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1章、言出有诺,实意报微情

送走了妈妈,成天乐开车直接回交易部,虽然天还没黑、营业时间还早,但他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想早点过去看看情况。走在路上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位校办主任叶知谛打来的。成天乐前两天已经告诉过焦急等待消息的叶主任,重点说了两条:一是吸取教训,以后安排类似的活动一定要注意有不良倾向的影响;二是不必担心,只要学校吸取了这次教训,那么问题就已经解决了。

这话也是他想说的,却不是出自本人之口,而是转述花总所言。花总也来过电话问成天乐麻烦是否处理了?成天乐表示了感谢,然后说了经过,花总则告诉他假如学校再来问,便可如此回答。

叶主任此刻在电话里又说了另一件事,张潇潇两天前就回来上班了,自称已经和郑朗分手了,校领导们都松了一口气,知道问题解决了,不禁暗暗佩服成天乐真的很有办法。而今天郑朗又去学校了,直接冲进了张潇潇所在的办公室。几位男同志以为他又要动手,都挺身而出拦在张潇潇前面,还把校卫队给叫来了。

不料前几天刚进过局子的郑朗这次却比以前冷静多了,估计他冲进办公室的举动已经考虑了好几天,没有动手打人只是遥指张潇潇而骂,骂的那些话非常难听,让周围的人都目瞪口呆。郑朗骂完之后就走了,留下一屋子发傻的人,而张潇潇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趴在桌子上好像是哭了。

叶主任给成天乐打这个电话并没有别的目的,就是好奇成天乐是怎么解决的这件事、郑朗和张潇潇又是因为什么分的手?还想从成天乐这里印证一下郑朗那天骂的话。成天乐却没多说什么,只是在电话里问道:“叶主任,我不知道郑朗在办公室都说了什么,但你相信他的那些话吗?”

叶主任连忙答道:“当然不信了!就那小子的脾气,一点破事都要闹出这么大的麻烦。如今张潇潇和他分手了,还有什么恶毒的话说不出来?这是好事,张潇潇根本就不该交这种男朋友!张潇潇留校做助教的事情,我也曾关照过,当然也要关心她的情况。……不说这些了,成总啊,校领导说了一定要好好谢谢您,并指示我请您出来坐坐表达一下心意。明天晚上怎么样?假如您有空的话,地方也由您来选,就看怎么方便了。”

成天乐想也没想就答道:“哦,请我吃饭?那就观前街的梦湖美蛙饭店,地方很好找!”

叶主任:“梦湖美蛙?嗯,名字很有诗意!成总真不愧是搞艺术的同行出身,点的饭店都这么好听。……那就明天晚上六点半,观前街梦湖美蛙,不见不散!”

成天乐昨天刚在梦湖美蛙陪妈妈吃的饭,明天晚上又要去,他就吃不腻吗?嘿嘿,还真是不腻!别忘了他曾经在那里连吃了三个月呢,饭菜竟会那么香!那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不仅是因为他那时刚刚从传销团伙出来,也因为他修炼正经历特殊的阶段,更因为他感激饭店的吴老板与大厨樊师傅。

很多人都有关于童年美好的回忆,比如曾经吃过什么零食感觉特别的美味,几十年后回忆起来都想流口水!而对于成天乐来说,他的人生经历中对于美味最深的印象就是梦湖美蛙饭店,甚至超过了那次在平江路私人会所吃的苏州水席。

有人要请客、地方让他选,假如选平江路那家会所简直就是敲诈了,所以他第一念就想到了梦湖美蛙,对观前街那么多大饭店视而不见。人的口味也是有感情的,樊师傅做的菜,在成天乐的心目中当然比别处好吃!而且他还有一种报答心理,就是想尽量照顾吴老板的生意,当初随口一句客套话,成天乐却记住不忘。

到了交易部简单问了几句情况,这几天并没有大事发生,一切都显得很平静。这个交易部在很多人看来显得有些孤独与神秘,它虽然归总公司管辖,但员工平常极少见到飞腾公司的有关人员,除了财务之外,大部分人甚至没有和总公司打过什么交道。原因很简单,他们的上班时间都在午夜,而总公司飞腾投资的其他员工当然都是白天工作,有明显的时差,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成天乐身为总经理几天没在交易部露过面,飞腾总公司的其他人却好像不知道。

