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56章、换身一变,问变者何人

给他办手续的酒店公寓前台小姑娘很纳闷,长租这种公寓的人大多是直接开张支票,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很大方的租好房子,付押金的时候居然刷卡钱不够,还从兜里掏零钱补齐!虽出于礼貌没有多问也没有笑出来,但她也忍不住用好奇和询问的目光看着成天乐。而成天乐脸皮厚,笑呵呵的就当作没看见。

成天乐的年薪说是十万,但每个月扣除税费、保险拿到手的也就不到七千。他一个人住,完全可以租便宜点的房子,为何要这么奢侈呢?这其实是“耗子”的主意。成天乐挑房子的时候凝神入境,一直在和“耗子”商量究竟哪里才是最合适的修行居所?

“耗子”选中的两个地方居然都是最贵的,而成天乐租下了其中相对较便宜的那处。此处是十六楼,拉开窗帘就能看见清波荡漾的金鸡湖,风景与视野都非常好。左边不远是湖中的桃花岛,而右边不远是玲珑岛,湖中的两个岛屿与成天乐住所的位置恰好呈一个等边三角形。

“耗子”喜欢这个地方自有道理,作为灵体一类的存在,它对环境的感应远比一般人清晰得多。成天乐在这里入境调息时,果然觉得元神安定、元气运转也比平时舒畅。更难得这样的酒店式公寓不仅能自己做饭,还可以定期叫免费的客房服务,比如打扫卫生、换床单等,成天乐这样一个单身汉又是“总经理”,住在这里才符合身份嘛。

忙完这一切,成天乐才驱车赶回观前街的“梦湖美蛙”饭店,恰好赶上晚饭时间。虽然下个月就要当总经理了,但他现在的身份还是饭店打杂,趁最忙的时候赶紧去工作吧。他心中非常感激吴老板,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只能在离开饭店前的最后几天,好好的替吴老板干活。

成天乐刚进饭店,吴小溪就跳出来抓住他的胳膊道:“今天应聘的结果怎么样?我们大家都在等你的消息呢!……樊师傅说了,面试的时候聊的时间越长,就说明单位对你越感兴趣,被录用的可能性就越大。你去了这么长时间,那一定是没问题了!”

成天乐笑呵呵地反问道:“是吗,还有这个讲究?那我到你们家饭店应聘的时候,怎么时间那么短?”

吴小溪给了他一拳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贫嘴了?一进门就觉得你的样子有点怪,难道是真的当上总经理了?”

成天乐踌躇满志地答道:“是的,很侥幸的被录用了,下个月一号上班。”

吴小溪突然给了他一个拥抱,发出了一声惊叫似的欢呼,就像一只快乐的小云雀。大堂里用餐的客人们都吓了一跳,纷纷扭头看了过来。而餐厅里所有的服务员,不论是端盘子的还是拿菜单的,听到吴小溪的欢呼,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平时呼来喝去打杂的成天乐,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总经理!

成天乐对吴小溪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很有点不适应,能看出来小溪是无心的,只是为他高兴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但他的脸都红了。这时樊师傅也拎着炒勺从厨房里出来问道:“成天乐,不,成总,你回来啦?”紧接着后厨的宋春来、楼上的服务员时强也都跑到了大厅里,带着兴奋而又将信将疑的神色道:“成天乐,你真的当上总经理了?”

众人的神色有惊喜、有惊讶、有羡慕,甚至还有人带着淡淡的失落,打杂的临时工成天乐应聘成功归来,被吴小溪的一声欢呼宣布了这个消息,整个饭店都有点乱了。老板吴燕青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挥手道:“工作时间,你们起什么哄啊?都老实干活去!……成天乐,不,成总,到楼上包间坐吧,我给你庆祝一下!”

樊师傅也挥着炒勺道:“你们怎么搞的?工作时间乱糟糟的,快回去干活!……宋春来,你不是在煲汤吗?怎么连火都不看?”宋春来撅着嘴小声嘟囔道:“是你自己第一个从厨房里冲出来的,还说我?”

成天乐跟着吴老板上楼,进了间有一张六人座小圆桌的包间,酒菜已经摆好,正中间当然是该饭店的招牌菜——热气腾腾的美味干锅蛙,但桌边只放了两副碗碟。

成天乐一进屋就有些纳闷地问道:“老板,难道你早就知道我应聘的结果?把这些都已经准备好了?”

