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3章、造福人间,扯来好大杆旗

成天乐无可奈何的苦笑道:“妹子啊,这不是骗子不高明,而是你恰好对香檀木很了解。假如他说的是你不熟悉的东西呢?这么多天、他说了那么多话,你的老师早就发现了不对劲,而你不是到现在才识破吗?”

毕然也说道:“你是学古琴的,所以他和你搭讪不谈古琴而谈什么尺八,这一次提到香檀木被你识破,只是凑巧而已啊。”

南宫玥却嘟着小嘴道:“只要是骗子,迟早会露出马脚破绽的,这次蒙过去啦,下次也会露原形!甄老师告诉我那些话之后,我就是想看看他什么时候会露破绽,而当天就发现了,你们就不夸我聪明吗?”

毕然与成天乐对望一眼,齐声夸道:“妹子啊,你真聪明!”成天乐又接着说道:“但是真正的大聪明,不是能识破各种各样的骗子,而是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出格,不给骗子那样的机会。世上形形色色的骗子很多,我也遇到过不少,你总不能时时刻刻观察周围的人,琢磨他们到底是不是骗子吧?”

毕然也劝道:“这次你识破了骗子,是很聪明,但下次碰着更高明的呢?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坏人手段可阴损了,防不胜防,而且经常有一个团伙势力在背后。既然已经觉得不对劲,就应该赶紧远离,不要再与他打交道。我有一个朋友,经历可惨啦,他曾经一不小心认识了一个坏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又说了半天,毕然还编了很多好可怕的故事,说的有鼻子有眼就跟真的一样。当然了,大部分事情可能也是真的,他是从网上和小说里找到的。南宫玥终于有些害怕了,双手抱在胸前眨着眼睛道:“那我该怎么办呢?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人的态度那么好,我也拉不下脸来呀!”

成天乐问了一句:“妹子,你学琴的那个茶室,服务员对他有笑脸吗?”

南宫玥:“好像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成天乐:“是因为他的态度不好、长得难看或者说话不够有涵养吗?”

南宫玥:“那倒不是,就是因为他总在茶室坐着却不消费,还经常找人搭讪。”

成天乐一拍大腿道:“那不就是了嘛!你凭啥对他要有好脸色?”

南宫玥居然还解释了一句:“那是因为他不找服务员搭话而是找我说话呀。”

毕然终于忍不住道:“因为那里的服务员没什么好骗的,他认为你有的可骗,才会对你态度那么好,骗子不就是这样吗?既然知道他居心不良,你还用得着给什么面子!”

好说歹说,南宫玥终于被说服了,认识到自己做的事情“不对”。她本是兴冲冲地来炫耀自己亲眼识破了一个骗子,没想到却挨了一顿教育,心情难免有点不佳,吃完饭回交易部的时候还嘟着嘴,自有毕然继续哄她,不用成天乐操心。

成天乐回到办公室坐下,在元神中朝“耗子”说道:“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耗子”刚才也在听来着,一直想插话发表意见,可是成天乐没让它开口。它都快憋坏了,此刻终于有机会嚷嚷道:“这事肯定还没完,就算妹子不理那个吴贾铭了,他还会继续去纠缠妹子,说不定暗中还有什么动作。妹子不知道对方也是妖修,而且已经看破了她的行藏。目的已经暴露了,就是要谋夺她的香檀木手串,我认为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假如妹子不理他,说不定他还会暗中跟踪、寻找下手的机会。”

成天乐脸色一沉道:“假如真是这样,我们又应该怎么办呢?”

听“耗子”的语气,竟然与南宫玥今晚刚来时一样兴奋:“小小妖修,竟然也敢在我们面前猖狂!他要是老老实实的也就算了,但如果欺负上门了,还有饶他的道理吗?当然是把他给收拾了!既然我们已经收服了张潇潇这个小狐妖,不妨再收服一个妖修,手下多个小弟,往后也好办事啊!”

成天乐有些纳闷地问道:“耗子,你的脾气怎么变了?以往你都是提醒我不要去招惹是非,要小心谨慎不能暴露有修为在身,尤其是遇到世间那些妖修时更应该注意警惕,怎么今天却主动劝我去收服妖怪了?”

