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90章、苦寻无踪,得来不费功夫

南宫玥眉眼之间也有几分羞涩之意,但她却比毕然大方多了,笑嘻嘻地说道:“你告诉过我你的工作地点,我当然能找到啊。打车叫司机到玲珑湾,我一下车就看见了你,这就是缘分啊。……你在逗小猫、然后去超市买猫粮,好有爱心的样子耶!我刚才也跟着你进超市了,你没看见我吗?你买的猫粮不好用,看我买的这个!”

她手中拿的竟然是一盒鱼罐头,说着话信手打开了罐头,走过去蹲下身来道:“小猫咪,乖,来吃鱼了!”

那只小猫乖乖地趴在那里,探着脑袋吃罐头盒里的小鱼,南宫伸着手从猫的后脑勺沿着后背到尾巴根来回的摸它。小猫咪是一动不动,仿佛很受用的样子,但全身的茸毛全都竖了起来。毕然与南宫并肩蹲下,伸手也去摸小猫,不经意间他的手就和南宫的手摸到了一起,而小猫这回也不躲闪了。

毕然在心中长叹——终于摸着了!

毕然一边摸一边问道:“你怎么回国了呢?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到苏州来,事先也不告诉我?……咦,这只猫很听你的话嘛,一动都不动,就是好像有点哆嗦,它冷吗?”

南宫玥一边摸一边答道:“回来有几天了,我休学一年,打算学中国古乐,苏州可是一个好地方。事先没告诉你,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我的男朋友嘛,我当然要看好了,再不回来怕你被别人给拐跑了!……我很小的时候,是怕猫的,但现在嘛,我想摸它,它是不会动的。”

两人并肩蹲在那里说着话,成天乐已经穿过了停车场,却似入定般的在交易部门前站住了。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却将那两人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神情比毕然刚见到南宫玥时还要愕然,宛如石化一般。南宫玥的出现,毕然的感觉是不知所措的惊喜,而成天乐又是另一番感受。

南宫玥说她来的时候恰好看见毕然在逗猫,当时成天乐就站在离毕然不远的地方,竟然没有注意到南宫玥的存在,照说是不应该的。不论她是不是妖怪,成天乐怎会注意不到附近有那样一位娇小可人的美女呢?除非她也会敛藏气息,使他的神识不会刻意关注。

如此也就罢了,成天乐本不必起疑,可是接下来南宫玥又打开了手中的鱼罐头。现在的铁盒罐头做的比以前精致多了,不需要用起子或刀去开,上面有个拉环,把拉环掰起来就可以把盒盖那层铁皮撕开。但就是这个动作,对于一般女人来说也是挺费劲的。可南宫玥纤纤素指柔柔的一勾,很轻描淡写的就把罐头给打开了,就似那层铁皮自动应手而起。

开罐头也不算太特异,本不会引起成天乐如此反应,更关键的是她蹲下身去摸那只猫。特殊的气息波动首先是从猫身上散发出来的,这只猫的反应显然要比平时强烈得多,仿佛充满了惊惧,却又不敢躲闪。成天乐由此才深入的察觉到,那是因为南宫玥散发出的气息仿佛自然带着神识的威严,那只猫才会乖乖的趴着不动。

这姑娘有修为,自然而然就有特异之处,敛藏得很好却又不似常人。怎么不似常人?成天乐形容不出来,总之就是一种体会而已。

那只小猫被两个人摸来摸去,炸开的茸毛渐渐又变得柔顺了,身子也不再哆嗦,鱼吃得越来越有滋味。动物的思维很简单,它一开始很害怕,后来又发现这两人没有恶意,而且鱼罐头也确实挺好吃,惊惧的反应也就消失了。

假如不是成天乐恰好察觉了一幕,现在再从交易部里走出来看见他们,是不太容易发现南宫玥的特别之处。但他已经发现了,就越看南宫玥越觉得特殊,心中甚至隐约已经下了一个结论。从修为境界上来讲,她应该是一位刚刚度过魔境劫、凝炼妖丹不久的妖修。所谓不久,指的不是时间很短,而是修为尚浅。

听毕然刚才称呼她为“白兔居士南宫玥”,难道她是一只兔妖?心里有这么个先入为主的念头,成天乐越琢磨越觉得南宫玥像一只白兔成妖,虽然他也没见过别的兔妖是什么样子。如果她真是一只传说中的“玉兔精”,那么为何要自称“白兔居士”呢?有意思,实在很有意思!