成天乐坐在办公室里习惯性地打开电脑,检查了一下总体账户交易清算情况,又打开监视器屏幕扫了一眼交易部的各个角落,发现毕然来上班了、时强也来了。由于营业时间尚未开始,时强找了一张沙发正半躺在那里补觉。他把毕然叫进来问了几句,看来这几天的确太平无事,只是郑朗没有再来过。

成天乐坐在那里,通过电脑屏幕看着郑朗的交易室还有那张潇潇曾睡过的沙发,在暗暗叹息。他的心神已经宁静不再杂乱,就算那交易室是空荡荡的,元神仿佛也能察觉到曾留下的某种气息。就在这时,郑朗居然来了,此刻天还没完全黑,离交易时间早得很呢!他没进自己的交易室,而是直奔总经理办公室。

这位面色有点憔悴、神情有些阴郁的“炒汇高手”正准备敲门,成天乐却主动把门打开了,轻轻点头道:“郑朗,你来了?请进!”

郑朗在桌前坐下,却好半天都不说话,成天乐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得陪他一起沉默,心中暗道这个人的确有所改变,至少比以前显得冷静多了。不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心态或多或少都会有所转变的,就不知道是好是坏了。最终还是郑朗首先开口,他抬起头以一种略带挑衅的目光看着成天乐,问道:“成总,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可笑?”

成天乐一本正经的摇头道:“不,难道你认为我在笑吗?是其他客户反映的情况,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应不应该告诉你?本来没想多管闲事,可是你逼得我实在没办法了。”

郑朗语气有些生硬:“我应该说声对不起,但也很庆幸我把你逼得没办法,否则我也不可能知道!”然后又很突兀地问道,“那张请柬,成总花了多少钱?”

成天乐一愣,不由得在心中苦笑,这个善于炒汇又喜欢报复的郑朗,的确对数字很敏感而且又习惯把账算清楚。他摇头道:“通过关系搞到的,没花钱!我真有点佩服你,现在还能想起这茬?”

郑朗突然一拍桌子道:“成总,我要请你喝酒,就是今天!”

成天乐又是一愣:“现在吗?”

郑朗:“现在不正是晚饭点吗?成总来的可真够早的,也没吃晚饭吧?……我一定要请你,你选地方。”

成天乐看着他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陪你去喝顿酒,观前街有一家梦湖美蛙饭店,我经常去的。……既然是喝酒,就都不要开车了,我们打车去。”

成天乐照顾吴老板的生意真是殷勤啊,昨天刚去、今天又去、明天还要去,这心眼可太实在了!两人在饭店到二楼要了个小包间,刚开始几乎都没怎么说话,喝的是闷酒。等酒渐渐多了,话也就多了。主要是成天乐在听郑朗说,话题不经意间聊到了女人身上。男人在一起聊天说女人很正常,但今天的重点是听郑朗骂女人。

成天乐也知道这个人需要发泄一下,也就由着他骂了。骂了半天女人之后,郑朗已经有些醉了,又开始聊起了炒汇的话题,成天乐只是简单的附和两句。酒喝多了难免露破绽,聊来聊去,郑朗突然说道:“成天乐,你这个总经理在专业上可是差劲得很呐!”

成天乐只得暗自苦笑,这个郑朗至少还有一点脾气没变,那就是说话很直很冲、不给人留情面,也许是喝多了酒的关系吧。郑朗是真喝多了,从饭店里出去后抱着路灯杆子吐,一边吐还一边号啕大哭,成天乐只在旁边默默地看着。

最终将郑朗塞进了一辆出租车,成天乐又带醉赶回交易部继续上班。当他于午夜再度入境练功时,很快出了一身非常粘稠的汗,酒也醒了。成天乐这一夜都坐在转椅上行功,元神感应这小小的交易部以及周围世界的种种气息、形形色色的人们,仿佛渐渐从混沌走向清明。

凌晨快下班的时候,成天乐突然主动收功了,因为他的元神中察觉到一丝微弱的扰动,紧接着就发现又有客人来了,居然是郑朗的前女友张潇潇!

张潇潇不是这里的客户,按照规定,如果郑朗不在,前台门卫是不能直接放她进来的。可是成天乐并没有接到前台的请示,而张潇潇就这么直接走进交易部,敲响了他的办公室房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