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81章、如是我名,云何住其心

张潇潇居然被他说得脸红了,头低得更深道:“您想这么形容倒是也可以,魅惑之术就是我的天赋神通,我借它自保、也借它在人间立足、更借它修炼。否则的话,在这险恶人间,我这样的小狐妖简直是寸步难行。”

成天乐哼了一声道:“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你若寸步难行,别人还怎么活?……你在人间已经混得很不错了,一个女孩子,读艺术院校还能留校当助教,我听叶主任说过,你留校的事情他还关照过,是你抛媚眼搞定的吧?若是仅仅如此,倒也没什么好多说的,这就是你的本事。

但郑朗的事,你实在怪不到我头上,只因为你自己有另一面,并不是因为你是狐妖。你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做的那些事,令我都很惊讶。……我只是很奇怪,你是为了什么?一度很有些想不通啊!难道那也是狐妖的天性吗?若说仅仅是为了自保,我可不信。”

张潇潇弱声答道:“您是说我曾出现在各种声色场合、陪各式各样的男人吗?如果说那样是为了修炼,成总信不信?”

成天乐:“别管我信不信,你接着说。”

张潇潇:“成总是前辈高人,修炼方面的事情自然比我清楚得多,但您未必了解一只小狐妖的修行。以元神外感天地、滋养元气流转、改变生机寿元,很多妖类一生都在如此修炼,否则哪有那么漫长的岁月去感悟天机大道?男人欲念旺盛之时,也是生机勃发之时,我只是借机采取生气、以助修行。”

成天乐闻言难免有各种各样的联想,不仅想到了男女欢爱之事,还有很多民间传说,不禁沉声问道:“吸人阳气?”

张潇潇赶紧解释道:“不,成总您误会了!不是您想的那样,并无秽乱之行、亦无伤人之举。那些男人都是贪图色欲自己送上门来的,纵欲之心本就是在激发生机元气,而我借此洗炼形骸,就算我不是妖修,他们真做了那样的事也是一样的结果。而我用魅惑之术,使他们自以为销魂缠绵、得人间极乐享受,而我也得以助益修行,各取所需而已。……那天我去您的办公室,就是想解释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那些事我和郑朗解释不清楚,也不可能告诉他,但是与成总您是可以分享秘密的,可惜当时您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

也许是习惯成自然,张潇潇说话时情不自禁缓缓抬起头来,还伸手整理了一下额前披散的秀发,白皙的脸蛋上不知何时多了两抹嫣红之色,用柔媚的眼神看着成天乐,那神情语气都令人怦然心动,空气中散发着一种魅惑的气息。

看来她没说错,这已经是一种自然的本能了。成天乐一时不察,忽然又有了呼吸紧张的感觉,随即运转元气安定心神,板着脸一拍桌子道:“好个各取所需!总算你有一句话没说错——那些男人确实是自己找上门的。你这些私事我本也懒得去管,但你说话就说话,别在这里又对我来这手,我不吃这套!”

张潇潇有些委屈的又低下头道:“我并无恶意,此时怎会对您有恶意呢?这也是一种解释,难道您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吗?”

成天乐怔了怔,想明白张潇潇的意思之后,又有些想笑。这小狐狸精说得对啊,作为一个男人他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很是飘飘然啊!只是他正在修炼之中,不想被扰动心神,而且元神也很清醒,所以才会开口警告。假如换一个人,难道更喜欢张潇潇冷冰冰的说话吗?

想到这里,成天乐沉吟着问道:“你的魅惑之术倒是挺有意思,能和我讲解一下法诀吗?”

在成天乐所得到的法诀中,并没有狐妖的魅惑之术,所以他也挺感兴趣的。他身为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经常在和员工谈话时趁机从侧面了解业务,现在以一名“前辈高人”的身份“审问”一个小狐狸精,他忍不住又问起对方的修炼了。

张潇潇可丝毫没有怀疑成天乐是想从她这里偷学什么,这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考问。她心中甚至还有一丝期盼,难道这位高人还有心指点她几句吗,这可是莫大的福缘啊!赶紧老老实实地答道:“说起来也简单,只是一种外缘折射所化心像、能以之惑人。您行功之时,也一定体会过万物生动,那对于他人而言,你我也是天地万物之一。外缘可以内扰,心有色欲之好,便化色欲之心像惑之,如水到渠成。我也不能凭空惑人,只是天赋擅长此道。”

小狐狸的话稍有点玄奥,但“见多识广”的成天乐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不仅暗叹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各有各的门道啊!这狐妖魅惑之术本身并不高深,但却提醒成天乐换一个角度看天地万物。成天乐在修炼中以元神外感形形色色的气息,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也是天地中形形色色的气息之一,而且具备用神识去扰动特定对象的能力,这不就是很多法术的原理吗?

