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1章、得意忘形,恬风流自命

郑朗在大学里一直是个问题学生,从大一开始就经常逃课不务正业,倒腾一些小买卖,还跟人合伙做过电脑生意,总之手里攒了一些钱,在学校里颇有些另类、性格很有些叛逆。他在学校里违纪已经不止一次了,那次在酒吧里打伤人之前,身上还背着一个记大过处分没撤销呢,所以才会被开除。

有一句话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就这样一个被大学开除的小伙子,却泡到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多少令人羡慕。性格冲动而叛逆的郑朗,坐到盘面前的时候却完全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全神贯注好似把身边的世界都忘了,就是成天乐在交易部看见他的样子。

至于那个女孩叫什么,毕然并不清楚,因为郑朗从来没有说过女朋友的名字。毕然只是有几次搭讪时夸道:“郑朗啊,你的女朋友真漂亮!”郑朗心情一好和他聊过几句。那女孩是苏州一家艺术类大学的学生,比郑朗小一岁,今年也是刚毕业,却幸运的留校当了助教。女孩子在大学里工作,当然是一份非常安定并令人羡慕的职业。

毕然最后有些婉转地劝道:“成总啊,那姑娘虽然漂亮,但也很不好撬啊!以前交易部里也有客户对她感兴趣,总找机会和她搭讪套近乎,那些人都是很有钱的大老板啊。可是人家姑娘表现得很规矩,一点都不像那种招三惹四的人,就守着郑朗乖巧得不得了。再说了,她毕竟是客户的女朋友,假如成总您想打什么主意,影响毕竟有点不太好吧?”

成天乐好气又好笑的摆手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就是问问而已,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还真有客户在交易部和那姑娘套近乎?未免太无耻了吧,人家男朋友就在旁边呢!想勾搭好歹也换个场合呀。”

毕然解释道:“郑朗每次来都呆那么长时间,别人总能找到空子吧?比如她出来上洗手间的机会,就可以在休息大厅搭话。……您工作时间长了就知道了,现在很多人只要有了钱,那自我感觉就良好得不得了,简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以为女人都会主动贴上来呢,有看上的随时随地都想勾搭!我们交易部的客户中也有这种人。”

成天乐愕然片刻,心中暗道毕然说的还真是!他又问道:“这都是交易部没有搬迁之前发生的事情,有人找机会勾搭那姑娘,郑朗也应该看见啊?”

毕然:“有几次郑朗上洗手间,有别的客户进屋和那姑娘搭讪,郑朗回来恰好看见了,眼神那个凶啊,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茬。他对这女朋友护的可紧了!而那姑娘看上去也是很听话的。”

成天乐又看了一眼电脑上监视器的镜头,轻轻摇了摇头道:“是吗?可是他一坐在盘面前就把什么都忘了。女朋友一晾就是一整夜,何必要带到这里来?”

毕然也苦笑道:“也是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这么好的夜晚,难道就在这里约会吗?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不会这样的!真是浪费光阴,浪费生命啊!……我猜是那个女孩今晚有空,郑朗不放心她去别的地方,自己又要来看盘,干脆就带到交易部在身边放着了,以前应该也是这样的。”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谈工作、谈生活、谈理想、谈人生,当然主要是围绕着谈女人。毕然出去后,成天乐竟有些无心练功,他利用总经理的权限,在电脑上切换出技术支持部的监控镜头,找到了郑朗所在的那个隔间。这里的设备挺先进的,镜头还可以调焦距。

能看见郑朗和那姑娘的监控镜头安装在天花板上烟敏器的旁边,因此是俯拍的角度。郑朗坐在电脑盘面前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姑娘应该很无聊,在旁边的双人沙发上睡了。她的睡姿很诱人,蜷着身子秀发披散到脸颊上,像一只媚极了的小野猫,看得成天乐都有些怦然心动。而郑朗却只顾着盯盘面,连成天乐都不禁在心中暗恼这小子太过分了,如此秀色怎能视而不见——少看一眼盘会死啊?

