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92章、擦肩而过,徒然寻她百度

又一次来到了动物园,成天乐并没有去找兔子,而是直奔上次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去看那条大蟒蛇。然而来到上次那个玻璃窗前,他却愣住了,透过玻璃窗看见水池边是空的,后面是大蟒蛇的笼舍,用神识扫过,蟒蛇也不在里面。这是怎么回事,那条大蟒跑哪里去了?不远处恰好有一名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在打扫另一间笼舍,成天乐便走过去问道:“大叔,那边玻璃窗里的黑尾蟒哪去了?我年前还看到它呢,怎么今天不在了?”

那工作人员下意识地答道:“这里的动物也经常换笼舍的,也有可能放到别的地方展览或者与另外的动物园交流。”等反应过来却停下手中的活计道,“……呃,你说的是那条大蟒啊?最近我们动物园里都在议论这件事呢,就是不知道它跑哪儿去了!”

成天乐吃了一惊道:“什么,那么大一条蟒蛇,说不见就不见了?”

穿工作制服的大叔眯起眼睛道:“其实那条蟒蛇来历就挺奇怪的,是市民在郊区公园里发现的。苏州这个地方根本不是它的生存环境,可能是谁家养的宠物,如今也有人拿蟒蛇当宠物啊。它要么是自己溜了出来的,要么就是实在长太大了,主人养不了或者不敢养了,就把它扔到外面了。派出所接到报警,到现场一看也吓了一跳,赶紧给动物园打电话。我们动物园派人把蛇给抓回来的,来的时候好像还受了点伤,大约是中秋前后的事情。”

成天乐:“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条蟒蛇的伤养好了,就自己不见了?它是怎么不见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叔回忆着说道:“大年三十那天的事情,动物园几乎没人了,我们也放假了,就留了值班的。那天这里值班的是个小伙,从后面的饲养区走过去发现笼舍的门被打开了,吓了一跳,因为冷风会吹进去把蟒蛇冻死的。他赶紧关上门,结果发现蛇已经不见了。”

成天乐诧异道:“是被人偷走的吗?”

大叔摇头道:“不可能,在动物园偷动物哪那么容易?那道门只有饲养员才能打开。再说了,有本事进来偷东西,为什不么偷点别的,偏偏大冬天偷走一条大蟒?那条蟒蛇可有一百斤重,怎么弄出去啊?”

成天乐:“会不会是饲养员不小心没把门关好,蟒蛇自己溜出去了?”

大叔:“我们首先想到的也是这种可能,领导立刻组织所有人去找,还把已经放假的员工打电话叫了回来,满动物园的搜啊,可是根本没发现。现在只可以肯定一件事,那条蟒蛇已经不在动物园了,至于它是怎么消失的,我们谁也说不清。”

成天乐:“你们就不再继续找了?假如它还在草丛里藏着呢,万一伤着游客怎么办?”

大叔以专业的口吻道:“那是不可能的!黑尾蟒是生活在热带的冷血动物,气温低于二十度就会减少活动,低于十五度就会进入休眠麻木状态。假如气温低于五度,它就会被冻死。苏州虽然不算太冷,但大年三十前一天晚上气温可是在五度以下,就算白天气温也不超过十度。蟒蛇一出有暖气的地方就得被冻僵,连笼舍以外几十米的地方都到不了,而附近我们都找遍了。”

听到这里,成天乐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条大蟒确实是自己离开的动物园,而且它不怕冬天里的低温、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也是不可能找到的。也就是说,那条大蟒其实是一位妖修,不知因何种意外受了伤,所以现出了原形无法再变化,结果被市民发现报警送到了动物园。当它的伤势恢复之后,便自己走了。有意思的是,它是在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失踪的,难道在人间还有什么事情,要着急赶回去过年吗?

那大叔还在谈论着此事,动物园从领导到临时工几乎每个人都听说了这件奇事,但谁也解释不明白。而今天恰好成天乐问起那条大蟒,他也来了兴致,把同事们的各种议论和猜测都讲了出来。

成天乐又问道:“你们动物园还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比如养的动物莫名其妙不见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叔摇头道:“这怎么可能,也有过小动物趁喂食的时候跑出去,但当场就会被抓回来。而且就算这样,我们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成天乐:“我知道这种事不可能很常见,但您在动物园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吗?”

