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5章、狗急跳墙,无奈横亘难越

与一般山野出身的妖修不同,有法诀传承的成天乐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将种种手段了解得很透彻、控制得更精妙。吴贾铭逃窜的速度也是极快,身形启动后的力量不小,成天乐想追很难追得上,想用隔空之力拦住则更不可能。他所用的手段与那天在动物园的恶作剧是类似的,先用一条蟒蛇幻象将对方吓一跳,然后用御物之法很精确的解开了吴贾铭的腰带搭扣再顺势往下一拉,根本没有用多大的力量。

吴贾铭人是蹦上去了,裤子却下来了,成天乐一纵步跳过井口正好把裤子接住,等吴贾铭闪身落下来的时候双腿就光着了。

这位妖修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他已然清楚刚才看见的只是幻象攻击,也能想明白自己的裤子是怎么回事。但成天乐在骤然之间就轻描淡写的做到了,仿佛早就料到会发生什么似的,神情显得如此自信与淡定,能将普通的法术运用得如此精妙神奇,修为真是深不可测啊!

成天乐只是为了把人留在,自然对他的长裤并不感兴趣,顺手就扔了回去,同时已经把裤兜里的钱包掏了出来揣进自己兜里。他倒不是想打劫,而是刚才听见吴贾铭又姓赵了,想搞清楚他在人间究竟是什么身份?钱包里说不定会有证件,此刻来不及分心细看,先揣起来再说。

“耗子”趁势狐假虎威道:“堂堂修行之妖,逃跑的时候连裤子都不要了,成何体统?上百年的修行就修成这个德行!你跑什么跑?我就是想问你几句话而已,老老实实说话就是了,只要别乱动,没人会吃了你!”

吴贾铭当然不能乱动,正在穿裤子呢。他满脸冷汗,再也笑不出来了,惊恐地问道:“前辈,您就是传说中的捉妖师吗?晚辈可从未得罪过您,连认识都不认识,今天为何要找我?”

“耗子”高深莫测地答道:“哦,你也叫我捉妖师?随便你怎么叫吧,本人降不降妖,就在于你这个妖修怎么做了。不是我找上了你,而是你找上了我,在外面招摇撞骗的时候,就没想到过会得罪哪路高人吗?既然撞在我手里了,那就好好认罚吧。”

吴贾铭心中咯噔一下,连声暗呼倒霉。他坑蒙拐骗的事情做过不少,但下手的对象都很注意,事先都混熟了做过试探调查,一是为了摸清能骗到什么,二是为了确定那些人没有太深厚的背景不至于得罪不能得罪的人。但他注意的都是普通人,却万万没想到今天莫名招惹出一位捉妖师来,真是大失误啊。

如果他骗过这位捉妖师的亲朋好友,那么今天的事绝对不能善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啊!他穿好裤子点头哈腰道:“前辈,恕我有眼不识泰山,也不知什么时候开罪了您。我愿意诚心道歉,您想让我为您做什么都行!”

“耗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成天乐的元神中突然听见一声大吼,那是一声狗的狂吠,能震动得元神恍惚。假如是普通人,可能当场晕厥在地。这声吼叫也能激发一种异常恐怖的感觉共鸣,使人汗毛倒竖心生强烈的惧意。换成一般的修士,假如没有防备或者定心失去控制的话,一瞬间也会神识涣散无法再锁定对方。

吴贾铭是一只犬妖,在危难关头使出的是天赋神通,这声犬吠能震动元神、让对方神识涣散,然而附近的其他人却听不见任何声音。既然对方已经看出他是妖修,他也不在乎暴露出身了,只要有短短几秒钟的机会让他溜到人多的地方,没有被神识锁定,就能够成功逃脱。

成天乐也被震得眼冒金星,但他的神识未散,吴贾铭才发出第一声犬吠,紧接着却“嗷”的一声捂着脑袋蹲了下去,根本没来得及叫出第二下。原来成天乐终于使出了真正“高明”的手段,是法诀中所传授的“缚灵印”,也是成天乐目前勉强能掌握的少数几种法术之一。

震动元神的犬吠同样是由元神发出的,伴随着鼓荡的元气,宛如体内凝结的妖丹震颤。“缚灵印”的效果其实就是锁神气,一般不是用来对付妖修的,反倒是用来对付“耗子”这一类灵体的法术。但此时施展出来却是恰到好处,等于定住了对方的元神元气震动,打乱了震撼的犬吠。

