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6章、拍案惊门,侃笑谈鬼狐

而“耗子”说的是前面那个女人,它突然察觉到不对劲,来不及想别的就冲口而出。“耗子”是通过成天乐的感应察觉到的,那么成天乐自己当然也清楚,他突然停下脚步沉声问道:“张潇潇,怎么会是你?”

那女人在黑暗中垂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脸,成天乐不可能看清她的样子。但他走入巷子时也散开神识警惕着周围的一切,自然就感应到了张潇潇身上独特的气息,在他所遇到过的人当中,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感觉,于是就开口叫了出来。

这一开口,突然就有一种危险的感应。这似是一种没有任何道理的直觉,成天乐向后一蹦双手往胸前一合,就如福至心灵一般,挥手间竟似扯动了周围万物的气息,经络中元气运转外放而出,与这气息互动呼应,身前的空气都变得光影模糊,仿佛凝成了粘稠的流体。

幸亏他有这种突如其来的直觉,那张潇潇被道破了身份,突然抬头一扭脸,张口吐出一道白光——朝着成天乐劈面打来!白光打在成天乐前方模糊的光影屏障上,发出嗡的一声鸣响,空气中似乎有无数条暗淡的电蛇乱蹿。

成天乐虽然没有被直接打中,却隔空感觉到一股力量冲击,把他的身形卷起向后飞了好几步才落地。但张潇潇却不是想和成天乐动手拼命,她的样子很惊慌,那道白光吐出受到“法力”阻隔,她随即张口吸回、转身便跑,仿佛就是为了晃成天乐一下好逃走似的。

成天乐受到的震撼更大!他刚才挥手运转元气与周围万物的气息相呼应,竟然无意间凝聚成了一团空气光影。这就像是脑海中的灵光一现,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白光打来激散出一团乱影,也把他的视线给晃花了,但仍然能感应到张潇潇想跑。

既然张潇潇要跑,他反倒不必怕了,赶紧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意识地顺手向前一挥,那团光影化为一道无形的旋风、带着难以形容的奇异力量,穿过巷子直追张潇潇而去。

成天乐不会法术,因为他从来没学过,更确切地说是他不太会使用法力。能打倒那些歹徒,凭的是自身的判断和反应惊人,而使出这一手,纯粹是紧急情况下自然的动作。法术以修为为根基,成天乐的法力并不强,但外感万物这一步的修炼境界,用的功夫却很足、很精纯。只要功夫根基到了,有些手段其实是一点即透的,甚至是无师自通。否则山野中的禽兽成妖本无师承,又怎能施展种种法术呢?那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那光影旋风袭去,如果打中了张潇潇,连成天乐自己都不清楚会有什么结果?张潇潇发出一声惊呼,身形突然化作一道白光从巷子的另一端激射而出,留下一片东西撒落地面!外面穿的风衣、风衣里贴身的衬衣、衬衣里面的内衣,还有她的手机、钱包、钥匙串等一堆零碎,带着各种声音落地。

“耗子”在脑海中焦急地大喊道:“快追,快追上她!”

成天乐却呆立当场一动不动,仿佛看见了有生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事,一时之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连神识感应都有些不敢相信了!熟悉的世界瞬间有恍然崩溃之感——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呢?

他莫名发出的那一记攻击,堪堪碰到了张潇潇背后的风衣,却好似把这个人给打“没”了!令他震惊的还不仅仅如此,张潇潇化为一道白光而去,成天乐的眼力超常,看见白光中包裹的不是人的身形,而是一只似猫又似狗的东西,分明就是在动物园中见过的狐狸!不仅眼见如此,神识感应到的也是一只狐狸身形。

“耗子”还在脑海中大喊:“成天乐,你傻啦?她已经跑了,还不追上去抓住,要不然麻烦就大了!……哎,现在追已经来不及了,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也发现了你的手段,该怎么呢?”

成天乐真的傻了,是被吓傻的,并不是因为张潇潇有多么可怕,而是发生的事情使他呆立当场。一个娇滴滴的美女、大学里的助教、标准的都市潮女,突然口吐白光发出那么诡异的攻击,然后竟变成一只狐狸的形状从眼前溜走,这是做梦呢还是醒着呢?他不由得想起自己曾在花总面前形容张潇潇是狐狸精,《聊斋》啊!《聊斋》当小说看也就罢了,可没想到自己会穿越进去了。

“耗子”的呼唤使他回过神来,又在脑海中惊呼道:“看见没有?耗子,你看见没有!她是不是狐狸精?”

