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95章、蛰藏收敛,适志非同伪饰

有如此之悟,成天乐倒要谢谢面前的妖修南宫玥了。兔子成妖,不仅仍然喜欢吃胡萝卜,而且学会了欣赏与弹奏音乐、研究与品味茶道。这就是超脱族类的升华,不能再以兔子去类比,难怪他用辨别兔子的经验,无法分辨出南宫玥是一只兔妖。

他想感谢南宫玥,而南宫玥更想谢谢他,于是毕然提出要请领导吃顿饭。他这位总经理的爱好,交易部员工当然早就知道了,无论是被人请还是他请人,地点都喜欢定在观前街的梦湖美蛙饭店,毕然选的当然也是这家饭店。成天乐也没推辞,第二天晚上欣然应约,还开车顺道把南宫玥和毕然也接上了。

进了饭店,他首先笑呵呵的和吴小溪打声招呼、开几句玩笑,然后迎面看见了大堂里走出来的吴燕青。成天乐微微一愣道:“老板,你最近是不是病了?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没有平常那么精神?”

吴燕青平时极好面子、讲排场,出门时裘马扬扬,往饭店里一站也是派头十足、气场极强,加上人长得也是魁梧威严,无形中的气质非常令人注目。记得成天乐那次陪他去平江路的私人会所赴宴,成天乐在后面端着包,而吴燕青在前面昂首迈步而行,会所里的人都向吴燕青侧身打招呼行礼,眼神中好似自动忽略了后面的成天乐。吴老板就是那样一个人,平常总是一副器宇轩昂的样子,他也很喜欢那种感觉。

可是今天一见吴老板,显然失去了往日张扬的气质,很有些泯然众人的意思,站在饭店门口也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了。要不是他主动打招呼,正在和吴小溪开玩笑的成天乐差点没注意到。对吴燕青极为熟悉、对人们的生机气息也极为敏感的成天乐,立刻就想到了一件事——吴老板是不是病了,或者是身体不舒服?

吴燕青一怔,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点头答道:“这几天好像是有点不舒服,总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可能是太忙了吧。”

成天乐很关切地说道:“老板,你的身体一向很好,体格非常棒的。可能是最近在外面的应酬太多,酒一定要少喝啊,也要注意休息!人健康时总有种稳定的常态,我今天一见面,就感觉你与平常不一样,好像不是那么意气风发、精神旺盛。这就需要小心了,有可能到医院查不出什么毛病,也许就是报纸上常说的亚健康状态吧。”

成天乐说的是肺腑之言,丝毫没有伪饰,而且也是根据他这段时间以来对人们生机律动的观察感悟而谈,并没有别的意思,他是真的关心吴燕青的身体。吴小溪也在一旁不无担忧地说道:“是啊,老板,成天乐说得对!我们大家都觉得你这几天看上去有点反常,是不是该到医院检查一下?”

在饭店里,就算吴小溪也称呼吴燕青为老板,是这位吴老板有点搞笑的习惯。对成天乐的话,吴小溪深有同感;但听在吴燕青耳中,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吴燕青这几天的变化当然不是因为生病了,而是习练了花膘膘传给他的法诀,却不清楚这套法诀就是得自于成天乐。法诀讲的是如何敛藏神气、与环境融为一体,指的是那特异的法力波动与生机气息,而不是一个人正常的外在气质。可是在修炼这种法诀时,心态不由自主会受到微妙影响,吴老板追求的效果有点过分了,就连平常的做派以及正常的生机特点都刻意有所不同。

吴燕青已“知道”成天乐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而且认为对方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此刻听见成天乐的提醒,他有茅塞顿开、幡然醒悟之感,心中暗道:“真是高人啊!当着外人的面,三言两语就暗中指出了我最近修炼上的变化与偏差。我只需收敛妖气与法力,不必把正常的表现一并收敛了啊?这反而是过于做作了,人们常说事反常为妖,看来真有道理啊!”

想到这里,他面带感激的冲成天乐点头道:“多谢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成总,今天您和毕经理来请朋友吃饭啊?”交易部在饭店搞过几次活动,他也认识了毕然,礼节性的称呼毕然为“毕经理”,这让毕然听了很有几分受用。

成天乐笑了:“是毕经理和他的女朋友请我吃饭,这位是南宫妹子,从美国刚回来,今天也来尝尝你们这里的特色手艺。”

吴小溪早就注意到南宫玥了,很热情的牵起她的手道:“你是毕然的女朋友啊?从美国回来的?今年多大了?……我叫吴小溪,今年二十一岁,是该叫你姐姐还是妹妹呢?”

