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70章、幸福烦恼,唯其所见之

成天乐真的要“请假”了,天亮之后是周末,这两天放假,而下周他妈妈就要到苏州来看儿子了。成天乐早就打算白天陪妈妈好好逛逛,晚上没事的话也不用总在交易部呆着,他又不是守前台的门卫。

至于郑朗会不会来拿那份请柬,成天乐有七成把握他会来,因为他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而这个人的性格就好惹事。成天乐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但正如毕明俊所说,现实百态本就如此,郑朗既然那么在意,那就让他自己想清楚究竟在在意什么?

周末这两天,成天乐不再想烦心的事,收拾心情练功不辍,终于又找回了那种元神安宁、与天地万物相呼应的状态。有趣的是,经历了这一场风波,两天没有好好练功,他的“功力”悄然间竟有增长。这“功力”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也说不出来,只是成天乐自己有感觉而已。星期天的下午,他接到了交易部前台值班保安的电话,说是郑朗已经把东西取走了。

到了星期二,也就是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酒店举办那场晚宴的日子,成天乐开着他那辆黑色的奔驰车高高兴兴去高铁北站接妈妈。妈妈下午到的苏州,当然要先吃晚饭,成天乐做事很干脆,直接去了观前街的梦湖美蛙饭店,照顾吴老板的生意。

成天乐原本不想让他妈妈知道他在饭店打杂,但如今已经不太在意了。英雄不怕出身低嘛,他已经当上了总经理,以前的事就算奋斗史啦!可时强知道这个消息,早就在饭店里打了招呼,说是成总的母亲要来苏州玩,晚上到饭店来吃饭,大家不要提成天乐在饭店当打杂的经历,就算给个面子嘛。

成天乐刚走到饭店门口,吴小溪就跳出来笑道:“成总啊,好久不见啦!这位就是伯母吧?看着真年轻啊,要不是事先知道,我都不敢叫呢!”

这话说得他妈妈很高兴,同时也有点吃惊,这位饭店的迎宾好像和成天乐特别熟的样子,看来成天乐经常到这里吃饭,还和这姑娘关系很近乎。她在心里暗自嘀咕道:“人长得很漂亮,嘴也挺甜的!就是职业嘛稍微差了点,不知道和我家乐乐是什么关系?”

进了饭店,服务员们也纷纷问候道:“成总,您来啦!”坐下吃饭的时候,大厨樊师傅还特意到桌边问饭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建议?这可不是一般客人的待遇,他妈妈感觉特有面子。

饭店里的“老同事”基本都在,只是没看见吴老板和时强。吴老板不知道又去外面忙啥了,而时强今天休假。成天乐从这里离开走前曾说过,将来有机会一定多照顾饭店的生意,可是上任大半个月,他还没有组织过什么员工聚餐或者请过什么客户吃饭,今天还是第一次来,所以心里有一点小歉疚。

但他并不清楚,吴老板当时说什么照顾生意,完全只是客套话。吴燕青根本不希望也不认为成天乐会再来。成天乐自己吃饭还好说,假如是和客户或者员工在一起,谁愿意让人知道他当总经理之前是饭店的打杂?万一有哪个服务员说漏嘴了,多没面子啊!吴燕青却没想到,成天乐还真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成天乐接到了时强的短信,说郑朗去了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酒店。时强今天请假,也是因为成天乐托他办一件事,就是守在酒店门外,看郑朗究竟会不会去?时强看见郑朗那辆蓝色的马自达轿车停在酒店门前,人下车走进大堂的时候,就给成天乐发来了短信。

成天乐莫名有一丝怅然,坐在那里愣神了。他清楚郑朗会在酒会上看见什么,这件事的结果,是会让那个愤世嫉俗的小伙子变得更加偏激、甚至仇视整个社会呢?还是变得清醒一些,既不失去性格中直率的一面,而遇事又能学会冷静呢?这些成天乐也不知道,他能做的只是自己的事情。

妈妈忍不住问了一句:“乐乐,你在看什么呢?饭都不好好吃!”

成天乐收起手机答道:“有个客户遇到一点麻烦,关心一下情况。”

妈妈有些心疼地说道:“你这几天不是已经请假了吗?再说了,现在早就是下班时间了,当个领导还真不容易啊,操心的事情挺多!”

