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2章、穿入聊斋,美色狐狸尾

混迹世间的妖修,都很忌讳别人识破自己的身份,如果是别的妖修还好说,但假如是世上的修士,这往往意味着掩饰的身份暴露,要么被驱逐、要么被利用、要么被要挟、要么混不下去只得改变身份去别处了。假如成天乐傻乎乎的去和那姑娘套近乎还撞破了这个秘密,的确是后果难料。

“耗子”因为私念,不好对成天乐完全点透,只能开口警告。好在成天乐这人的想法也简单,一直把“耗子”的警告记在心上,而且这两天的修炼确实受到了一些干扰,于是便打消了找机会接近那姑娘的念头。

虽然不打算去刻意惊扰,但是姑娘自己送到眼前,成天乐多看两眼总可以吧?他的神气敛藏得相当好,只要不去触动什么,自信还不至于被谁发现。第三天的时候,那姑娘又来了,仍然是跟着郑朗到外汇交易部过夜。成天乐看着不禁又有点来气,这郑朗分明是自己要来看盘炒外汇,却又不放心把姑娘一个人留在外面,所以才把女朋友带在身边。但是在这里的沙发上能睡好吗?姑娘看上去睡得很好,可换成一般人是绝对休息不好的!

成天乐还想多感应一会儿,却突然察觉到姑娘周身的气息律动有那么一丝杂乱,就似睡梦中突然受到了什么惊扰或惊吓。这可不是成天乐干的,有一名客户走进了休息大厅,扭头往郑朗的隔间里看了一眼,目光仿佛穿过玻璃就盯在那姑娘的身上。此人成天乐也认识——花总终于来了,这还是成天乐上任以来第一次见到他。

成天乐对花总心存感激,如果不是花总那天凑巧看见了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又好意到饭店来告诉他,成天乐怎么能做成这个交易部的总经理呢?他正准备起身去和花总打声招呼,花总却一转身朝他的办公室来了,在外面轻轻敲响了房门。

成天乐赶紧开门,将他迎进来道:“花总呀,您终于来了!我这些日子一直在盼着呢,就想当面说声谢谢!……快请坐,今天怎么有空了?……您来就来呗,还送我什么东西?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感谢您还来不及呢!”

当了领导就是好,也有客户送礼了。花总是特意来和成天乐打招呼的,还顺手在办公桌上放了两条高档苏烟和一盒好茶。成天乐推说不必客气,自己并不怎么抽烟。花总却说别见外,就算成天乐自己不抽,放办公室里招待客人总能用得着。

谈笑寒暄之间,两人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花总突然问了一句:“郑朗又把女朋友带到交易部来过夜了?那小伙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大好春宵就这样白白浪费!……成总,还记得那天在会所吃饭时看的歌舞吗,有没有认出那姑娘是谁?”

就算花总不提这茬,成天乐还正想问呢!他听毕然说过,那姑娘在一家艺术类大学留校当助教,应该也是大学教师的身份了。在交易部遇见,看上去那么清纯恬静,可是谁又能想到她会在私人会所里跳舞?而且穿的是那种半透明的纱衣,跳的是那么放浪勾魂的舞姿?比所谓的艳舞更加令人遐想,能令太多的男人热血沸腾。

她是为了什么呢?假如是迫于生计的话,大学助教的收入虽然不算太高但也足够过日子了。如果是为钱的话,她的男朋友郑朗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作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也算有点身家了。郑朗在外汇交易部里的账面余额就有快八十万,平时开着一辆半新不旧的马自达轿车,日子还不至于过得很窘迫,至少比成天乐这个交易部总经理强多了。

郑朗很在意他的女友,平时看得非常紧,就连在交易部炒外汇都要把人带在身边,看见别人想和他女朋友搭讪,都会目露凶光很吓人的样子。那他知不知道女友去会所跳舞的事情,假如知道了,又会有何感想?既然是花总也是知情人,成天乐就把心里的疑问都说了出来。

花总听完之后却呵呵直笑,这笑容有些戏谑也有些嘲讽,他撇嘴道:“那郑朗知道什么!张潇潇的事情他又能了解多少?”

成天乐:“张潇潇?”

花总:“是啊,她就叫张潇潇,你还不知道那姑娘的名字吗?……成总,我看你对她这么感兴趣,是不是也动了一亲芳泽的心思?……假如你真有这个想法,不妨和老哥打声招呼,我可以安排一下,找个机会让她好好陪陪你!”

