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6章、衣锦还乡,忍性洗耳恭听

那男人吓得差点尿裤子,发出了一声惊叫,紧接着蟒蛇就在眼前凭空消失了,仿佛只是莫名其妙的幻觉,可是也太吓人了,惊疑不定的他老老实实的照做了。小女孩没看见这一幕,就在身后不远的成天乐好像也根本没看见,那男人更加确定只是自己一时花了眼,但走的时候仍然惊魂未定。

这一幕当然是成天乐捣的鬼,使用的就是以心像折射入五官感应的手段,从而恍动人的心神。但无论什么手段都有所限制,成天乐也不能凭空制造出各种心像,必须是印入自己的元神特别清晰的事物。他刚刚见过那条大蟒蛇,并以元神仔细查探过,感应非常清晰、印象极为深刻,于是就以此为心像施展了一下手段,让那男人产生了瞬间的幻觉。

以成天乐目前的本事,施展这种手段也只能维持一瞬间而已,而且还不能搞得太复杂,心像越简单越好。至于那蟒蛇口中所吐人言,是成天乐自己站在后面粗着嗓子说的,那男人骤然惊惧中也无暇去分辨声音的来源。

离开动物园的时候,“耗子”不说话了,只在成天乐的脑海中直叹气。成天乐说道:“你再叹气的话,我就不让你出声了,有什么话就说呗!”

“耗子”:“成大师,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成天乐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你是说刚才的事吗?不是你提醒我的嘛——以我现在的境界适合用什么样的手段。我就是找个机会试试,知道了也就行了,以后不会乱用的,我不是乱开玩笑的人。”

“耗子”又叹气道:“你还不是啊,那么谁才是呢?”

总之这天的动物园之行,成天乐虽然没有发现什么妖怪,也没有找到分辨世间妖修之法,却也是颇有收获。从这天起,成天乐就像突然转了性子,白天不再喜欢在公寓里老实呆着,就爱到处乱跑。他也不是去参观游览什么风景名胜,而是哪人多往哪钻,连菜市场都去过好几趟。

他又不在饭店打杂了,干嘛还要跑菜市场,而且并不买什么菜,就是在那里逛,主要是观察形形色色的人,看似散步实际上也在练功,但是元神外感的气息却很是纷乱。发现什么人的长相或者生机气息比较特别,就会在脑海中召唤道:“耗子,你看看那个人,有没有可能是妖怪啊?”

以前是他有时烦“耗子”多嘴,现在成了“耗子”烦他了,而且天天被烦得不得了!可是“耗子”也没办法啊,它受制于成天乐,成天乐不想让它说话就可以让它不开口,但成天乐想召唤它的时候,它不听都不行,这简直是一种无休止的折磨!

还好成天乐并没有忘记正常的修炼和工作,夜里照常去上班,正午也会回到公寓里打坐修炼静功,那是“耗子”难得的清静时刻。

终于有一天,“耗子”用气息奄奄的语气道:“成总,你不找出什么妖精来就不罢休啊?这样简直是走火入魔了!”

成天乐答道:“胡说什么,我连魔境劫尚未至,又谈什么入魔呢?”

“耗子”:“那你终究是走火吧?别忘了正在丹火劫中。”

成天乐却又说道:“法诀中说了,心之五行属火、肾之五行属水,所谓火者,意念而已,所谓水者,生机而已。此念已动等于火起,水非灭火,而是火于炉鼎中炼生机。这就是我想出来的修炼火候之道,度此劫恐怕要等机缘才行。”

“耗子”:“可是我受不了啊!你得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成天乐笑道:“耗子呀,我修炼、你也修炼,你干嘛不把这看作一种修行呢?我的心火念起,也是对你心性的一种磨砺呀。”

“耗子”没话说了,只得继续忍着。不过它也没有再忍多久,就得到了解脱的喘息之机,因为到了二月上旬,成天乐回家过年了。虽然西方很多国家不过春节,外汇交易也不会因为中国的春节长假而停市,但交易部在春节也是会放假的。

原因很简单,客户都是中国人,他们也都要过年,春节期间几乎没什么人半夜再来外汇交易部。而且这里的客户大部分也是生意人,炒着世界各地的外汇,却有着中国当地的讲究,有很多人要等到正月初八才会做某些事情,就是图个吉利而已。况且春节也是亲朋好友相聚、请客送礼的好时机,越是生意人就越有的忙。

