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9章、为官之道,走投有门尔

听成天乐的语气,分明是领导在对最器重的心腹说话,两人都很兴奋,关上门端端正正坐到了桌前。反正这件事隔壁的副总已经汇报给毕总了,成天乐也就没太隐瞒,将大概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只是没有提到有关张潇潇的隐秘私事。然后他问道:“你们两个也帮忙分析分析,都怎么看?”

毕然皱着眉一脸深思的模样,边想边说道:“这个郑朗做事情真够偏激的,他明显有一种泄愤的心理,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但是这件事本身,倒未尝没有好处,至少他这么闹了一回之后,那个学校恐怕就不敢轻易再安排这样的事情了。……这种人虽然很嫌,但社会上有这种人的存在,也是很有必要的。——这就是现实嘛,什么样的人都有!”

时强则摇了摇头道:“那又怎么样?学校也是个大机关啊,哪个机关没有社会活动?任何一个单位组织员工一起吃个饭、请一下客户,难道都要这么折腾吗?那谁受得了啊!学校确实应该接受教训,作为领导首先要搞清楚大家都是什么人、可能会出什么状况?这才是最重要的。”

成天乐摆了摆手道:“你们说得都很有道理,但我不是要你们来辩论的,而是帮我想想该怎么办?事情已经出了,就接受教训多长个心眼,知道社会上有这种事、世界上有这种人,但先得把眼前的问题给解决了。”

毕然抬起头道:“成总,这其实不关您的事啊!郑朗顶多是投诉您透露了他的联系方式,但现在公司领导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投诉不投诉已经无所谓了,您又何必莫名其妙受他的摆布呢?就算您想帮他,也得他让您帮才行啊。……他既然自称委托您和学校谈,您就问他想对学校转达什么意见?如果他没什么意见转达,就是纯粹是在耍您,那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他该报复谁就报复谁,但别把整个学校上万师生都拖下水,而且还把您也卷到麻烦里。凭什么让这么多人被他牵着鼻子走?您为了道歉答应他的委托,这已经够意思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点破事他还想怎么样?”

时强也点头道:“毕然说得对啊,成总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呗,已经陪学校的人聊了两天,还不是为他郑朗吗?无非因为他是我们这里的客户,他委托您和校方谈,您就和校方谈,这已经是在帮忙了!假如根本就没得谈——那还谈个屁啊?”

成天乐点头道:“谢谢你们啊,还真是旁观者清。我明白了,对我而言就是这么点事,何必搞得那么复杂呢?其实我这个人吧,做事简单得很,弄复杂了反而扯不清。”

毕然趁机赞道:“成总真是好领导,为一个客户的事情都操这么多心!有您在,也是我们交易部的运气啊。您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呢,在背后告状的才是小人。”他显然是看隔壁的副总不顺眼,语气中颇有些不忿。

成天乐摇了摇手道:“出了这门就别说这话了,影响团结,我好像听总公司人事部的杨经理提过一句,本来是要安排他做交易部总经理,结果又聘用了我,换成谁都会有想法的。咱们不管这些,干好自己的工作就成。”

时强忍不住又说了一句:“成总,您还真是第一次当领导!其实我觉得吧,您还太认真了,有些事不应该由您来做,而在这个职位上,需要做好的是另一些事情……”

这位饭店的服务员时强,反而给成天乐讲了一番“该如何做领导”的道理。他倒没有丝毫的恶意,也不是用教训的口吻,因为时强了解成天乐的过去,知道他当上总经理之前是饭店的打杂。现在看见成天乐遇到的一些事情,他也跟着着急,希望这位成总能干得更好、更有发展。

在交易部总经理这个不上不下的职位,从私人角度,成天乐应该操心什么事呢?最重要的不是交易部里日常的杂事,否则还要那些员工干什么?就没见过哪个公司的总经理成天坐在办公室里的,很多单位的员工都有这样的经验,一个月下来,见不到一把手几面。

成天乐想在事业前途方面有更好的发展,现在最应该做的事,就是要利用好交易部这个平台,搞好方方面面的客户关系,并以此为基础,去拓展、积累各种社会资源。很多单位的员工很少看见大领导上班,却天天在外面吃喝应酬,其实绝大多数情况都在忙活这些呢。外汇交易部总经理虽然只是一个小职位,但这里能接触到很多客户与关系,成天乐应该趁此机会多结识、结交。就算以后不在这里干了,这些也是他的资源啊!

