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80章、丹火成劫,难持之以恒

成天乐苦笑道:“不是我客气,而是您太客气了!……好吧,我先留着,等办完事再说。”

他并没打算无缘无故要花总这笔钱,但现在也不想多说,花总出去之后,便把这个信封锁进了办公室的铁柜里,打算等办完事再还他。成天乐的修炼正到了“火候崇正”的阶段,需要面对丹火劫的考验,法诀中有提示,此时周围的各种事情都能干扰到修炼中微妙的心态与意念。

抽填以及文武火候的口诀都有,就看能否做到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讲究,就是不能轻易被日常的事情打断修炼,否则这丹火劫的考验永远没完,就好似不是这里偏了一点,就是那里差了一点,总也突破不了更高的境界。这还算是轻的,严重时还可能前功尽弃。俗人总有各种俗务所扰,持之以恒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修炼不是那么容易的。

成天乐当然要按照法诀的提示去做,尽管在这样一个夜里,他还是入境练功,元神外感万物之时,元气循行周天运转,仿佛能牵动万物形成一种呼应的力量。这力量还很微弱,但毕竟已经出现了。

讲“火候”,其实很玄妙。成天乐在等张潇潇,换做一般人恐怕无心去练什么功。成天乐也知道自己在练功的时候不该多想,意散便是武火失、念起便是文火失。可他仍然忍不住关注餐厅那边的动静,以入境状态下独特的神识感应张潇潇有没有来?其实他不这么做,张潇潇来了也一样能发现,但他还是这样做了,这便是火候尚未崇正的标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丹火劫既是一种考验,自然就有它的过程,成天乐的火候毕竟还差点。张潇潇是提前半个小时来的,大约十二点半就到了,很安静地走到餐厅的角落里坐下。而成天乐也收功起身,离开办公室从侧门走进了餐厅,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塑料兜。

餐厅老板艾颂扬今天居然也在,正在柜台后面不知道和服务员小声说着什么。一见到成天乐,他赶紧绕出来打招呼道:“哎呀,成总,亲自来吃宵夜了?需要点什么呀,我马上做!”

成天乐被他逗笑了:“饭不亲自吃,还能怎么吃啊?来几盘点心,你看着办吧,再开一瓶红酒,要你们这儿最贵的!……我约了人,已经在那边坐着了。”他指了指角落里的张潇潇,话说得很大方。但这家餐厅最贵的红酒也不过三百四十块一瓶,本就不是什么高档消费场所,也难怪花总会说这里的档次差了点。

艾颂扬微微一怔,随即压低声音笑道:“佳人有约啊?我刚才还纳闷呢,哪来这么漂亮的姑娘,大半夜跑这里等人,原来是在等成总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安排好的。”

这家餐厅没有包间,但沿两面墙有半隔断的雅座,是很适合谈话聊天的地方。张潇潇就坐在墙角最偏僻的雅座里,她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媚态,仿佛也失去了血色显得有些苍白,柔媚的双眼中似有波光闪烁,抿着嘴唇坐在那里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的样子。这美人儿此时有些楚楚可怜更有些楚楚动人,假如不明状况的话,一眼看到就难免会生出怜惜之意。

成天乐却面无表情的在她对面坐下了,将手中那个塑料兜放在了桌子的一侧,就那么看着她也不说话。他的眼神并不犀利,仿佛是在思考,但在外人看来,更像在痴痴的欣赏。艾老板亲自送上了三盘点心和一瓶红酒,在两人面前放好高脚玻璃杯,并没有多管闲事帮着倒酒,只是向成天乐悄悄挤了挤眼睛便离开了。

艾老板还真会办事,又悄悄吩咐服务员在相邻的两个雅座桌子上都放了一些杂物,让别的客人不能选在这里坐,给成总和美女约会创造了一个尽量无人打扰的好环境。

成天乐拿起桌上的酒,给自己先倒了半杯又给张潇潇倒了半杯,这才开口说道:“你的东西还给你,要不要先检查一下,看看少了什么?”

