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4章、火候文武,心意用功夫

这一试就试出问题来了,成天乐居然另有办法把麻烦给搞定了,毕明俊现在正追查郑朗那张请柬的来历呢!而对于花膘膘来说,此事是对成天乐最重要的一次试探。成天乐真正需要搞定的不是郑朗或者学校,而是小狐狸精张潇潇。

张潇潇对郑朗有报恩之心,这倒是真的。况且郑朗女朋友这个身份,对她藏身市井也是一种很好的掩饰,所以花总并不干涉什么,那是她自己的事。但是凡人一生区区数十年,很难了解这些妖魅的想法。在张潇潇看来,既然郑朗喜欢自己,那就陪着他、做他的女朋友,也算是一种偿还。而自己的另一面与郑朗无关,那是她的隐秘、是属于妖修的世界。

但郑朗这个人却有点问题,他扬言要报复学校的做法令花膘膘起了本能的反感,那是一位妖修最忌讳的事情。藏身世间的妖修,谁愿意被人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丑闻事件的主角?这意味着一种危险,可能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暴露了身份!张潇潇毕竟是花膘膘控制和培养的小妖,所以也不能让郑朗这么干。给成天乐送那张请帖,既是在收拾郑朗,也是把张潇潇从麻烦里择出来。

解决了郑朗的事,花膘膘还命人打电话教训了张潇潇一顿,大概的意思是——连个凡人男友都搞不定,你是怎么当狐狸精的?然后又命张潇潇去完全另一个任务,无论如何要探出成天乐的底细来,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

花膘膘已经确定成天乐有修为在身,就是不知道他有多大的本事、是人间修士还是妖类、对待世间的妖类或其他修士是什么态度?

毕明俊和花膘膘仿佛是在隔空下一盘棋,成天乐这个人是棋盘,而张潇潇相当于过河的卒子。反正花膘膘也清楚,在毕明俊的眼中张潇潇的身份不是什么秘密。

张潇潇来找成天乐,使出了她最擅长的媚惑之术,却没有起到效果,成天乐根本没有被迷惑。但这一次试探至少证明了一件事,成天乐果然有门道,能在不动声色间破了张潇潇的媚惑之术。

花膘膘的性格,有时候像一个谨慎的布局者,有时候又像一个好奇的探险者,这便是他这位狐妖在人世间的复杂心态。他琢磨了成天乐这么久,再不搞个明白的话,自己都有些和自己过不去了,于是又安排了第二步计划,还是让张潇潇去实行——逼成天乐主动出手!

张潇潇并不知道花总的身份,所以让她去做比较安全。而且另一方面,花膘膘这等大妖忌惮的并不是成天乐本人,而是成天乐背后的身份来历——但这又恰恰是他最感兴趣的。

……

成天乐没有陪张潇潇去喝酒,临走的时候,却带上了那台叶主任“不小心”留下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回家之后打开包装、接好电源和网线,留下自己用了,然后又舒舒服服洗了个澡。他没有睡觉也没必要睡觉,接着下楼去金鸡湖边漫步,仍然坚持着每天的修炼。

张潇潇的出现,意味着成天乐终于遇到了世上同样有修为在身的人了,而且对他施展了媚惑法术,这使成天乐更加意识到修炼的重要。如果说以前的修炼只是对神奇世界和美好未来的向往,那么如今练功就有很迫切的现实意义。假如不是自己有点本事,今天不就让张潇潇给拐跑了?美女他虽然喜欢,但也不愿意是这种方式。

闲话少叙。用功勤苦、工作认真的成天乐这天晚上又去赴宴了。地方是他自己选的梦湖美蛙饭店,点的都是最贵的菜、喝的也是饭店里最高档的酒,反正是叶主任请客。这顿饭吃得很开心,但成天乐没有喝多,结账后走出饭店时,他的酒差不多就已经醒了。反倒是酒量很不错的叶主任有些步履阑珊,拍着成天乐的肩膀不停地说着称兄道弟的话。

这顿酒没白喝,成天乐和叶主任根本就没再提苹果笔记本的事,临出门之前成天乐兜里还多了两张沃尔玛的购物卡,每张额度五千元。这只是一点很不好意思的小意思,叶主任递给成天乐的时候,自己的脸都红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酒的关系。他解释了好几回大学是教育单位、日子过得比较清贫,而且财务方面的规定也比较死板,希望成总不要嫌寒酸,假如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云云。