吴老板拍着他的肩膀爽朗地笑道:“我了解你,只要去了还能不成功吗?所以早就把庆功酒摆好了。”

成天乐也笑道:“就算不成功,老板也算是安慰我吧?”

两人都哈哈一笑坐了下来。人的心态就是这么奇妙,假如换成上午,成天乐还不敢跟吴老板这么随便,但是出门一趟再回来,仿佛就有了更多的底气,毕竟身份不同了嘛,大小也算个总。吴老板很热情,主动给成天乐倒酒,成天乐赶紧欠身离座夺过酒瓶道:“老板,怎能要你给我倒酒呢?我来给您斟酒!”

喝酒的时候,毫无心机的成天乐如实讲述了今天去应聘的经过,包括飞腾公司的待遇以及下午找房子的事情等等。吴老板心中如释重负,暗赞花总真是手段了得,表面上却一副大感欣慰的神情,不时称赞与勉励几句,很大方地说道:“你去租房子了?其实住在我们的宿舍里也可以嘛,就是有点远、也不符合你现在的身份。下个月就要去上班啦,你在苏州人生地不熟的,还有什么困难吗?千万别跟我客气,尽管开口!”

成天乐这人还真敢开口,他厚着脸皮很不好意思地说道:“老板,我还真有点困难,如果有可能的话想和您借点钱。”

吴老板:“你想借多少?”

成天乐:“我租的公寓是按照季度交租金,每季度一万,我只交了押金,还没交一季度的租金呢,身上已经没钱了。虽然过几天还有上个月的工资一千五,但还是不够的。所以想跟老板您先借点,一万就行,年底前一定还上。”

吴老板一拍桌子道:“一万怎么够?我借你两万吧!也不着急还,等手头宽裕了再说。你就要当总经理啦,怎么也得置办几件像样的衣服啊,吃完饭就去商场买两身。”

成天乐激动得手里的酒都洒了,又赶紧给吴老板斟酒,连声说着感谢的话。他自己倒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但吴老板的语气已经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假如他还是饭店的打杂,开口向老板借钱可能没那么容易,更别提借一万给两万了。他却不清楚,吴燕青是有赶紧送神出门的意思。

今天这顿饭成天乐和吴燕青吃得都很开心,尤其是成天乐,甚至比上次赴花总那顿宴席还高兴,酒喝得很多却一点没醉,饭后吴老板就要人给成天乐拿来了两万现金。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左右,饭店就在苏州最热闹的商业区观前街一带,附近有好几个大商场和不少服装专卖店,成天乐揣上钱就准备出门买衣服。

吴小溪又溜过来问道:“成天乐,你干嘛去啊?”

成天乐答道:“去商场看看,买两身上班穿的衣服,最好是休闲西服。”

在人事部签合同的时候,杨经理也简单说了几句外汇交易部的着装要求,既要正式不能太随意,但又不能过于拘谨。因为他们都是半夜工作,假如穿着深色正装西服打领带,就太像香港黑帮片里的打手了。女人都是爱逛街的,吴小溪一听这事就来了精神,抓着成天乐的胳膊道:“你一个大男人,会挑什么衣服啊?我陪你去,帮着参谋参谋。”

有美女陪着逛商场还能帮忙挑衣服,成天乐当然高兴啦,满心欢喜的正准备答应,不料吴老板刚好下楼走过来道:“小溪,你凑什么热闹啊?老实在饭店呆着,下了班早点回家!”又转身冲成天乐笑道:“成总啊,要不我找几个服务员陪你逛街?……算了吧,她们也不行,还是我亲自陪你去吧。”

成天乐赶紧摆手道:“不不不,我自己去就行,衣服我会买。”和吴老板喝酒还可以,要他陪着逛街买衣服就太别扭了。

成天乐有点感触,吴老板愿意把宝马车借给他开,也很大方的借他两万块钱,但却不愿意看见吴小溪陪他去逛街,这种态度,并不因为他的职位和身份的改变而改变。

接下来的这几天,成天乐仍然在饭店打杂,只要眼里能看到的杂活他都抢着干,却比以前清闲了不少,因为饭店里没人好意思再使唤他了。比如在大堂里拖地的时候,总会有服务员赶紧过来道:“成总啊,这是我的活,怎么好意思劳您帮忙呢?”

有人的语气是开玩笑,有人的语气是真不好意思,而有人的语气则是酸溜溜的。这让成天乐的感觉挺复杂、总有点怪怪的,就像一个演员演错了自己的角色般,有时会莫名其妙想起飞腾投资的老总毕明俊对他说过的那番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