大叔眉头一皱道:“听你怎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一件事。我们这家动物园五十年代就有了,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年纪也就和你差不多吧,当时带我的师傅已经快退休了,他和我讲过动物园里的很多故事。大概是文革期间吧,有一只老虎不见了。一只老虎啊!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可是大家怎么找都找不到,后来连民兵都发动了,就是没线索。当时定了性,说是有阶级敌人搞破坏,在动物园职工里找特务,我师傅还差点被划成了特务,但那只老虎就是没下落。”

成天乐很感兴趣的追问道:“那你师傅是怎么分析这回事的呢?”

大叔叹了口气道:“那个年代比较乱,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我师傅怀疑就是被人偷走了,但谁有那么大本事在动物园偷走一只老虎,而且连一点线索都没留下来?实在是很难解释啊!”

成天乐在心里直叹气,这位大叔说的应该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难道当时有一只老虎修炼成妖吗、或者也是一位受伤的妖修曾陷身于动物园中?妖怪的传说自古有之,四、五十年发生过这样的事,对成天乐而言也不是不可理解。

他又想起张潇潇化为原形逃走的那天晚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落下来了,那位受伤的蟒妖如果勉强逃走的话,就算化为人形也是没衣服的啊,不可能不引人注意,于是试探着又问了一句:“大叔,过年的时候,你们这里有没有人丢过衣服?”

那位大叔突然一跺脚:“咦,你怎么知道的?我留在值班室里的一套工作服不见了,你的意思难道是……?”

成天乐赶紧摇了摇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而已。”

大叔终于觉得成天乐这个人奇怪了,看着他追问道:“小伙子,你是哪个单位的?干什么工作的?是新闻记者还是科研单位的?到我们这里来搞调查的吗?假如你想检查笼舍或者做采访的话,是需要经过领导批准的。”

成天乐又摇头道:“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就是年前看到那条蟒蛇觉得很特别,今天再来看却不见了,顺嘴跟您打听一声,不料却出了这种怪事。”

蟒蛇凭空失踪,而且是在它根本走不远的寒冷天气里,此事也只能引起成天乐的怀疑而已,但再结合有员工恰好在那天丢了衣服,成天乐已经可以确定那条大蟒就是妖修。它应该是受了伤无法变化人形,伤势恢复之后就赶紧脱身走了。那位蛇妖还挺聪明,穿上了动物园工作人员的制服混出去了。假如那套衣服它还没扔的话,找到衣服,就等于找到了那个妖修的线索。

离开动物园的时候,成天乐不住在心中感叹,他曾经在各个地方寻找着妖修的踪迹,自以为毫无发现,不料他却早就见过了,只是相逢不相识、以至于擦肩而过。临走之前他还没忘记问大叔一声,那条大蟒是公的还是母的?大叔告诉他蟒蛇是母的。

回去的时候他又和“耗子”议论道:“为什么我见到的妖怪都是女妖怪呢?张潇潇是狐狸精,南宫玥很可能是玉兔精,而动物园里失踪的这一位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美女蛇呀!”

“耗子”好气又好笑道:“这只是凑巧而已,你只是妖怪见得还不多。《西游记》总看过吧,那里面有多少种妖怪啊?”

年前成天乐和“耗子”谈过《西游记》和《白蛇传》,结果“耗子”也嚷嚷着要学习,成天乐也就找来重看了一遍,算是让“耗子”见识人间的文学故事。前段时间他到处找妖怪,多少也是受了孙悟空火眼金睛的影响。可惜他不是那么有本事的大师兄,反倒像撞见妖怪也没认出来的唐僧。

回到交易部上班,在自己的办公里坐下,他仍在跟“耗子”感慨道:“苏州城中有蛇妖耶!我虽然当时没认出来,但对它的印象非常深刻,再见面的时候,就算它化为人形,我也很可能把它认出来。嗯,以后得留意点!也许从这个蛇妖身上,我能分析出怎么辨别妖修?”

“耗子”提醒道:“有一位妖修不慎受伤被人送到动物园,现在脱身走了,你有什么好感慨的?别忘了交易部里还有个妖修,正在和你的员工谈恋爱呢!你与其关心那不相干的蛇妖,还不如多小心点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