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7章、玄丹吞吐,蟾光入黄庭

“耗子”简直想叹气求饶了,不由自主又高声叫道:“你是笨啊还是傻啊?像她这种狐狸精在人间更不敢轻易暴露自己,说不定还害怕你会揭穿她的秘密,相安无事也就算啦。……但现在人家已经找上门了,发现你有修为在身,明显不怀好意想来试探你,还安排了六个人对你动手。假如你没有一身神通,今天不就栽在她手里了?这时候你要么永远躲着她,要么就得收服她。……她想威胁你,可是你的本事比她大,刚才她斗法已败,不是你的对手当场跑掉了。你还不赶紧解决了麻烦?至少不能让她再捣乱、不要跟别人乱说!”

这时天色已经蒙蒙亮,成天乐回头看了一眼昏暗的巷口,地上还落着两把明晃晃的西瓜刀。他从震惊和疑惑中彻底恢复了正常的思维,开始琢磨刚才的事。张潇潇是个狐狸精,可能是出于试探的目的,或者以为成天乐发现了她的秘密、或者是为了报复成天乐,今天在这里设陷阱埋伏来对付他。假如成天乐没本事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开门下车的那一瞬间恐怕就倒地不起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轻易放过她呢?

但成天乐就是被吓傻了,根本没顾得上追。可表面上看起来他是很潇洒的一击惊退了张潇潇,然后面无表情的回头望了望巷子口,根本没理会那小狐狸精逃往何方,很有一代高手风范啊!

这位“高手”可不愿意在“耗子”面前丢了面子,找了个借口反问道:“你懂什么,怎知道她逃的地方再没有埋伏?是你告诉我要谨慎行事,怎么一遇到事情发生,就忘记了谨慎呢?”

“耗子”愣了愣,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埋伏?你没看她逃走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丢下了,连原形都暴露了!这里可是苏州城,又不是深山老林,她这样只能溜回自己家,还想去哪打什么埋伏?”

成天乐走过去捡起了张潇潇落在地上的东西,看来她真是什么都没带走,又问“耗子”道:“为什么她连衣服和手机都不要了呢?咦,钥匙也丢在这里,看来这里面一定有办公室和宿舍的。嗯,这是钱包,连信用卡和身份证都在!”

“耗子”猜测着解释道:“她刚才对你吐出的那道白光,应该就是妖物修炼出来的玄丹,否则她也不可能化为人形。妖修若不会自己炼器,又没有机缘得到法宝的话,就以玄丹为法宝。但玄丹是修为的根基,一旦被毁则前功尽弃,她连玄丹都吐出来了,那就是最后的手段了。能把你打倒最好,不能成功的话,她也不敢让你伤了她的玄丹,只是为了掩护自己逃走。”

成天乐:“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你答非所问,我是问她为什么把东西留下?”

“耗子”没好气地说道:“这些又不是她的妖身所化,逃命的时候哪还顾得上。你没看刚才动手的那几个家伙,把刀和棒子也扔了吗?”

成天乐:“哦,原来人是变的,但衣服不是变的,那她为什么不变出一身衣服来?”

“耗子”以研究的口吻道:“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变,但修为到了一定境界应该是能变的,不过是种障眼法而已。假如真的幻化一套衣服穿在身上,就等于时时刻刻在施展法术,累不累啊?一收法术就变成裸奔了,你们人都是要穿衣服的,你愿意那样啊?商场里又不是买不到!”

成天乐将张潇潇留下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转身走回到街边,连地上掉的两把西瓜刀和四根棍子都拿走了。现代人多少有点常识,成天乐也知道这上面可能留着歹徒的指纹,不论想不想追究那些人,总之先留个证据说不定会有用。

“耗子”又说道:“那狐狸精肯定逃回窝里去了,她既然和郑朗分了手,肯定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她化为原形没有别的地方跑,只能先回那里,至少得换套衣服吧!她得罪了你又暴露了身份,可能会从此消失又换一个身份的,说不定以后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你应该现在就去找她。反正有钥匙嘛,直接开她的门就行!”

成天乐却摇头道:“哪有你这么干的?我就这么去人家大学,往女教工宿舍里面闯,告诉别人我来抓狐狸精?别狐狸精没抓着,我被当成流氓抓走了!……再说天已经亮了,等我过去的时候,她可能已经上班了。要我到大学办公室里去抓狐狸精?说出来你信,可是别人能信吗?”

