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8章、三国演义,谁得利居中

成天乐微微一怔,转念一想又释然了,既然花总知道张潇潇的事情,郑朗闹了这么一出,他也完全有可能听到风声,只得苦笑道:“真是好事不出门啊,居然连您都听说了!大学的三位领导正坐在这里呢,刚才我们董事长也打电话了,要我把这件事处理妥当,我正在头疼呢。”

花膘膘在电话里微微惊讶道:“哦?毕明俊也要你去处理这件事?看样子各有各的想法啊!老弟,需不需要老哥我帮你一个忙?”

成天乐惊喜道:“花总,如果您肯帮我的话,那真是太好啦!这件事情您有什么办法吗?”

花总不紧不慢地笑道:“贫贱时相交、富贵时相助,我不帮你谁帮你呢?这次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三天之后,苏州的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酒店有一场涉外的娱乐酒会,张潇潇会以一位跨国集团驻中国公司总裁女友的身份出现。”他居然和毕明俊说了一样的消息,都是暗地里给成天乐通风报信。

傻乎乎的成天乐在电话里叹气道:“刚才毕总也告诉我这件事了,看来你们都是同一个圈子的,消息很灵通啊!可我听说过,那里是苏州最高档的酒店,那种晚宴需要邀请函才能进得去,我上哪儿去弄啊?”

花总突然提高声调道:“毕明俊也告诉了你这件事!却没帮你搞一张请柬?……这就是他的不对啦,真把你当下属啦?说一个消息就要你自己想办法去解决问题,好大的老板架子!”

成天乐小声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他本来就是我的领导嘛!告诉我这个消息,要我去想办法,已经不错了。”

花膘膘:“这就叫不错吗?那你就看看老哥我是怎么帮人帮到底吧,待会儿就要人把一张请柬送到你那里。你可以自己去参加酒会,也可以把请柬转送给别人,就看成总自己想怎么办了。”

成天乐赶忙道:“太谢谢您啦!您已经帮过我这么多忙,再加上这件事,叫我怎么感激才好?”

花总哈哈笑道:“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成总何必挂在心上?这只是一点小事而已。”

叶主任等人虽然听不见电话里的花总在说什么,却听到了成天乐的话,既提到了郑朗又提到了他们三个。等电话挂断之后,叶主任有些不安地问道:“成总,刚才又有人在和你说郑朗的事情吗?您的交游广阔、能量不小啊,我们学校的一件事,却让您惊动了这么多人!您若是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我们可以尽量协商。”

这个场面已经让他有点误会了,以为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郑朗、企图找学校的麻烦,假如是有竞争关系的兄弟院校干的,那就真不好办了。不过仔细想想这种可能性也不大,真是竞争单位指使的话,只可能是幕后运作,不会跑出来和他们谈什么。

保安部长也微微沉着脸说道:“成总,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但是作为国家正规大学,我们也不怕什么乱七八糟的麻烦!”

宣传部长赶紧笑着打岔道:“成总的社交很广啊,一定是很有办法的人,这点小问题好解决。”

成天乐此时已经心中有数,知道可以怎么办了,但他还在犹豫,不清楚该不该那么做?毕明俊和花膘膘暗示的都是同一种建议,与“耗子”先前指出的办法是一样的。

既然心中有数,他也能沉得住气了,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说道:“三位领导,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这件事和我们外汇交易部毫无关系。郑朗仅仅是在我们这里开户炒汇而已,我是出于好意帮忙才提供了他的联系方式,没想会变成这样啊。……既然你们来了,从私人的角度,我也希望协助贵校妥善解决这个问题,私下里说句实话,郑朗这个人做事确实太过分了,但你们学校也未必做的妥善,否则的话,你们何必怕他呢?这样吧,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争取与郑朗沟通一下,会尽快把结果告诉你们的。”

叶主任也算是见多识广,看见成天乐打了两个电话,再说话的时候仿佛已经很有底气,他心中暗道事情有门,赶紧赔笑说:“那就拜托成总啦!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学校帮忙的,您尽管开口。……我代表校领导私下表个态,学生处正好缺一个副科长,待遇不错工作也清闲,可以考虑提拔张潇潇。而且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这可不是向郑朗表态,而是学校对教职员工的态度。宣传部长和保卫部长也在这里,可以做个证明,也麻烦你转告一声。”

正在说话间,又有客人来访,成天乐今天夜里可真够忙的!

