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5章、无师自通,随手化神奇

声音发出的地方很偏僻,离大街也比较远,如果换一个人是根本听不清的。成天乐开车从主干道拐弯进入一条很黑的街,当然会习惯性的减速,恰好听见了。他听见了也就等于“耗子”听见了,“耗子”在脑海中叫道:“外面有情况,去看看啊?前面有石头,你的车过不去,反正非停不可了!”

“耗子”也感应得很清楚,前面的路上不知道被谁放了几块石头,灰乎乎的颜色几乎看不清。假如成天乐继续往前开的话,石头就会蹭到车的底盘上,他不停车也得停车。

成天乐刹车熄火,开门下了车,黑色的奔驰恰巧就停在那几块石头前面,也不知道他是想见义勇为去救人、还是想去搬开路上的石头?就在这时,意外的状况陡然发生!成天乐突然把打开的车门狠狠往回一关,又用力向外一开,手扶车门的身体闪了两下,伴随着两声惨叫——有两个突然从绿化带中蹿出来的家伙倒在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呢?成天乐刚刚站定,手还没有离开车门,旁边的灌木丛中就蹦出来一个人,挥起一件家伙直击他的后背。与此同时,前面也有一个人跳出来,舞着一根棒子带着风声冲脑门就打。

“耗子”刚才说“外面有情况”,指的不仅是小巷里的呼救声,也包括前面的石头和绿化带里的人。

成天乐是个好孩子,以前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人也没太大出息,但很少打架闹事,他也不会打架,至于十八般武艺更是一般都不会,想抄家伙的时候该抄什么都不知道。若是以前遇到这种状况,肯定是当场被打倒、连个反应都没有。可如今的成总,已远非当初的乐乐,一个人正在拖地时能转身接住身后落下的盘子,他的反应得有多快?

他虽然看不见身后的情况,却早已清晰的感应到,那个人扑过来的时候,他只是微微往旁边一闪身,歹徒手里的家伙就抡空了。成天乐能抓着什么算什么,闪开身子把车门狠狠往回一扣,沉重的车门边缘正砸在袭击者的胸腹间,袭击者反而成了遇袭者,根本没反应过来。

胸腹一带是格斗中的空门,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打中,会有一种内脏移位、全身都要抽筋的感觉。那人当时就口味白沫倒在了车上,后脑还在车门框上砸了一下当场晕了过去。

状况还没完,前面那名歹徒也蹦出来了,手上的棒子正凌空打来。成天乐稍一偏头就让过去了,手掀车门又向前猛地一开。车门的上沿正顶在那人的腋下,只听一声轻响,他的肩膀脱臼了、手中的短棒哐当落地。整个车门正面砸在歹徒的软肋上,下沿还把他的小腿迎面骨给磕伤了,那人惨叫一声也是仰面倒地抽搐不起。

整个过程不过是一眨眼,成天乐连想都来不及多想,纯粹是根据反应的下意识动作。这段时间的修炼虽然不是在健身房拉器、材举杠铃,但不知不觉中他的爆发力变得很强,力气也比以前大得多,更重要的是身体动作极为协调。

甩车门打倒两人,成天乐没有停留在原地,随即冲进了绿化带,身形在冬青树丛和香樟树影中穿过,也是闪了两闪、顿了两顿,伴随着两声惨叫,他就跳出数丛冲进了街边的巷口。

树丛里也有两个家伙,一个人已经站起来,在一棵香樟树的阴影下;另一个人还在灌木丛后面猫着身子,右手拿着一根棍子。假如成天乐从树丛中走过来,他蹲在那里一棍子扫在腿上,当场就能把成天乐放倒,可惜他也没捞着机会。成天乐就像早知道他在那里,一脚迈过灌木丛,正踏在他的右小臂上。咔嚓一声小臂骨折了,此人发出一声惨叫。

成天乐右脚踩人、左脚站稳,身子顺势向前一栽,脑袋一低躲开了树下那人挥起的短棒,肩头正撞在对方的心窝里。这一下撞得很实,这个部位就算不用太大力气,借着体重前冲、肩膀顶一下也能让人五脏六腑翻腾。那人“嗷”的一声当场翻了白眼,被撞得靠在了树上,手按胸口滑坐于地,也是半天爬不起来。

四个人四根棒子,根本就没拦住成天乐,这时巷口处又蹦出来两个人,黑暗中闪着霜雪般的反光,那是他们手中的两把西瓜刀。

除了街边惨叫之后的呻吟,夜色仍然很安静,树影婆娑连风声都没有。成天乐却在脑海中听见“耗子”兴奋地大喊:“打倒他们!”