他一说话,就见张潇潇双肩一颤,仿佛被吓着了似的。她低着头不敢抬眼,弱弱地答道:“是我有眼无珠开罪了高人。您要我来、我不敢不来!不知道您怎样才能饶了我、又想怎么惩罚我?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听您的吩咐。”

“耗子”在成天乐的脑海中大喊道:“让我来,让我来对付她!”难得有“收服”一位妖修的机会,“耗子”非常兴奋多,它也想借成天乐之口说话,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小狐狸精。

成天乐却在脑海中答道:“着什么急?待会儿再让你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然后又摸出一张东西放到桌面上道:“张潇潇,有些话我就不必直接说出口了,你也清楚我发现了什么。既然你说是来领罚的,那么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把这笔钱给赔了!”

成天乐有时候做出的事情,假如让一个“聪明人”比如花总来猜,恐怕想破头也想不到。——他递给张潇潇的,竟然是早上修车的单据!在他看来,自己的车门坏了是因为张潇潇安排的埋伏,那这笔钱就得找她报销。难为花总还特意给了他两万现金,却想不到成天乐根本没打算给张潇潇什么“出场费”,反而会向她要钱!

张潇潇也很惊讶,终于抬起头问道:“前辈,就是这么一件事吗?”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首先,请不要叫我前辈,还是叫我成总,我不是你的前辈。其次,这只是第一件事,然后我们再说其余的。我是个讲道理的人,该你赔的就得你赔,假如你连修车钱都不赔,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张潇潇有些目瞪口呆,她只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抢着在她身上花钱的,却从来没遇到过有什么男人半夜约她出来喝酒,却和她要钱!但她也很乖巧的赶紧点头道:“好的,我应该赔,我一定赔!但是今天没带这么多钱出门,明天再给您送来,可以吗?”

成天乐很满意地点头道:“行,你这几天送来就行!其实我也知道你没带那么多钱,你的钱包和信用卡都在我这儿呢。修车的时候本来想刷你的卡,可惜我不知道密码。”

听见这话,张潇潇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成天乐既然答应让她这几天再来送钱,言下之意就是今天夜里会放她离开。想到这里,她端起酒杯道:“成总,我敬您一杯!您还有什么要求,都尽管说出吧!”

“耗子”也听出点门道来了,在脑海中不满地叫喊道:“成天乐,你也不吓唬吓唬她!这么一说,她不就知道你不会杀她了?”

成天乐在脑海中回道:“你知道什么?我能在这个餐厅里杀人吗!你的脑袋也太简单了,有些事情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你别着急也别插话,我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听你啰嗦,怪烦人的。”然后又对张潇潇说道:“你来之前一定害怕我会把你怎样,不可能没有准备吧?既然要有诚意,你就先告诉我,来之前都是怎么安排的,实话实说不要隐瞒。”

张潇潇又低下了头答道:“我和办公室的同事们还有叶主任他们都打过招呼,说是今天晚上你约我有事。”

已经不需再多解释什么,就算成天乐除掉了这只狐狸精,做的是干干净净不被人发现,但是人们已经知道她是被成天乐约出去的。警察可不会听成天乐别的解释,肯定会重点调查他的,甚至会带到局子里当成犯罪嫌疑人进行各种盘问,说不定还会逼供呢。假如碰巧在成天乐那里还搜出了张潇潇的什么东西,他的麻烦就大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又问道:“现在谈正经事,今天早上,你为什么要那么做?请你原原本本的解释清楚!”

张潇潇终于说出了一套来之前早就准备好的话,是花总命人暗中交代的,其中大部分是实话,只有这样才真实可信、才能让成天乐这样的“高人”不起别的疑心。她的声音很柔很动听,旁边的人是听不见的,却恰恰能让对面的成天乐听清楚——

“前辈,不,成总!您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像我这样的小小妖修,修为平平福缘浅薄,处境是很可怜的。好不容易化为人形来到人间,历尽千辛万苦才能立足,还要时刻小心翼翼不能暴露自己。我是狐妖,因练形之故生得很美,因此总有不怀好意的男人想占我的便宜、打我的主意。还好我总算有天赋的魅惑神通,才可以勉强自保,否则早就不知道沦落于何种境地?我施展魅惑之术,绝大多数情况下并无恶意,只是遇到威胁时本能的自保反应……”

听到这里,成天乐突然愣愣的插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说,就像……就像黄鼠狼放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