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8章、一语惊人,风凉欲说还休

大胖趁势朝成天乐挤着眼睛道:“多么善解人意啊,成天乐,你感动不?”

但是那姑姑的话还没说完,又接着开口道:“要处就认真处,小舞的爸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也征求了小舞的意见。你们处下去的话,有几个条件要说在前面……”

既然小舞已经愿意和成天乐继续相处,她又提出了几条基本要求,竟然忘了问成天乐是否也愿意和小舞继续相处?听她的语气,小舞这么好的姑娘,成天乐不用问当然也会愿意了。这些要求归纳起来大概有五条——

第一,假如将来相处,考虑到婚后的生活,男方应有档次尚可的住房一套,地方不能太偏远,至少是三居室。男方付全款无按揭,房产证上加女方名字。

第二,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后,尤其是女方打算到男方所工作城市生活,为了出行方便,男方应给女方配一辆家用轿车。档次不必太高,十万元以上即可,一切手续都以女方的名字办理。

第三,结婚后,男方父母不能到新房长住,但是女方父母不受此限制。

第四,由于女方是在原单位辞职去外地,这是为了照顾成天乐的事业发展,所以女方有可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如果女方不去单位上班的话,将由男方在市区为女方购买门面房一套,交由女方经营或出租。

第五,结婚后,除非女方自愿,否则男方不得要求女方生孩子。

这番话一说完,不仅成天乐有点傻眼,就连大胖的脸色也沉了下去,不知该如何作答。出于礼貌,成天乐不想直接反诘小舞的姑姑,扭头问牵线人大胖道:“我从来没相过亲,不知道现在的情况。那不能要求女方生孩子是啥意思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条件?本来就是顺其自然、看具体情况的事情嘛!”

大胖说话时没有看小舞她姑的脸色,只是闷声答道:“这也可以理解呀,现在的女孩谁不爱美,明明长的不胖,没事还要天天去减肥,生孩子多影响身材啊,那自己不就不美了?……万一离婚了,有个孩子也是累赘,不太容易找到下家呀。”

成天乐皱眉道:“这是认真过日子的态度吗,还没结婚就想着怎么离婚?”

那姑姑怫然不悦道:“你们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刚才的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要把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考虑清楚,没有后顾之忧,人家姑娘才能放心把自己交给你啊?你们男人就知道享受,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却不清楚女人在家里操持有多辛苦。……至于孩子,晚点要也好,到时候你不提,她自己也会着急的。……乐乐啊,你也别多想,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我们家小舞真要和你正式处的话,假如辞职到了人生地不熟的苏州,不把这些事情安排好,她爹妈能放心吗?”

成天乐已经兴趣索然,不想再聊下去了,只想等小舞姑娘回来,赶紧找个借口闪人。反正他也没想在这里找对象,以后也别再联系了,只要把今天的场面应付过去就行。可是小舞姑娘躲在洗手间始终没回来,成天乐只得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道:“嗯,有道理,非常有道理,换谁也不放心啊!……唉,现在值得托付的好男人太少了!很惭愧,我恐怕也很难达标。”

那姑姑却劝说道:“乐乐啊,你也不能小看自己,想找个好女孩过日子就得好好努力嘛。我们家小舞刚见面,对你的印象就很满意、愿意和你继续处下去,你们可以先从朋友开始接触……”

成天乐又问道:“刚才提的那些条件,是您的意思呢,还是她父母的意思,小舞本人又是什么意思?”

那姑姑正色答道:“这可是终身大事,是全家人商量的结果,她父母是这个意见,小舞本人当然也是这个意见。由我这个介绍人说出来,感觉会好一点。当然了,你如果有什么别的要求,将来也可以慢慢提出来嘛。”

大胖没话说了,低头装着很无辜的样子喝自己的咖啡;成天乐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也实在没有什么话好说,于是垂下眼睛研究起壶里的茶叶。气氛变得有些怪异的沉默,大家都在等小舞姑娘从洗手间回来。

成天乐在看茶叶,当然元神又不由自主观察着餐厅里形形色色的人,他的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火,在这种场合却又不好发作。他是第一次相亲,以前没遇到这种状况,对方说的话也不能说毫无道理,但给他的感觉却很过分。转念又一想,世上有妖类潜伏,他在动物园也体会过各种各样的气息,其实世上的人不也是一样嘛?千姿百态,什么人都有,今天只是遇到了其中一种。

小舞姑娘终于从洗手间回来了,好似对刚才的事情丝毫不知情的样子,坐下之后冲成天乐嫣然一笑道:“不好意思,补了个妆,时间久了点。你们刚才都谈什么了,谈的怎样了?”