南宫大大方方的回答:“虚岁吗?我今年二十,好像应该叫你姐姐。”

吴小溪笑道:“妹子长得真可爱,哎呀,这串手珠戴在你的手腕上,显得手好白嫩、好漂亮啊!是檀香木的吧?”

南宫有些得意地答道:“嗯,是香檀木的,我自己串的耶,好看吧?”

女孩子说话就爱谈这些,吴燕青在一旁目光一闪,仿佛对南宫玥那串手珠特别感兴趣,但随即就移开了眼神有意不再多看,赶紧招呼道:“人家是来吃饭的,别总站在门口说话,快进二楼包间吧。”

几人上楼的时候,吴燕青悄悄看着南宫玥的背影,眼神有几分疑惑还有些哭笑不得。他好像看出一点什么来了,那南宫玥应该也是一位妖修,就不知道是何种妖类所化?成天乐这位高人真有意思,身边总能莫名发现妖修的踪迹,却相处的好像都不错,难得啊难得!

点菜的时候,成天乐多少还有点开玩笑试探的心理。南宫妹子是第一次来,这家饭店的特色菜美味干锅蛙当然一定要点,成天乐特意吩咐服务员和后厨打声招呼,配菜除了蒜瓣和鲜辣酱之外,再多放点胡萝卜。这道菜原本是不放胡萝卜的,干锅蛙又不是红焖羊肉,但成天乐既然有要求,后厨就会照做。

热气腾腾的美味干锅蛙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食欲的香气,一闻就知道是樊师傅亲手做的,就是比别人家的好吃!成天乐暗中注意南宫玥,妖修确实超脱族类,这姑娘也吃荤,一边尝着美味的青蛙一边大赞厨师的手艺好。但成天乐也注意到她非常爱吃胡萝卜,吃得比青蛙还多。锅里的配菜胡萝卜,他和毕然都没怎么动筷子,不知不觉间全让南宫玥一个人吃了。

如果仅仅是喝点小酒的话,三个人点这么一道主菜,再来两个素炒就够了。可是请客总得大方点,除了主菜之外毕然又点了两荤两素加一道汤。当最后一道汤端上来的时候,毕然拿过碗伸勺子献殷勤,主动为南宫玥盛汤。这个家伙见色忘事,竟然忘了今天来是请成天乐吃饭,没有先给领导盛汤。

南宫玥却突然一吸鼻子,眉头一皱道:“毕然,别喝,我闻着觉得这汤不干净!”

成天乐本没有注意,他在这家饭店吃饭很放松,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根本就没想过饭菜会有什么异常?此刻听见南宫玥的话,这才仔细感应刚端上来的这碗汤,然后他也是眉头一皱,召唤出“耗子”道:“耗子,你是灵体,知觉比我敏锐。这碗汤里好像有不应该有的东西,你看看究竟是什么?”

“耗子”刚被唤醒就叫道:“你又到这里来吃饭?既然出门逛街也不叫我出来看看!……咦,你说这碗汤吗?里面有人的口水,是宋春来的!”

“耗子”的知觉确实相当清晰而直接,它也认识宋春来,就是成天乐在饭店打工时与他住同一间宿舍的厨工。成天乐不禁有点佩服“耗子”了,经南宫玥的提醒他也发现了汤里好像有不对劲的东西,却没有像“耗子”这样立即分辨出是宋春来的口水,脸色不禁有些变了。

他装模作样的凑过去仔细看了看汤,里面确实有很难发现的几丝浑浊痕迹,然后也吸了吸鼻子道:“嗯,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妹子呀,你是怎么感觉出来的?”

南宫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这个人没别的毛病,就是对吃的东西特别敏感,有一点不对好像就能感觉出来,比如说菜里放的油有问题啊,我一闻就知道了……”

她掩饰性的解释了半天,毕然好奇地说道:“你们怎么都这么敏感,我咋就啥也没看出来?”

南宫给了他一拳道:“你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当然吃什么都香!”

他们说话间成天乐已经端着汤下楼了,他没有进后厨,而是在前台对吴小溪道:“能不能帮我调看一下后厨的录像?我想知道这碗汤是谁做的,有点不对劲!”

这家饭店的厨房、大堂以及二楼包间外的走廊也是有录像监控的,虽不对顾客公开,但在吴燕青的办公室里却能看见。监控录像自动在硬盘上保存三天然后删除,平时吴老板很少到办公室来,录像也很少有人看,都是程序自动设定的。这么做倒不仅是为了监督是否有客人逃单,主要是应付各种检查以及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