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2章、请狐入室,软语谢何端

不知为什么,成天乐突然有点紧张。他因为偶然的机会知道了张潇潇的隐私,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他却将她的隐私告诉了郑朗。从郑朗的角度,他也许应该这么做,但从张潇潇的角度,这又是多管闲事了。他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尽量平静地说道:“请进——!”

张潇潇推门进来,又顺手把门给关上,走到成天乐的班台前坐下,带着一袭诱人的香风。她的秀发披散在肩上,末梢还微微有些湿润,好像是刚刚洗过澡才吹干的。她的神情中丝毫看不出下午刚刚在学校被郑朗痛骂了一顿、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柔媚,但一双大眼睛倒是水汪汪的,仿佛随时会垂泪。

成天乐咳嗽一声主动开口道:“张潇潇,你怎么会来找我?”

这傻小子还是没经验,一个照面、一句话就露了所有的底。张潇潇抬起一双媚眼幽幽问道:“成总,你知道我的名字?那应该也认出我了,我们曾经见过面的!”

成天乐颇有些尴尬地答道:“你们学校的几位领导来找过我,因为郑朗的事。我的确认出你来了,你好像也认出我来了。”

张潇潇轻轻点了点头:“我曾在一次晚宴上见过你,你当时是客人。看来成总的身份很神秘啊,还能出现在那样的场合!”

今天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成天乐曾在会所晚宴上见过张潇潇一次,但那时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说过一句话。后来张潇潇跟着郑朗到交易部来过几次,成天乐在监视屏幕上看见她了,她却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过成天乐。而此刻打了个照面,她直接就把成天乐给认了出来。

成天乐避开她的目光解释道:“当时有一位朋友赴宴,我只是陪客而已。没想到会这么巧,这世界真小!”

张潇潇直视着成天乐问道:“交易部的前台都告诉我了,我们学校的叶主任来找过你。后来你又在前台给郑朗留下了一份东西,就是那张请柬吧?一切都是你做的,对吗?……我很好奇,成总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又出于什么目的要插手这件事?”

成天乐有些纳闷,同时也有些佩服这个张潇潇,公司前台门卫怎么擅自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她了呢,难道是一见美女就腿软、问什么就交待什么?他可不想出卖顶头上司毕明俊和好意帮忙的花总,下意识地一推桌沿,将身体向后靠了靠答道:“只是碰巧了解到情况,我没什么目的,就是解决麻烦。郑朗闹了那么一出,让你们的学校很难办,又把麻烦推到了我这里,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至少我没有欺骗任何人!……张潇潇,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张潇潇突然站了起来,纤纤素指擦着桌沿滑过,走到班台的一侧,秀发从额前垂落,侧低着头看着成天乐说道:“成总,其实我是来表示感谢的!”

成天乐下意识地又往旁边仰了仰身子,诧异地问道:“谢我什么?”

张潇潇的声音媚得就像能滴出水来,柔声道:“当然是谢谢你帮我摆脱了郑朗的控制,不再受他的摆布了。你既然这么关心我的情况、打听出那么多事情,就应该知道郑朗曾经为我打过架,在大四最后一个学期丢了毕业证。我为此很歉疚,而他也一直认为我应该歉疚,理所当然认为我什么都应该听他的。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他把我当作了外汇账户中的那些数字。”

成天乐咽了口吐沫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好评价。”

张潇潇已经绕过了桌侧,站在了成天乐的椅子旁边,能清晰的闻见她身上的幽香气息,仍然柔声细语道:“可是你插手了,不仅解决了学校的麻烦,而且让我这样的女孩在单位里以后没有类似的后顾之忧,还有可能被提拔为学生处的副科长,这是我该谢你的第一个理由。……郑朗对学校的报复,表面上是因为我,实际上只是为了他自己出气而已,并没有考虑我的处境。而你做的事情,使我终于能够脱离他的掌控,这半年陪伴他的时光也算是对当初的事做了报答,终于可以了断。是你帮我做到的,这是我要谢你的第二个理由。”

这女孩还真会说话,她要谢成天乐这件事本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话说出来了,却让人越听越觉得有道理。随着张潇潇的接近,成天乐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心跳得时快时慢,只能尽量平静地说道:“真没想到你不是来怪我的,但你也不必谢我。事情的解决,只不过是让郑朗发现了你的隐私。我很抱歉,让他知道了!”