成天乐就站在交易部门前凝神而定,“耗子”当然也有所感应。它感觉到成天乐的元神突然安定下来,内心中那无比敏感的情绪并没有消失,却融入了自身的生机律动。他站在那里,仿佛已经融入到周围的万物生动之中,就似悄然间突破了一层境界的隔阂。

“耗子”也暗呼惊喜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机缘来的就是这么妙,成天乐走到交易部门前,莫名察觉到有一位妖修意外出现,定神之下,丹火劫已度。“耗子”不敢出声打扰成天乐,这种境界突破时的感悟状态是非常重要的,成天乐需要在无意中好好体会。

它不出声却有另一个人说话了,交易部的员工时强今天上班也很早,穿过停车场恰好看见成天乐,赶紧打招呼道:“成总,您今天来得这么早!怎么站在这不进去呢?”

成天乐双肩一震,恢复了平常时的清醒状态,一把抓住时强的胳膊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事要问你!”

成天乐一直把时强拉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关上门道:“你刚才看见毕然和一个姑娘在那里喂猫吗?”

时强一愣:“没有啊,我没注意。”毕然和南宫玥蹲在树丛旁边,从绿化带另一侧走过去看不见他俩,时强确实没注意到。

成天乐又问道:“白兔居士南宫玥,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

时强又是一愣:“听说过,不是毕然在网上交的女朋友吗?我觉得挺扯的,那女孩在美国学音乐,家境一定很优越,而且两人还离着好几万里呢,这恋爱怎么谈啊?我婉言劝过毕然,结果这小子就像被妖精迷住了似的,一天到晚情意缠绵的样子,根本听不进我的话。”

成天乐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了解多少?都详详细细的给我汇报一下。”对毕然的情况他当然关心,除了那个不能见人的“耗子”之外,假如遇到什么事需要什么人帮忙去办,毕然和时强目前是他手下最好使的两杆枪了。去年成天乐还收服了一只狐妖张潇潇,但实在也没什么事要张潇潇去做,也就让她老老实实在学校呆着了。

时强虽不明所以,但还是老老实实介绍了自己所知的情况。他这段时间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跟在毕然旁边打下手,春节时也在一起值班。毕然有什么事找不到别人聊,往往都会和他说。前段时间毕然上班都很早,一来就打开电脑上线聊天,就算工作时间还不忘发消息。交易部的午夜工作本来就冷清枯燥,可毕然每天上班时却兴高采烈。

感谢地球是圆的,他在网上遇到了一位令他心动、身处美国的姑娘,可以深夜谈情说爱。毕然也对时强提起过,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他对姑娘表白了、而那位姑娘点头答应了。在时强看来,这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点都不现实嘛!

原来如此!难怪毕然这段时间没事总喜欢在电脑前面坐着,好像在研究什么学问,总带着些许神秘、些许古怪、些许鬼祟、些许暧昧的笑容。时强说完之后忍不住问了一句:“领导,您为啥要打听这些事呢?难道是毕然闹情绪了?我早就说过……”

成天乐却苦笑着一摆手道:“你想错了,那姑娘回国了,今天找到苏州来了,现在正和毕然在外面喂猫呢!你待会儿就能看见她了,美女啊!……你刚才说毕然好像是被妖精迷住了,但我听你把情况这么一讲,感觉是不是妖精被我们毕然迷住了?”

时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道:“啊,有这回事啊!那女孩从美国跑到苏州来见他?已经来了啊?毕然这小子,简直太,太,太……”

他“太”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成天乐又一摆手道:“就是这么回事,反正那姑娘从美国回来找他了,人已经到了我们交易部。我也感到挺惊讶的,所以才来找你问一声。你知道了也就行了,不必这么大惊小怪的。毕然挺好的小伙,不就是找对象嘛!”

时强面带震撼与羡艳之色出去了,成天乐坐在那里也颇为感慨啊,心中暗道世事的玄妙。自己在人群中、在动物园、甚至在身边随时随地寻找着妖修的踪迹,这么长时间来却一无所获,根本就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找、又能怎么找?这简直快成有意无意间牵动元神的心病了,然而这“心病”又在突然间就解了!

没想到毕然上网聊天,竟然将一位妖修远隔重洋从美国招来,恰好带到了他的眼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