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9章、敲山震狐,夜会俏佳人

此时的成天乐,相比凌晨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心中已有数,则更不怕那个张潇潇了。成天乐给花总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刚响立刻就被接通了,花总的声音有些惊讶:“成总,您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成天乐带着歉意说道:“花总啊,真不好意思,我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帮忙!”

花总的语气有些惊疑不定:“什么事,您说、您说!”

成天乐:“您和我说话,这么客气干嘛?就是上次说的那件事,您说如果我想约张潇潇出来,您可以帮忙安排。我现在想约她出来吃顿宵夜,至于费用嘛,让她说个数我自己付。”

花总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这才追问道:“你想约张潇潇?你也知道前几天出了那档子事,要不,我再给你介绍个好姑娘?……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盯着一个不放呢?”

成天乐是真心把花总当作帮忙的朋友,又解释道:“不,我就找张潇潇,她前天到交易部来找过我,我和她之间有些事要谈。”

花总:“哦,是这样啊!既然你们已经搭上线了,那我就把她的手机号给你,你直接给她打电话好了。”

成天乐苦笑道:“花总,她的手机就落在我这里了,我正打算找机会还给她呢。”

花总在电话那边又沉吟了片刻,终于鬼鬼祟祟地笑道:“原来你和她之间有故事啊,那老哥我就不多过问了。你想要我帮你约她出来,什么时间地点呢?”

成天乐:“我怕她白天没空,就约到明天凌晨一点。”

花总微微一怔,随即又笑道:“成总可真浪漫,正是春宵时刻啊!地点呢?我知道不少好地方,要不要给你推荐一处先安排好,算是老哥请客吧。”

成天乐:“谢谢,可是不用了,地方我早就想好了。知道我们外汇交易部旁边有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吗?从侧门出去就是。就约在那里,我请她吃顿宵夜。”

花总又愣住了,有些不解地问道:“去那里和美人儿约会?档次是不是有点低、环境是不是有点差啊?老弟千万别舍不得花钱,可以都让老哥来安排,我请客嘛!”

成天乐摇头道:“档次?那餐厅和我们交易部是配套的,我就是那个档次的人啊!……再说了,约她去那里是图个方便,别的地方我怕她不敢去。花总,就拜托你安排一下,我欠你的这个人情,以后一定找机会还!”

……

花膘膘已经知道凌晨发生的事情了,此刻正惊疑不定呢,成天乐突然打来电话,反而把他吓了一跳。根据张潇潇反馈回来的消息,大概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成天乐确实是人间的修士,而且修为深不可测!目前的问题就是,此人行走世间好像并不太爱管闲事,还不清楚他对妖修的态度如何?这是花总最迫切想知道的答案。既然张潇潇已经暴露身份得罪了成天乐,因此他也很想知道成天乐把张潇潇约过去,会怎么“处理”?

成天乐是标标准准的修行菜鸟,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练的是妖修法诀,怎会变成“深不可测的一代高人”呢?是因为他今天凌晨的表现实在太威风了!想探一个人的底细,至少要看出他在什么情况下尽了全力?可是成天乐的动作太快、太利索,完全就是轻描淡写。对付六个歹徒也就罢了,最后张潇潇偷袭他的那一下,成天乐很随意地一挥手就从容化解,仿佛对这种情况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

既然他这么大本事,又为何会放任张潇潇逃走,连一步都没追呢,就那么很潇洒地转身离去?花膘膘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只有一种情况,就是成天乐根本没把小狐狸精放在眼里,就像随手挥走一只苍蝇,接着去办自己的事,等有空再回头处理一下,于是打电话让花总去约张潇潇。

这样的电话也透露着无声的威严,成天乐懒得去找张潇潇,只是通过人间的方式,让心里有数的张潇潇自己去认罚。——这往往是那些深藏不露的高手做事的习惯。

花膘膘还在疑惑一件事,成天乐是不是也发现自己的身份了,怀疑他和张潇潇的事情有关,借这个电话来敲打他?总之这个电话一来,张潇潇就算不想去、不敢去,今天夜里也不得不去见成天乐了。