小狐狸精的美色就是一种外缘,以此为引去扰动人的心神,便是媚术。但她有一种天生的魅惑气息,并在修炼中越来越精纯。假如成天乐也施展类似的手段,他可没有那种天生的狐媚气息,是不会有张潇潇这种效果的,而成了使人精神恍惚的一种攻击,这在他所学的法决中也是有的。

其原理无非是改变环境的影响,映射入人的心神。假如修炼到高深境界,可以制造种种幻象,可不仅仅是勾引几个男人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手段了。人们都是根据自己的五官感受从而做出各种反应,假如你能改变一个人的五官所见的世界,那这个人就会在此基础上做出种种行为。

想明白了这些,成天乐又追问道:“早上那六个人,也是你用魅惑之术操控的吗?”

张潇潇摇头道:“不,是我花钱雇的!我修为浅薄,不可能以魅惑之术做到那么多,只是让他们更愿意听我的话、愿意接这笔生意而已。但设埋伏袭击,对他们而言只是收钱的生意,我没有那么大本事,用魅惑之术控制那么多事。”

这回轮到成天乐苦笑了,语气有些高深地说道:“无论多高明的魅惑之术,也不能随意操控那样的事情。就算有法力能够改变环境的影响,那也要人们愿意去做。心神中有破绽,才会受迷惑而被驱使。”

这番话既是一种指点,也是成天乐自己的感悟。就算用魅惑幻术改变了人们所见到的世界,人们也只会依自己的欲望去做出反应。张潇潇如今修为有限,只是以狐媚动人心神而已,但就算她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完全用魅惑之术随心所欲的操纵他人的行为,前提是他人愿意做那样的事情才行。

成天乐想明白这个道理说了出来,同时也打定主意,有机会则不会放过那六个歹徒。如果他们仅仅是因为张潇潇的魅惑而袭击他,倒也不值得去追究计较了,但实际上他们本身就愿意收钱去伤害素不相识的成天乐,这是他不能原谅的,各人的账要分别算清楚。

……

在交易部的一间客户室里,花膘膘正在看行情,他的样子非常投入,目不转睛地盯着盘面仿佛忘了身外的世界。但如果凑近了仔细观察的话,又会发现他好像根本不在看盘,眼神仿佛穿过了电脑屏幕不知望向何方。

成天乐与张潇潇的谈话,一般人是听不清的,就算坐在相邻的雅座上也不行。但花膘膘可不是一般人啊,成天乐坐在总经理办公室尚能察觉张潇潇已经进了餐厅,他这只在人间修炼了百年的大妖坐在客户交易室里,也能把张潇潇和成天乐的谈话听得是清清楚楚。

那两人其实都是菜鸟,张潇潇就不说了,成天乐虽然在法诀中也看到了拢音之法,但他现在还不太会施展。实际上他在和张潇潇说话时,没有使用任何扰动环境的法术,看起来反倒是一副坦荡无所谓的样子。

……

这天夜里,不仅是花膘膘坐在电脑前面出神,飞腾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毕明俊也在“加班”。他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但目光又好像穿过屏幕望着很远的地方。电脑上打开了好几个文件窗口,都,其中有一份文档被放到了最大,在姓名那一栏赫然是“成于乐”三个字。

这是向苏州工业园区劳动人事部门和银行报备的电子文档,涉及到各种保险福利以及工资发放,都是员工自己按格式填好,然后由公司经办人员汇总发给园区主管部门。这种东西谁会写错呢?成天乐当然把自己的名字写“对”了。公司经手的人没有发现,但本不会管这些小事的董事长毕明俊此刻却特意在看这份文件。

他手边还放着一份合同,已经翻到了最后的附页,正是成天乐的身份证复印件。只听毕明俊喃喃自语道:“不用任何神通法术,却让所有人连你是谁都不清楚。有意思有意思,原来你叫成于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