“耗子”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答道:“是的,她就是狐狸精。”

成天乐仍在惊叫:“妖怪啊!我怎么看见妖怪啦!这世上真有妖怪啊!……耗子,你告诉我,这是哪一出啊?我是不是在做梦?《西游记》还是《白蛇传》?”

“耗子”终于不耐烦地喝到:“你叫什么叫啊?不就是看见个妖怪吗?多大点事!……你说的《西游记》、《白蛇传》,我都没看过,但是妖精我见过——就是刚才跑掉的那个!……我就不明白了,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连我都见识了,还修炼了这么久的法诀,这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吗?”

它说的也对啊,以成天乐的经历,早应该想到这世上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存在。比如“耗子”就是石狸像之灵,它是远比妖修更罕见的东西。成天乐已然修炼了法诀神通,又和“耗子”在一起混了这么久,看到个把狐狸精实在不该如此惊讶的。

可成天乐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已经习惯了“耗子”的存在,却没有多做联想,也不清楚自己习练的是妖修之法。“耗子”虽然奇异,但终究只是无形的一道神念心印而已,就如常人所理解的某种幻觉。而张潇潇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啊,有户口有工作,以平常人的身份还和成天乐打过交道。今夜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成天乐也懵了。

世人读《聊斋》、言鬼狐,侃谈说笑。有人还自称要找荒坟破庙去读书过夜,想见识见识妖媚狐狸精和美艳女鬼啥的,一副色胆包天满不在乎的样子。这大多只是叶公好龙之谈,成天乐以前在宿舍看鬼片时也和同学开过这种玩笑。但假如在现实中突然遇见了,不吓晕过去或者尿裤子才怪。成天乐今天的反应已经算很镇定了,毕竟“艺”高人胆大嘛。

“耗子”见他确实是被惊到了,又开始慢慢对他解释——这世上确实有妖修,就是人们俗称的妖怪。山野禽兽机缘巧合、开启灵智感悟天地,也是可以修炼的,自古以来的民间传说并非没有影子。见到了就是见到啦,没有必要太惊讶,以后在世上行走要多长个心眼、注意分辨。要想守住自己的秘密、修炼未成时不出意外,就要离这些妖怪远点,他曾经提醒过成天乐不要接近张潇潇,就是这个原因。

成天乐终于平静下来,却反问了一句:“耗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耗子”有些心虚的解释道:“你连我都见怪不怪了,我以为你肯定知道呢!……至于那个张潇潇,我看出来她有问题,但也不知道她是狐狸精啊?我和你一样的,刚刚才清楚。”

成天乐一皱眉,接着追问道:“这么说,你也是妖怪喽?”

假如“耗子”有形体的话,现在一定会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矢口否认道:“不不不,我可不是妖怪!我怎么能是妖怪呢?……我是天地造化灵机所孕育,因那道法诀之力引聚,受数百年来众人对那石狸像的心愿念力而成形,我是天地造化之灵啊!”

成天乐:“成形?你分明没有形啊?哦,我明白了!这世上有‘妖’还有‘灵’,她是妖怪你是精灵。”

“耗子”又连忙纠正道:“不不不,我就是‘灵’不是‘精’。草木之属化形而出,那才叫精呢。但是对人们来说,那也是一种妖怪,只是它们自己去谈区别罢了。”

成天乐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说你是‘灵’,不是‘妖’或‘精’?”

“耗子”:“对啊,我不是妖精。”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难怪人们常说什么妖怪精灵。”说话时仿佛眼前打开了一扇惊奇之门,他又问道,“那么鬼呢?世上有没有鬼?……耗子,你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觉得你也挺像一个鬼。”

“耗子”已经被问得词穷了,只得说道:“我也没见过鬼,你说有那就可能有吧。假如以后真见到了,可别像今天这么发愣。……要你追你不追,把那狐狸精给放跑了,这下有麻烦了!”

成天乐就像有问不完的问题,仍然皱着眉头道:“是你提醒我不能轻易和这种人接触、不要暴露自己的秘密吗,为什么还要我去追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