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3章、隔空对弈,养兵恨用时

以成天乐现在的修为,他和“耗子”的关系又有点新变化,平时如果不愿意让“耗子”出现,“耗子”就仿佛被封印一般出不了声。但他一般都会让“耗子”通过自己的元神外感世界,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可是今天不同,他一开始和郑朗一起喝多了酒,然后又在办公室里差点中了张潇潇的媚惑之术,“耗子”浑浑噩噩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被突然唤醒,“耗子”发觉成天乐好像在与人无声无息地斗法,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慌乱,但等它搞清楚形势之后,却比成天乐沉得住气。因为“耗子”知道张潇潇是隐藏世间的妖修,在这样的场合只是试探,如果试探不成功的话,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成天乐正在和“耗子”在聊呢,耳边又听见张潇潇软绵绵的声音道:“成总,你答应我了吗?只要你点点头,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也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成天乐做了个深呼吸,扭头有些腼腆地问道:“张潇潇,你想怎么谢我?”已经确定对方是个有修为的人,刚才使用了某种法术,成天乐心里不免有些打鼓,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不是那么生硬。

但扭头看着张潇潇的时候,他又觉得没必要那么害怕,她是个多么娇媚的姑娘啊,看上去,她的目的好像仅仅是为了勾引自己。像成天乐这样的男人,就算不被诱惑,但是有张潇潇这种美女主动来勾引自己,那感觉其实也挺不错的。可成天乐心里也清楚她是个麻烦,最近所遇的风波,学校的事和郑朗的事都不是大问题,没想到眼前的张潇潇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张潇潇眼神深处也有一丝慌乱,疑惑之色一闪而过,仍然娇滴滴地说道:“我想向你解释清楚一切、也想与你分享一切。……你看,外面的天亮了,朝霞多美啊!我能不能请你喝一杯,找一个幽静的、没有人能打扰我们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看这架势,她是要约成天乐出去谈理想、谈人生啊,顺便谈出点别的花样来。如此诱人的姑娘,假如换一种情况,成天乐倒不介意和她出去谈谈社会、谈谈生活,反正也不会吃亏嘛。但此时此刻,他却不想答应也不敢答应,只得装傻摇头道:“这又何必呢,有话就在这儿谈不行吗?请你回去坐好,我们可以慢慢聊。”

张潇潇仍然站在旁边,一只玉手轻轻抚摸着成天乐的椅背,发出轻微的娑娑声,那感觉就像在抚摸成天乐的身体,接着诱惑道:“怎么可以在这里呢?外面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随时会有人进来打搅,不适合谈你我之间私密的事情。……成总,你已经下班了,难道让我请你喝一杯都不可以吗?一个大男人,我又不能吃了你!”

说实话,假如成天乐知道她是狐妖的话,说不定还真怕她把自己给吃了!而此刻张潇潇的语气含嗔带俏,听着无比的动人。成天乐也在心里感慨啊,这么长时间他过得都挺“朴素”,上次有人请吃饭还是在平江路那家私人会所,自己只是陪客而已。但这几天是怎么了?昨天晚上郑朗刚刚请他喝过酒,今天晚上叶主任又要请他,而此刻天刚刚亮,张潇潇也要请他出去喝酒。——他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受欢迎了?

成天乐收摄心神,暗中运转元气答道:“张潇潇,你想解释什么的话,其实没必要和我聊啊。……真正关心这件事情的人不是我,我对你有没有误会,其实没有关系。”

张潇潇终于微微变色道:“成总,我知道你昨天晚上陪郑朗去喝酒了。你既然能去陪他,为何就不能陪我呢?”

成天乐的神色终于完全恢复了正常,扭头仰视着张潇潇娇媚的容颜,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好像是刘德华唱过一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是‘要剖开伤口总是很残忍’,那个残忍的人就是我啊,虽然事情与我无关。”

张潇潇的语气微微有所改变,从娇媚变成了幽怨:“成总,你认为自己伤害了他?”

成天乐实话实说道:“真正伤害他的人不是我。”

张潇潇:“你认为他受到了伤害,虽然伤害他的人不是你,你却愿意去安慰他。可是成总,你有没有想到这件事也是在伤害另一个人,你亲手伤害的那个人其实是我!……你心中一定在猜测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却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就是想告诉你,事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难道这样的一个机会也不给我?”

