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6章、惹火上身,两面难做人

叶主任苦笑着摇头道:“当然不是了,他要是真的去法院告我们学校,反倒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单位组织了一次正常的活动而已,联谊舞会嘛!假如非说跳舞时有人搂了张潇潇的腰,握手时有人摸了张潇潇的手,也完全可以用正常的眼光看待嘛。没人又任何不良的行为,校方也不可能让那样的事情出现。没人逼迫张潇潇做什么,至于喝交杯酒什么的,都是她个人的表现嘛!”

成天乐又问道:“既然如此,叶教授您又紧张什么呢?”

叶教授苦着脸道:“成总啊,您不清楚具体情况!那郑朗在电话里说了,他有个朋友在《南都日报》当记者,听说了这件事也很气愤,打算写一篇专题报道,联系以前社会上类似的新闻,着重揭露此类社会丑恶现象。他还说自己在天涯论坛当某个板块的版主,也会发贴控诉这件事,总之不会让校方有好日子过。……人嘴两张皮啊,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情,假如他恶意发挥甚至信口造谣,引起了舆论风波,我们校方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啊!”

成天乐也皱起了眉头:“叶教授啊,看样子你们学校真可能遇上麻烦。这样的事件很吸引眼球啊,原先我上网的时候就最爱翻这种新闻,报纸上也愿意转载。我只是不太明白,郑朗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知道他的目的,你们可以沟通啊,尽量答应他提出的要求便是了!这种事情传出去,的确有点好说不好听啊。”

叶主任怅然道:“谁说不是呢!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假如真有什么负面新闻被社会炒热了,对学校、对评审团的领导们都是不利的影响。我们上万师生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有可能白白付诸东流。谁能想到会出这种事呢,那个郑朗也太霸道了,也完全不顾他的女朋友的前途和名誉,张潇潇怎么找了这么个人?他分明是想借助舆论要挟学校,这是最恶劣的,偏偏又是我们现在最忌讳的。”

成天乐一摊双手:“叶教授,你和我说这些没用啊,应该找郑朗本人去谈谈。”

叶主任抬起头道:“说的不就是嘛,我们得联系上他、知道他想要什么才行!他说完那番话就把电话给挂了,除了威胁之外什么要求都没提,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

成天乐:“既然认定他是要挟,那你们校方究竟是什么意见?”

叶主任无可奈何地说道:“校长指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切按正常途径处理;但是书记却指示一定要把事情办妥当、负面影响减少到最小,尽量和郑朗沟通,具体由我来负责。”

看来这学校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意见还有点不一致,但这个问题不归成天乐操心,他似笑非笑地问道:“组织年轻教职工参加联谊,就是你出的主意吧?”

叶主任低下头道:“当初的确是我的建议,可我都是从好意出发的,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安排啊。如今我只想解决问题,不要让所有人的努力都因为这件事而泡汤,否则对全体师生都是一种伤害啊。……成总,您也是当领导的,假如你们单位和总公司上级部门组织联谊活动,大家一起吃个饭、唱唱歌、跳跳舞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将心比心,您也能理解的。”

成天乐岔开这个话题,沉吟着说道:“我既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也不好评价什么。我只能提供郑朗的联系方式,但不能透露有关账户交易的其他私人信息。而且……”

叶主任赶紧截住话头道:“我保证不会透露是您提供的消息,知道他联系方式的也绝对不止您一个人。成总还了解他什么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请帮忙介绍一下,我也好知道该怎么和他打交道。”

……

叶主任走了,成天乐还坐在沙发上琢磨着这件事,越想越不是滋味啊。这里面的关系有点复杂,谁对谁错三言两语都说不清。学校组织教职员工参加联谊活动,表面上倒也挑不出大毛病,但郑朗身为张潇潇的男友,反感这样的事也很正常。

但成天乐有点纳闷,郑朗分明是想把事闹大,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假如想敲诈学校的话,至少应该提要求并留个联系方式啊!联想到这个小伙子以前的一些经历,明显带着冲动而叛逆的性格,可能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

