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6章、有教无类,学而不思则罔

吴贾铭有些尴尬地答道:“前辈莫要笑话我,我就是鼻子特别灵,有修行之后,其灵敏已经超出一般意义的嗅觉。再学人间的那些知识,便能分辨出很多东西的真假好坏来。”

成天乐:“能分辨东西的真假好坏,可你自己所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分真假好坏呢?别忘了你已化为人形身入人间!”

吴贾铭有些委屈的解释道:“我以前哪懂这些啊,还不是在人间和那些人学的!这世上假如有不老实做事就有赚大钱的机会,谁还愿意辛辛苦苦的去做正经买卖呢?我做生意顺便行骗,也是这个原因嘛。”

成天乐一时有点无语,吴贾铭的话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山野禽兽哪懂江湖上坑蒙拐骗的事情,肯定是到混入人类社会之后才学会的。他在交易部里见过的不少客户,心态也都是不愿意做辛辛苦苦的正经事业,却又想着凭聪明和运气去发横财。

他琢磨了一会才说道:“赚钱有轻松的也有费力的,各凭本事和积累,哪行哪业不是一样呢?你不能只学那些投机取巧,更不应该作奸犯科。人间也人间的法度,你又不是没本事,老老实实做正经生意,把你的天赋和学问都用在正道上,一样能过得很好!你说你下雨天跑出来和人逛街谈朦胧诗,就是想琢磨能占什么便宜,酸不酸、累不累啊?”

吴贾铭此刻还真老实,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实话实说道:“其实除了想骗点东西之外,我也挺喜欢那种感觉的,在人间也得混得像个人样,您说是不是?前辈难道没发现吗,那姑娘看我的眼神很欣赏、很崇拜啊!假如换成您……”

成天乐赶紧打断了他的话:“你还真是人模狗样啊!不要拿我举例子,我的兴趣和你不一样。你泡妞我管不着,但是骗财骗色撞到我手里,就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吴贾铭给成天乐倒了一杯酒道:“多谢前辈!”

成天乐:“你谢我什么啊?”

吴贾铭:“多谢前辈的教诲,也多谢您不管我泡妞。”

成天乐怔了怔,板着脸道:“你看看外面,满大街都是泡妞的,我管得着吗?只要你是真心待人,谁有那份尽情管你的闲事,但你若图谋不轨……”

吴贾铭连忙道:“绝对不会!今日有幸得到前辈的指点,我怎会再干那些坑蒙拐骗的事情?除非是前辈您让我干的,那我就义不容辞……”

成天乐一拍桌子道:“胡说什么呢,我可没有你那些偷鸡摸狗的爱好!”

吴贾铭吓了一跳,赶紧道:“晚辈也从不摸狗……不,应该是从此不再干那些坏事。往后我就跟着前辈您混了,请前辈为我立戒,在修炼中也仰仗您的指点。”他在人间混了一段时间,也学过不少东西,尤其喜欢研究佛道修行一类,此时捅出一个术语叫“立戒”。

不论加入哪个修行门派,“受戒”都是一种标志,人间修士传授弟子各种修行法门时,都会告诉弟子应该做哪些事而哪些事不能做,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立戒”。有些戒律是门派定的,而有些戒律是法诀自身所包含的,更有些戒律是师长单独为某类弟子特别制定的。

吴贾铭不知成天乐会怎么惩罚自己,但这位妖修心思机巧,干脆先摆出了心服口服的姿态,请成天乐为他立戒。这既表示他以后会听对方的吩咐,另一方面假如成天乐为他立戒,也就意外意味着愿意指点他的修炼,至少也算个未入门的记名弟子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是既躲避了惩罚,说不定又能占很大的便宜。

成天乐却不太懂这些讲究,说实话,他还没有吴贾铭明白呢,眉头一皱道:“立戒?立什么戒?”

吴贾铭心中一寒,暗道自己有点太着急了,刚刚还跟这位前辈动手呢,转眼就要拜到门下请求指点,这是江湖道上的做法,却不是世间修士所为。就算成天乐有那个好心会指点他什么,也得先看看他值不值得啊?于是赶紧改口道:“晚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从今往后要听前辈您的吩咐,请前辈告诉我在人间该怎么做。我不知曾不慎得罪前辈的哪位亲友,前辈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成天乐又一指窗外道:“你就不要琢磨是怎么撞到我的了,这外面的人都可能是我的亲友。你只要不再作奸犯科,也自然撞不到我的手里。我懂的道理也不多,只是想告诉你,不想别人对你做的事,你就不要去对别人做。”

吴贾铭连连点头道:“明白了,明白了!这就是孔圣人说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道至简,前辈真是好境界!”

