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7章、绿叶红花,添携美同游趣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道:“你考虑的也太多了吧!既然人都来了,那就一起逛吧,下次可别这么多事了。……嗯,这两位美眉都很不错啊,你在哪认识的,不会又是骗来的吧?”他心里虽然嫌吴贾铭多事,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其实挺会办事的。

吴贾铭:“待会儿抽空子慢慢与您解释,怎么会是骗来的呢,我现在可是正经人!”

两位姑娘中,胸很丰满、留着长发的叫洛洛。别看洛洛年纪不大只有二十七岁,但已经是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在苏州分公司的总裁。能担任此职位一个重要的原因,这家企业集团的董事长是她的父亲,她本人也算是年轻漂亮、很有作为的富家千金了。

这样的姑娘是最吸引吴贾铭这种骗子的,假如真是骗上手了,也就用不着再去行骗,从此便可以退隐江湖了。但这种女孩其实是最难搞定的,人家见过的优秀男士多的是,想扮绅士玩各种小资情调都已经显得太老套。更多的时候,不是男人泡她们,而是她们去泡男人,对搞定各种男人的经验很丰富。

吴贾铭是在一次慈善拍卖晚会上认识洛洛的,他有收藏界的朋友,自然有办法能混进那样的场合,通过攀谈吸引了洛洛的注意。洛洛对工艺品收藏很感兴趣,认为这既能显示身份又是很好的投资手段。而吴贾铭这个男人谈吐极有风度,言语之间又非常擅长各种工艺品的鉴别,于是就请他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带着炫耀的心态让他欣赏自己摆在会客室架子上的很多藏品。

结果吴贾铭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指出这里的“古董”几乎全是假的,而有些工艺品就算是真的,洛洛买的价格也完全是不值。比如架子上有一件玉雕观音,洛洛是花十二万买的,告诉吴贾铭的却是卖家的报价三十万。而那玉雕好像很白很润很好看,据说还请某位“大师”开过光,她介绍的时候很得意。

而吴贾铭却说,按材质与雕工,行内价拿货两万以内足已!而所谓开光就是糊弄人的,那件玉雕并无什么特殊的灵性。

洛洛当然很不服气,又指着一件号称康熙年间的青花瓷说道:“这可是请专业人士鉴定过的,有鉴定证书啊!”

假如吴贾铭拿不出什么真本事,在洛洛面前肯定就没有啃瓜皮的机会了,他拿起花瓶翻过来,微微一笑道:“古董的鉴定证书不像玉器的鉴定证书,没有法律效力的,这个底款就不太对……我也没法跟你说得太清楚,这样吧,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真品,你就知道区别了。”

一边说话吴贾铭还一边在心中暗骂,洛洛这种既有经济能力、又讲究收藏品味的年轻女孩还真的引人注意,已经有同行下手做过“生意”了。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讲的全是实话。

找一件康熙年间的青花瓷,还能让他动手乱摸、随意讲解并不容易。吴贾铭只得请洛洛去了趟博物馆,找到一件真品,隔了玻璃展柜讲了半天。洛洛是听明白了,但这么一番话就能让她看明白是不可能的,洛洛仍然不服气道:“这件的确是真品,我那件为什么就是假的呢?真品和真品也有可能是不一样的!”

吴贾铭此时恰好接到了成天乐的电话,于是说道:“既然你不懂行,我仅凭嘴说也很难说清楚。后天有一位很有身份、很重要的朋友,我要陪他去逛逛古玩市场,让他考察一下民间的普通生活。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不妨陪着一起去。与你那件一样的青花瓷,你看看我能花多少钱买到,就知道自己手里东西的真假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想证明一件东西是假的,有时候哪怕说破嘴皮子也很难让收藏者相信。但你只要带她去古玩市场,买到一件与她的藏品特征一样的东西,而用的显然不是买入真品的价钱,就能够证明一切了,所以洛洛今天跟吴贾铭来了。她对吴贾铭很重视的那位朋友还很好奇,心中暗想会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呢?