看见刀光闪烁,他也不禁害怕了,但此时有一把刀已经劈到了!成天乐还能听见“耗子”的声音,就说明他的心神未乱。在这种浅入境的状态下,他的心态之稳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一侧身让过刀锋,伸手就抓住了刀背,顺着刀势往下狠狠地一摁,算是给那名歹徒加了一把劲。就听扑哧一下,刀是砍出去了,而且加力顺势向下砍中了歹徒自己的大腿,又是一声痛楚的惨叫,歹徒跪地靠在了墙根。

另一名持刀的歹徒因为视线被阻挡,刀还没挥起来呢。不可能人人都能在黑暗中感应的这么清晰,他根本没看清成天乐,也是被解决的最快的一个。成天乐冲进了巷子和他擦肩而过,挥手斩在了他的喉结上。那人没有发出惨叫,只是手捂咽喉发出古怪的咯咯声,仰面倒地、身体还在抽筋似的抖动。

喉结上挨了一下,会引起气管痉挛,严重的话可能窒息身亡。成天乐打的不重,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也会引起短暂的缺氧、一时晕眩无力,嗓子眼就像被火钳烫了似的。此时六名先后出手的歹徒已经全部被打倒,成天乐冲进了黑暗的巷子,远处只有一个女人靠在墙上瑟瑟发抖。她穿着一件暗色的长风衣,低着头双手紧紧掩着衣襟,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成天乐有大约两秒钟的恍惚与停顿,危机过去了这才回过神来,在脑海中向着“耗子”暗叫道:“我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耗子”反问道:“真正的大神通法术,能移山填海,你不过是打倒了几个小流氓,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话虽这么说,但语气中也很有得意之意,想来它也是第一次看见成天乐与人动手,场面是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确实是厉害得很啊!“耗子”并没有见识过世上其他的修士或妖类出手,见到这个场景,自然是对成天乐信心大增、不禁感觉威风非常。

成天乐根本没学过怎么打架,但早在“返观内照”修炼中,他就对人的身体构造了解的异常透彻,肌肉筋骨包括内脏的细微反应都能感觉到,自然也就清楚什么部位遭受怎样的冲击会有什么反应?这是无师自通的。提前做出判断、能有快人一步的反应、闪避开自己的要害、准确击打在对方的要害上,提高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增强出手的攻击力与爆发力,自古以来各种技击之术,其原理无非如此。真正打架的时候不可能想着一招一式,做出的其实都是条件反射式的动作。

几个歹徒想在黑暗中对付成天乐,还有树影的遮挡,自以为很隐蔽突然,岂不知在这种情况下就等于是上门送菜一般。他们自己也看不太清楚,然而成天乐却不用看,就对他们藏身的地方以及身形动作感应的一清二楚,随手就能做出反应。

这些歹徒显然是有备而来,假如成天乐没有听见呼救声、也没有发现石头,会继续开车,他的车底盘就会被石头顶起来停下,下车查看时就会遭到突然袭击。如果他听见了呼救声下车想管闲事,一进绿化带也会中了埋伏。但成天乐却是老老实实的靠边停车,下车时就知道灌木丛里有人,顺势打倒了所有的歹徒。他动手的时候来不及细想,事后又惊讶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却把“耗子”高兴得要命!

“耗子”也相当于初入人世的精灵,它借助成天乐的神识感应与观察着这个世界,心思其实很单纯直接。它唯一害怕的就是暴露了法诀的秘密、动摇了成天乐修炼的信心,那么它自己也不可能有成就之日。除此之外,它对世上的一切都是好奇的、胆子也大得很,而且没什么惹乱子的概念。

成天乐迈步走进黑暗的小巷,一边走一边说道:“姑娘,不用害怕,歹徒已经被我打倒了,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身后和脑海中同时响起了声音。只听一名歹徒在树丛中叫道:“快走——他不是人!”而“耗子”也在脑海里叫道:“小心——她不是人!”

歹徒说的当然是成天乐,他怎么就不是人了?一个人在黑暗中遭遇突然袭击,却跟玩似的放倒六名手持刀棍的大汉,甚至连看都不用看,就像浑身上下都长了眼睛似的。这已经超出一般人的认知了,简直是见到鬼了!随着叫声,六名歹徒不管受伤轻重,都纷纷连滚带爬、一瘸一拐、跌跌撞撞地跑了,就连晕倒的歹徒也被同伴拍醒了逃走,连家伙都顾不上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