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60章、狐媚入骨,总有多情人

明明第二步法诀已经修炼到尽头,那元神中留下的心印告诉成天乐,他可以去取第三步法诀了,怎么会拿不到呢?成天乐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去问“耗子”。“耗子”则说道:“这并不是你的境界未至,而是用功不足、法力尚浅。法诀中不也说了嘛,要日夜行功、经年不怠,你这才练多长时间啊?”

成天乐又问道:“那什么时候才算到火候呢?”

“耗子”答了一句经典的废话:“等你能取出第三步法诀的时候,就算到了火候。”

于是成天乐这段日子要么在静室中行功吐纳,要么在金鸡湖畔缓步而行。练气术有动功也有静功,讲究静中感外动、动中守内静。当他绕金鸡湖行走时,身边碧波荡漾、远处万物杂呈,内心却一片宁静,元气自然运转仿佛吐纳天地。他下意识地越走越快,速度简直能追得上自行车,但看上去还是慢悠悠地散步,普通人不特别注意观察竟发现不了。

还是“耗子”及时提醒了他,如此容易露出行藏,有心人会发现的。后来成天乐注意了,当他每天在日出和日落时分于金鸡湖畔漫步时,速度并无特异,但神情却有些痴呆,就像一个傻小子在大白天梦游。

当他正午时在公寓里静坐行功时,看似一动不动,神识却漫延开来,能感应到周围的各种气息变化,包括各种人独特的生命律动、甚至能察觉到常人无法发现的光和色,显示出这些人精神与生机的状态。不仅是人,还有绿化带中的种种小动物,哪怕是一草一木,都有自己的律动气息,有的很清晰、有的很模糊,这是自然万籁之声。

很多妖物修炼到这个阶段,除了每天必要的猎食,其他所有时间几乎都用在练气吐纳上,甚至会寻找专门的洞府闭关。它们此时所谓的洞府还不是修行高人凿建的洞天福地,就是一处利于滋养元气的天然居所;所谓的闭关往往也不是有意识的,而是修炼境界的自然驱使。

由此可见,修炼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仅要有法决传承,还要有合适的地点与足够的时间,还不能心有旁骛。对世人而言,修炼到了这一步,可能就与俗务之间有了冲突,既要用功不辍,又要解决生计、事业等实际问题,可见是不太容易的。想要得到什么,总要失去什么或者有另一种追求,因此在人世中最常见到的修行者是那些出家人。但这也不是绝对,出家本身并不是修行,而是他们的生活状态也许更利于修行。

成天乐是幸运的,而且没心没肺的他一向也不为无谓的事情多烦恼,如今有时间有公寓又有工资,正是修炼的机缘。

苏州还有很多景点成天乐没有游览过,在这种状态下也无心到处乱跑。妈妈说过月底打算来苏州看他,而成天乐曾经对妈妈说自己在一家大公司做重要部门的主管,待遇非常好,公寓又宽敞又舒服,如今竟然成真了。

他打算等妈妈来的时候请几天假,陪她好好逛逛苏州,参观自己也没有去过的各处园林。虽然白天有大把的时间,但成天乐也不想妈妈知道他天天值夜班。当领导当了两个礼拜之后,他也摸清楚状况了,其实交易部并不需要他每天都守在现场,有事打个电话能赶过去处理就行。比如他隔壁那位副总,号称白天要跑外勤,经常夜里都不在的。

而在午夜之时,坐在寂寞枯燥的交易部总经理办公室中,只要没有杂事成天乐便入定行功,于无意中练神。这个世界可真小,他竟在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熟人。此人并不是“花总”,却与花总多少有点关系。

花总曾说过他也在这家交易部开户炒外汇,但成天乐上任半个月也从来没见过花总,他在客户资料中只查到了一个姓花的,看身份证复印件的电子档应该是花总无误。他今年四十三岁,难怪吴老板从不叫花总的名字,他的名字很幽默,居然叫花膘膘,简直与“成天乐”有一拼!想当年花总的父母为何要给儿子起这样一个搞笑的名字?

