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7章、明察秋毫,耳隔墙几双

叶主任坐下之后就连声道歉:“成总啊,真是不好意思,又来麻烦您了!我们昨天联系上郑朗了,郑朗说他在苏州没什么朋友,平时除了炒外汇之外也没别的事情,所以和成总您最熟、也最信任您。……他对我们说了,有事找您谈就行,反正您也知道怎么联系他。”

成天乐心里那个郁闷啊,暗道这郑朗还真不是个好惹的善茬,这分明是故意给他找麻烦嘛!其实站在郑朗的角度,找学校的茬也未尝没有道理,但是让整座大学上万师生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全部泡汤,好像也过分了一点。而且听郑朗的语气,似乎也把张潇潇视作他的某种私产了。

成天乐只能苦笑着问道:“你们既然联系上了郑朗,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吗?是要你们学校的领导道歉啊还是写保证书啊?或者是赔偿什么损失、做出什么承诺?”

学校的保卫部长也算是干公安的,他紧锁眉头道:“我看这个人的性格太偏激,他就是想报复学校而已,其他的都不在乎,这种情况是最头疼的!……不过他也说了,我们可以找您协商,不知道成总又会为他提出什么条件?……您这个外汇交易部,我看业务也不算很正规吧?”

成天乐的脸已经快成苦瓜了,看着保卫部长道:“这事和我们没关系啊!我只是奇怪你们学校究竟在害怕什么?就事论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嘛!……郑朗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你们可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上大学的时候就为那个女孩在酒吧和人打架,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

宣传部长说道:“看来成总比我们更了解他,难怪他会委托您来和我们谈。其实今天我们已经见过他那位记者朋友,进行了一些沟通,我们校方没有什么过失,就是怕他利用舆论瞎炒作。现在这个社会,造谣太容易了,而辟谣太难了!”说着话又在茶几上放了一件东西,竟然是一台带包装的苹果笔记本电脑,小心翼翼地补充道:“这是我们这次国际会议给特邀嘉宾准备的纪念品,有几位嘉宾因故没有来,所以多了几台。后勤部门又不好私分处理,既然成总帮了学校的忙,请千万留下做个纪念吧。”

成天乐还真需要这东西,他租的公寓里还没有电脑呢,正想找技术部帮他组装一台,有了这台苹果笔记本当然更好。但这次他却没收,指着桌上的东西反问道:“原来这也是会议纪念品啊,你们不是见过郑朗那位记者朋友了吗?我觉得这个纪念品送给他会更有效果。”

叶主任打了个哈哈道:“那个南都报社的记者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该安排的也都安排了,沟通的结果很愉快。……但是郑朗那边还存在障碍,他自称是天涯论坛某个板块的版主,就想要把我们学校的事炒成社会丑闻,您看——这又何必呢?”

成天乐正准备答话,办公桌上的座机又响了,今天晚上可真够热闹的!他想当然的以为是郑朗打来的——问他与几位学校领导谈得怎么样了?抓起电话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还有完没完?我正在和人谈呢,有种你就自己过来一趟!”

电话那边的声音却训斥道:“成天乐,你架子不小啊,要我过去一趟?”

成天乐一听这声音,赶忙换了语气道:“毕总!怎么是您啊?真不好意思,我刚才以为是一个找麻烦的客户。”

飞腾公司董事长毕明俊在电话里又教训他道:“对客户就更不能用这种态度了!我们是提供服务的,就算客户有什么问题,也要有足够的耐心去解释、尽量帮他们解决!”

成天乐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毕总您说得对。”

毕明俊突然问道:“你说的那个客户叫做郑朗吧?他的女朋友名字叫张潇潇?”

领导就是领导啊,面都没露过,居然连什么情况都掌握了!成天乐忍不住向隔壁瞄了一眼,目光仿佛能穿透墙壁。那边是副总和财务的办公室,刚才和叶主任等人说话的时候,成天乐就隐约听见隔壁的副总在给谁打电话,说的是交易部里发生的事,原来他是打给了毕老板。成天乐在心中朝那位副总暗道:“就你那小样,还跟我玩这个花样?不知道本总经理有神功在身、能明察秋毫吗!”口中却对毕明俊说道:“是的,就是郑朗,毕总您真是明察秋毫啊!对我们交易部的一线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

毕明俊哼了一声道:“先别拍我的马屁,郑朗的联系方式是不是你提供给学校的?”