成天乐上任一个月了,虽然本月交易部的业绩没有达到总公司的奖励标准,他只有基本工资并没有提成可拿,但已经体会到做领导的好处了。

吃完饭,成天乐又回到交易部上班,仍然是入境练功,元神外感天地间种种气息,摄外景入内境滋养元气运转。他今日的定境很深沉,元气运转也格外顺畅,闭上眼睛,元神所感应的世界也仿佛在轻微地震颤,那无形的呼应都化为了经络中奔流的力量,畅快中还带着一丝躁动。

“耗子”突然在神识中开口道:“成天乐,这感觉不对,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练过功。……错啦,法诀中不是这样说的!”

成天乐暂定元神,在脑海中问道:“我练的有什么不对吗?功法就是如此,而我今天特别用心、下的功夫最足,感觉也很好,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

“耗子”却固执地说道:“反正法诀中不是这么说的,你自以为在勤修苦练,可是用意太重了!身不动气定为抽、心不动神定为添,这是采取天地万物精华之法,是下一步凝结玄丹的根基。而你行功之时偏离了本意,好像在着急办什么事一样?火候完全不对啦!……成天乐,你到底在想什么?失去了顺其自然之心。”

“耗子”虽不是一位高明的修行上师,但它也知道成天乐更不靠谱,所以就严格按照法诀所述来体会成天乐的修行。修炼的过程往往因人而异,有些境界“耗子”分辨不清也就无法多说,可一旦出现与法诀描述不符的地方,“耗子”就会提醒成天乐,生怕出了什么意外的偏差。

听见“耗子”的话,成天乐也突然回过神来。今天练功的感觉确实与平常不同,心念太重太执着了,这不像是在修炼道法,反而像上学时临近考试、跑到自习室突击做功课一般。究其原因,还是那个张潇潇给他带来的压力,无形中使他修炼时的心态发生了变化,就像要赶紧练出什么功夫去对付她似的。

法诀修炼到这一步,最关键处就是“火候”二字,“耗子”提醒的非常及时。以元神外感万物、元气运转经络周天,也就是妖修所谓采天地精华之法,要自然而然。修炼火候有“文火”与“武火”讲究,意不散是武火、念不起是文火。

成天乐此刻用“武火”行功倒是对的,但他的用意却太重了,隐约总在想着练功去对付张潇潇,那滋养的“文火”就等于灭了。想通了这一点,成天乐长叹一声道:“是啊,我自己纠结了,练功就是练功,我又不是为了张潇潇在练功。”

“耗子”附和道:“想明白就好,你虽然能破她的法术,但还是差一点动了心神啊!我早就告诉你要离这样的人远点,现在知道教训了吧?”

成天乐收功静坐了一会儿,才重新入境行功。到了元神外感的境界,修炼中就会有各种心魔外扰,这种心魔并不是指某种特定的东西,而是环境中可能打扰修炼的各种因素、以及伴随境界变化产生的心态变化。就算是闭关不问人世,它都是难以避免的。

假如成天乐真是一个心思很重、好纠结的人,就算“耗子”提醒了他、他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也不一定能立刻抽离,心意功夫可能就会出偏差,俗称“走火”。这就是修炼中所遇到的第三重劫数“丹火劫”。成天乐已经把第二步法诀修炼到尽头,但第三步法诀还没有拿到,所以他和“耗子”都还不清楚“丹火劫”的说法,但成天乐已经隐约遇到了。

好在成天乐的习惯就是不爱多琢磨,遇事从来不愿意多想,今天的状况算是很特殊的例外了。既然“耗子”这么说了,他也就不想了,继续像以往那样练功,直到交易部下班前有员工敲门进来汇报一些工作。

成天乐今天是正常时间下班的,不像昨天走的那么晚。十一月的苏州天还没有亮,冷冷清清的街道上看不到行人,就连车都没有几辆。他驱车离开玲珑湾,驶过一家还亮着霓虹灯的夜店门前,向右一转是僻静的横街。一拐进这条街,他就听见被绿化带挡住的街边小巷里传来微弱的呼救声。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被人捂住了口鼻,因此音调很怪也不真切,隐隐约约是——“不要……救命!”还伴随着衣物的摩擦与撕扯声、鞋底在地面上蹭来蹭去的噪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