与洛洛同来的女伴叫小苏,是她原先的大学同学,毕业后的闺蜜、如今的助理。小苏的个头比洛洛稍微高一点,留着齐肩的短发,双腿很直很修长,看着非常养眼,是一位标准的白领丽人。大学毕业后,小苏找了两份工作都不太满意,恰好洛洛到了苏州当分公司总裁,于是她也到洛洛手下来工作,不仅是业务上的助理,私人生活方面也关照很多事情。

包括洛洛很多私人物品的采购,都是小苏帮着提建议并负责付款的,吴贾铭看的那些赝品,有不少也是她经手买的。买错了东西的责任当然不在她,那是洛洛自己的眼力和兴趣问题,但她也觉得有点思想负担,担忧洛洛会责怪自己。为了表现私人的关心以及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小苏今天也跟着来了。

和成天乐打招呼的时候,洛洛的态度很矜持,仿佛显得很有身份;而小苏的态度很好奇,看成天乐的眼神仿佛在鉴定什么物品。简单介绍几句之后,就一起去逛古玩市场,吴贾铭真是个老油条,一路上谈笑风生,看见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都能说出让人感兴趣的话题来,让两位女孩越逛越感兴趣,还不时被逗的咯咯直笑。

吴贾铭还没忘记正经事,在一家看上去门脸不大、店铺内灯光幽暗、门口摆放着各种佛头、青铜器、木雕的铺子前停下脚步,进去找老板嘀咕了几句,然后钻进了后面的库房里找东西去了。时间不大,他搬出来一个青花瓷罐,就放在门口的地上借着阳光仔细看。

吴贾铭并没有说这件东西的真假,而是向旁边三人讲解它的各个特征,然后又和老板谈价,讨价还价的结果是六百块。最后他一摆手,决定不买了!老板生气了,不满地说道:“我见你是个懂行的,才带你去库房翻了半天,给的已经是实在价了。谈完了你却不买!耍我呢?”

旁边的洛洛脸色有些变了,她已经看得很清楚,这个罐子和自己放在会客室的那个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几乎是一个窑里出来的,连吴贾铭曾指出花纹上的败笔都如出一辙。如果这个罐子只值六百块的话,那么她那件“康熙青花瓷”恐怕也值不了一千。

见老板发火,一直没说话的成天乐一摆手道:“这个罐子六百块吗?我买了!”

吴贾铭纳闷地问道:“成总,您买它干什么?”

成天乐弯腰提起罐子,翻过来看着“康熙年制”的底款笑呵呵地说道:“康熙年间烧的瓷器是瓷器,如今烧的瓷器也是瓷器,什么东西都有它自己的特点,它也有值得研究的地方。假如心中有数,就明白怎么去看。有机会的话,再找个看上去差不多的真古董放在一起,有客人来就介绍他们看看,平时自己也感应一下其中微妙的差别,不是很有趣也很有意义吗?”

这番话听上去很豁达,也显得成天乐这个人很有身份与底气。但他并不是装的,的确是有感而发,而且说的时候一直在笑。因为他看见这个罐子又看见罐子前面的吴贾铭,罐子不是真的、而吴贾铭这个“人”也不是真的,确实有滑稽!另一方面,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找古董,而是在分辨各种东西的特性。这样一个罐子很有代表意义,别忘了他家里还有一幅更搞笑的“古画”呢。

买完青花瓷罐继续逛街,成天乐背手而行,罐子由吴贾铭拿着。这场面就像当初吴燕青带着他去赴宴,吴燕青在前面昂首挺胸而行,而他在后面捧着包就像个小跟班。难怪吴老板喜欢讲排场,而“耗子”也喜欢当领导,手下有人的感觉确实不错呀!

吴贾铭是以一位收藏鉴赏家的身份接近洛洛的,如今在成天乐面前却如此恭谦,就更显得成天乐有派了。成天乐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伙,丢进人堆里都不容易引起特别的关注,但当了大半年的总经理,尤其是在修炼中度过色欲劫、身受劫、丹火劫的考验之后,却在无形中变得很有气度,看上去越来越“帅”。

他这种“帅”,并不是那种奶油小生似的俊俏,而是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形容不出的自信、很吸引人的一种气质。而他本人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与感染力,见到他不由自主就会觉得很开心。飞腾公司的人事部主管杨履霜小姐就被他的独特“魅力”所打动,曾有意投饵,只可惜成天乐这条鱼就是不肯上钩啊!

和成天乐走在一起,颇有几分如沐春风的感觉啊。俗话说红花还需绿叶衬,尤其是还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吴贾铭跟在后边扮小弟状,就更能显出他的“不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