她笑的样子挺好看的,可是成天乐此时心里却感觉怪怪的,非常难以形容,再加上他正在想别的事,听见问话、再看见小舞姑娘的笑容,也不知哪根筋不对劲,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妖怪啊?”

此话出口是举座皆惊!正在喝咖啡的大胖手一抖,咖啡从杯子里泼了出来,赶紧手忙脚乱的抽纸巾去擦。小舞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姑姑的脸色却立刻就变了,就像窗外东北的正月天。等小舞也回过神来的时候,脸色也瞬间涨红了,就似受了多大的屈辱。

这次相亲,最终因为成天乐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欢而散。不仅对象没谈成,那姑姑带着小舞匆匆离去的时候是满面怒容。成天乐不想和小舞处对象,但他更没想让介绍人难堪,就算心里不愿意,场面过得去不就行了,见面聊个天而已,何必惹人翻脸呢?

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是没控制住情绪还是突然走了神?结果不仅得罪了小舞姑娘还得罪了介绍人。大胖亲身经历了这个场面,他本人就是个孝子,对那姑姑提出的条件很反感,倒也没说成天乐什么。

等那两人走后,大胖面带歉意道:“老同学啊,真是不好意思!我虽然认识小舞,但也没想到人家会提出那种要求。早知道这样,就不揽这个事了,连我这个牵线人都觉得尴尬。”

成天乐拍了拍大胖的肩膀道:“你何必跟我见外呢,好心为我介绍对象,我得感谢你才对啊。”

两人结账走出了西餐厅,外面一股寒风迎面吹来,大胖突然说道:“成天乐啊,我真佩服你,怎么能突然冒那么一句来?简直是神来之笔啊!要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成天乐苦笑道:“你这是夸我还是笑话我?”

大胖:“是真心佩服你!”

成天乐突然问道:“老同学,你知道我的名字吗?我的学名。”

大胖一愣:“哎呀,还真是啊,你的名字叫成于乐,我们成天叫你成天乐都习惯了,你不提我都想不起来。可是她们是和你第一次见面,不应该也搞错吧,我叫错你的名字的时候,她们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能你姨只说过你的小名乐乐,她们也知道你姓成,大名却是不清楚的。”

成天乐叹息一声:“连我是谁都没搞清楚,这算怎么介绍对象的?这样的相亲,我也不想再来了。”说着话做了个深呼吸,冬日里寒冷的空气使他打了个激灵,却元神一振感到格外的舒爽。

他刚才莫名冒出那句话,也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丹火躁动有关,容易受到各种情绪的感染、有些不受控制。但说来也怪,经历了这么件事,当他走出这家西餐厅的时候,一个呼吸之间,元神仿佛就宁静下来,那格外敏感躁动的情绪竟然平复了。

成天乐修炼所下的功夫已经到了,但他并没有完全通过丹火劫的考验,有些事情不是仅下苦功就能突破另一层境界的,今天只是有了新的感悟而已。虽然修炼中的火候已足,但心境总是还差了一点。此刻那格外敏感的元神恢复平静,不再受到外界强加的各种情绪干扰,但他自己的内心仍然是充满情绪化的,对万事万物皆有感慨。

这一次相亲,还在亲戚中惹出了一点风波。他的表姨通过四姨姥打电话给他的姥姥,很是数落了一番成天乐的不是——好心好意给他介绍对象,条件那么好的姑娘,成天乐却当场给人难堪!姥姥以及大表舅也打电话到成天乐家,语带不满的责怪他父母——怎么没有叮嘱好乐乐,让亲戚的面子那么难堪?就这样,以后还怎么给乐乐介绍对象啊?

可是成天乐的妈妈问明了情况,感觉却更生气!那女方第一次见面,就提出的所谓五项基本条件,一、二、四项已经很过分,也就不多说了。假如男方条件很优越的话,而姑娘家也的确很出色,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但是那第三、第五两条,实在是触怒了他妈妈,当场拿起电话打到四姨姥家,找到表姨本人发泄了一番不满,然后怒气冲冲地把电话扣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