成天乐一耸肩膀:“你不是挺懂道理的嘛!今天就与你约法三章,第一,以后好好做人、好好做事。第二,未经允许,不得与其他人谈论我的事情。第三,我有事需要你帮忙的话,你能出力就不得无故推辞。”

吴贾铭起身行礼道:“那是当然,多谢前辈为我立戒。”

成天乐却没叫他坐下,继续说道:“我今天不是不想惩罚你,而是要看看你今后的表现、再决定怎么处置你。刚才说的这三条,本应让你立下心魔之誓,但还要看值不值得让你立此法誓。”

吴贾铭微微一愣道:“请问前辈,什么是心魔之誓?”

成天乐微微一笑道:“到了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如果你与人为善、于我有助,我倒可以指点你一些修炼上的东西。还有,以后不要再叫我前辈!”

吴贾铭此刻要是有尾巴的话,肯定会乐的翘起来直晃,连连称谢道:“请问该怎么称呼您?晚辈尚未请教尊号!”

成天乐语带七分矜持、三分得意:“叫我成总就行,我在人间也有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听说你很擅长鉴别物品,喜欢带人逛古玩玉器城。哪天有空的话,也陪我去逛逛吧,我正想研究研究东西呢。”

吴贾铭一直就没坐下,打拱作揖道:“晚辈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留给您,旦有差遣,随时恭候!”

……

成天乐今天大展“神通”,又“收服”了一只犬妖。在回去的路上,他向“耗子”感慨道:“以前碰见的都是女妖怪,今天终于碰到一个男妖怪了。禽兽有公有母,妖怪也是有男有女啊。”

“耗子”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你对吴贾铭说的那些话,不就是我那天对张潇潇说的话嘛!干嘛不让我开口?”

成天乐嘿嘿一乐:“打架出力的人总是我,开口抖威风的人也不能总是你呀。什么时候咱俩换换,你动手,我来动口。摆架子装高人,谁不会啊?”

“耗子”:“你刚才是跟我学的,就像那句成语——拾人牙慧。”

成天乐边开车边点头道:“不错、不错,你的进步很大嘛,都会用成语了!但这些成语你又是和谁学的呢?人在世间本就是学习,不仅学各种知识还要学习人做事的道理,我的中学课文里就曾经说过,‘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我和你学一学又有什么不对呢?再说了,我的入门法诀本来就是你教的嘛。”

“耗子”终于满意地笑了:“总算你还记得!想要我动手也不难啊,只要你将这第三步法诀修炼成功,再助我凝炼成形。”

成天乐:“快了,快了,你不必着急!我要那吴贾铭找机会带我四处逛逛,分辨与鉴别各种物品,就有这个用意。修炼不能仅仅感应自身的生机,也要体会万物的特性嘛。”

他今天并没有对吴贾铭点破南宫玥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吴贾铭自己认识南宫玥,算是留了一个心眼。他不可能天天盯着吴贾铭去泡茶室、逛沙龙,那只犬妖在外面愿意倒腾工艺品,和姑娘们谈诗歌、谈理想、谈人生,他都管不着。但他可以盯住一件事,就是吴贾铭是否还在继续打南宫玥的主意?这件事就能证明吴贾铭是否言如其行。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吴贾铭真的没有再去纠缠南宫玥了,成天乐这才有几分放心。又过了几天,成天乐果然有事把吴贾铭给叫了出来,要去玉器古玩城逛一逛。再看见这小子的时候,成天乐不禁有点想笑。此人的脾气还真是改不了,他不仅自己打扮的溜光水滑,竟然又带着姑娘来了,这次还不是一位,而是两位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

吴贾铭一见到成天乐,大老远就点头鞠躬问好,然后快步迎上前来伸出双手相握,就像成天乐是一位多么重要的大人物。成天乐暗问道:“你搞什么花样,怎么带了两个女的来?”

吴贾铭也暗中答道:“成总啊,您在电话里不是说了嘛,就是让我领着您看东西,一切都由我自由发挥。我就琢磨啊,两个大男人逛街有啥意思,所以又找了两位美女来陪我们逛,考虑得周到不周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