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9章、行功无迹,窗外夜行人

妖修可能化为人形、也可能不化为人形,但是化为人形对修炼最为有利。只有极少数天生的瑞兽,化为人形之后还保留了特异的原身,其他绝大部分妖类都会在幻化人形之后追求直接修炼人身,脱胎换骨达到形神的第二次蜕变。就算那些保留了特异原身的瑞兽,往往也会修炼人身。

然而世间万物千姿百态也千奇百怪,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很多深潭巨泽中的水族修炼有成,往往会化蛟成龙,这对于它们而言,也是利于修行的一种方式。而且并非所有的妖类都曾见过人,就算偶尔见过人也并不一定都能悟出来,这样的妖类也可以继续修炼,随着修炼的方式和心境的变化,原身会发生变异,至于变成什么样子那就谁也不清楚了,也许会成为世间强大的异兽。

更有意思的是,就算化蛟成龙的强大水族,也可能会化为人形修炼。很多妖类都是自发感悟到这一步的,在此之前可能已修炼了漫长的时间。而成天乐得到的这套法诀是妖修传承指引,可以让世间妖物修炼少走弯路。法诀第二步的练气术就是在改造形体,向着幻化人形努力,但对于成天乐而言倒没这个必要了。

当他终于能够感到守元神内景元气自然运转,只要入境行功便能滋养壮大时,元神中又出现了新的法诀内容,把他给吓了一跳,赶紧招唤“耗子”问道:“练形须度‘身受劫’,五脏六腑诸病齐发,元气流转而消,难道我要生病了吗?”

“耗子”边想边答道:“元气运转而练形,就是你的身受考验。成天乐,你有病吗?”

成天乐有些不太自信地回答道:“我没病,身体健康得很。”

“耗子”又含含糊糊地说道:“其实这套法诀,色欲劫与身受劫同至,色欲劫要先度,身受劫最猛烈的考验却在后面。但若你的身体本来就很健康,倒也没必要担忧什么。如果继续修炼有什么不舒服,也要坚持住,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无论是人是妖,修炼入门时必须先面对两种考验,用通俗的话讲就是精神上的和肉体上的,而且它们还互为关联,首先是色欲劫,其次是身受劫。而大部分妖修与人间各派修士所不同的是,这两种考验几乎是同时到来的,而且要猛烈得多!因为相比有理智的人而言,禽兽的本能冲动更强烈直接,而且在练形的过程中,对肉身的要求也相当高。

先要度过色欲劫使灵智清明、元神初现,才能度过接下来更猛烈的身受劫,便是这套法诀中的指引。“耗子”没法解释这是妖修的讲究,只能出言安慰成天乐,让他安心修炼便是了。其实一个人若先天血脉筋骨完足,也没有什么隐疾,身受劫并不难度过,但往往也会出现别的异状。

比如成天乐,在传销团伙里经历色欲劫、本能欲望冲动难抑时,每天练功还会出一身难闻的臭汗、黏黏糊糊粘在身上,把周围一圈人都熏走,等收功之后几乎能把自己也给熏晕了。假如不知道这个过程会有多长、又为什么会发生,谁能日复一日的忍受下去?它取决于血脉净化的程度,功夫到了自然也就过去了。

当成天乐不再出那种臭汗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度过了身受劫,他本身就是人,不需要追求元气运行的改变,所以这一步不练自然成,但他在懵懂中仍然修炼。这妖修炼形术此刻给他带来了两种后果:好的一方面,他的元神元气不断地清晰壮大,否则的话就算他不练自然成,功力也是远远不足的,届时无法修炼第三步法诀;坏的一方面,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几乎到了一种变态的程度,而且这种反应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敏感”和“敏锐”是有区别的,成天乐似乎变得特别娇贵或者有点神经质,哪怕让一根针扎一下,他的感觉也和被捅了一刀那么夸张!有一次在厨房干活,锅里翻滚的一滴汤溅到了他的胳膊上。这点“小事故”在后厨再常见不过,顶多是烫个小泡而已,干活忙的时候甚至注意不到。可成天乐当时却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那剧烈的灼伤疼痛感就似他自己掉到了锅里。

这一声惨叫把厨房里的人都吓了一大跳,正在掂勺的宋春来手一抖,把一锅炒菜扣在了灶台上。外面路过的吴小溪也闻声跑了进来,还以为成天乐不小心受了多重的伤。搞清楚状况之后大家都有些哭笑不得,吴小溪皱着鼻子嘲笑道:“一个大男人,怎么比小姑娘还娇气?”

