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7章、单刀直入,相见莫非有缘

其实成天乐并没有打算在这个场合找什么女朋友,只是来完成一个任务而已,否则在亲戚朋友那里面子上不好交待。当然了,如果真是遇上了特别合适、特别令他动心的女孩,那也不妨好好处下去,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缘分嘛!

因为来得比较早,大胖先要了一杯咖啡,成天乐不喝咖啡点了一壶碧螺春,两人先聊起了大胖父亲的病情。大胖的父亲身体恢复的非常好,三个月前就已经正常上班了,所以大胖过年才有闲心给成天乐介绍对象。但提到自己女朋友的事情,大胖却叹息不已,显然有一堆难断的家务事,成天乐也就没有再深问。

眼看过了约定的时间,还没见女方的人过来,成天乐打量着西餐厅中的各色客人,有一阵子没有找过妖怪的他,此刻老毛病又犯了。

他在脑海中召唤道:“耗子,你快看看,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可能藏着妖怪?……我看那边有个男的就很有意思,穿着中式唐装很传统的样子,却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吃牛排,先用刀叉切好了、再用筷子夹着吃,很有点特别耶!……仔细看相貌挺年轻的,可是又有那么多白发,咦!我怎么觉得他很眼熟啊?”

那男子突然放下筷子,抽出桌上的纸巾,扭头打了个喷嚏。“耗子”在脑海中喊道:“老大呀,你才歇了没几天,怎么又来这套了?……你今天是来相亲的,不好好等着看人家姑娘啥样,还在这里找妖怪?”

成天乐:“我还不知道来的是人是妖呢!”

“耗子”:“世上哪有那么多妖修刚好能让你碰见的?都是了解家庭背景,亲戚同学才会给你介绍对象啊,怎么可能是妖怪呢?人间父母所生就是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想不明白,还在这里瞎琢磨。”

成天乐瞅着周围道:“可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啊,说不定哪儿就有妖修呢!假如张潇潇不暴露身份,谁敢相信她是狐妖啊?”

坐在这里继续无聊的等待,大胖的一杯咖啡喝完了。成天乐的茶壶也续了一次水,茶喝多了中途还上了一次洗手间。姑娘比约定的时间迟了半个小时才到,当然也有人陪着。陪同姑娘前来的是她的姑姑,大约四十来岁,也是成天乐表姨的同事。

她们一进餐厅,大胖就从角落里站起来招手。等他们来到近前坐下,那位姑姑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出门前有点耽误了、小舞打扮的时间稍微长了点,一边说话一边用在菜市场挑拣黄瓜的眼神打量着成天乐。

小舞就是成天乐今天相亲的对象,比成天乐小一岁,外国语学院本科毕业,在一家大型外贸公司已经工作了两年。她的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中层主管,母亲则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家庭情况不错,本人收入虽不高但也比较稳定。家里有两套房,一套三室两厅的现在正住着,还有一套是两室一厅的老房子。——这些都是介绍人介绍过的基本情况。

现在面对面看这位小舞姑娘,显然出门前精心收拾了一番,衣服很漂亮、色彩搭配的非常好,围巾和靴子也很配,化妆不是很浓却很精致,够得上去拍艺术照的标准了。她的皮肤很白皙,俗话说一白掩百丑,更何况这姑娘本身长的并不难看,虽不是那么令人惊艳,但是好好打扮一番也可称赏心悦目,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左右,身材还不错、很匀称。

以成天乐的观察力,想看清楚姑娘扫一眼就够了。而这位小舞姑娘坐下后微微低着头好似有几分羞涩的样子,却始终抬起眼皮上上下下打量着成天乐周身的每一个细节。

一般这种场合,都是介绍人先说话。大胖问对方的姑姑点些什么喝的?而那位姑姑却答非所问道:“这附近不太好停车啊,你们把车停哪儿了?”

大胖笑了:“我那辆二手破面包今天就没开过来了,成天乐在苏州工作,过年也没有开车回家,我们是打车来的。”

女孩的姑姑又问道:“我听说成先生的车是公司配的,对吗?”

这也太直接了吧,才是见面的第三句话呢,成天乐不得不亲自答道:“是的,公司给我配了一辆奔驰320,但我平时除了上下班很少开车。”

那姑姑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么成先生自己暂时是不用买车了,你们单位的待遇很不错呀?”