“耗子”答道:“情况不一样嘛!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的,就像张潇潇上次半夜埋伏你,我们还能不出手吗?那吴贾铭我看得明白,真动手的话,他打不过你!而且我可以肯定,他不敢跟你真动手。只要把能他给镇住了,他要么以后就躲得远远的、要么以后就会乖乖听话。”

成天乐皱眉道:“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要动手的话,出力的人是我不是你!万一有什么闪失受点伤啥的,倒霉的也是我。”

“耗子”鼓动道:“嗨,你怎干嘛这么没自信呢?上次收拾张潇潇出手多潇洒,你现在的功力比那时深厚多了,我看那个吴贾铭和张潇潇也就是半斤八两。而且我们在暗、他在明,可以想办法智取。”

成天乐:“哦,你什么时候也成诸葛亮了?说说该怎么智取?”

“耗子”则反问道:“成天乐,通过收服张潇潇这件事,你认为那些妖修最害怕什么?”

成天乐:“那还用问嘛,当然是害怕被揭穿身份。如果是普通人胡说八道倒也不必理会,可遇上真有本事的人能逼他们现出原形的话,那就大大不妙了。”

“耗子”:“这不就是了嘛,这就是他们的弱点,一个大大值得利用的弱点。如果他发现你能识破他的身份,又有本事逼他现出原形,还敢真跟你动手死磕不成?”

成天乐却不无担忧地提醒道:“你就不怕他杀我灭口吗?”

“耗子”被逗乐了:“那他也得有把握做的毫无痕迹才行,假如本来就不是你的对手,这么做不是等于找死吗?那些妖怪都是从禽兽修炼了很多年,好不容易才化为人形混入人间,没有一个是愿意找死的。更何况你的目的又不是为了杀了他或者揭穿他,只不过是想劝他老实点、以后乖乖听话,假如再指点他几句法诀,他是绝对不会冒险与你拼命的!你又不是去降妖除魔,而是收服一个妖修、同时也在造福人间啊。”

它这最后一句话说得成天乐微微一怔,一咧嘴道:“分明是你想收一个小弟,以后有事好听使唤,怎么话说出来好像挺伟大光荣似的,打出这么大的旗号来?”

“耗子”有些得意地反问道:“难道不是这样吗?那吴贾铭的错,不在于是他是不是妖修,而在于他敢打妹子的坏主意!这次是遇到妹子又让你给发现了,所以才会插手管这件事,否则以后他还会做同样的事情。假如我们收服了这个妖修,等于挽救了多少纯真少女啊,难道还不够伟大光荣吗?”

成天乐哭笑不得道:“话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了!但也不能光谈虚的,我们究竟该找什么样的机会对付吴贾铭呢?”

“耗子”想了想答道:“最好不要像上次碰到张潇潇那样,深夜里很偏僻还没有别人在场,那样一不小心很容易成为硬碰硬的死磕,就算胜了代价也不小。最好是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你可以和他从容说话;但又不能太偏僻,假如动静大了会被人发现。吴贾铭便不敢现出原形乱来,这就叫智取。”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嗯,有点道理。假如他真的当场认怂,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

“耗子”:“拿张潇潇怎么办,就拿他怎么办!你又不会叫他去做坏事,就是要他老实一。摆出高人的气派来,告诉他会暗中监督行止,假如真的能改邪归正并听我们的话,不妨再指点修炼上的东西。但最后这些事情嘛,最好要等到我们拿到并炼成第四步法诀再说。”

成天乐忍不住夸奖道:“耗子啊,你变得越来越精明了,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耗子”呵呵笑道:“我一直在学,你别忘了这大半年不都是我在帮你当总经理嘛!既然当了领导,就要琢磨着怎么当好领导,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用人之道,包括怎么整治下属、用好下属。否则的话,当领导还有什么意思呢?”

成天乐苦笑道:“我看你是当领导当上瘾了,从交易部员工又琢磨到那些妖怪身上去了。”

……

果不出“耗子”所料,南宫玥听了成天乐和毕然的劝、不再答理吴贾铭,可吴贾铭仍然找各种借口纠缠南宫玥,给她打电话、发短信,约她去各种地方玩、并介绍各种她可能感兴趣的新奇事。

南宫玥没有回应,吴贾铭又找到茶室来了。不论南宫玥怎么冷脸相对,他仍然厚着脸皮一副很热心有礼貌的样子,找种种借口与之搭讪套近乎。南宫玥也没辙,人家的态度这么好,她还真不好直接翻脸,只得借口身体不舒服走了。

就是在这天,暗中观察的成天乐发现了一件事。南宫玥打车走后,吴贾铭也开了一辆富康车跟踪在后面,看样子是真的没有放弃寻找下手的机会。见到这一幕,成天乐也终于决定出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