成天乐喘着粗气解释道:“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一下烫的特别疼,把大家给吓着了。”说话的时候手臂上的烫伤处仍然钻心的疼痛,难以形容的痛楚感以放射状蔓延到全身,成天乐强忍着不再哼出来,并尝试着运转元气。

他惊讶的发现,元气运转使生机焕发,虽不能压制痛楚,却能调治伤势——等伤好了自然也不可能再疼了。烫一个小泡虽然不是多严重的伤,但通常情况下也要两、三天才能好,可是成天乐到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手臂上的烫伤就已经好了,甚至那一小块结痂都已经脱落,只留下一点淡淡的痕迹。

在这种情况下,成天乐当然诸事多多小心,哪怕一点小意外都要防止。暗自琢磨身体变得这么娇嫩,恐怕就是法诀中所说的“身受劫”吧?既然如此,那就得坚持练功早点度过才是正经。成天乐这人心思简单得很,就像当初出臭汗一样,出了也就出了吧。幸亏有“法诀”和“耗子”的指点,他想通了是怎么回事,否则遇到这种状况还真不容易坚持下去。

他虽然变得十分敏感,但在第一步法诀练成之后,他的知觉就变得特别敏锐,能在不知不觉中回避很多伤害。有一滴热水能烫着他也不容易,但当时是实在没办法,他正蹲在那里收拾东西,左右都有人根本闪不开,况且也没想到会那么疼。

接下来的这几天,成天乐虽不能说“如临深渊”,但和“如履薄冰”的感觉也差不多了,好在有“修为”在身,也没有再出过什么差错。这天夜里他躺在床上练功,而同屋的宋春来仍然在那里呼呼大睡。成天乐静守元神内景、运转元气时是断绝外缘的,不仅外缘无扰,而且神气也收敛于无形。

若与世上妖修相比,这一分“敛妖气”的功夫,比他高得多的高人也赶不上,因为他根本就没“妖气”,而且在修炼之初就把神气波动收敛的近乎完美。这套法诀的特点就是先收敛再滋养,收敛一分才能壮大一分。此刻的成天乐却不知道,有人悄然上了阳台,一双犀利的眼睛如夜色中的寒星,隔着窗户正静静地盯着他,一看就是一个多时辰,此人才悄然离去。假如成天乐能察觉的话,会发现他的身影很熟悉,这个神秘的夜行人就是饭店老板吴燕青。

成天乐做梦也想不到,吴老板会在半夜窥探自己,而且能在无声无息中上了六楼的阳台。传销团伙里的大小领导云少闲和刘书君曾讨论过,成天乐是真傻还是假傻?在很多方面,他确实是真的傻!那天那顿饭不简单,他喝的酒更不简单,吴燕青不好说破什么,只是给他放两天假休息。正常人都得歇两天,而成天乐的表现显然不正常。

他是运转元气解的酒,否则那天根本没法去上班,第二天仍然会感到晕乎。可是他醒酒之后立刻就去饭店了,自己还没反应过来露了什么破绽,刻意隐藏的秘密多少还是显出了一点端倪,所以才会让吴燕青起疑。而这位饭店的吴老板,显然也不是一般人。

成天乐一时多嘴挤兑了花总,跟随吴老板赴了一次超出想象力的宴席。喝多了闹出笑话倒没什么,但他在饭店里的“积极工作表现”,却给自己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而本人还蒙在鼓里呢。

……

这一天,花总又来了。

吴小溪见到花总,没有再像上次那样故意装作没看见,以迎宾式的微笑招呼道:“花总好,欢迎光临!”看来那顿饭确实有作用,既然为吴老板赚回了面子,吴小溪也犯不着生气了。就像成天乐说的那样,朋友之间礼尚往来嘛,那一顿能顶吴老板请花总好几年了。

花总上楼的时候,服务员都微笑点头问候,这本是他们的职业习惯,对客人一般都这样,但是对花总倒是挺新鲜。花总进了包间点菜,服务员就是那天给刘书君和于飞他们点菜的那位,名叫时强。花总今天的兴致不错,坐在那里还和服务员聊了几句,时强顺嘴说道:“花总好大的手笔,竟然包下一整座会所请我们老板吃一顿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