大胖在一旁道:“那是当然,搞国际金融的!成天乐是交易部的总经理。”

就着这个话题,众人聊起了成天乐的工作情况,那位姑姑仿佛对他的生活很关心的样子,不断地旁敲侧击,又提到了住房问题。当得知成天乐现在租了一套酒店式公寓时,那姑姑微皱眉头以长者的语气道:“单身一个人过日子,还是节俭一点好,实在用不着那样的开销,租金那么贵,自己买房子付按揭不是更划算吗?”

成天乐不想解释,自己租那套公寓是为了找一个合适的清修之所。他更不想解释自己的收入虽然能租得起公寓,但想买合适的房子,自己的积蓄还付不起首付,再说暂时也根本没有买房子的计划。他过完年二十六岁,如果不算以前一年多的打工经历,刚刚参加工作也只有四个多月,考虑这些确实还有点早。

他只有笑着解释道:“住公寓只是图个方便,环境好,既干净又清静,还可以叫免费的客房服务,有人给打扫卫生、定期换床单什么的,不用自己太操心。”

感觉有点熟悉之后,小舞姑娘也加入了谈话,此时说道:“嗯,我也觉得住酒店式公寓挺好的,确实舒服而且方便省心。我们单位那些老外,派到中国常驻,基本上都是长租酒店式公寓。要是我的话也喜欢,有人做饭就更好了。”

姑姑扭头对小舞道:“话不能这么说,住的舒服是一回事,但租的公寓终究不是自己的房子。就算住在公寓里,也要置办房产啊?再说了,请钟点工干活不和叫客房服务一样吗?”

说到这里,他们又开始聊起生活琐事来,包括日常衣食住行的细节,小舞的姑姑又问成天乐会不会做饭?成天乐笑着答道:“只要料采办齐了,平常的一桌酒席没问题,但也就是家常手艺。”

这倒是实话,且不说在传销团伙做大锅菜的经历,他可是在梦湖美蛙饭店当过三个月的“全能打杂”,什么活都干、什么忙都帮,更兼是修炼中对环境特别敏感的时期,对周围事物的印象非常深刻,就算看也看会了。操办一桌家常酒席确实没有太大问题,只要不是太夸张就行,就看他愿不愿意动手了。

继续谈话气氛就变得轻松了,那位姑姑又绕回到成天乐的工作话题,问起年终奖能拿多少、收入情况怎么样?成天乐对自己的妈妈都没有完全说实话,自然也不会对她这个陌生人交底,大胖在一旁拣好听的敷衍了一番。

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吃了两盘点心,小舞姑娘起身上洗手间,却半天没有回来。她姑姑笑着解释道:“女孩子嘛,出门事情总是多点,看来需要补补妆。”

大胖也笑道:“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理解、理解!”

就在这时,那姑姑的手机响了两声,她在桌子底下掏出来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不易察觉的笑意,微微点了点头,又抬头冲成天乐道:“成先生,不,我应该叫你乐乐。我是你姨的同事,而大胖也是你的朋友,我们把你们介绍到一起来,就是因为彼此知根知底,对人也挺放心的。说实话,我对你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小舞对你也很满意。”

她的语气变了,好像要谈正经事。大胖在桌子底下轻轻捅了成天乐的腰眼一下,朝那姑姑说道:“姐姐,听你的意思,小舞是想和成天乐继续处下去喽?”

那姑姑被逗乐了,咯咯笑道:“不要叫我姐姐,虽然我人长得年轻,但是辈分不能叫乱了。……女孩家脸皮薄,有些话不好意思当面说,只有我这个做长辈的开口了。俺家小舞可不是乱来的人,做什么事都非常认真的,既然想好好处下去,那就是真的好好处。可是乐乐在苏州工作,小舞在东北工作,从长远看,两地总不是办法。如果想真的好好谈的话,必须侧重一方,现在看来乐乐的工作更好、更有发展前途,小舞也可以适当作出牺牲。真要处对象,她可以考虑去苏州发展。”

成天乐吃了一惊,有些愕然道:“不用这么着急做这个决定吧,她现在的工作不也挺好吗?再说了……”

姑姑却笑着摆手打断他的话道:“当然不着急了,乐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将来。假如你们真能成了的话,根据你这方面的情况,我们家小舞是要做出牺牲的,还是主要考虑你的事业发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