成天乐诧异道:“这怎么可能呢?我已经听说了,这个交易部的不少客户曾经都想勾搭她,但人家姑娘本分得很,从来不招三惹四。……听你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对劲啊?人家可是大学毕业后留校的助教!是个正经姑娘啊,而且是有男朋友的。”

花总脸上嘲讽的神色更深,也不知是在嘲笑张潇潇还是在嘲笑郑朗:“她就在那个郑朗面前装的乖巧而已,那傻小子啥也不知道,甚至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在酒吧里为她打的架、怎么丢掉的大学毕业证!……老弟啊,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也许清纯的像张潇潇那样的女孩,骨子里娇媚得很呢!……你没进这个圈子,当然是见识不到的!男人嘛,嘿嘿,那张潇潇不要领教过太多。”

成天乐一时不知该做如何反应,过了一会儿才讷讷地问道:“花总,那些男人中,也算你一个吗?”

花总摇了摇头道:“她在没毕业之前,就赶过这些场面了。但我喜欢的不是这种类型的,而老弟你好像对她很感兴趣。我刚才不是开玩笑,说的是真心话,想约她出来的话我可以安排。……别皱眉头嘛,花多少钱不用操心,老哥我请客,你只管玩得开心就行。……可以让她陪你吃饭、跳舞、唱歌、去夜店耍,吃豆腐占便宜什么的是你自己的事。不过要是想过夜来真的,需要你自己和她商量,这一点老哥我管不了。……成总,到时候就看你的魅力了!”

花总的话让成天乐深感震惊,虽然见过张潇潇在会所跳舞,成天乐也想过这姑娘与平时看见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平心而论,花总的建议其实挺有诱惑力的,张潇潇的这种身份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和别的心思,哪怕只是满足一下好奇心和虚荣心也好,更别提色心了。假如没有“耗子”的提醒,成天乐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答应?但此刻他却不想与张潇潇套什么近乎,有所顾忌自然有所回避。

成天乐笑着摇头道:“花总,多谢您的好意了,从上次会所那顿饭就能看出来,您真是难得的大方与豪爽,假如放在古代,您的外号就是赛孟尝啊!……假如我不知道您说的这些事情,可能还对那个张潇潇挺有兴趣,只不过叹息名花有主。但今天听你这么说了,我反而没什么好感了,就不必花总您破费了。”

花总又笑了:“老弟啊,你也不必总是往下三路想嘛,男人纵欲太过也不是什么好事。其实你可以约她陪你逛逛街、吃吃饭,游山玩水时有个美女陪着感觉也挺不错嘛!来苏州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出去玩吧?等工作熟悉了,干嘛不享受享受生活呢?”

成天乐也笑道:“月底的时候,我妈要过来看我,正打算到时候请几天假好好逛逛苏州的园林,前几天还打电话说这件事呢。至于约什么张潇潇,我看就没必要了。”

花总眨了眨眼睛:“令堂大人要来苏州看儿子?老弟的年纪也不算小了,你妈有没有问过找对象的事情?你现在也算是年轻有为,该多接触女孩子了。”

成天乐苦笑道:“怎么没说过?每次电话里都说,简直成念咒语了!但我现在事业正忙,暂时也没那个时间精力,以后再说吧,好姑娘是可遇不可求啊。”

花总突然说道:“那我倒是有个建议,可以让你暂时应付一下。你可以约张潇潇出来,就让她在妈妈面前扮你的女朋友,这样的话大家也都开心啊,在苏州玩的可能更好,你也算是尽了儿子的心意。……张潇潇干过这个,你就放心好了,一定没问题的,至于打招呼的事情我来安排就行。……成总啊,你就别装了,我一来你就问了她这么多事,显然是感兴趣嘛!就是陪着你玩玩而已,我知道你喜欢的,现在就点个头吧!”

成天乐仍然摇头道:“那就更没有必要了,我可不想带个狐狸精给妈妈看!”

花总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笑了,接着寒暄了几句,还说拜托成天乐留意外汇市场行情、有好机会别忘了通知一声云云,然后出门去自己的客户室看行情了。

其实成天乐刚才纯粹是无心之言,在他看来,那个张潇潇可不就是大家形容某种女人时常说的“狐狸精”吗?只是平时看不出真面目,她在郑朗面前没有露出狐狸尾巴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