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4章、不速之客,无事不登门

张潇潇是既惊喜又畏惧,却不得不听命于花膘膘,恰好又做了郑朗的“女朋友”,于是便收敛起平时的放浪,成了如今这般清纯乖巧的样子。毕明俊不清楚给他打电话的陌生人是谁,张潇潇也不清楚暗中指点与驱使她的人就是花膘膘。就连那天晚上在会所里献舞,她也只当花总等三人都是客人,可能对暗中驱使她的人有用处,所以才会被请到那里去享受。

花总想的倒挺好,希望借助张潇潇试探与结交成天乐。结果成天乐因为“耗子”的提醒,这一次又没有上套,颇有点滚刀肉不好下手的意思。

……

成天乐虽然拒绝了花总提议,但心中也是颇为震撼,忍不住又打开电脑调出监控镜头看着张潇潇蜷睡的媚姿,越看越是感慨啊。虽然并没打算和这姑娘真的怎么样,但也不妨碍他在内心中浮想联翩。如果说在会所中看见张潇潇献舞,还算是在搞艺术的话,那么陪男人出去娱乐,有很多话可就不好说了。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这种女人,但是话又说回来,很多男人不是正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吗?

到了第四天夜里,成天乐上班时首先就打开了电脑,他还想等着看张潇潇养眼呢,可是人家一直没来。看来郑朗今天不会来交易部了,他要来的话一般都在开市时间,而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成天乐收拾心情正打算入境练功,郑朗恰在这时来了,居然是一个人来的,脸色阴沉目露凶光,就像要杀人似的。

这小伙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毕然在交易大厅里笑着冲郑朗打招呼,郑朗却好似完全没听见一般,怒气冲冲地进了自己的交易室。这天夜里郑朗很有些心神不定,完全不是平时看盘的状态,不断向外发着短信,后来还低声接了一个电话。成天乐的耳力再好,也不可能隔着两道门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听得那么清楚,更何况客户交易室的玻璃是双层隔音的。

成天乐只朦胧听见郑朗在电话里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现在该散场了吧,我这就过去接她!”挂完电话他就匆匆离开了交易部,在夜色中驱车不知去往何处。

成天乐有些担心,同时也挺同情这个小伙的,心中暗道张潇潇是不是今天又出去陪哪位“客户”娱乐了,却恰好被郑朗发现了?郑朗自己发现了也好,总这样被蒙在鼓里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成天乐也曾想过是不是暗中提醒郑朗一下,但是这种话实在不好开口。他现在最担忧的倒是另一件事,以郑朗冲动的性格会不会惹出什么祸事来、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当初郑朗就是为了张潇潇打架丢掉了大学毕业证,假如现在又为她捅了什么娄子伤了人或者被别人伤了,那就实在不值得了!成天乐瞎操心也没用,那毕竟是郑朗的事情,就算现在想做什么也晚了。成天乐又想到很多人都在羡慕郑朗的艳福不浅,假如他们知道真相的话,还会不会羡慕呢?

……

成天乐很想知道郑朗离开交易部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甚至忍不住想打个电话问问,郑朗留给交易部的资料中有联系方式。但他还是忍住了,作为这样一家半地下的外汇交易部的工作人员,最好不要去过问客户的个人隐私。

成总经理一直在担心会出什么事,第二天晚上很早就来到了交易部等着,结果等到后半夜也没有看到郑朗再来——难道他真的出事了?就在这时,守门的前台工作人员打来电话道:“成总,这里有个人自称是XX大学的领导,跑到我们这里找一个叫郑朗的客户。我问了客户服务部,郑朗今天没来,我们不能接待他。但是他又要求找我们这里的领导,说是有事要谈。……领导,见不见这个人?”

