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游园惊梦
第082章、心魔之誓,动念即已种成

成天乐并不清楚,此刻有两位大妖都在以不同的手段窥测与琢磨自己,他仍坐在餐厅里“夜审”小狐狸精。

张潇潇小心翼翼地捧起酒瓶给成天乐斟酒,一边说道:“多谢指点,我敬您一杯!我这可怜的小小妖修,难得受到高人点化,在世间修炼也极为艰难。所以有很多事情尚且懵懂,难免会做错很多,希望您能够原谅、更希望您能多多指教。”

她倒挺能顺竿爬的,成天乐又冷笑一声道:“修炼的事情你不懂也算了,但你在人间好歹也是个大学里的老师,平时还为人师表,是狐妖也好不是狐妖也罢,做人的道理不可能不知道吧?说到现在还是装可怜,你有什么可怜可装的?其实我今天想搞清楚的只有一件事,你为什么要害我?别说早上你是出于好意!我要是没两下子被你给害了,你不会认为还是自己可怜吧?”

张潇潇又是一哆嗦,双手捧着酒杯没敢喝,低头看着杯子里的酒答:“晚辈刚才只是解释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开脱自己罪责的意思。我在人间很害怕被人识破身份,也不想被人揭穿隐秘。我和郑朗之间的事您已经了解,谁对谁错也不必再多言。但查出这件事情的人是您,是您揭穿了我的隐私,我承认也有报复之心,同时也害怕您是否已经识破我的身份?

那天去您的办公室,我对您施展了魅惑之术,既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劝阻,假如成功的话,我想问出您究竟清楚了我的多少事情?结果您修为高深,无视我的手段。我当时说的也是实话,希望对前辈解释清楚。可是前辈又不听我的解释,让我心神惊惧,所以才一时糊涂出此下策。今天来,我把这一切都交代清楚,请求前辈的原谅和指点,同时也愿意接受前辈的责罚。”

成天乐看着眼前的小狐妖,在民间贬称为狐狸精或褒称为狐仙,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处置她,想了半天突然一笑,他何必费这种心思呢,让愿意逞能的家伙去逞能吧,于是在脑海中召唤道:“耗子,交给你啦!”

张潇潇正不安地看着成天乐,她还是第一次面对面接触到这等前辈高人,人间种种捉妖师的传言使她很害怕,但是至少有一点,成天乐已经表态不会杀她、今晚还会放她离开,就是不知道会要她去做什么事了?害怕的同时也有一丝期待,她觉得这是难得的机缘,说不定以后能得到成天乐在修炼上的指点。

但这种事情是不好主动开口的,只能是以后的所作所为让成天乐满意才行。张潇潇甚至还有一种想法,假如能够得到成天乐的帮助,或许可以摆脱那陌生大妖的暗中控制。她也不清楚暗中挟制她的那位大妖和眼前这位高人谁更厉害,只是心中闪过这种念头,但这话现在还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就在这时,忽见成天乐一笑,笑得张潇潇心里直发毛,就听这位高人突然开口道:“小狐妖,明明告诉你不要叫我前辈,你刚才怎么又叫了?连这种话都记不住!还想让我怎么原谅你?”

这已经是“耗子”在说话了,张潇潇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请成总原谅,我这只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而已。要是您不喜欢,我以后一定注意!”

“耗子”:“当然应该注意啦!你不希望被人识破身份,我也不喜欢受打扰,在红尘中图个清静方便,倒不是不愿意让你叫前辈,而是要你长点记性。不管你是何方妖孽,既然化为人形到了人间,都要学会好好做人。”它这番话说的倒是有模有样,成天乐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就由着“耗子”继续发挥了。

张潇潇赶忙端着酒杯道:“晚辈谨记成总的吩咐!”这小狐狸精也真有意思,不再称呼成天乐为前辈,却仍然自称晚辈,倒是很能迎合“耗子”刚才话中的语气。

“耗子”又说道:“刚才说敬我酒,你怎么捧着杯子半天没喝啊?赶紧把酒喝了,再给我倒上。”

张潇潇赶紧把酒给喝了,又拿起酒瓶给成天乐斟酒。“耗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嗯……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说话好不好用?”

张潇潇规规矩矩地答道:“成总开口吩咐,晚辈自当遵从。”

“耗子”:“哦?如此说来,你以后是要听我的吩咐喽?”

