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96章、无奇不有,妖异感叹人间

饭店不仅有逃单的客人,酒喝多了难免偶尔有人打架闹事,还经常把派出所的警察给招来,假如有人受了伤,惊常还会找饭店负责;还有人吃了东西出门觉得不对劲,往往也会找回来说是饭店的责任。这些情况虽然很少见,但出现了都很麻烦,饭店里留着三天的监控资料到时候说不定能用得上。

当然了,有监控也可以监督员工的工作,甚至能知道有没有人从后厨偷东西啥的。只不过吴老板本着对所有员工都很信任的态度,平时几乎不看录像,监控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但今天却不一样,成天乐端着汤特意要调出录像查看,吴燕青也被惊动了。

在靠近后门的那间办公室里,吴小溪操作电脑,调看回放了后厨刚才的监控视频,大厨樊师傅也被叫了进来。那碗汤确实是宋春来做的,他盛起汤后却有一个多余的动作,端起碗低头凑过去好像在吹气,这根本不符合厨师做菜的常规。很多讲究的饭店里,厨师不仅要戴帽子防止头发掉落,下巴上也会有一个透明的托罩,防止说话时吐沫溅到菜上。

梦湖美蛙饭店的厨师虽然不带这种托罩,但是热汤做完了也不需要厨师吹气啊?再仔细看回放,又发现宋春来的动作不是吹气,他低头的时候双肩微微一抖,脑袋前倾有一个颤动幅度。除了吴小溪还有点没看仔细,吴老板、樊师傅、成天乐这三个人都看出来了,宋春来就是在往汤里吐口水!

成天乐不想把事闹大,什么话都没说就出去了,那碗汤留在了办公桌上,同时留下的还有脸色铁青的吴燕青和樊师傅,吴小溪跑到后厨把宋春来叫了进来。

……

宋春来为什么要这么干?他和成天乐之间哪来的仇怨?其实原因说起来颇令人无语,多少也与时强有关。想当初成天乐刚刚应聘交易部总经理成功的时候,宋春来和时强就分别找过他,宋春来想到交易部去工作,而时强想到交易部去学习。

在宋春来看来,自己和成天乐是同宿舍的室友,关系可比时强近多了。成天乐安排时强去交易部,还专门让一名员工带着时强,却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如果说交易部不招聘员工,或者认为他不合格也就罢了。可是前不久时强从饭店辞职,成了外汇交易部的交易员,时强和他一样不都是在饭店里工作的吗?而且服务员在饭店里的地位还比不上厨师呢!

因为这件事,宋春来是越想越郁闷、越想越生气,莫名就对成天乐很是怨恨。平时想起成天乐,他都忍不住在心中鄙夷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打杂的嘛?不知道怎么就抖起来了,成天人模狗样的!

今天成天乐又来吃饭,宋春来也不知哪来的情绪,他倒也不能干别的,就是在汤里吐了几口吐沫,算是出一口恶气,让自己小小的发泄满足一下。他也知道厨房里有监控摄像头,但自以为做得很隐蔽,吐口水的时候转过了身子让摄像头拍不到他的正面。而且这种录像平时根本不会有人看,喝汤的成天乐也不会察觉,稀里糊涂就吃了他的口水。

以成天乐的本事,应该是能够发现的,可他在无心之间根本就没有注意。但宋春来做梦也没想到,那包间里还有一只兔妖,而且对食物很敏感,汤一端上桌就察觉到了。而吴老板和樊师傅眼睛也毒得很,调出录像仔细一看,就知道他干了什么。

……

成天乐回到房间,只说已经让饭店调看后厨的录像了,然后几人继续吃饭。又过了一会儿,吴老板和樊师傅一脸尴尬的敲门进来,承认了所发生的事情,也很委婉的解释了宋春来那么做的原因。樊师傅涨红了脸就似臊的没地方躲,吴老板满脸歉意的表示这顿饭免单,而宋春来已经被饭店开除了。

毕然也听明白了此事竟然和时强有点关系,那两人出去后,他不禁感慨道:“真是好人难做啊!成总,你好心帮了时强,却莫名其妙得罪了宋春来!……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也不想想自己是怎么回事?时强可是连续好几个月夜里不休息,从饭店下班就到交易部去学业务,而且什么忙都帮着干,成总您才帮了他这个忙,那宋春来又做了什么?……您难道就这么算了吗?今天幸好只是在汤里吐口水,假如下毒的话,那事情可就大了!”