XX大学?不就是张潇潇的工作单位嘛!学校领导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一定是昨天晚上郑朗闹出了什么事。成天乐想了想在电话里答道:“你让他进来吧,可能与我们的客户有关,我问问究竟是什么事情。”

这位特殊的客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戴着眼镜,脸颊消瘦、额头上的皱纹很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都有很深的烟熏痕迹,神情气质看上去很和善,目光和语气都显示出很精明的样子。他自称是XX大学的校办主任,名叫叶知谛。

别看成天乐只当了半个月的总经理,但架子已经有点像模像样了,他接过这位叶主任的名片很客气的寒暄几句,请他在沙发坐下,并泡了一杯好茶点上烟,用的就是花总送的茶叶和苏烟。成天乐没有主动问他的来意,只等着对方开口。

这位叶主任原先是大学里讲艺术史的老师,副教授职称,后来得到领导的赏识提拔为校办副主任、主任,目前每周还兼着几节课。毕竟在学校也是要混教育资历课时的,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转正为教授了。大学老师素质就是不一样,虽然后半夜登门肯定心里有事很着急,可说话仍然温文尔雅很能沉得住气。

叶主任居然也不是空手来的!坐下的时候掏出一个印着XX大学图案的纸袋,纸袋里是一个精巧的包装盒,盒子里是一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口中说道:“大半夜来打扰成总工作,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学校正在招待一个上级考察团,并组织了一个学术研讨交流会,这是会议的纪念品。既然今天恰好来拜访,成总就留下做个纪念,不要嫌太寒酸。”

成天乐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这位叶主任有事想求他。假如是郑朗闯了什么祸的话,这位大学校办副主任能有什么事求到他这位外汇交易部的总经理头上?心里有疑问,表面上则打着官腔道:“叶主任啊,你太客气了!我又不是参加会议的嘉宾,怎么好意思拿学校的纪念品?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也是艺术类院校毕业的,见到老师就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

叶主任解释道道:“这次会议后勤是我组织的,纪念品数量只多不少,多出来的也是被后勤人员拿回家自己分了,我就是顺手借花献佛而已,成总自己用不着,哪怕当作娱乐活动的小奖励送给员工也行啊!……原来您也是艺术院校毕业的,那我们就更有共同语言啦,您是学什么专业的?”

这手机成天乐还真能用得上,比他现在的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也就收下了,很诚实地答道:“我是学美术设计的,但只是大专学历。”

叶主任轻轻一拍沙发扶手道:“不简单啊,成总真的是多才多艺,跨行业、跨专业的人才!……其实学历既重要又不重要,工作能力才是首位的,不过成总以后想向更高的职位发展的话,学历毕竟是一道门槛。……我们学校的自修本科学位并不难拿,您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会亲自打招呼的。等学完了本科,接下来读在职研究生也不是什么难事嘛。……我本人明年就是硕士生导师了,成总往后还想在职读研的话,尽可以来找我。”

这番话说的成天乐很开心也有一点动心,学历确实是他的一个弱点。他高中毕业之后,先出国留学、再回国补习参加高考,花了六年多的时间才拿到一张大专毕业证,而他们班好几个同学已经是硕士了。就算他自己不在乎,父母也是在乎的,而且学历在很多场合确实很有用。钱钟书写的《围城》中,方鸿渐在海外混了好几年,最后不也是拿了一张兴登堡大学的博士文凭回来交差?对方是艺术类院校,和他专业对口,校领导打招呼拿个自修的本科文凭确实很容易。而且这个叶主任将来就是硕士生导师,说不定真可以找他混个研究生文凭呢!

但这些都是客套话,还是眼前看不到影子的事儿呢,成天乐笑道:“那我要谢谢校领导给我这样一个受教育的机会!叶教授这么肯帮忙,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又能帮您什么呢?”

叶主任还在那儿打太极呢:“成总能帮我的事情当然很多啦,我以后也想炒外汇,就来你们这儿开户,如果有什么行情的内部消息,别忘了关照一声,跟着成总一起发财啊。”

成天乐一拍大腿道:“欢迎之至!叶教授想开户随时来,我给您留一个最好的单间,让我们最出色的外汇专家单独指导你操作。……您今天来就是为这件事吗?但我刚才听说您是来找我们这儿一个叫郑朗的客户,这个小伙子炒外汇很厉害的,是他介绍你来的吗?”

成天乐终于忍不住先提到了郑朗。叶主任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放下茶杯伸手扶了扶眼镜道:“成总啊,我今天还有件事求您!就和你们这儿那个叫郑朗的客户有关。”

成天乐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表面上却很惊讶地问道:“和我们这里的客户有关?我们只提供交易服务,并不涉及客户在外面的其他事情啊,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地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