郑朗说要向飞腾公司投诉成天乐,他还没投诉,交易部的副总倒先告状了。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毕总,确实是我把郑朗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校办主任。但人家也说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开张公安机关的介绍信过来查资料,又何必那样呢?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他们自己把事情解决了,不要把麻烦带到交易部来。我并没有泄露交易资料和账户信息,也不算违反规定啊。领导如果想批评我的话,就尽管批评,我一定虚心接受,以后注意。”

毕明俊也没再训他,只是不紧不慢接着说道:“你想没麻烦就没麻烦了吗?人家今天是不是又去啦?还带着宣传部长和保卫部长?”

成天乐:“是的,原来毕总什么都清楚,您有什么指示呢?”

毕明俊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以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语气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作为交易部的领导,就要有一种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的心态,假如有什么问题的话,要耐心地解释、尽量帮他们解决,这才能在圈子里形成口碑,对我们的业务拓展是非常重要的。郑朗这个人我了解,年纪轻轻很是愤世嫉俗,这种性格的形成也与他的经历有关。他自以为是个炒汇高手,平时与人交往谈论的都是炒汇,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好的社会资源。这种客户虽然自己的资金量不大,但交易量不算小、影响更大!所以你应该重点关注,尽量去帮他。”

成天乐没太搞明白毕明俊想说什么,摸了摸后脑勺又问道:“毕总,您想要我怎么帮他?他把学校的人像踢皮球一样又踢回交易部了,显然是迁怒我,存心要找麻烦啊,您的意思是想让我怎么处理?”

毕明俊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在帮你分析郑朗这个人,他炒外汇其实也是逃避社会的一种方式,把自己封闭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得到满足。……解决这件事情很简单,就是让他睁开眼看清楚现实百态,这并不是在打击一个年轻人纯真的心灵,而是帮助他走向成熟。……成天乐,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成天乐已经隐约猜到些什么,追问道:“我不是很明白,您究竟想要我怎么做?”

毕明俊又沉默了几秒钟,这才继续说道:“三天之后,苏州的托尼洛·兰博基尼书苑酒店有一场涉外的娱乐酒会,有邀请函才能参加。张潇潇也会出现在那里,身份是一位跨国集团驻中国公司总裁的女友。……我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成总经理,你自己去处理吧。”说完这些,这位董事长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的成天乐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原来不仅花总知道张潇潇的“私事”,就连飞腾公司的董事长毕明俊也是清楚的。花总曾说过,成天乐如果想约张潇潇出去玩,他可以安排。在成天乐看来,毕明俊和花膘膘都足够有钱,能接触到有相当财富地位的人才能涉足的圈子,而在这个圈子里就有张潇潇这种女孩陪人“娱乐”,只是外人不知。成天乐这个小小的交易部总经理,如果不是碰巧见识过,也是不可能知道的,可怜的郑朗当然是一直被蒙在鼓里了。

成天乐的思维很发散,还有更多的联想,他曾看过台湾有各种牵线人安排饭局的报道,能介绍大大小小各路明星陪客,而且都有明码标价的“出场费”。原来来苏州也有这些事啊,在成天乐看来,张潇潇可比大多数影视明星都勾人多了。

胡思乱想中还没忘记正事,他又回到茶几边坐下,苦笑着说道:“几位领导,你们刚才也听见了吧?我们公司的董事长打电话来过问这件事情了,并批评我擅自帮你们联系了郑朗,指示我一定要妥善处理好。叶主任啊,我这可都是为了帮你们啊!”

宣传部长赶紧赔笑道:“成总,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解决我们的麻烦,不是也等于解决成总您的麻烦吗?”

保卫部长也说道:“成总,我们并没有对任何人提到过是您提供了郑朗的联系方式。而郑朗用的是神州行号码,并没有实名登记过。”

成天乐刚想说话,他的手机又响了,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这个号码从来没接过却有点眼熟,接通之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在客户资料中看到过。电话是花总打来的,花膘膘在电话里笑呵呵地问道:“成总啊,听说你在交易部里遇到一些麻烦?这才刚刚上任不到一个月啊,不处理好的话,影响可是不太好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