但假如他真把学校评审的事情给搅黄了,又把女朋友的事炒了社会丑闻,对张潇潇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啊!看上去他是那么的在意女友,这么做究竟是真的在意吗?成天乐既反感校方的行为,又有点同情学校的处境,想到最后连自己都有些糊涂了。其实他心里最同情的还是郑朗本人,郑朗为了张潇潇如此冲动,却不了解女友的真实面目。

他傻坐了半天,终于使劲甩了甩头,不再瞎琢磨耽误正经事,又再度入境练功。他第二天和“耗子”提起了这件事,没想到不谙世事的“耗子”这次却一语点破了关键。“耗子”没有分析这件事也分析不明白,只是对成天乐说道:“这没什么麻烦啊,想解决的话很简单……”

听了“耗子”的话,成天乐也恍然大悟,解决这件事确实很简单,就看那位叶主任知不知道张潇潇的底细了。整个一白天,成天乐也忍不住惦记着,不知道叶主任联系上郑朗没有、假如联系上又谈得如何?

到了晚上成天乐上班了,这已经是本周连续第五个交易日,明天就该周末放假了。一直到后半夜,郑朗还是没有来,成天乐正准备练功,桌上的办公电话突然响了。成天乐的这部座机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一个礼拜也难得响几次,员工找他有事,除了前台人员之外都会直接敲门;总公司找他有事,基本上都打手机。

谁会大半夜打这个号码呢?成天乐接起电话就是一愣,那边居然是郑朗的声音!

郑朗在电话里语气生硬地说道:“成总,我很少给不熟的人留下联系方式,张潇潇的学校只知道我在你那里炒汇,一定是找去了吧?我的联系方式也是你提供的喽?不要不承认,不是你也是你!既然你好管闲事,那就管到底吧。我已经告诉那个叶主任了,委托你和他们谈,看看你怎么摆平!”

郑朗如此说,成天乐听着不禁有些来气。虽说按规定他是不应该透露郑朗的私人信息,但毕竟事出有因。郑朗在外面惹事,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人家却找到外汇交易部来了,那么成天乐告诉对方郑朗的联系方式,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不论换谁做交易部的领导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又没有泄露与外汇操作和账号资料有关的信息!更何况,既然郑朗打电话威胁学校,敢作就敢当啊,连个手机号都不留,让人找到成天乐这儿算怎么回事?而且成天乐也没有恶意,只是希望郑朗能把事情给解决了。

想到这里,他在电话里解释道:“郑朗啊,昨天XX大学的校办主任找到我这里来了,你既然为了女朋友的事打电话给学校,又为何不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呢?你想找学校什么麻烦我管不着,从个人的角度也支持和同情你。但你既然这么做了,总得让人有沟通的机会啊?张潇潇毕竟是学校的职工,你还不是她老公,把人带走了第二天还不见她去上班,按照正常的道理,单位报个失踪都可以啊!人家只是不想把事闹大,也很有诚意想找你好好谈谈。”

郑朗在电话里冷笑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张潇潇的事情更不用你操心。那个学校的破工作,不要了又能怎么样,我的女人我自然能养活她!”

成天乐忍不住多劝了一句:“你就靠炒外汇吗?万一有什么市场风险,也是很难说的。再说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总归不错,你有没有问过人家的意见?”

郑朗在电话里冷笑之意更浓:“成总啊,你还真爱瞎操心管闲事。我刚才已经说了,既然你管了闲事就管到底吧,学校再来人就去找你。你给他们提供了我的联系方式,我就继续要你应付他们,否则的话我会向你们总公司投诉的!”

成天乐无奈道:“郑朗啊,你投诉我倒不要紧,我自会向公司解释,该接受什么处罚就接受什么处罚,但你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啊?是想要学校道歉还是做整改、或者保证今后不再出这样的事、要么赔偿你什么损失?有想法就尽管说出来呗,直接告诉对方不就得了。”

郑朗:“我就是想出口气,让他们都倒霉,没别的要求!”说完就挂了电话。

成天乐拿着话筒愣了半天,他终于也领教到郑朗的个性了。郑朗不仅要报复学校,顺便连成天乐都一起报复了,他的冲动之中还包含着善于分析外汇行情所具有的缜密思路。这让成天乐很是难受,却又有苦说不出。恰在这时,又有客人来访,还是昨天的叶主任,但这回又多了两个人,分别是学校的宣传部长和保卫部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