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3章、活宝妖孽,与众生无分别

“耗子”让张潇潇发“心魔之誓”,张潇潇却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连“魔境劫”都没听说过。然后“耗子”又对她讲解魔境劫,告诉她心魔之誓其实是一种法术,说到最关键的地方,却突然收住改口了。

在交易部的客户室里,一直处于出神状态的花膘膘眉心一动,露出几分懊丧之色。魔境劫是怎么回事他当然知道,但“心魔之誓”这种法术他也没学过,非常感兴趣。以他的修为境界,如果“耗子”把功法和口诀都讲清楚了,估计他就能立刻领悟。可惜人家偏偏不说了,花膘膘是干着急也没办法。

花膘膘已经打定主意,会暗中吩咐张潇潇就按照成天乐的要求去做。只有这样,才能够通过张潇潇获得他想知道的东西。他甚至在暗暗惊喜啊,看样子这个成天乐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想顺手收服张潇潇这只小狐妖,看来还有指点修行之意。而他只要谨慎处置,不让张潇潇违背成天乐的意思,便等于在发掘一座送上门来的、活的宝藏。这个成天乐,简直堪称活宝啊!

……

成天乐和张潇潇坐在餐厅里最隐蔽的角落,桌上放着三盘点心、两个高脚玻璃杯和一瓶这家餐厅最贵的红酒,乍看上去很像男女幽会啊。但是后半夜的时间不干点别的却在这里聊天,又不像情侣幽会,总之透着几分古怪。

他们的位置是不引人注意的,却偏偏有人注意到了。大约凌晨两点左右,郑朗进了餐厅,正打算吃点东西再从侧门去交易部,扭头却一眼就看见了张潇潇和成天乐坐在幽静的角落里品红酒。他的神色有点古怪,但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再吃东西,径直走进了交易部。

“耳聪目明”的成天乐当然察觉到了这一幕,心中暗道郑朗恐怕有误会。眼见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他把“耗子”摁了回去不让它再开口,抬头冲张潇潇道:“今天说的话,请你都记好。现在你可以走了,把东西也拿走。不论你是不是狐妖,但你叫张潇潇,就看你怎么去做人了。”

张潇潇还没有忘记来意,起身之前用诚惶诚恐地看着成天乐道:“成总,晚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向您请教吗?”

成天乐一摆手:“你说吧,早点说完我还要去工作。”

张潇潇:“像您这样的高人世间罕遇,您是怎么看待像我这样的狐妖出现在人间?假如这世上还有其他的妖类也出现在您的身边,您会怎么对待它们?”这句话是花膘膘想问的,暗中吩咐张潇潇一定要当面请教,却也是成天乐正在思考的问题。

他这位“前辈高人”还是早上才知道传说中的妖怪居然真的存在,然后又拿到了第三步法诀,了解的这些妖修为何会出现在人间?这一整天有意无意间总在想这个问题,面前的小狐狸精倒是给了他一种答案。

成天乐沉吟着答道:“我有我的修行、你有你的修行,假如相安无事,我懒得管你。你前几天跑到交易部来过夜,我问过你什么吗?出了郑朗的事情,我也只是解决学校和交易部的麻烦而已。假如你不来找我,会有今天这回事吗?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

最后这一句“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显得是高深莫测,其实是因为成天乐本人也没太想明白,只能这么装模作样的回答了。张潇潇拎着塑料兜子走了,客户室里的花膘膘松了一口气,却似又增添了另一种忧虑,显得有些患得患失。

成天乐对世间妖孽的态度,从他对张潇潇说话的语气来看,应该是——“与众生无分别”。这是神通广大的当世高人才会有的心态,因为他们早已看破红尘中的无数存在了。仅凭这番谈话,偷听的花膘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成天乐是早上刚知道世上有妖怪的,这算是一个很绝妙的误会。

成天乐起身走回交易部的时候,对柜台里的服务员说了一声:“把账记上,月底一起结。”这就是当领导的好处啊,成天乐请张潇潇吃宵夜,其实花的是交易部的钱。只是他这个总经理官还不够大,也只能在这家餐厅签单了。

老板艾颂扬还特意小声提醒道:“成总,你就这么让美女一个人走了?大半夜的,你也不开车送送,一点都不担心吗?”

