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5章、物伤其类,怎堪柔眼温怜

苏州动物园占地约有三十亩,分为好几片展示区,想在一个下午的时间把每一种动物都看清楚不太容易。但成天乐和其他的游客不一样,他根本没有挨个笼子去看,就是以行走中习练动功之法,从各条路上晃悠悠地走过,宛如平日在金鸡湖畔散步时一般。与此同时,他却在清晰感应着各种禽兽的生命律动特征,只是去分辨并不特意去追究,如此才能保持元神的清明与安宁。

就这么走了一个多小时,成天乐却突然停下脚步,扭头去看隔着玻璃窗的一个水池。他感应到一股阴森与焦灼的气息扰动了元神,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战栗的情绪,他看见的动物也挺吓人的,是一只海碗粗的大蟒蛇。若是平时,隔着玻璃窗,看见一条明知道不会伤到自己的蟒蛇,成天乐也不会如此惊惧,但此刻他的情绪很敏感,而且这条蟒蛇无形中散发的气息也特别强烈。

这条大蟒盘在水池边,看不清有多长,淡褐色的身体上分布深褐色微微发红的云形斑纹。乍看上去挺吓人,但仔细看又会觉得这些斑纹非常漂亮,仿佛是大自然的艺术杰作。它微微扬起脑袋,看着外面的行人,竟然有类似人一样的眼神。

蛇的气息本是阴森的,而这条蟒蛇的气息让成天乐的感应特别强烈,所以刚才无意中被吓了一跳。当他定睛仔细观察这条大蟒时,不禁又产生了另一种情绪共鸣。他觉得这蟒蛇微微带着水蓝色的眼波很清澈,望着远方竟似也包含着一丝温柔,感觉并不是那么凶恶可怕,只是有些莫名的哀伤。

这种莫名的哀伤情绪,刚才在看其他动物时,成天乐就不时有所感应。也许是这些动物不愿被囚禁在笼子里,也许是成天自己觉得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很可怜,又勾起了他最近特别情绪化的感慨。但在看到这条蟒蛇时,这种感应最为清晰。

“耗子”诧异地问道:“一条大蛇而已,怎么刚才把你吓了一跳?以你的本事,还用得着怕它吗?”

成天乐答道:“这不是用得着用不着的问题,只是天生的自然反应。这条蛇的气息特别强,所以我的反应也特别强。你当然不用怕啦,蛇咬人又不咬你!……耗子,你看出它是妖怪了吗?”

“耗子”笑道:“开什么玩笑?只不过是生机特别旺盛、情绪强烈的一条蟒蛇而已。真要是妖怪,还会被关在这里?反正我是没看出什么其他的门道。”

正在说话间,那条蟒蛇仿佛也有所感应,把头一低埋进了盘起的身子里,避开了成天乐的眼神不再与之对视。“耗子”又喊道:“成大师啊,你看、你看,你把它给吓着了!……像它这种山野禽兽,哪受得了你的神识压力?”

成天乐平时一直都很小心,以元神外感天地之时,都敛藏神识不去触动外界的气息。但刚才仔细观察这条大蟒时,他还是不自觉的以神识去扰动了,以便将各种变化分辨得更清晰,他自然也不怕在这条蟒蛇面前暴露自己有修为在身。禽兽也有天生的直觉,而且很多方面比人敏锐得多,那蟒蛇自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威压。

成天乐觉得这条大蟒很有些特别,收回神识不再去触动它的气息,于脑海中饶有兴致的对“耗子”说道:“我们所得到的法诀,是一法摄万法,不仅人能练,妖修的道理也包含其中。禽兽感悟天地开启灵智,心有疑惑、学会思考,是迈向修行的第一步。我看这条蟒蛇就很聪明嘛,假如有机会的话,说不定也能修炼成妖。”

“耗子”却叹息道:“老大,你知道禽兽成妖和你的修炼有什么不同吗?这一步太艰难了,就算这条蟒蛇有这个可能,概率恐怕也比买彩票中大奖要小得多!此艰难不是入门后的修炼之难,而是入门前的机缘难得。就算它在天地间有一丝感悟,也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岁月才能使灵智清晰、寿元够不够?”

成天乐:“耗子,你连概率都懂了?”

