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9章、江山易改,非棒喝难移习

成天乐有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喜欢拍人肩膀,此刻又拍了拍吴贾铭的肩膀道:“这样不也挺好吗?你有你的特长,只要发挥的好,今天不也挣着钱了吗?其实做事的技巧是一样的,就是看本事用在什么地方。”

吴贾铭连连点头称是,成天乐却看着手中的玉料不说话了。吴贾铭等了半天,终于小心翼翼地又问道:“成总,这玉料有什么不对劲吗?……您挑的这三块玉料我也感觉出来了,仿佛带那么一点点灵性。这些特点一般人看不出来,绝大部分玉雕工艺师也看不出来。可是您想用来炼器的话,材料还是差了点,成功率恐怕会非常低,就算费很大的劲炼成法器,用处也不会太大,不值得花那样的功夫。”

成天乐抬起头道:“原来你也看出来了,明白我为什么偏偏挑了这三枚。你爱逛这种地方、下工夫研究这种东西,是不是也想寻找炼制法宝的材料啊?”

吴贾铭叹息一声答道:“是的,我的天赋神通就是善于搜寻各种物品,否则今天我怎么会找到那样一个青花瓷罐呢?这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以为我早就知道,只有成总您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像我这样的妖修,往往以玄丹为本命法宝,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玄丹不仅越来越强大,而且最能激发天赋神通。可玄丹是修为根本所在,不能轻易受损伤。

理论上可以炼器的材料很多,但越好的材料炼成法器就越容易,否则用漫长的岁月去炼器,不仅耽误修行,而且很难成功;就算能成功,器物的威力也不会很大。如果能找到那种稍加祭炼就能当法器使用的天材地宝,是最好不过了,最好还可以随着修为成长越炼化越强大,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成天乐看着吴贾铭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突然笑了:“既然有些东西可遇不可求,也没必要这么执着,反正你平时就做艺术品中介生意,说不定有机会能碰到。与其这么刻意搜寻,还不如找两件东西,平日里以炼器之法祭炼,不是为了得到多么强大的法宝,就是修习凝炼物性之功,说不定自然而然也能炼成法宝。就算炼不成,或者那法宝不够强大,将来遇到合适的天材地宝,你也更有把握动手炼器啊。何必天天伸长了鼻子到处瞎找呢,你难道没听说过熊瞎子掰苞米的故事吗?”

吴贾铭闻言张着嘴琢磨了半天,就似顿悟般叹道:“成总,您真是前辈高人啊,一语道破玄机!我以前白费了那么多功夫竟都没有用对地方,您今天随手拿起三块籽料,便是在点化我啊。可惜我竟然没看懂,还需您开口点破,实在是悟性太差!我虽不是熊妖,可真有点熊瞎子掰苞米的意思了,真得谢谢您点醒!”

其实成天乐拿起那三块玉料的时候,倒没想过要点化吴贾铭什么,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就是自己心里的想法。既然上等的炼器材料难寻,那么就找几件普通的东西,先练练手再说,重点倒不是为了炼制什么法宝,而是为了掌握凝炼物性之道。就像他今天让吴贾铭陪着去逛古玩市场,并不是为了捡漏找什么古董,反而买回去一件赝品青花。看上去挺傻的,但他却很清楚自己在琢磨什么事。

听吴贾铭如此说,傻呵呵的成天乐笑道:“关于炼器的法诀中曾提及——炼器的最终结果是得到法宝,但过程是掌握凝炼物性之道,同时也是在修炼人的心性。所以炼器也是炼人,如果不明白这一点,只一味追求法宝珍贵,在人间还不如去做生意赚钱呢。”这就是那位古代大妖在法诀中留下的话。

吴贾铭连忙行礼道:“多谢指点!晚辈知道该怎么做了。”

成天乐赶紧摆手道:“这是大街边上,那边好多人呢,别跟我这么鞠躬!你要是手里再拿个碗,人家还以为你是讨钱的。”

吴贾铭也被逗乐了,挠了挠后脑勺道:“成总,两位美女有应酬去吃饭了,我们也去吃晚饭吧?”

成天乐:“你今天赚了那么多,晚上还是你请客,我们去吃点好的。”

吴贾铭:“那是当然!赴汤蹈火尚且义不容辞,何况请您吃几顿饭呢?”

