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53章、福地洞天,养气安神居

花总把这些背景跟成天乐解释清楚,又宽慰了一番以打消他的疑虑。成天乐要应聘的职位虽然名义上也称为总经理,但其实只是负责这个交易部的日常事务而已。该公司所谓的交易部并不是一个独立的法人,成天乐也不是承担法律责任的法定代表人。严格说起来他只是一个打工的,管理客户、整理资料、拿自己的报酬而已,作为总经理反而不涉及具体的代理操作环节,出了什么问题也找不到他头上,反正公司又不是他开的。

欧美外汇的实盘交易都是白天,由于时差的关系,在境内交易的话时间都是午夜了,所以该公司要求交易部总经理要能长期值夜班。至于配车那也是顺理成章的,上下班时间经常没有公交车,步行既不安全也不太现实,总是打车有时也不太方便。普通员工可能几个人合伙长租一辆车接送,但是总经理毕竟涉及到公司的形象,应该配一辆车,而且应该是好车。否则客户来了一看,总经理都这么寒酸,会对这个交易部产生不信任感,也不踏实把大额资金放在这里开户。

听到这里,成天乐呵呵笑道:“待遇真不错呀!夜里上班也挺好,什么时候工作不都一样?而且还清静。”这对于他来说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如今的成天乐只要每天练功两个小时左右,一整天都精神焕发。只要不轻易运转元神元气,日常的一些事情已经很少让他感到累或者倦了。如此一来,尽管午夜上班,但是白天做什么事也不耽误啊。

时间和精力,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仅仅是通过修炼,成天乐已拥有的比常人更多。

花总却摇了摇头,以教导的语气道:“你还认为待遇不错?要管理一个外汇交易部,客户都不是一般人,在这个行业中有正经资质和工作资历的,年薪十万能请的着吗?还要天天上夜班,做的业务也处于半地下,那点薪水相对于这个职位,简直是太少了!他们还想请什么样的?小伙子,你还年轻、需要见更多的世面,其实干这行将来可能不指这点薪水过日子,业绩提成才是大头!”

成天乐原本还担心这个职位竞争会很激烈,听花总这么一解释,才明白正经能够干这一行的老手根本不屑于去,那么就算应聘的人多,估计成天乐也很有希望矬子里拔将军被录用,毕竟他有很多条件与招聘要求是那么吻合。

吃饭之前,他还是饭店里的打杂,心里对未来的美好预期只是下个礼拜正式转为合同工,每月能拿一千八的工资。可是吃完了这顿饭,成天乐已经在憧憬自己当了交易部的总经理,每年至少十万的年薪,还配有高档专车,假如干得好的话,业绩提成要比薪水还多得多。

就算花总不说那些,成天乐自己看见那个招聘广告多少也感兴趣的,再经过花总这个知情人士一剖析,成天乐已经完全动心了。想当初他到饭店应聘打杂本就是存着骑驴找马的心思,可是在饭店的工作很忙,一直没有时间去找别的机会,等到在这里混熟了过得很舒服,暂时也不着急去想别的,好好修炼法决才是他心中的正经事。

但是今天遇到这么一出,他也想到自己该换个环境了。一方面他的练形术修炼使身体变得特别敏感,而饭店这种地方环境太杂乱了,还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熬过去,渐渐的感觉也有点不舒服。另一方面,法诀的后续内容已在元神中出现,经络洗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将不再仅是静守元神之内景,而是将修炼内外交感之道,这需要一个很安宁的环境,不论是饭店还是宿舍都不太合适。

到那时,成天乐的修炼仿佛是经历了一个轮回,他起步时就是入境感受万物纷呈,等到如今想要再突破一层境界时,又要以元神体会内外交感、天人相合的呼应。假如是山野中的妖类修炼到这一步,尽管没人告诉它们什么是福地洞天,也会自然的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灵气充盈的地方去吐纳练功。

这对天成天乐来说,就等于要在苏州城里凭感觉找个好住处,这样的话,他就必须要找一份薪水高的工作了,继续在饭店打杂是不可能的,那薪水当然不够租一处勉强能算修行静室的房子。就算自己出去租了,来往上班也不方便。

巧合的是,成天乐昨天刚刚闪过念头,等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要找个体面点的工作?不论薪水怎么样,至少看上去还过得去,穿得干干净净坐写字间像个白领。因为他妈妈刚给他打了电话,聊了很多关心的问题,包括在苏州工作怎么样、生活习惯是否还适应、有没有谈对象等等。