成天乐注意到的是一个女孩,经常跟着另一个年轻男孩到交易部来,是他的女朋友。这个姑娘看上去二十出头,鸭蛋脸下巴微微有些尖,大眼睛长睫毛非常漂亮。她的个子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并不是那种前凸后翘的夸张,但却非常的诱人,曲线柔美而窈窕,仿佛时刻都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动人心神的气息。

成天乐美女见得多了,就算生活中没有密切交往的,大街上也有很多可以养眼的嘛。但这个姑娘却不太一样,不似刘书君那种欲迎还拒、一时看不透的诱惑;也不像吴小溪那样纯真烂漫、自然美丽的吸引。她给人的感觉、尤其是给男人的感觉,一眼看见就有种说不清的欲望萌动,仿佛想拥有什么似的。

在这里有时间又有闲钱炒外汇的客户大多都很有来头,当这姑娘跟着男朋友走过休息大厅时,偶尔被其他客户看见,往往眼中都会流露出羡慕或贪涎的神色,又带着“名花已有主”的遗憾。成天乐的工作态度很认真,他每天都会在交易时间开始前就赶到,基本上比所有客户来得都早。而那姑娘的男朋友,经常是第一个到交易部的客户,大多也是最后一个走的。

这姑娘第一次来的时候,成天乐恰好在电脑前检查交易部各个角落的情况,他的电脑与技术支持部的各处监控镜头是相连的,无意中就看见了这个姑娘从休息大厅走过。虽然是监视屏幕里,成天乐也不禁眼神一亮、心神微微一荡。这姑娘可真够勾人的,却又形容不清楚她究竟是身体的哪一部分勾人?

更意外的是,成天乐居然认出她来了!在花总请客的私人会所里,那一晚成天乐见过她。记得当时有两名穿着轻纱彩衣的姑娘走到水中起舞,长袖漫卷香雾四散,舞姿曼妙至极,半醉的成天乐看得都有点痴了,其中特别动人的那位姑娘就是她!

后来成天乐点了宫灯上绘着妲己的那幅美人图,不仅是因为对古代传说故事的好奇、想过一把荒淫帝王的瘾,也是因为那幅图画的特别妖媚,隐约有点像在水面上跳舞的那位姑娘。但是后来成天乐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进屋的“妲己”与画上是一模一样的,然后醒来就在宿舍里抱着那根瓠子。

姑娘当时穿的是半透明的轻纱舞衣,曼妙的身子在灯光中时隐时现,舞到酣处颇有形骸放浪之感;而出现在交易部中时,却穿着规规矩矩的休闲衣裤,神情姿态也完全不一样,显得非常乖巧恬静。但成天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也许是因为印象很深,也许是因为他的眼力已超常的敏锐。

成天乐调出客户资料查看,那个小伙子名叫郑朗,这个月刚满二十四岁,很年轻,看身份证号码并不是在苏州出生的本地人。他的资金量不大,账面盈亏余额大约在七八十万的样子,在这样的外汇交易部中,算是资金量最小的那一批客户了。

通常情况下,他可能只是一个交易部不太爱伺候的小客户,但成天乐对他却印象很深,因为这个郑朗不仅经常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的,而且也是交易部中看盘最认真、最投入的。只要一坐到盘面前,郑朗几乎就立刻进入到一种浑然忘我的状态,仿佛是成天乐修炼时的凝神入境。但他所入的“境”却不是天地万物,而是眼前变幻莫测的外汇行情。

成天乐又查了一下郑朗的账户交易情况,他这位总经理所能看到的记录都是从两个半月前开始的,以前的资料电脑上没有。他发现这个郑朗虽然整夜都在看盘,但出手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对行情判断的非常准确,两个半月前他的账户盈亏总计余额是五十来万,此刻已经快八十万了。

今天是郑朗第一次带女朋友来新交易部“过夜”,那女孩不是这里的客户,成天乐当然查不到她的资料,于是打了个电话把“老员工”毕然叫来了。毕然不知道领导有何要事,听说是在问郑朗的情况,他有些诡秘地笑道:“成总,你也对郑朗的女朋友感兴趣?实话告诉你吧,以前不少客户都私下打听过,你问我就问对了!”

原来这个郑朗是外地到苏州上学的一名大学生,他本应该在今年夏天毕业,但就在毕业前夕因为打架斗殴事件被学校开除了,很可惜的没有拿到大学毕业证。他当时在酒吧里为了一个女孩和人打架,失手把对方给打伤了,伤者恰好是他们学校某领导的儿子。被开除之后,那个女孩成了他的女朋友,郑朗就留在了苏州,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