成天乐:“下次有美女在的时候,别跟我抢着结账!”今天出来逛街,不仅很开心而且很有收获。“耗子”曾说收服吴贾铭这个“小弟”会很有用,看来果然如此,这家伙把什么事都安排得很舒服。

既然吴贾铭表现得不错,成天乐也有了奖励的想法,吃饭时在包间里关上门,顺便把那套蛰藏神气的法诀也教给了这位狗妖。他这么做一方面是施以恩惠,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私心,就是想看吴贾铭修成法诀之后会敛藏起怎样的气息?同样的“试验”,他无意中在张潇潇身上也做过。

吴贾铭颇有受宠若惊之感,因为这已经不是点化了,而是直接传法。他推开椅子差点在包间里行了叩拜大礼,被成天乐拦住了。吴贾铭听完法诀之后就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他完全可以修炼的法门,假如修炼有成,就意味着在平常情况下很难被人识破身份。对于他这种妖修而言,这可是在人间最珍贵的一份大礼啊,高兴得连骨头都轻了几分。

吴贾铭感激得不知怎样才好,于是他脑袋一热,以献宝的语气凑到成天乐耳边低声道:“成总,您今天挑了三块玉料打算拿回去炼器,看来也对法宝感兴趣。告诉您我无意间的一个发现,前不久我在苏州城中发现了一位妖修,是个二十岁左右姑娘的模样,在人间的身份是个从美国休学回来的留学生。

她在苏州勾引了一个男朋友,跑到这里来学古琴和茶道。我见过她好几次,但是没有点破她的身份。她有一串香檀木手珠,就那么戴在手腕上示人,可能自己还不知道是法宝,这样对她可能是危险的,而且也有点可惜了。如果成总您感兴趣的话,我可以……”

这犬妖只顾着自己说话了,没有注意到成天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脑门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打得他是眼前金星乱冒、晕头转向。巴掌还算是轻的,成天乐同时施展了缚灵印。骤不及防间,吴贾铭觉得周身神气一紧,仿佛失去了知觉,控制不住身体一屁股滑坐到地上,他惶恐地喘着气喊道:“成总,您这是……”

只听成天乐低声喝骂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以为你是真的改邪归正了,没想到还在心里惦记着!我可告诉你,再打南宫玥的主意,就好好让你认认‘死’字怎么写。你不要因为怕我才夹起了尾巴,怎么不真正去学好好做人?”

吴贾铭很机灵,他并没有说出那妖修的名字,成天乐却喝出了‘南宫玥’三个字,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赶忙挣扎着解释道:“您千万不要误会,我真的没有恶意,就是想献宝而已!没想到您认识那位姑娘,我就是这么得罪您老人家的吧?……我也是好心啊,哪有妖修带着法宝那么招摇的?所以才以为她自己也不知道那是法器呢!”

成天乐收了法术,等吴贾铭回到椅子上坐好,仍然冷眼盯着他。吴贾铭喘着气又说道:“那南宫玥是您的晚辈弟子吗?若那串香檀木手珠是您送给她的,我,我建议前辈最好提醒她不要那么招摇。我得了前辈的指点,已改邪归正,绝对不会再去打什么坏主意,但是别人看见了可说不定啊!”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是,既然这么说了,我就交代你去办一件事。”

吴贾铭赶紧拍着胸脯道:“请您尽管吩咐!”

成天乐仍然板着脸道:“那南宫玥是我的一个朋友,但她并不清楚我的修为与身份,我也不想点破。你按我的吩咐去暗中提醒她,并把我刚刚教你的法诀也转授给她。她得到了法诀,自然会相信你所说的话,以后在人间也会多长几个心眼。”

……

这天晚上,南宫玥又跟着毕然来到交易部。毕然在整理客户资料,她跑到外面去喂小猫,这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她接起电话一听是吴贾铭的声音,态度很冷淡地说道:“你又找我什么事?我现在很忙,没功夫!”

吴贾铭在电话那边客客气气地说道:“南宫妹子,你千万不要惊讶。实话告诉你,我早已识破了你的妖修身份,曾经图谋不轨,但却被一位高人察觉,暗中惩戒了我,并教诲我以后不得作奸犯科。我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便是受那位高人所托……”

南宫玥愣住了,左手接电话,右手拿着一根半剥开的火腿肠定定地站在那里。脚边的小猫看着她手中的火腿肠,急得喵喵直叫,可她却似浑然不觉、更没有弯腰去喂。吴贾铭在电话里提醒她要注意不可随意显露法宝,又转述了那套蛰藏神气的法诀,最后还问道:“南宫妹子,你都记住了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