吃完晚饭回公寓的路上,他又收到一条短信。时强办事还挺负责,一直守在酒店外面没离开,看见郑朗被保安架了出来,衣服领口都被扯破了,然后被塞进一辆刚刚赶到的警车里、带进局子了。郑朗当初就在酒吧里为张潇潇打过架、还伤了人,以他那样的性格,在酒会上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冲动之下可能又动手了。但是在那种场合,当然会把保安和警察招来。对此成天乐只能暗暗叹气,就让派出所的同志去安慰郑朗吧,他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接下来的几天,成天乐过得很开心,陪妈妈去游玩了苏州各处着名的园林,终于进了几次过其门而不入的虎丘。从虎丘出来,又逛了山塘街,并且从每一座石狸像开始讲起,介绍了这里的风景人文掌故,侃侃而谈显得是非常有学识修养。

他妈妈都有点惊讶了,大半年不见,儿子确实不一样了,那是要身份有身份、要派头有派头、要学问有学问。她并不太清楚成天乐具体的待遇,更不知道他现在还欠着吴老板两万块钱呢。只看见他每天开着奔驰出入,住着环境很好的公寓,出去吃顿饭都那么有面子,自然认为儿子是有大出息了,也很自然地想到——就乐乐现在这条件,肯定不难找对象。

临走的前一天,妈妈帮成天乐收拾了公寓里的衣柜,觉得他该添置几件衣物了,于是又拉着儿子去观前街逛商场。妈妈走在商场里问道:“乐乐啊,待会儿去哪里吃饭?”

观前街一带有很多老字号的大饭店,成天乐却随口答道:“上次那家梦湖美蛙怎么样?感觉不错的话还去那家呗,那里还有不少特色菜你还没尝呢。”

这一句话,就引起了妈妈的联想,她追问道:“哦?你对那家饭店挺有感情的嘛!那个迎宾小姐长得挺漂亮,你和她的关系究竟怎么样?”

成天乐一听就知道有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妈,你想多了,我和她只是普通关系,我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

妈妈却说道:“其实只要人不错,条件差点倒也没什么。你也不能成天光忙事业啊,个人问题也该考虑了。我有不少亲戚朋友都提过给你介绍对象的事,如果真的没女朋友,今年过年回家不妨都去见一见,你的条件也不差啦。”

成天乐只得应付道:“什么条件不条件的?那吴小溪是饭店老板的女儿,家里有钱着呢!……对象的事不着急,我现在刚刚进入公司当个中层领导,还是先把工作干好。好女孩嘛,是可遇不可求的!”

说到这里,成天乐不禁又在为张潇潇的事情感慨,忍不住想起了郑朗,顾左右而言他之际,却突然停下脚步愣住了。妈妈好奇地问道:“乐乐,你怎么对护肤品感兴趣了?想买了送给谁吗?”

他们正穿过商场的一楼走向自动扶梯,两边分别是卖珠宝和化妆品的柜台。成天乐不经意间突然看见了两套护肤品非常眼熟,就是他曾经呆过的传销团伙所谓的“公司产品”,女士用的叫“千姿美”,男士用的叫“百态骄”,两套合起来总共售价三千八百元。没想到今天在商场的柜台里也看到了这两套护肤品,每套售价三百三十元,加起来只有六百六。

原来这种产品商场有售,而且卖得这么便宜,而传销团伙里却卖得那么贵!如此看来,那个传销组织只是拿了某家公司的产品来当幌子,东西根本不是他们自己生产的,而是直接从厂家批发来的。真正生产这套护肤品的公司了不了解这件事、他们和传销团伙之间有没有默契和勾结?这些成天乐并不清楚,但他至少清楚了一件事——生产这种护肤品的公司是能找着的。

正在琢磨呢,妈妈又推了他一下:“乐乐,你发什么愣?真的想买化妆品?”

成天乐回过神来,扭头笑道:“是啊,想给妈买一套好的。这个柜台不行,再换个柜台看看。”

妈妈笑得很开心:“今天是来给你买衣服的,有钱也别乱花,我们先上楼看衣服。”

第二天,妈妈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苏州,上车时她在心里想一件事,就是回家后怎么张罗着给成天乐介绍对象?以前她都不好意思在亲戚朋友面前提这茬,因为成天乐确实条件差了点,这已经成了她的一块心病。如今到苏州玩一趟,竟发现儿子变得这么有出息了,她也终于到了该扬眉吐气的时候啦!心病没有了,却成了幸福的烦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