成天乐答道:“我不担心她,倒有点担心别人。”

……

成天乐回到交易部,径直穿过休息厅,敲响了郑朗所在那间客户室的房门。只听郑朗闷声闷气地说道:“谁啊?进来吧。”

成天乐推门而入,开门见山道:“郑朗,刚才张潇潇来找过我,你也看见了。”

郑朗说话时也不看成天乐,只是望着电脑屏幕上的外汇行情阴着脸道:“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她再做任何事都与我无关,成总不必和我解释什么!”

成天乐进门前还有一点心虚,仿佛做贼被人抓住似的,毕竟他是和郑朗的前女友大半夜的在一起喝红酒,还被郑朗撞见了,这很容易引人误会。就算郑朗和张潇潇已经分手,但他真的当着郑朗的面泡张潇潇的话,未免也太不讲究了,所以才想进来解释几句。但郑朗这么说话,一向脾气很好的成天乐不知为何有一股邪火突然冒了上来,莫名有种想把郑朗揪起来暴揍一顿的冲动。

也不知道这股火是从哪儿来的,成天乐尽量克制着低声喝道:“不是我要和你解释什么,而是你应该对我说声感谢和抱歉!这点礼貌都不懂吗?因为管你的闲事,张潇潇查出是我给你送的那张请柬。她是来找我麻烦的,好不容易才打发掉!……你不用这么阴着脸和我说话,是你的事给我惹了麻烦,不是我没事来找你麻烦。张潇潇自有她的错,但你也有你的毛病,看来我也有我的毛病吧!”说完话转身摔门而走,不再理会郑朗有什么反应。

回到办公室坐下,“耗子”在脑海中提醒道:“成天乐,你刚才的火气很大啊?我差点担心你会把郑朗给揍了,还把客户室的电脑给砸了,怪吓人的!”

成天乐仍然怒意未消道:“你又不是人,吓人也吓不着你!……放心吧,我能压得住火,不会真的在这里动手打客户,不然还谈什么修行?”

“耗子”:“你揍不揍他我才无所谓呢,但你要注意控制好情绪躁动。别忘了你正在历丹火劫,会有各种事情影响心境,你刚才完全不像平时的脾气,这也是丹火闪烁的一种征兆,要多加注意。”

成天乐想了想突然又笑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发火,在传销团伙里就骂过人。人要是没点火气,那就不是人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

客户室里的郑朗被成天乐骂得有点懵了,看盘时失去了往日的专注,那花花绿绿的曲线和数字在眼前模糊乱晃,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根本没有操作的心思。接下来的几天,郑朗每次来到交易部,成天乐根本没答理过他,他自己也觉得很无趣。再坐在那里看盘的时候总觉得环境不对劲、定不下心来,好像这里的员工都在私下嘲笑他似的。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他一直以炒汇高手自居,一坐在盘面前心神就仿佛完全融入了行情与数字的变化中,可现在却找不着感觉了。又过了几天,他终于受不了了,这个外汇交易部是呆不下去了,于是转账走人。

……

成总经理骂走了一名客户,照说这应该是影响业绩的行为。可是郑朗这件事,已经在交易部员工中传开了——学校的人找上门,成总不知道怎么就给摆平了;然后张潇潇还和成总夜会喝酒,成总三言两语骂走了郑朗。这反而树立了他在交易部员工中的威信,显得他这位领导非常有手段和个人魅力。

而成天乐本人最近潜心修炼,并没有听时强的建议利用这个平台去广结社会资源,他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反倒是“耗子”很热衷于交易部的日常工作,经常把员工召集到一起讲话、搞学习培训。它还组织了几次员工活动,气氛非常好,大家的工作热情也越来越高。

走了一个郑朗,来开户交易的新客户更多,而且以前的老客户来的也更勤了。也许是成天乐走运吧,在他上任的第二个月,交易部的业绩就超过了公司规定的提成奖励标准,从上到下大家都有奖金拿了。到了第三个月,业绩竟然又有增长,员工们大老远见到他的时候,都会笑呵呵地叫一声成总。

“耗子”是最高兴的,虽然成天乐得的奖金也不归它花,但它就是开心,觉得很有成就感。

成天乐是十月一号正式上任,第三个月就是十二月,已经到了年终。这里的员工,除了公司指派的财务和副总以及毕然之外,都是和成天乐一样新招的,大家都只有短短三个月的工作时间,理论上试用期都没过呢,本也没指望什么年终奖。

但年底成天乐把财务叫来一算账,不禁暗暗感叹,开这么一个外汇交易部可真赚钱啊!公司赚了多少钱且不说,仅仅是交易部这两个月的超额业绩提成,除了已经按月发给员工的奖金,结余的年终奖总额居然还有二十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