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4章、看尽红尘,何等气度风范

这笔奖金该怎么分配?成天乐没什么经验。那位副总有几次暗示他拿出一个方案来,成天乐却装作没听懂,也懒得操心,都交给“耗子”去办了。“耗子”则更省事,它也没什么私心,直接召集员工公开讨论。钱不多只有二十万,交易部加总经理在内总共十八个人,这笔钱该怎么分?

结果大家还真讨论出一个方案来,其中总经理成天乐一个人拿了百分之四十,也就是八万块钱。

也许有人会觉得成天乐拿得太多了,但像这样的交易部,换一个领导的话,拿百分之六十以上都不会嫌多。分配年终奖就是总经理的个人权限,员工该拿的业绩提成每个月都已经发了,年终只是额外的奖励,就看成天乐怎么去平衡,大部分单位的实际情况便是如此。

成天乐自己没操心,让员工讨论出结果,所以他拿得也是心安理得,甚至也不必去多想。总之过年前发了一笔小财,将借吴老板的那两万块钱也还了。

说到吴老板,成天乐近来也见过他好几次,每次都是在梦湖美蛙饭店。搞员工活动总得聚餐吧,地点就选在梦湖美蛙饭店;平时偶尔请人或者被人请,成天乐也总爱去那里。饭店里所有员工都看出来了,吴燕青本人也看出来了,成天乐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照顾生意。

吴燕青已经得到花膘膘暗中的提醒,获悉成天乐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在他看来,成天乐一定早已察觉了自己的身份,心中非常忌惮甚至很焦虑,本不愿看见成天乐再到饭店来。可是日子久了,成天乐对他的态度并无任何异常,根本看不出把他当成了什么妖怪,就是把他当成曾经打工的饭店老板、帮助过他的人。这让吴燕青一度更加疑惑与惊惧,但渐渐地也就不再多想了,甚至对成天乐很是感激。

也许常人很难理解吴燕青为何会心怀感激?成天乐这样的“高人”,明明已经发现了吴燕青的身份,却很自然替他保守秘密,甚至私下里也不点破,仍然对他这么客气与尊敬,让吴燕青很有些感动甚至是受宠若惊啊——这是何等之风范气度?

后来吴燕青也品出滋味来了,不必想太多,就把成天乐当作曾经的饭店打杂、现在的交易部总经理相处,反倒最轻松自在。他哪里知道,其实成天乐根本就没发现他是个妖怪,连怀疑都没怀疑过!说实话,若论修为,成天乐尚在丹火劫中,离凝炼妖丹还差得远呢。

总之,成天乐在“收服”张潇潇之后的两个多月,他的世界突然变得清静了。花膘膘没有再做任何小动作来试探他;毕明俊知道了他的名字,却不知为何根本没有提这茬。但成天乐的内心世界并不宁静,他在饭店的那段时间经历“身受劫”,身体变得非常敏感;而如今这段时间经历“丹火劫”,敏感的却是情绪。

有时候成天乐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成了一个特别情绪化的人?一点小事都能勾起他的各种感慨,或喜或怒、或悲或忧。古人有诗云“感时花溅泪”,成天乐现在终于能体会到是什么意思了。

有人读琼瑶小说,经常能看见类似这样的句子——“太美了,美得让人心碎!”成天乐以前一直有点读不懂,怎么能写出这样的莫名其妙的话,大概是在抄杜甫的诗吧?他如今却也有了这种情绪化的体验。

万事万物,仿佛都能触动他敏感的心灵,而他要时刻注意定住心神、去化解情绪中的种种渲染。世界变得很生动,但又过于生动了!成天乐只有尽量少出门,也不去招惹任何事端,这种修炼中的风险是无声无息看不见的。

把钱还给吴老板的那天上午,他却来了兴致,没有回家而是想出门转转,对“耗子”说道:“我们就在观前街走走,这里人多,你注意瞅着点,看看哪里藏着妖怪?”