南宫玥一撅嘴道:“你快别说了,怪恶心的。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好可怕呀!”

成天乐摇头叹息道:“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谁做的事谁负责,宋春来已经被饭店开除了,冲吴老板和樊师傅的面子,我也不想再追究饭店什么,免得在客人中间造成不好的影响。……妹子啊,这世界上本就是什么人都有啊!我从没有做过任何得罪宋春来的事,仅仅是没有答应他那个无法答应的请求而已!我做自己的事,却招了他的恨。假如没有今天这出,我根本就想不起来那件事了。”

他们在这里叹息议论,既然老板说免单,南宫玥也不客气,又给毕然和成天乐叫了几瓶酒,聊的话题从宋春来身上又变成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成天乐也没想到,来吃这顿饭竟会在一个妖怪面前感叹世上的人,世上有可爱的人也有可恶的人,想来妖精也是一样吧?

已经被召唤出来的“耗子”却悄然提醒道:“成天乐,你有没注意小兔妖手腕上戴的东西?就是那串木珠子,用元神仔细感应一下,小心点,不要去触动,否则很容易被她发现。”

成天乐傻乎乎的暗中答道:“那串手珠确实挺漂亮的,刚才吴老板好像也注意到了,吴小溪还特意夸了呢!……嗯,是很特别耶,物性精纯好像连一点杂质都没有。”

“耗子”又提醒道:“不是没有杂质,而是没有杂扰,显然以丹火炼化过。你这段时间只顾着感应各种生机气息,却没注意生命之外其他的东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就是一件修行人所谓的法器,也是妖修们所说的法宝。不知道是这小兔妖自己炼制的还是偶尔得到的?如果是她自己炼制的话,那可不能小看了!”

那串香檀木手珠,乍看上去就是漂亮精致而已,但以元神感应却颇为奇妙,其物性精纯没有任何杂扰,仿佛能与身心融为一体、成为自身的一部分。如果真是那样,就说明它可凭元神元气运转操控,比普通的御物之法神奇多了,就是传说中的御器啊!只有真正的法器,才能用以施展御器之法。

能熟练掌握御器之道,理论上至少要在凝炼玄丹之后,而炼制法器则比使用法器更难。不仅炼器的材料难寻,而且还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与心血,往往也会耽误自身的修炼。况且上佳的炼器材料世间罕见,而耗费大量心血之后炼器也不一定能成功,经常会前功尽弃。

因此山野禽兽出身的妖修,很难拥有合适的法器,若有幸得到也是极大的机缘。只有那些人间传承千年的修行大派,有历代前人的积累,弟子出山的时候往往都有那么一两件像样的法宝,这是妖修所不能比的。

南宫玥却随身带了一件法器,被知觉敏锐的“耗子”察觉了。在成天乐所得到的第三步法诀中,有关法器、御器、炼器只介绍了一个大概,因为这步法诀的境界也就是到凝炼玄丹为止,更详细的讲解应该在后面的第四步法诀中。成天乐还不太懂“御器之道”,就连更简单的“御物”都还没掌握纯熟呢,平时也没留意这样的事情。

但此刻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香檀木是有香气的,而这种气味并不夸张,就算以成天乐的鼻子,隔着一桌菜也不会闻清楚。可是以元神感应时,却闻到了一股非常特别、令人感觉十分舒适的芬芳。这不是平常五官的感应,元神之感就包括声、色、香、味、触,而这股芬芳仿佛能使元神更加宁静,有助于入境行功!虽然其效用很微弱,但就是这么一点作用也是相当难得了。

听说法器往往会有各种妙用,那么这股香气难倒便是这手珠的妙用之一吗?他以商榷的语气对“耗子”说道:“你别总是叫人家小兔妖,叫声妹子不行吗,没看我现在也叫她妹子了吗?兔妖怎么了,我看她比宋春来那种人要顺眼多了!今天要不是她,我差点就吃了宋春来的口水,你说恶心不恶心吧?……那串手珠很可能是她自己炼制的,她到苏州和人学茶艺之道,其中就包含了天地间的物性玄妙,估计她应该是会炼器的。”

“耗子”附和道:“你愿意叫她妹子就叫妹子吧,但她就是小兔妖,看她吃胡萝卜那样吧!……你这个南宫妹子如果会炼器的话,将来说不定会大有用处的,嗯,值得好好关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