“耗子”毕竟只是石狸像之灵,初入人间未久,而成天乐对世情可比“耗子”了解得多。“耗子”一听也有道理,发愁地问道:“那怎么办,假如她要是放弃这个身份跑掉了,以后就再难找了。”

成天乐:“很容易跑吗?假如想跑的是我,又会怎么样?”

“耗子”:“那你就不能当交易部的总经理了,甚至现在这个身份都不能用了,隐姓埋名远远地躲起来。”

成天乐:“你不是人,也没有人的身份,不太清楚做到这一点是多不容易。她好不容易混进人间,有身份有户口还有工作掩护,想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要有可能的话,未尝不可以谈谈。”

“耗子”:“我们现在就去找她谈吗?”

成天乐摇了摇头道:“不,我自有办法安排,找人约她出来。白天就算了,等夜里再和她谈。”

说着话他已经开车上路了,车门有点变形,昨天他随手挥了两下用的力气还真大。费了好大劲才把门关上,开车的时候还叮咣乱响。“耗子”又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怎么不回家?”

成天乐:“当然是去修车了!”

找到了飞腾公司定点的汽修厂,车门要做钣金,漆也得补一下,当天没法提回来。成天乐打车离开,手里提着一个兜子,兜子里装着张潇潇的那些东西,又来到市区的一家大型沃尔玛超市。他没有进去,超市入口处外面有一家商铺,修手机等各种电子产品,旁边还立着个牌子——“高价回收各种购物卡”。

他兜里有两张额度五千的沃尔玛购物卡,这位“成总”跑去和人讨价还价半天,从九三折讲到了九六点五折,以九千六百五十块把购物卡给卖了,换成了现金。因为那奔驰车修起来很贵,成天乐自己先垫付了维修费,也不知道保险能不能赔、公司能不能报?暂时还需要弄点钱花。假如叶主任知道他这么用购物卡,估计会哭笑不得。

卖了购物卡直奔山塘街,这回“耗子”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兴奋地说道:“我们要去取第三步法诀吗,你准备好了吗?”

成天乐答道:“无论准没准备好,今天总要试一试!”

凌晨遇到了妖怪,对方张口吐出所修炼的玄丹,而成天乐也突然发现自己变得那么厉害,还无意间使出了一手法术。他虽然使出来了,却有些不明所以,想来种种玄妙都应该在那第三步法诀中。这次来到山塘街没有看什么风景,直奔普济桥头的白公狸。

这只白公狸,游人平常是看不见的,因为街对面有一个杂货铺,在石狸像旁边放了一大堆笤帚等杂物,平时用一张塑料布盖着。成天乐刚把塑料布揭开,就听店里有一位大婶喊道:“小伙子,别动我们家东西!”

成天乐要入境行功,不想受什么意外的打扰,把盖在石狸像头上那一大把木柄笤帚抱了起来,走进杂货铺道:“这些我都买了,给个批发价,算算多少钱?”

那大婶做生意的眼力真不错,只是打眼一扫便说道:“一共十二把,十块钱一把,一百二十块钱,买这么多算你便宜点,一百块钱吧。老板,你买这么多笤帚干什么?”

成天乐:“给单位买的,每个屋放一把,打扫卫生!……你帮我捆一下,我去看看那石狸像。”说完话给了大婶一百块,然后转身去看白公狸,那大婶便没再理会他。

成天乐将手摁在石狸的脑门上,凝神入境,以元神外感天地万物。上次他也这么做过,趁杂货铺收摊的时候来摸这白公狸,却无功而返。而此时感觉却不相同,他的功力的确有所增长,瞬间就觉得身前一空。

前方流淌的山塘河、身后的杂货铺、杂货铺里正在整理笤帚的大婶、街上来来往往的游客、吹过树梢的微风、船儿在水中激起的浪花,一切一切都感应得那么清晰,唯独没有了身前的白公狸。手明明还能摸得到,元神感应中它却仿佛是没了。

怎么形容呢,就像成天乐不久前施展出法术打中张潇潇背后的风衣,张潇潇这个人突然就“没”了,衣服里面的身体消失、所有杂物落地,她却化为一道白光包裹着狐狸的身形遁去。这时成天乐闭着眼睛,却分明“看”到白公狸在元神感应中消失,化为一道白光打入他的眉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