刚才成天乐提到了刘德华的歌,张潇潇现在就差说出那英那句歌词“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这些歌词可都够老的!

成天乐仍然摇头道:“张潇潇,要么你就在这里解释,要么你不必与我解释什么。我只是送给了郑朗一张请柬,什么话都没有说过。”

张潇潇收回了手,缓缓向后退步,不经意间又回到了桌子对面,目光直视着成天乐的眼睛,两人谁都没有避开对方的视线,她缓缓地问道:“成总,你拒绝了我,拒绝抚慰被你伤害的我,是吗?”

成天乐被她看的心里直发毛,但在“耗子”的指使下,仍然硬着头皮说道:“张潇潇,如果是我伤害了你,很抱歉!……但你说的话有问题,刚才不是说来感谢我的吗?也不必谢我。”

……

张潇潇终于走了,出门前回头深深看了成天乐一眼。成天乐坐在椅子上,不经意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昨天晚上喝完酒行功,就出了一身粘稠的汗,天亮时又出了一身,感觉很不舒服、身上的气味也很难闻。自打从传销团伙出来之后,他还没这么不自在过,只想着赶紧回家洗澡。

刚才与张潇潇在屋里谈话的时候,成天乐很希望有员工敲门进来找他有事,可是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员工们一个个都离开了交易部,就没有一个人进来和好几天没上班的总经理打声招呼的。真是养兵千日、用兵时一个都没有啊!

成天乐走出办公室,发现毕然还没走,赶紧叫过来问道:“我都好几天没上班了,今天第一次来,你们怎么一点工作都不进来汇报呢?”

毕然有些尴尬、还有些鬼祟的眨眼解释道:“我们都看见郑朗的女朋友进你屋了,打扮的漂漂亮亮,连头发都是半干不湿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敢贸然进去打扰领导的工作啊!”

成天乐没好气地说道:“记住了,交给你一个任务。以后张潇潇再来找我,你就组织员工轮流到我办公室来汇报工作,找点什么事都行!”

他没追究前台门卫的责任,经历了刚才的一幕,他心里也清楚一般人根本拦不住张潇潇。张潇潇只要一个媚笑、施展法术说两句话,门卫心神一恍惚恐怕就会问什么答什么,自然也就把她放进来了。

郑朗这件事,飞腾公司的老板毕明俊以及交易部的客户花膘膘都暗中插手了。看起来他们都是在帮助成天乐解决麻烦,但以他们的手段和本事,要收拾一个郑朗太容易了,可两位大妖都没有亲自出手甚至没有出头,却让蒙在鼓里的傻小子成天乐去“处理”。这自然也是一种试探,而且各有各的目的。

花膘膘越看成天乐越纳闷,毕明俊何尝不也是如此?有人暗中点破毕明俊的身份,语带要挟之意,塞了一个成天乐来做交易部的总经理。而对于这个交易部,毕明俊正有一场不可告人的大计划要进行。成天乐上任以来,就是中规中矩的做这个总经理,无论怎么窥探都发现不了他有什么别的企图,就好似毫不知情。

混迹人间多年的大妖,哪一个是简单角色?毕明俊已然猜测到自己遇到的对手是另一位大妖,只是搞不清对方的目的。妖入人间,不仅可能祸患一方、也有报恩之说,这不但是本性使然、也包含在修行之中。那么很可能是成天乐对某位大妖有恩,或者某位大妖欠成天乐什么情,却选择这种方式相还,同时也在利用和试探毕明俊。

以毕明俊的修为,虽然识破不了花膘膘的行藏,但张潇潇这只小狐狸却不可能瞒过他的眼睛,早在几个月前,他就知道交易部中有个客户的女朋友是狐妖,还经常来过夜。但毕明俊和花膘膘的处世风格不同,他是一只山海经中有名的瑞兽出身,心气傲然自恃甚高,并不屑于和这些普通的妖类多打交道。既已化为人形、身入人间,那就在人间做自己的事情、享受大好红尘,何必再与那些妖类纠缠在一起呢?

可是出了郑朗的事,毕明俊也是灵机一动,这正好是个机会啊!可以试探出成天乐的底细,说不定还能追查出幕后那位大妖。以他的社会资源和神通手段,想调查一个张潇潇并不难,所以给成天乐通风报信了,以领导敲打下属的方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