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91章、触类旁通,放眼天下无兔

成天乐不禁又想起了自己不久前的相亲经历,叹息连连,人跟人真是没法比啊!看看人家毕然也没出去相亲啊,就这么找到了女朋友,还是那么漂亮可爱,原本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它就是发生了,那女孩从美国找到苏州来了,看架势就是要留在这里与毕然相处。世上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幸福烦恼、唯其所遇。

但转念一想,此事更加不可思议,如果说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人”字的含义更广,还包括化为人形的妖修。南宫玥是“妖怪”,非常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玉兔精”,他该不该把真相告诉毕然呢?

思前想后,成天乐觉得没法开口。且不说无法向普通人解释清楚这种事情,假如他真的告诉了毕然,毕然也是不会相信的,反而会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或者有什么别的目的?但如果不管这件“闲事”,成天乐又觉得很不安,隐约为毕然担忧。他现在也说不清自己是羡慕毕然还是担心毕然,远隔重洋泡上了美眉,怎么偏偏就是个妖精呢?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这时候毕然已经领着南宫走进了交易部,成天乐坐在桌前顺手打开了电脑,通过监视器看着两人的情况。与前一阵子通过监视屏幕偷窥张潇潇不一样,成天乐并不完全是因为好奇,更多的是出于关心。

平时工作,毕然总是带着时强,能多一个打下手的帮忙干活感觉当然很好。可是今天不一样,毕然把时强打发的远远的,有活就自己忙去、没活就自己玩去。营业刚开始的时候,毕然有些事情要处理,就让南宫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电脑,引起了其他员工的关注。又过了一会儿,毕然把南宫领到一间空着的客户室里说悄悄话了。

所有客户不会天天来,所以交易部里总能找到空房间,员工们想躲在某个地方偷懒的话很容易。对于这些情况,成天乐不用看监视屏幕也了解的清清楚楚,但只要不耽误事情,他平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然今天有特殊情况,成天乐自然更不会管他了,却仍然通过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去看他们俩在干啥?

只见这一对小男女肩膀擦着肩膀坐在沙发上窃窃私语,低着头小声的笑着,手也互相握在了一起。聊着聊着,两人不约而同都向对方转身……嗯?嘴对嘴了,这是要干什么!人工呼吸吗?非礼勿视,成天乐关掉监视屏幕不看了。

俩人真是谈恋爱的样子,假如不考虑南宫玥的身份,成天乐确实没什么话好说。他现在还摸不清南宫玥是什么路数,也只能等等再看了。那俩人搞对象,他也继续练功,再次入境运转元气、凝炼元神,感觉和以前有微妙的不同。

想当初张潇潇在交易部过夜,成天乐总是有意无意间忍不住去关注她,而如今明明有个妖修就在交易部里和毕然亲亲热热,成天乐却并没有特意留神。他在入境行功的状态下,能将周围的情况感应的清清楚楚,无论他是否特意关注,那客户室里的事情都是知道的,却如燕过水面不留痕,能察知却不去窥探。

只有在这种心境下,才能安然修炼丹火劫之后的法诀。成天乐又进入到一种更明澈的内视状态,元神所见不仅仅是血肉之躯,也是元气运转时与天地相呼应的经络周天,不仅能清晰察知自己身体细微的变化,连意识深处的种种心念都变得明晰无比。这时候,他第一次察觉到了“耗子”的存在。

以前他就知道“耗子”潜伏在自己的神识中,是一道神念心印,就像一段拥有自主生命的记忆,他想召唤的话就能召唤它。但此刻是清晰的感知意识深处有那么一种存在,用语言非常难以形容,仿佛是有能量的意识或者是有意识的能量。成天乐此刻就能够运转元气在元神中去炼化它,或者直接把它逼出元神,或成为飘荡的无形灵体、或直接消散于天地间。

但成天乐并没有这么做,他已经答应过“耗子”要将之凝炼成类似玄丹的存在,没有绝对把握是不会动手的。移转元气之时,他将“耗子”从元神中给移了出来,封在左臂的曲池穴中。也就是说“耗子”以后再开口说话,不会再像脑海中神经分裂那般,而就是相对独立的存在,还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与成天乐交谈。

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下一步面临魔境劫时,元神中不能有任何意外的干扰,也是防止自己一不小心把“耗子”给炼化了。“耗子”也暗中松了一口气,它终于不必成天提心吊胆,担心成天乐行功不慎把它给炼化了,同时还可以在成天乐运转元气之时,无形中受滋养、壮大灵体的力量。