如果有这种意识,就知道该怎么做事了。比如这次的事件看似麻烦,其实也是一种积累社会资源与人脉的机会。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成天乐自己或者亲朋好友以后要和教育系统打什么交道、办什么事情,也知道该找谁去问、清楚走什么门路?有很多人办事的时候,最苦恼的就是想找人却不知道能找谁,这就是平时社会资源的积累啊。

时强虽然只是一个服务员,但这人是很爱琢磨、心眼很活,只是没太多机会去显山露水。他说的都是自己的切身体验,比如梦湖美蛙的老板吴燕青,一个月有几天呆在饭店?不都是在外面不知道忙什么事吗?至于时强本人,也趁着成天乐在交易部当总经理的机会,跑这里学习外汇交易,不仅认识了毕然这样的“老师”,而且也认识了一批交易部的客户,不能说现在对他有什么用处,但将来总归没有坏处。

听完这番话,成天乐呵呵笑道:“时强啊,你说的是为官之道啊!看来你比我更适合当领导。”

时强也嘿嘿一笑:“成总,我也在等机会啊,希望有阳光能让我灿烂,当然也希望成总您能发展得更好。”

毕然和时强走后,已经过了交易部的下班时间了。初生的太阳照耀着玲珑湾,不远处的金鸡湖上波光粼粼,星星点点地倒映着灿烂朝霞。往常这个时候,成天乐应该正在湖边行走练功、以元神外感天地间种种气息律动。但此刻他却坐在办公室里,左手拿着那张精美的请柬,右手拿起了座机,拨通了那个给他带来麻烦的号码。

电话一连响了五声,才听见郑朗带着不耐烦的语气怒气冲冲地道:“成总,你有没有礼貌,哪有这个时间打电话扰人好梦的?”

成天乐也不生气,只是自顾自地说道:“郑朗,你告诉叶主任他们——委托我代表你谈判,口头契约也是一种契约。为了表达歉意,我就接受你的委托帮你这个忙,已经和他们谈了两次,沟通的结果很好。……校方有态度,为了表彰有贡献又受了委屈的教职员工,正在考虑提拔张潇潇为学生处的副科长,并承诺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郑朗,我很佩服你啊,你这么做不论目的是什么,至少也是在制止一种可能有不良倾向的行为。你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就提出来,我都替你转告。”

郑朗呵斥道:“你还真爱管闲事啊,张潇潇也不稀罕那个副科长!”

成天乐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她稀罕不稀罕是她的事,你不能替她做决定。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她通电话、转告她本人一声。”

郑朗没好气地反问道:“你凭什么?她是我的女朋友,又不是你女朋友!”

成天乐和颜悦色地答道:“就凭你的委托啊!是你委托我和学校谈张潇潇的事。……对了,你也不必投诉我了,因为交易部已经有员工向上级领导反映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接受了批评。”

郑朗在电话里居然笑了:“成总,你傻啊?还真以为你能代表我和学校谈!那就请你转告学校,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就是告诉他们——我要做什么。”

成天乐暗自叹了口气,他已经不想再纠缠下去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没必要去想太多,于是在电话里缓缓说道:“郑朗,你不是要在网上炒新闻吗?私人角度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其实你想教训学校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真那么干的话,非常有可能把自己变成大众的笑柄,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郑朗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成天乐:“凡事眼见为实,我也不想解释。这里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也许对你也很重要。我把它留在交易部的前台,你三天内自己来取。……对了,这几天你不要再联系我、也不要再找我。我请假了,想好好逛一逛苏州。你有你的事,我也有我的事,拜拜!”

挂断电话,成天乐从桌上拿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写道:“如你拿到请柬想去酒会的话,就不要让张潇潇知道,否则会错过好戏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你应该看见的、还是你不想看见的。”然后将这一纸留言和请柬都封在了信封里,把前台值班人员叫进来吩咐了几句,说这是留给郑朗的,其他人不能擅自打开,等着郑朗本人来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