张潇潇:“是的,还希望成总您能多指点。”

“耗子”四平八稳地说道:“我自有指点你的本事,但你凭什么让我这么做?就是因为你得罪了我吗?今天你是来接受责罚的,而不是做了什么事让我来报答你的,先把这种妄想收起,否则对你的修行不利!……小狐妖,怎么能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呢,谁知道你会不会口是心非?现在不是我的对手跑来装可怜,却暗中怀恨在心,以后有机会就出尔反尔,还想来害我?”

张潇潇把身子往后缩了缩,颤声答道:“您千万不要怀疑,晚辈绝对不敢!而且以您的手段也自有办法对付我,难道不是吗?”

“耗子”有些得意地答道:“那是当然!今天的账就先记上,看你以后的表现,我再决定如何惩罚。现在我要你发三个誓:第一、以后不得对我心生歹念;第二、不得随意与人提及我的隐秘;第三、假如我有什么事需要你帮忙,你得尽力帮忙。”

张潇潇很痛快地点头道:“没问题,我发誓。”

“耗子”又说道:“你答应的还真痛快,但凡人的誓言常不可信,更何况你这只刚刚谋害过我的狐妖呢?你听清楚了,我要你发的是心魔之誓,一旦违反的话,对你的修行可是大大不利啊。”

张潇潇愣住了,不解地问道:“什么是心魔之誓?”

“耗子”也很纳闷地反问道:“小狐妖,你已凝结妖丹化为人形,在修炼中应该已经历魔境劫的考验,连心魔之誓都不懂吗?”

张潇潇的神色是既疑惑又佩服,小心翼翼地问道:“晚辈真不知道啊!什么又是魔境劫?请前辈指点!”

这不是傻子在问二百五吗?“耗子”没想到会是这个状况,它也有些招架不住了,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心意所聚引元气运转,至黄庭与元神相合,定境中会有种种幻象,或如堕梦中、或如临深渊、或不可自拔、或惊怖不已。若为其所扰,则修行难进;若沉迷其中,则是世人常说的入魔。这就是魔境劫,难道你没有经历过吗?”

张潇潇恍然大悟,如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道:“前辈所言极是,晚辈修炼中真的经历过。那时我还只是山中野狐,心思单纯得很,采取天地精华之时,眼前却见幻象丛生,不知为何而现,实在是凶险,足足三年时间方才度过,现在想起来还很后怕呢!原来这叫魔境劫,若不是前辈指点,我还一直不知呢。”

“耗子”有点无语啊,就是让对方发个誓,结果却变成指点修炼了。话已开口,它只得继续说道:“所谓心魔,并非有一种钻入你心中的邪魔,要么是外物所扰,要么是内生心像,凡定境中能动心神者,皆为心魔。你或知道缘由、或不明所以,无论你愿与不愿,它自会出现。所谓心魔之誓,其实也是一种法术……”

“耗子”根本没修炼过什么心魔之誓,它只是在背法诀中的内容而已,而这部法诀它也是今天刚刚得到的。就连那所谓魔境劫,虽然谈的头头是道,可它和成天乐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反而是面前的张潇潇听得是深有感触。话说到这里,“耗子”却突然住口,语气一转道:“这心魔之誓,以后再说吧。我还要考验考验你,如果你连今天的诺言都不能遵守,也不值得让我多做什么,直接铲除你便是。”

如果它不改口,成天乐也打算把“耗子”摁回去了,因为再不住口,就成教对方法术了。让对方发心魔之誓,自己好歹也得过了魔境劫,能够掌握运用心魔之法啊?否则就算告诉张潇潇其中的讲究,张潇潇学会了,却没有照做,他和“耗子”也是不清楚的。

其实心魔之誓本身就是一种心魔,在元神定境当中,将一种意念印入心神,平时根本不会想起,但若有违背,则会成为一种很难控制的杂念。比如今天成天乐入境行功之时,明知道不应该用意过重,却还是忍不住特意关注餐厅的情况——看张潇潇有没有来?

这当然是对修炼的一种干扰,不是不可以克服,化解之法有很多种。最有效的是根本不动念、完全超脱于此事之外,或者洞彻其中的一切因由、已无需再起念。但这对于张潇潇来说,是很难做到的。

“耗子”刚刚从法诀上了解到修士立誓还有这么一种讲究,就忍不住想卖弄一下。等说到最后才意识到,除非对方自觉自愿,否则它和成天乐还没有本事让人立什么心魔之誓呢。就算张潇潇自愿如此,但若教她那么做,也就意味着当场传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