“耗子”:“你也忒小看我了吧,天天在外汇交易部混,帮你当总经理,多少也得懂行情、会看账户吧,怎么会不了解概率呢?……说正经的呢,自感天地、开启灵智这一步只能靠自己,你可以指点妖修行,但却不可能指点尚未成妖的禽兽,就算你讲法诀,人家也听不懂啊。”

成天乐很感慨地点了点头:“禽兽成妖,莫不是大幸运机缘的,简直就像人成仙一样。”

“耗子”附和道:“那可不是嘛,禽兽化为人形来到人间,那感觉估计和进了仙境也差不多!”

他们一搭一唱,说话间离开了展览大蟒的窗口,成天乐还扭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告示牌,只见上面写道:亚洲岩蟒,又称黑尾蟒,蛇亚目蟒科蟒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成年黑尾蟒平均体长可达四米,体重四十至六十千克,其尾部尚有一对退化的爪形后肢。

成天乐在心中暗道,这蛇还带一对爪子呀?可惜大蟒是盘着的,成天乐没有看见那对退化了的后肢。等他的背影走远,那条蟒蛇又缓缓地从身子下面探出了脑袋,望着成天乐消失的方向吐了吐猩红的信子,仿佛在隔着玻璃感应空气中的什么信息,眼神中有一丝惊惧和疑惑。

成天乐在园中小路上拐了一个弯,继续漫无目的的散步,前面渐渐就到了猴山,游人尤其是带着小孩的家长们多了起来。成天乐刚才仅仅用眼神就让一条硕大的蟒蛇感受到了威压,不禁微微有些得意,第三步法诀中也讲了很多法术手段,此刻忍不住便随手施展一番,反正也没谁注意他。

不远处的草丛中露出一小片泥土地,有一只蚂蚁正好爬过,那指甲盖大小的土块对它而言仿佛是一座座丘陵小山。成天乐以元神外感万物,竟然也察觉到了。不知哪来的恶作剧心思,他突然伸手一指,暗中运转法力尝试法诀中所说的“御物”之法。只见草叶下面有一个小土块顺地势滚了一圈,那只蚂蚁也从土块上掉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那只蚂蚁也意识不到是怎么回事,接着继续往前爬。

“耗子”在脑海中说道:“成大师,你好大的本事,居然把一只蚂蚁绊了个跟头!”

成天乐不满地问道:“你啥意思啊?今天两次叫我成大师了。”

“耗子”反问道:“你说你无聊不无聊?对付一只蚂蚁,用得着这种手段吗?还把自己累够呛!这御物之法,要在凝结妖丹境界之后才可自如运用,火候不到勉强施展,不仅没什么威力,对你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法诀中不是都说了吗?”

成天乐略有些尴尬地答道:“我就是试试而已,看看好不好使?也没想怎么样,就是跟那只蚂蚁开个玩笑。……是有点手贱了哦,不像高人的样子,想想我自己,也是不会喜欢别人这么开玩笑的。”

“耗子”感觉自己“教导”成天乐挺有面子,微带自得地说道:“知道了就好,一言一行都要注意,所谓谨慎,是要习惯成自然,不是刻意怎样或不怎样。其实吧,那小狐狸精张潇潇用的手段,倒适合你现在施展。只不过按我们所学的法诀施展出来,并非是媚惑之术。”

说话间前面拐弯处有个垃圾桶,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领着个小女孩从路上走过。小女孩拿着一根棒棒糖说道:“爸爸,不好吃,给你吃!”

那男人接过孩子的棒棒糖顺手一丢道:“不好吃就不吃了吧。”

棒棒糖落在了路中央,离垃圾桶只有两步远。它被孩子舔过,圆圆的糖球黏糊糊、滑溜溜的,假如有人走过不小心踩到,很可能会滑一跤,尤其是其他的小孩子。小女孩听见前面猴山附近的喧闹,已经快步向前跑去,那男人刚刚迈步去追,却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小女孩回头问道:“爸爸,你怎么啦?”

只见那男人脸色苍白,有些哆哆嗦嗦地转身捡起地上的棒棒糖,小心翼翼地扔进了垃圾桶,又直起身来问道:“宝宝,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又听见什么了?”

小女孩好奇地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呀,只听见爸爸叫了一声。”

那男子惊疑不定的往四周看了看,也瞄了身后不远的成天乐一眼,上前挽住女儿的小手道:“没什么,我们去看猴吧!”继续往前走的时候,他的腿还微微有些发软,只是尽量保持着镇定。

成天乐在偷着乐,一转身快速离开了这里,就像做了什么坏事生怕被人发现似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在那男子一迈步的时候,不知从哪儿突然钻出来一条带褐色斑纹的大蟒,抬起脑袋口吐人言道:“把棒棒糖扔垃圾桶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