成天乐刚到苏州的时候就给家里打电话报过平安,从传销团伙出来也特意打电话唠了半天。但他没有说实话,只说自己在苏州找了份工作,前一段时间去外地出差联系不便云云。成天乐曾在欧洲留学,有时候一个多月没联系也正常,后来到外地上大学,一般也就每年回家两次。

父母关心儿子,如今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就业问题与婚姻大事,只要有事业可忙就是好事,还劝他刚到新公司要好好表现,国庆长假路上人太挤,就不必着急回家云云。但是妈妈昨天又给他打电话,问了工作和生活的情况,还说需不需要给他介绍对象?甚至将来在哪里成家、怎么买房子这些远景目标都谈到了。

成天乐为了让妈妈安心,把自己在苏州的生活描绘得很好,没说在饭店打杂,而是在一家公司上班,还当了一个大部门的主管,待遇非很高、还有专车云云。总之是延续了于飞所说的那套谎言,又编织了饭店里的某些事情,净拣好听的告诉妈妈。妈妈听得是满心欢喜,结果一高兴,就想来苏州看看成天乐。

妈妈说等到十月底假如手头事情不忙了,打算请个公休假过来,听说成天乐现在的宿舍挺大的环境又好,她就在这里和儿子多住两天,顺便好好逛逛苏州,以前还没来过呢!成天乐怎能说不好呢?但是心里却犯起了嘀咕,假如妈妈真要来该怎么对付过去?找个工作忙的借口让她别来,还是找一家酒店让妈妈住着、请假陪她玩几天?总之别让她发现自己在饭店打杂。

到十月底还有一个多月,妈妈也没说一定会来,所以成天乐虽然有点为难但还没有立刻太着急,只是当时有一闪念,假如在这个时间恰好能换一份体面的工作也不错。没想到今天机会就来了。他的运气可真好啊,刚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

吴老板真是好人呐,给了成天乐两天假,第一天准备好简历,第二天就去应聘,而且很大方的让成天乐开着自己那辆白色宝马车去,也好充充场面增加底气嘛!

苏州的规划与很多城市拆旧城建新城的情况不太一样,由于古迹名胜众多,所以基本保留了古城区的格局,在老城的东西两侧分别建了两片新城区,就是高新区和工业园区。飞腾投资交易公司的总部位于工业园区李公堤一带,在一座很气派的写字楼里租了一片面积很大的办公室,成天乐的应聘地点就在这里。

成天乐开着宝马、拿着报纸找到该公司,上楼向前台小姐说明了来意。那操着吴侬软语腔、说着苏州普通话的姑娘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然后就把成天乐带到了一间很漂亮的小会客室,还给他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泡茶不是用普通纸杯,而是用消毒柜里拿出来的白瓷杯!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看出公司的档次很不一般啊。

成天乐端起茶还没喝两口,就有人进来了,是两男一女。当中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戴着无框树脂眼镜、穿着暗条纹深色西装、没有打领带,人长得非常精神,一看就是领导模样。他见到成天乐就很大方的握手打招呼,神情语气都透露着十分的自信,自称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毕明俊。另外两个人,女的年近三十,是人事部主管杨履霜小姐;男的四十多岁,是这家公司的副总,叫罗剑锋。

几人落座之后面试就算开始了,面对面在沙发上坐着聊,气氛比预想的要轻松得多,并不是几名面试人隔着长条桌,给成天乐一个凳子坐着像审犯人那么问话。成天乐将自己的简历递给了毕总,毕总翻了几页便面露惊喜之色——面前这个小伙条件真是太合适了!

然后众人又聊起成天乐的经历,比如在德国的学习生活情况、大学里的各种事情,美术设计专业所学的内容等等,问话的主要是杨经理。俗话说“细节是魔鬼”,就算成天乐能编造出一份简历来,各种证明文件都能以假乱真,但谈到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时,如果他没有真实的经历,三言两语就能让有经验的人看出破绽来。

可成天乐毫无破绽,他聊的就是自己的事情,这样的面试让他很放松,越聊越开心,甚至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应聘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敏感的成天乐也发现,那位总经理毕明俊话不多,却总在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观察自己。有意思的是,这位毕总的眼神虽然看着他,成天乐却感应到他其实在注意自己的身体周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