来者是一位穿着黑西服的小伙子,模样很俊、人也很精神,自称是花总的下属,来给成总送一样东西。花总办事可真够利索的,大半夜的这么快就把人派到了。成天乐打开那个牛皮纸信封,里面是一份非常精美带着浅浮雕烫金花纹的请柬,封底居然还有扫描条码,看来入门时是要检验的。

那小伙子放下东西就很客气的要告辞,成天乐却热情地叫住他道:“别着急,这里有一点小心意,感谢你后半夜还特意跑这么一趟,实在是辛苦啦!”他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了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递到那小伙的手上。

花总这位手下当然连声推辞,可是成天乐用既大方又坚决的语气说道:“你是替花总办事的,后半夜都没休息;而我也不能不讲究、让你白跑腿,这东西是一个研讨会的纪念品,我留着也是准备送人的。而你送来的这张请柬,可比它有用多了。”

叶主任看见了这一幕,神情不禁有些古怪,成天乐随手送出去的,正是他昨天送来的手机,连包装都没拆呢!

成天乐昨天收下了叶主任的礼,没想到今天就惹来这样的麻烦,心里很是有点懊恼。他不想让人认为,自己是因为收了好处才透露了郑朗的联系方式,假如传出去也不好听啊。但东西已经收了,也不好再退回去。刚才他突然灵机一动,就当着叶主任的面将它送人,表示自己根本没贪人家的礼物,而是用来帮忙办事了。

成天乐这个人其实很大方,花钱也不太计较。想当初刚到苏州,兜里只揣了一千块,他还主动请刘书君和于飞吃饭,然后又买了那么贵的一幅画。刚刚应聘交易部总经理成功,就在“耗子”的怂恿下租了那么贵的公寓,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良好的修炼居所。花总帮了他这么多忙,他很感激,找不到机会谢花总本人,那么感谢一下替花总办事的下属,也算是表达心意。

这部新手机,是他现在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礼物了,反正自己还有旧手机,这东西多了也用不着。况且当着叶主任等人的面这么做,是一举两得,他甚至为这个临时举动有些自鸣得意,并没有多想自己损失了什么东西。

成天乐到底傻不傻?仅就事论事,很难说啊!假如真是一个笨蛋,最要命的地方往往不是人有多笨,而是很多事看不明白,偏偏还要去算计这个、琢磨那个。成天乐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遇事想法很简单、做法很直接,就算他自作聪明的时候,其实也很简单。

但是看在叶主任等人的眼里,却难免有别的联想——成天乐是不是看不上这部手机,嫌他们送的礼物太轻啦?他们不禁都在心中暗道——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啊,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这样一家交易部的总经理,不知道有什么来头?

又客套了几句,成天乐终于把这三位客人打发走了,眼看天都快亮啦,他坐在那里有些来气,却又不知道该和谁生气?有点麻烦事也就算了,居然让他两天晚上没有好好练功,这才是最让成天乐厌烦的。他坐在自己的转椅上琢磨了半天,抓起电话叫进来两个人,是客户部的交易员毕然还有梦湖美蛙饭店的服务员时强。

成天乐早就答应过时强,会找机会让他来学习外汇交易与操作,上任一个礼拜之后,就安排了这件事。时强这个小伙子很有眼色,到了交易部,给大家倒茶、擦桌子一类的事情没少干,这些就是服务员的本行嘛,所以员工们对他的印象也挺好。成天乐重点安排毕然没事就带着时强,也不用特地关照什么,就让时强跟着他一边看一边学。毕然也很高兴,这相当于领导给他安排了一个帮忙打杂的助手,他也有了当上小领导的感觉。成天乐有事想找人商量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他们俩。

时强一进屋就说道:“咦,成总,你买新电脑啦?”

叶主任他们走的时候,还是把那台带包装的苹果笔记本留下了,就放在茶几旁边成天乐视线被遮住的地方。成天乐心里知道却没说什么,此刻见时强提起,很随意地一挥手道:“别管那些了,我有事找你们商量,关上门进来说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