自从成天乐发现张潇潇是狐妖之后,一直有种强烈的好奇心在冲击他的心神,甚至看见什么人样子有点特别,都会不用自主在心里想——这会不会是妖怪呢?可惜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分辨妖怪。世上每个人散发出的气息都有其独特的一面,究竟哪些是妖类的特征,成天乐并没有总结出什么规律来,因为他也只见过一个张潇潇。

这种疑神疑鬼的态度对心境很不利,可是成天乐克服不了,于是干脆少出门。更可笑的是,他刚刚还和一位妖修吴燕青见过面,愣是瞪眼没认出来。

观前街来来往往全是人,一个妖怪都没有,世间哪有那么多妖修出门就能碰上?但成天乐却总在心里嘀咕,看见个漂亮姑娘就忍不住多瞄几眼,心中暗道:“她是不是狐狸精啊?”看来看去却不得要领,“耗子”同样也没什么发现。

逛了半天,“耗子”终于忍不住问道:“成天乐,你是来找妖怪的、还是来看美女的?……平时你为了避免心绪躁动,不都是尽量不出门吗?今天终于憋不住啦?”

成天乐笑了笑道:“不是憋不住了,而是刚才把欠吴老板的债还了之后,我突然想通了。这好奇之心不能去、总是干扰修行,并不是我在胡思乱想,而是世间确实有妖怪啊!我修炼了法诀,也了解到世上的神奇,如果不能印证的话,这心思总是放不下的,还不如出来找找。”

“耗子”叹了口气道:“看来不找出个把妖精来,你的心神确实不能完全安定。……要不然把张潇潇给叫来,找个没人的地方,让她变化原形再让你看一眼?”

成天乐却摇头道:“那不是一回事,张潇潇是主动暴露的,不是我凭本事发现的。”

在观前街看了半天人,终究也看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成天乐一跺脚道:“走,我们去动物园!”

“耗子”纳闷地问道:“去动物园干嘛?”

成天乐自作聪明道:“妖修是禽兽出身,我们在大街上找不到妖怪,就去动物园看看禽兽,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嘛。”

“耗子”又叹气道:“老大,成总!你也不动脑子想想,真是修行有成的妖类,还能被人关在笼子里现眼吗?”

成天乐却说道:“多见识一下总没有坏处吧?也许妖修的气息还带着所出身禽兽的痕迹,我以前在这方面可没下过什么功夫。早怎么就没想到去动物园呢?如此看来,我还真挺笨的!比如去看看狐狸,再对比一下张潇潇的生机特征,弄不好会发现什么线索呢。”

“耗子”无可奈何地说道:“你想去就去吧,反正我也得跟你走。”

苏州以园林着称于世,就连动物园也颇有园林风貌,它在城东内河口的一个孤岛上,园内古树参天,各个动物展区的设计也是按照园林风格。但是外地游客几乎不会到这里来,当地人平时来得也比较少,因为苏州城内可逛的风景名胜实在太多了。

假如不是心里惦记着找妖怪,估计成天乐在苏州住好几年恐怕也想不起来逛动物园,这里平时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玩的地方。此刻的成天乐竟也有几分童真的心态,就像刚睁开眼睛重新打量这个世界。

成天乐做事很干脆,来到动物园向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然后直奔养狐狸的笼子。一月的天气,中午阳光正暖,他看见了几只懒洋洋晒着太阳打瞌睡的狐狸,毛茸茸的尾巴上还粘着土屑和碎草末,看起来脏兮兮的样子,怎么也没法和妖媚迷人的张潇潇联想到一起。

但成天乐的目的是来搞“科研”的,他在笼子前面闭上眼睛,以神识感应这几只狐狸特有的生命律动气息,确实有所发现。它们有共同的特征,而每只狐狸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就如这世上形形色色的人。

有些生机律动的特征,他好像在张潇潇身上也能察觉,但区别也相当大。怎么形容呢?动物园的一只狐狸和他见过的张潇潇之间的差异,要远远大于张潇潇和世上其他人之间的差异。仅凭这些,他是发现不了狐妖的,却总感觉有一丝玄妙的东西没有抓住,也许是修为还不够吧。

在狐狸笼子前站了半天,成天乐终于叹了口气道:“狐狸和狐狸精,区别大得很啊!跑到动物园来研究狐狸,好像也不是什么正确的办法?”

“耗子”帮他一起分析道:“你的办法可能有道理,但你的修为确实不够啊。与那些能化为人形的妖修相比,你甚至还没有达到凝结妖丹的境界。禽兽成妖已超脱族类,当然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还和以前一样,又谈什么修行呢?况且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敛藏气息之法,你不是也练过吗?不是那么容易被发现的!”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非常有道理,能明白这些也是一种收获呀。今天既然来了也不能浪费机会,在别的地方感受不到这么多种飞禽走兽的气息,索性就逛一逛,好好体会一下,以后说不定会有用。”说着话他离开狐狸笼子,开始逛起动物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