但也有一点不好,以前是成天乐一旦凝神入境,它就能通过成天乐的元神感知外面的世界。而如今需要成天乐主动以元神与它沟通,它才能办到这一点,否则的话别说感知外界了,就连主动开口都做不到,只能默默地修炼。

不过成天乐还是挺够意思的,当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在餐厅里吃完饭,他又去了一个地方,主动以元神沟通“耗子”,让它“出来”看外面的世界。“耗子”在被封印的修炼状态下仿佛意识不到时间的存在,与外界的感应一被打开就叫道:“成天乐,你终于开始修炼天地璇玑运转了!别忘了首先修炼收敛蛰藏之法,将气息融入环境之中,这是最不容易暴露自己的方式。”

成天乐微微一笑道:“你看我现在在干什么呢?”

“耗子”:“咦,你怎么又在逛菜市场?……嗯,你的气息抿然众人,毫无特异之外,果然是按照法诀老老实实的修炼。在人群中的隐身之法,其实不是躲起来让人看不见,而是就在别人眼前,别人却发现不了什么特别。”

成天乐又笑了:“你说的道理主要是针对妖修,我是人,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特点,只需要注意不去刻意显露修为。运转天地璇玑之时,先修炼融入环境的蛰藏之法,这套法诀考虑的倒是挺周详。我又想起昨天那个南宫玥了,看来妖修化为人形深入人世,自然而然都很注意隐藏行迹,平时还真不容易看出来。”

“耗子”叹了口气道:“我都有点纳闷了,明明提醒你要注意隐藏修炼痕迹,尤其要小心别被世上的妖怪们发现。你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可那些妖修却接连主动出现在你身边。除了张潇潇和南宫玥之外,我现在甚至怀疑,我们以前所见过的人当中,是不是也藏着妖修?”

成天乐呵呵笑道:“耗子,你想得太多了!要是成天这么想,就会忍不住到处去琢磨,反而更容易被妖修发现,道理难道不是这样吗?南宫玥是自己出现的,也是我修炼中的机缘啊。”

“耗子”忍不住附和道:“说得对啊,但你度过了丹火劫才会说出这番话,以前我劝你的时候,你总是不听!”

成天乐却摇头道:“不是不听,而是做不到,如今才能做到。……耗子啊,我已过丹火劫考验,而你还在丹火劫中啊!我修炼你也修炼,由于你无形,所以色欲劫和身受劫的感受与我不一样。你的色欲劫是对万事万物的好奇,而身受劫则是元神纯净的洗炼,你度过都不难,但这丹火劫对你而言却比我更难。你若自己修行功夫不到,就算我想帮你凝炼成类玄丹之体,也是办不到的。”

“耗子”赞道:“你果然修为精进,一夜之间就想通了这么多事情!……咦,你到菜市场是来看兔子的吗?”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答道:“我昨天发现了南宫玥,怀疑她是兔子成妖,又恰好境界有所突破,所以想来再看看世上别的兔子,弄不好会有新发现。就算发现不了什么痕迹,也算是一种新体验。”

看兔子最好的地方不是动物园,而是城乡结合部的农贸市场,这里有卖各种兔子的,白兔、黑兔、灰兔、长毛兔、短尾兔……。成天乐凝神体验了半天,当他再走过别的卖兔子的摊位时,已不用刻意去看,就知道那里面是兔子。再联想起南宫玥,主要的生命气息特征与这里的兔子是不同的,很难通过这些经验发现她是兔妖。

但成天乐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他知道了怎样通过生命气息去分辨兔子,哪怕把兔子伪装成小猫小狗的样子,他不用看仅凭神识就能辨认出来。只不过他能辨认的是普通的兔子,而不是已超脱族类的兔妖。

有了这点收获,成天乐又一转身离开了农贸市场,在元神中朝“耗子”道:“走,我们再去一趟动物园。”

“耗子”纳闷道:“农贸市场看兔子没看够,还要去动物园看兔子吗?动物园里的野兔可没有市场里的兔子多,就那么几只而已,是逗小朋友喂菜的。”

成天乐:“谁说一定要去看兔子了?既然有此新体验,去看看什么不行?”

“耗子”:“你这是要修炼法诀呢,还是想当动物学家?”

成天乐又笑了:“这并不矛盾啊,人总有求知之欲嘛,我还是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呢!再说了,这也是洗炼元神的一种手段,只有将世界上各种生机体验的越清晰,我们自己的元神才会变得越清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