假如外人看见这一幕会觉得很古怪,成天乐伸手一指吴贾铭,吴贾铭就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样子蹲下身去。缚灵印不伤身只锁神气,吴贾铭越想发出那种犬吠,脑袋只会越疼。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想挣扎施法,结果是头疼欲裂。

假如吴贾铭就是要不顾一切的顽抗到底,以成天乐目前的功力能否完全压得住恐怕还是两说,但这位妖修可不敢冒这种自伤玄丹、显露原形,并且很长时间无法再化为人形的风险。他两次逃脱未果,想挣扎逃跑都做不到,心中已经完全怯了,自认根本不是成天乐的对手,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就已经把他吃的死死的。

发觉不妙,吴贾铭终于放弃了挣扎,蹲在地上喊道:“前辈饶命!我真的不再跑了,您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哪怕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耗子”冷笑道:“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跑了一次我已经手下留情,居然还想跑第二次?我不让你赴汤蹈火,就是让你乖乖听话而已,现在能好好说话了吗?”

吴贾铭站了起来道:“能、能、能,当然能!前辈想说什么,又想让我交代什么?”

成天乐没有再让耗子得瑟,亲自开口语气一沉道:“下雨天,就让我站在路边和你说话吗,也太不懂礼貌了吧?”

吴贾铭很乖巧地答道:“前面走几步到那边白塔路,有好几家很不错的饭店。我们边吃边聊,前辈问什么,我就答什么;前辈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成天乐:“谁请客啊?我可是听说你只爱带人逛免费的地方。”

吴贾铭:“我,那当然是晚辈我!……只不过,我的钱包在前辈您那儿。”

……

在一家餐厅的小包间里,吴贾铭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成天乐的所有问题。据他交代,在来苏州之前还曾经香港做过娱乐新闻记者,很懂时尚圈里的潮流事,很能把握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天真少女的心态,而且在那个圈子里混多少也接触各条道上的人物,坑蒙拐骗的手段也学了不少。

成天乐笑道:“你是一只犬妖,还是狗仔队出身,倒也是名副其实,难怪你纠缠女孩子这么在行!但你为什么不继续在香港混娱乐圈,却跑到苏州来当胡同串子?”刚才听元神中的那一声吼,成天乐已经确定吴贾铭是一只犬妖。

吴贾铭苦着脸解释道:“前辈啊,在那个圈子想混出头也很难啊。我曾经一时糊涂想给一个小明星当护花使者,却得罪了圈子里的一位重量级人物。这也倒罢了,那人居然是一位大妖,我根本招惹不起呀,所以就改名换姓跑到内地来了,在苏州混口饭吃而已。”

成天乐纳闷道:“香港娱乐圈里一位重量级人物也是妖修,而且还是一只大妖,什么来历啊,叫什么名字?”

吴贾铭说出了一个名字,成天乐居然真的听说过,偶尔在娱乐新闻中看到过好几次,原来这个人也是妖怪啊!但吴贾铭却不知道此人是何种妖物出身,只是一个打照面的机会察觉了此人的妖类气息,当时赶紧落荒而走,连头都没回就逃出了香港。

成天乐皱着眉头道:“这人真的是妖怪?假如按你所说,他那么厉害的话,又怎么会被你发现、而且还能让你跑掉?”

吴贾铭老老实实地答道:“那次我差点就没命了,是在一个夜场,他喝醉了,正准备收拾我,那一瞬间显露了气息。而我比今天走运,当场逃掉了,改换身份和姓名跑到这个地方,唯恐被他找到。好不容易才混得安稳些,一直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就被前辈您给揪出来了。”

成天乐哼了一声道:“混的安稳?就你这么坑蒙拐骗的,也好意思说安稳两个字,知不知道自己骗了多少人?”

吴贾铭低着头弱声解释道:“冤枉啊,请前辈明察!其实我也凭真本事弄钱花,经常帮人介绍生意,收点中介的辛苦费。”

成天乐细问他平时都做哪些“生意”,结果发现这个吴贾铭杂七杂八的事情还真干过不少。他确实懂收藏鉴赏,了解各类艺术品的行情与门路,当然也了解其中的各种猫腻。有正经生意他也做,但有坑蒙拐骗的机会更是不会放弃,其实这一行业内的很多人都是这样。

成天乐冷笑道:“吴贾铭,你还挺好学的,确实有点真本事,只不过没有用对地方。有些事情是需要天赋的,你的天赋不错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