张潇潇已经扶着椅背轻轻俯下了身,发丝触到成天乐的脸颊,用类似撒娇的语气意味深长道:“成总,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会出现在那样的场合?也一定想过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其实事实不是你认为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隐秘,不为他人所知。我觉得成总你和我很像,仿佛是同一类人。你也一定有自己的隐秘,不愿意轻易与人分享。我们都像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是身边的世界,一个是我们自己的世界。”

成天乐的脸颊被她的发丝撩拨的痒痒的,麻酥酥的感觉漫延到全身,身体里仿佛也有形容不出的欲望在蠢蠢欲动、伴随着元气的冲击,元神竟有些恍惚。他微微喘着气问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张潇潇的声音本已柔媚至极,竟然还能越来越柔媚:“我想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人。也想告诉你,我们可能才是真正的同类。至于这一切是为什么,也许只有成总你这种人才能够理解,相信你也应该有同样的隐秘。……打开那个世界与我共同分享,我也将与你分享一切。……不要欺骗自己,其实你很渴望找到我——可以与你共享隐秘世界的人。”

成天乐的内心中莫名在挣扎,脑海里仿佛有个声音在说道:“答应她吧,她一定是和你一样有修为的人,多难得遇见?你一定有所误会了,她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孩,一定是因为修炼的关系才会出现在那种场合。说出你的秘密,便能拥有她的秘密……说不定也能拥有她,难道有什么不好吗?”

成天乐当初就怀疑过张潇潇可能也是有修为的人,很想找机会“交流”一番,后来却发现她是有另一种隐秘生活的女人,也就没有再去多想了。现在他又冒出了这种念头,因为张潇潇的话语中给足了暗示与诱惑。

但脑海中莫名听见一种声音,成天乐对此是很有经验的,因为他经常就听见“耗子”说话。此刻出现了类似的状况,却恰恰使他警醒过来——想起了“耗子”的警告。

成天乐赶紧运转元气一周天,身体中那莫名的萌动平复下去,恍惚的元神也渐渐恢复清醒,这才暗中叫了一声庆幸。他学的练形术很高明,而且功夫下得很足,曾经在无意中解了花总下在酒里的迷仙散,今天也是刚刚解过酒。

成天乐并不清楚张潇潇施展的就是狐妖最擅长的媚惑之术,此种法术也是利用元神外感挑动人的身心,让身体的欲望萌动和神识中的恍惚同时出现,从而被她所迷。

但成天乐毕竟不是一般人,有所警醒便运转元气,驱散了媚惑之术对身心的影响。他已经反应过来,刚才的状态仿佛是喝醉了一般,但并不是因为自己,影响是来自于张潇潇身上散发出的某种气息,就包含在她的生机律动之中,似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他坐直身体凝神入境,一边运转元气继续驱散这种影响,一边在脑海中呼唤“耗子”。

成天乐做事就是这么干脆,想凝神入境的时候就凝神入境,也没管张潇潇还在旁边站着呢。他突然一坐直,脑袋撞在了张潇潇的肩膀上,反倒把她吓了一跳。“耗子”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出现:“好险啊,你差点中了人家迷惑心神的法术!我告诉过你不要轻易接近她,怎么让她跑这么近,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成天乐也在脑海中说道:“我啥也不想干,是她自己过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使的是什么法术、我怎么不会呢?现在怎么办,有没有危险啊,跳过桌子逃跑来不来得及?”

“耗子”的反应也有点慌乱,却尽量镇定地说道:“你慌什么呀?人家只是在试探你,你一跑不是全部露底了?而且她的法术没有起到效果,心里说不定比你还慌呢!先沉住气,看看她到底想干什么?……据我所知,这种人比你更害怕暴露秘密呢。有我在,没关系。这是什么地方啊?是你的总经理办公室!不就是和人谈话嘛,接着谈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