受控制,竟然直接进入那样的场景。这是莫名自然发生的,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词——魔境劫。

修炼了这么长时间,将面对的下一步考验终于到来了。“魔境”对修炼最大的干扰,就是定境中幻象丛生,而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该来的总会来,却又说不定是什么,与人的心神所牵记的事物、周围的天地万物都有微妙的联系。

成天乐已心中有数,知道自己今天尝试着凝炼这三块玉料的物性,无意间却成了触发魔境劫的机缘。这一关是不得不过的,要迈过这道门槛,才能谈下一步的境界。

黑暗中成天乐调整呼吸安定心神,并没有放弃刚才的修炼,再度入定境行功。魔境并不仅仅是元神所见,它就是定境中经历的场景。从高崖上摔落、粉身碎骨,又被山洪冲刷、不断滚落,时而磕碰在岩石上、时而翻卷在激流中。

一般人是不会有此定境体验的,这是一种炼神术。石头不需要呼吸,但换成人的心神感应,只要动念被卷入其中,那定坐中的肉身就会窒息。精神上的感应有时候也会伤及身体,轻则定境涣散无法修炼、重则莫名其妙的受内伤。

山石滚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停留在石缝里、行走在激流间,成天乐心神所凝的这块石头已变成了拳头大小,又在一个河谷中静静地度过了数百年。河谷渐渐干涸变成了戈壁,多年后的一场大雨又使戈壁变成了沼泽。沼泽中的淤泥被冲开,它又被卷入了一条河流,在激流中翻滚,最后从一个瀑布上落下。

落入深潭时,水面冲击力使这块石头最终裂成了三瓣,然后躺在水潭底部过了很多很多年……。当水流冲击的时候,这三块石头会与旁边的碎石碰撞摩擦,表面变得光滑起来。后来这个水潭干涸了,上面的瀑布也消失了,成了山中的一条深壑,和田玉籽料便如此诞生。

和田玉料有“山料”和“籽料”的区别,山料是在山体岩层中直接开采的,而籽料往往也称河料,经过大自然的磨砺与千年风雨冲刷,一般体积都比较小。奇异的是,作为石头而言,山料与籽料完全是同一种材质和成分,最早也出自同样的地方,但籽料的硬度却比山料高、密度也比山料大。

地质学上对此的解释,岩石中最坚硬的部分才能在历史的冲刷洗炼中保存下来。但从另一方面是不好解释的,即器物的经历也像人的修炼一样,在这个过程中某些特性发生了变化。

成天乐为何在那么多玉料中恰好动心拿起了这三块?就是因为这三块玉料物性相合,恰好是同一块石头分成了三瓣。在他这一天看到的所有玉料中,无论品相好坏、价格高低,却再也找不到三块这样的石头。成天乐当时只是心有所动、拿起了它们,此刻在定境中修炼与器物通感之法,才最终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难怪自己在那么大一堆玉料中,只觉得这三块玉料是一体的。

收功之后,他用了很长时间才使自己从那种恐怖冲击缠绕的沉浸状态中摆脱出来。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时辰,他却等于一直在激流中挣扎!

理论上,他仅仅是元神体验,所见的也不过是这块石头折射入元神的幻象,但却真真切切令他神气耗尽,疲惫得几乎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松开身形躺在了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吃饭。再看放在枕边的三块玉料,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却多了几分温润之气,那仿佛又是成天乐自己的气息。

这炼器之术,果然不是成天乐目前的修为所能掌握的,他只不过是用之凝炼元神、感应物性,却引发了如此猛烈的魔境劫。这是机缘,意味着他的神气修炼已到了火候。但机缘未必就是福缘,如果修炼不慎的话,便有“入魔”之忧。

搞艺术的有一句俗话,叫“不疯魔不成活”;法诀修炼也是如此,不历魔境不能凝结玄丹。

假如魔境劫未至,成天乐还可以自己选择,就这么做一个修为不高的“高人”,去过他的逍遥生活。但无意间已触发魔境,他想再逍遥已不太可能了。从此时起,只要他一入定境,就会幻象丛生、难以分辨,可不再仅是那几块石头的感应。

练功不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磨砺,总有种种魔境来袭。可是他并非在山野中隐居,仍然是尘世中的一个人,除了修炼之外,还要去做交易部的总经理。修炼时有魔境袭扰,不练功的时候很自然的就会想着放松身心。

上次逛街没有给洛洛她们留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触动了哪根心弦,成天乐又想起那个小苏来,莫名觉得那姑娘很是可人。他今年已经二十六了,事业上也算有点小成就,在个人感情问题上有想法很自然也很正常,于是盘算着想问吴贾铭能不能再约她出来。他刚这么想的时候,吴贾铭就主动来电话了,原来是那位洛洛小姐又想约他。

成天乐很高兴地说道:“好啊!别忘了把小苏一起约出来。你有什么好安排,就尽管去发挥吧,我信任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