但成天乐又有另一种感觉,这姑娘的睡姿很特别又很安适,他不禁站起身来跑到自己的沙发上去模仿了一会儿,果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以完全一样的姿势蜷睡,神气很安定,仿佛呼吸和心跳的节奏在无形中也变得舒缓。但成天乐却不能长久保持这个姿势,时间长了就会渐渐感觉到不舒服,除非他身体中某些部位的骨头是酥软的。

成天乐又从沙发上起来,跑到电脑前去看那姑娘,而姑娘仍睡在客户室的沙发上,却显得是那么柔媚自然,一点都不僵硬。就在这时,姑娘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向着天花板上的镜头扫了一眼,仿佛无意中有所发现,紧接着又乖乖地继续睡了。

成天乐却有点脸红了,仿佛偷窥行为被别人当场发现了似的。他关掉了监控镜头坐在椅子上凝神入境,开始每夜习惯性的练功。也许是因为今天心有杂念,所以状态和以前不太一样,当他以元神外感周围的种种气息时,总是有意无意地将注意力放在那个姑娘身上。成天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姑娘在客户交易室里,根本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成天乐却能感觉到她,这就是他的本事!

姑娘的呼吸和心跳,就像她的身体一样柔和,浑身散发出的波动很恬静却带着一种令人暗暗心动的气息,仿佛似睡非睡。她生机律动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成天乐从来没见过。如今的成天乐以元神外感之时,甚至能察觉到一花一叶的生动气息,自然也察觉到这姑娘的与众不同。

但他并不是故意在窥探什么,只是感到好奇而已,也没有多想。世上本就有形形色色的人,成天乐所见过的只是极少一部分,以元神仔细感应过的则是更少,其中有什么特别的人出现也很正常,而且这姑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特异的地方。成天乐却不清楚,饭店老板吴燕青曾经在窗外窥探他午夜练功时,也有过差不多的感受。

成天乐今夜练功,元神感应总围着这姑娘打转,不知是他心中有念,还是一种无意识的互相扰动?到后来姑娘的睫毛又动了,将身子又蜷了蜷,仿佛睡梦中也受到了什么打扰。万物纷呈的气息有时候是相辅相成的,也有时候是相互干扰的,成天乐并不知那姑娘的来历,所以此刻体会的也并不是很清晰,只是本能的觉得她可能有点问题,却又说不清问题在哪里。

这一夜练功练的有点乱,到了第二天夜里,那姑娘又跟着男朋友来外汇交易部了,还是同样的情形。成天乐入境行功的时候,仍是忍不住特别关注那位姑娘,他的元神定境并没有散乱,却不像以往那样很自然的在感应形形色色的气息。

“耗子”也注意到了这个状况,终于忍不住提醒道:“成天乐,你练功就好好练功,总盯着一个女人看干什么?”

成天乐答道:“我这就是在练功啊。”

“耗子”:“但你的元神受扰,状态显然不够纯净,与那个姑娘有关吗?”

成天乐:“美女谁不喜欢啊?养神又养眼,我只是用元神感应,她又没什么损失!这可不算占便宜,我只是觉得她很特别,想研究研究。”

“耗子”却警告道:“别忘了你自己也很特别,这么做是很容易被发现的!我提醒你的事情难道忘了吗,功夫未成之前不能轻易暴露修为。”

成天乐微微吃了一惊,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追问道:“你难道想说——那姑娘有可能也是和我一样有修为的人吗?”

“耗子”答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如果不是的话,你也没必要好奇,如果是的话,你反倒更加要小心,恰恰是这种人最容易发现你的秘密。”

这话说得成天乐更加好奇了,有些憧憬地说道:“假如她和我一样也在修炼某种法诀,有机会的话可以交流交流嘛!”

“耗子”的声音变得异常严肃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人家凭什么要与你分享?你这种心态是最危险的、最容易暴露自己!好好修炼你的法诀便是,既然要保守秘密,就要时刻注意,碰见个漂亮姑娘你就守不住啦?为了自己的安全,一定要离她远点!”

其实“耗子”已经察觉到那姑娘是一位妖修、真正的妖修!若论修为可能比成天乐足足高出两个境界,虽然也算不得什么法力深厚的高手,但至少已经练成妖丹化为人形了。不过“耗子”对妖修法诀的了解也仅止于此,成天乐与其他妖修在境界上来说是不好比较的,因为他不仅“化为了人形”而且“练成了人身”——本来就是人嘛。但从修炼的次第来说,成天乐刚刚度过身受劫,处于周天练形、采天地精华也就是丹道中所谓的内外二药的阶段,尚未到达凝结妖丹的地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