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102章、璞玉出世,人间尚需雕琢

甄诗蕊苦笑道:“这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你又何必好奇呢?真正的自我保护意识,比所谓的防身术要重要得多!”

正在说话间,有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进门的时候,甄诗蕊和成天乐不约而同的从茶室的两个角落都抬头望了过去。成天乐在这里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只有这么一位客人引起了他的特别关注,因为此人的生机律动特征很有些与众不同。虽然分辨不清那是何种气息,但成天乐却注意到其特异之处。

此时还有一件更特别的事发生,他察觉到甄诗蕊周身也散发出一种很独特的神气波动,若有若无、非常难以察觉。假如成天乐不是处于凝神入境、仔细感应周边环境的状态,恐怕也是体会不到的。这种感觉仿佛很熟悉,却一闪而逝,时间太短来不及仔细去分辨,成天乐的脑海中有模糊的灵光一闪,却又没抓住。

这时候“耗子”在成天乐的元神中说话了:“注意点,刚进来的那个男的,非常有可能是一位妖修!”

成天乐暗问道:“耗子,你也学会怎么分辨妖修了吗?”

“耗子”答道:“完全能确定的方法当然没有,但别忘了我也会那套敛藏气息的法诀,上次经你提醒,能注意到有些平常人不应该具备的气息,那人并没有敛藏得太好。他如果是妖修的话,应该比南宫玥更高明,但也高明不了太多,只是在人间混的颇有经验。”

成天乐又问道:“那个甄诗蕊呢?你注意到她没有,会不会也是妖修?”

“耗子”:“这我倒没注意,你进门的时候我就特意观察过她,一切都挺正常的,也就没有再特别留意。我比你专心,刚才只注意那个男的了。……成天乐,你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了,看见什么人比较特别,都琢磨着像妖修啊?”

成天乐却暗中摇头道:“不是那么回事,以前的我可能会那样,但如今丹火劫已度,正在修炼周天璇玑运转,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想的。如果不是有原因,我是不会特意动念头的。我刚才觉得那甄诗蕊有些异常,但又好像是错觉。”

“耗子”提醒道:“别忘了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就别再节外生枝了,还是注意那个吴贾铭要紧,应该就是刚进来的那个人。他很可能是妖修,也可能与你一样发现了南宫玥也是妖修,故意这么套近乎,恐怕就是另有目的了。”

那刚进来的男人果然就是吴贾铭,他先文质彬彬地向甄诗蕊和南宫玥点头微笑,摆了个很优雅的姿势坐在了靠窗边的位置上。茶室不是酒吧,而且时间是上午,客人通常都是坐不满的,空座位很多,他待在这里倒也不碍事。此人真是一副好脸皮,对服务员明显有些鄙夷和厌恶的目光视而不见,样子仍显得好整以暇。

在这家茶室中,如果客人不叫服务员,服务员是不会特意过去。但有一名服务员大概是想找他的难堪,主动走过来明知故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点什么茶?”

吴贾铭很有礼貌的微笑道:“我暂时不喝茶,就是想在这里坐坐,听听美妙的古乐。……谢谢你,请问没有打扰你们做生意吧?”

服务员没说什么话转身就走了,倒也不好当面翻脸赶人。又过了一会儿,南宫玥学琴学完了,吴贾铭主动招手道:“妹子,你今天弹得真好!累了吧,坐下歇会儿。我恰好有好玩的事情要和你说,你上次在古玩市场提到了珠宝,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做珠宝的……”

南宫玥还真坐过去了,然后吴贾铭开始和她谈起玉器来。中国最名贵的玉料产地在新疆和田一带,但是大部分人并不清楚,最好的、最精美的、最有艺术价值的玉器大多产在苏州。因为自古以来,技艺最精湛的玉雕大师大多是苏州人,这里有世代相传的玉匠技艺。史上最出名的玉雕大师陆子冈,也出身在苏州、学艺在苏州、琢玉在苏州。

所以被开采出的精品和田玉料,往往都会运到苏州来加工,这是玩玉的人都知道的一项老传统。成天乐是外行,对此并不太了解,但吴贾铭说的却是实话。想骗人,还是需要用实话来下套的,当代技艺最精湛的玉雕工艺者确实集中在苏州。在观前街就有一家玉器古玩城,里面有很多知名工艺师的玉雕工作室,成天乐也从外面走过好几次,却不太了解这个情况,今天听吴贾铭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

顺着这个话茬,吴贾铭又约南宫玥去逛玉器古玩城,令成天乐很郁闷的是——南宫玥居然又答应了!