……

成天乐可不清楚这些,但他对张潇潇能来也有很大把握。获得第三步法诀之后,也了解到很多法术手段。那张潇潇最擅长的应该是迷惑心神之术,但显然对他无用。凌晨的遭遇,张潇潇连玄丹都吐出来了,化成原身逃走,这已经是妖修最后的保命手段了,说明这只小狐狸精在他面前确实没有太大的本事。

这也说明妖修之艰难啊,若无师门传承,独自感悟的话每进一步都是莫大的机缘,需要漫长的岁月积累。每一名孤独的妖修都是在从头感悟修行之道,因此只要有可能,它们都愿意化为人形来到人间,不仅能享受大好红尘,而且还有机会学习种种文明传承。

说实话,妖修之法到凝结玄丹这一步,花膘膘掌握的也远没有成天乐这么系统完善,他知道只是自己修炼经历所印证的那些。花膘膘指点张潇潇,并不是要把张潇潇培养成打手,在人世间很多事不可能都通过暴力去解决。像张潇潇这等狐媚女子,最重要的用处就是媚术,真要动手打架的话也根本用不着她。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只小狐狸精也很“可怜”,虽然从妖修的境界上来看,她已经凝结玄丹成功,比成天乐要高明,但最擅长的媚惑之术对成天乐无效之后,再动手的话居然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吐出玄丹逃命,居然连件像样的法宝都没有。

张潇潇混入人间有这样的身份,肯定不愿意轻易放弃,只要有一线可能的话,她还是会尽量谈一谈的,前提是成天乐不会杀她。成天乐知道她是狐狸精,而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大学里的助教张潇潇,成天乐也不可能轻易犯杀人罪的,约她去,倒是很可能有别的企图。

苏州城中现在有两个地方,成天乐是最不愿意有人捣乱惹事的,他自己也当然不会,一是梦湖美蛙饭店,二是外汇交易部。所以他约张潇潇到交易部旁边的餐厅里吃宵夜,也算是一种不会当场动手的暗示了。

……

交易部旁边的那家餐厅,原先在夜间是不营业的,但自从交易部开业之后,它也就改了营业时间,增加了一名值班的厨师和两名服务员。商人做生意,主要就看是否有利可图。交易部对员工的福利,会在上班前管一顿宵夜、下班后管一顿早餐,这两顿饭都在那家餐厅解决。有些员工干脆就不吃晚饭了,等到工作前来吃免费的宵夜。

餐厅在夜间主要供应的是简餐与套餐还有各种饮品,花样不多但是方便干净。老板是个四川人,名叫艾颂扬,身材很高很结实,但人却长的白白净净,说话是个大嗓门,打招呼的时候很是热情。他在交易部开业后不仅改了餐厅的营业时间,而且自己也开户来炒外汇,但投入的数目不大只是偶尔玩两手。

餐厅在夜间不仅提供交易部员工的两顿工作餐,有客户也会过来坐坐,吃点宵夜或喝点东西,互相之间聊聊天、谈谈外汇行情。附近居民夜里想吃东西的话也会过来,所以大部分时间顾客虽然看似不多,但生意还过得去。这家餐厅最重要的主顾当然还是成天乐,每个月需要成天乐先签字,财务才能开一张支票和艾老板结账。

这天夜里,交易部挺“热闹”的,虽然看上去还是静悄悄的,但客户来的明显比以往多。大概是行情震荡比较大吧,很多人都来看盘了,花总也来了。

花总还特意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和成天乐打了声招呼。他表现得很自然,笑容也很是暧昧,仿佛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心照不宣,站在桌旁小声道:“成总啊,我都安排好了,张潇潇夜里会过来陪你喝酒。在这里见面确实很方便的,等下了班再去别的地方嘛,还不耽误工作,成总考虑得很周到啊!……这个你先拿着,毕竟是会美女嘛,别手头不方便,就算老哥先借给你的。”

花膘膘说着话,把一个白色的信封悄悄地放在桌上,目测一下轮廓和厚度,里面应该是两万现金。成天乐赶紧推辞道:“花总,您这算怎么回事?我又不是没钱,约人吃饭就是吃饭,干嘛要拿您的?”

花总却拍着他的肩膀劝道:“成总,你就先揣着吧,算是老哥借你的还不行吗?就是怕你吃完饭还有什么事情,手头宽裕点也好!……再说了,你我之间用得着这么客气吗?上次叫人给你送张请柬,你还给办事的人一部苹果手机,这叫我怎么好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