外汇交易部在除夕前一天放假,一直放到正月初七,只留了几个值班人员,以防止外汇市场有什么突发情况,偶尔有客户要来操作,还是可以开机下单的。值班人员中就有毕然,时强也在春节期间值班。

由于去年的业绩不错,成天乐和总公司打了声招呼,又新招了一名客户交易员,就是原梦湖美蛙饭店的服务员时强。这也是时强私下里找机会央求成天乐的事,成天乐问毕然——时强能不能干这活,毕然说没问题,成天乐也就顺势安排了。时强很是感激,自告奋勇在春节期间值班倒不是为了加班费,而是为了刚刚入职要好好表现。

由于二月有这么长的假期,所以交易部的业绩想超出总公司制定的奖励标准是别指望了。但是刚刚过去的一月份,交易部的业绩非常不错,达到了成天乐上任四个月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员工们也都拿到了当月的奖金,加上刚刚分的年终奖,可以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了。

得知儿子“成总”将于春节期间“衣锦还乡”,父母当然高兴。听老爸在电话里的意思,还想叫成天乐把奔驰车也开回去,好给他长长面子。可是成天乐算了算账,从苏州开车到辽东半岛,要在中国地图上拐那么大一个弯,路上可能发生的各种费用加起来是一大笔啊,而且是没有必要的开销。

虽然过年发了笔小财,但毕竟不是大富大贵,还是省着点花吧。他是从苏州坐高铁再换地铁去了浦东机场,然后坐飞机回家的。

过年嘛,亲戚朋友在一起热闹自不必多说了。他今天到三姨家喝酒、明天到大舅家吃饭,后天又是姥爷召集大家聚会。听着众亲戚赞扬他有出息的话,成天乐当然也买了不少像样的礼物送出去,否则怎么能显得他有出息呢?但这样的场合,几乎所有的亲戚长辈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都会问到同一个话题——乐乐啊,有没有搞对象?

成天乐很实在,实话实说自己还没有女朋友,可是说完后没几天就后悔了。因为所有的长辈听见这个回答,都会眼珠子一瞪道:“嗯,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急着找女朋友呢?”听语气仿佛成天乐有多么大逆不道似的,接着就是没完没了的絮叨。

成天乐终于明白,“耗子”前不久为什么会烦成那样了,他现在也是被烦的够呛啊,却不得不笑呵呵的洗耳恭听。如此场面,“耗子”倒是轻松了,成天乐总不可能在亲戚家人中找妖怪吧,那么他自己不也成妖怪了吗?

成天乐被烦的颇有些受不了,也会溜出去躲清静。他现在也算是小有积蓄了,和同学聚会的时候会很大方的结账请客,曾拉着大胖、李小龙等亲朋好友、狐朋狗友出去喝酒唱歌,在漫步云端、碧海蓝天等处搂着小姐高歌多曲。成天乐曾经在传销团伙里天天唱歌,如今再度出山颇有麦霸风范,歌唱的也是非常不错,总能赢得阵阵喝彩。

在他返回苏州的前两天,终于有一件事情没躲过,那就是被安排相亲。亲戚朋友中有不少人都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他大多都婉言拒绝,甚至惹得有些长辈都不高兴了,假如不相一次亲就回去,看这架势他简直就要成罪人了,只得点头答应。

介绍人是他的四姨姥的女儿,成天乐应该叫表姨,平时与他家来往很少,也就是过年的时候能见两面,这次却对成天乐找对象的事情格外热衷。而牵线人竟然是他在补习班交情最好的同学大胖,大胖的父亲和对方女孩的父亲曾是战友,所以大胖也认识表姨给成天乐介绍的对象、了解她家里的一些情况。

有时候世界真小,本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却不经意间拐弯抹角就能和你发生各种联系。

相亲的地点安排在一家环境很优雅的西餐厅,作为男方的陪客以及牵线人,大胖陪着成天乐一起来了。出于礼貌,他们特意早到了十五分钟。成天乐打扮整齐,在大胖的押送与护送下,样子既像是上刑场又像是上考场。环境不错,座位也很幽静,是角落里带半隔断的雅座,餐厅里还播放着柔和的轻音乐。

成天乐一坐下就忍不住想苦笑,因为他想起了那天半夜和张潇潇见面的场景,也是坐在一家餐厅里差不多的位置。当时他对面是一只化为人形的狐妖,就是不知今天大胖和表姨给他介绍的那位姑娘会是什么样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