甄诗蕊也曾用眼神示意,劝南宫玥不必再去。但南宫玥却扭头很调皮地朝甄诗蕊眨了眨眼睛:那样子仿佛在说——我知道他是骗子啦!就想看看他到底怎么行骗?想骗我,哼,没门!

看着南宫玥背起包和吴贾铭出门,成天乐也是摇头直叹气,这个妹子也太不令人省心了。成天乐也结账走出了茶室,掏出手机给毕然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今天观察到的结果。令毕然高兴的是,已经有人向南宫玥指出吴贾铭是个骗子;令毕然懊丧的是,南宫玥居然对骗子也很好奇。

有些话,成天乐却不好直接对毕然说出来。但在他看来,南宫玥这只小兔妖可能自恃是妖修,有常人所不具备的手段与修为在身,所以不太害怕一个凡人想怎么骗她。但她却不清楚,自己所遇到的很可能是另一位妖修,人家看出了她、她却没有看出人家来。

再过一会儿,毕然又给成天乐来了个电话,说他已经联系上妹子,要陪那两人一起去逛古玩玉器城。既然毕然已经去了,成天乐也就没有再跟着了,晚上到交易部再问结果吧。南宫妹子究竟闹的到底是哪一出、而那位吴贾铭又在打什么算盘?

这天晚上,南宫玥是跟着毕然一起来交易部的,毕然有些犯困打瞌睡,毕竟白天没有休息好,但南宫玥却显得很兴奋。他们在交易部旁边的餐厅里吃的晚饭,算是员工的工作餐了,成天乐也凑过去一起吃了。

南宫却在饭桌上说了一句很令成天乐意外的话,只见她挥舞着筷子兴冲冲地问道:“成总,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识破了一个骗子,是我亲眼识破的耶!”

成天乐一愣,暂且装作糊涂赶忙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人那么大的胆子,敢骗妹子?妹子你又是怎么识破的?”

南宫玥眉飞色舞的解释道:“就在我学古琴和茶艺的茶室,有天遇到了一个男的,叫吴贾铭……”

她把事情的经过尽量详细地说了一遍,并没有隐瞒什么,就连今天早上甄诗蕊怎么提醒她的话都说了。而南宫玥当时很好奇,就想自己去发现骗子的破绽,结果吴贾铭还真的露出了马脚,就在今天逛玉器古玩城的时候。

闲逛的时候,吴贾铭仿佛是不经意间注意到了南宫玥戴的那串香檀木手珠,然后又很巧妙地卖弄起他的学问见识来。根据他的“掌眼鉴别”,南宫所戴的木珠手串并不是真正的香檀木,只不过是加了香精的普通木料而已。他自称认识行内的人,像这种东西一二、百块钱就能拿到手。而真正的香檀木在市面上是很少见的,如果南宫喜欢的话,他倒可以帮她买到真的,就按进货的批发价。

就是这一番话露了大破绽,因为南宫所戴的香檀木手串不可能是假的,如果它是假的,世上就不可能有真的了!那可是物性精纯的法器,南宫玥自己亲手炼制的,对此物是再了解不过了。假如换一个人,并不了解这串手珠的价值,听见这种话可能会以为自己被卖家骗了,同时也会对吴贾铭能拿到真正的檀香木手串的渠道感兴趣。

其实吴贾铭最早注意到南宫玥,就是因为这串手珠。他也看出了南宫玥的妖修身份,但修为尚不如自己,他能发现她、她却发现不了他,所以胆子也大了起来,暗中打起了主意。在他看来,南宫这样的小妖修恐怕还得不到这种法器。但南宫偏偏就戴在手腕上,可能这只小妖修是偶尔拿到的,只觉得很特别,却还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

吴贾铭说那番话的目的,也是想试探一下。假如南宫玥还不清楚手上戴的是法宝,他就有机会骗过来,而且说不定还能继续骗南宫玥更多。因为妖修得到法宝往往都藏起来不轻易暴露,而南宫玥却就这么直接戴在手上示众,可能是真不认识。

通过这一点,南宫玥终于自己发现了“骗子的面目”,她感到很得意,也不再继续逛古玩城,当时就说有事拉着毕然先走了。有了这么“大”的发现,她当然想找人好好说说,于是又跟着毕然到交易部来吃晚饭。

她不好直说自己的那串手珠是法宝,而是坐在那里晃着手腕道:“成总,他居然还想骗我?一谈到真东西就露了破绽,我还没见过有谁对香檀木的了解比我更清楚呢。这种骗子,水平也太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