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8章、风吹酒醒,瑟瑟犹未知

这时吴小溪听见动静也溜进厨房,一见成天乐就抓住他问道:“你们昨天到底吃的什么饭啊?花总包的私人会所究竟怎么样?快给大家讲讲!”

成天乐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经历,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啊,换谁都会有吹牛的心思。况且他也用不着吹牛,只要如实说出来,就足够令饭店里这些员工目瞪口呆。但有些事情在吴小溪面前却不好说出来,而且三言两语也讲不完。他眨了眨眼睛道:“太气派了,我们老板太有面子了,反正我是从来没吃过那样的饭。”

樊师傅问道:“你这小子说话真让人着急,做的到底都是什么菜啊?”

成天乐:“是苏州水席,重点还不是菜,反正三言两语是说不完的,等下午再慢慢讲吧。”

樊师傅一挥炒勺道:“都散了、散了,大家先干活去。等下午休息的时候再听成天乐慢慢讲,我也想知道那会所里的苏州水席是怎么做的?”

等到下午三点多钟,饭店里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闲下来的众人都围坐在散客大厅里,听成天乐讲昨天赴宴的经过。成天乐讲故事的口才很不错,曾在传销团伙天天听台上的讲师忽悠,也不是没有收获,时间长了,他似乎也变得能说会道了。而且他也不需要添油加醋,只要老老实实的讲出来,就能引发众人一阵又一阵的惊叹。

看见众人的表情,成天乐也很来劲,说得是眉飞色舞。不过他还是在吴小溪面前打了点埋伏,比如在酒桌上身边三位姑娘是怎么“服务”的,还有挂在园子里的宫灯是什么涵义、后来他又摘了一盏宫灯做了什么?这些都没有说出来。饶是如此,这顿饭也是太夸张了,有点超出众人的想象力,花总竟然能包下那样一座会所专门请吴老板!

宋春来叹着气说道:“我要是也能吃那么一顿宴席,一辈子也就值了啊!”

樊师傅敲了他的脑袋一下:“瞧你这点出息!不就是一顿饭吗?小乐昨天不是跟老板去吃了吗?吃了就吃了,还能管一辈子?你在饭店好好干,下次老板带你去不就是了?年轻人,来日方长,不要只有这么点眼光!”说完又叹了口气道,“不知道那家会所的大厨是什么人?我看他们主要是舍得用料,只要把料都备齐了,在这里我也能做那一顿苏州水席,未必比那什么高档会所差。”

吴小溪一直瞪大眼睛听着,也是一脸惊叹的表情,这时才插话道:“樊师傅,你的手艺当然不会比人家差,但那一顿饭,吃得可不是饭啊!……宋春来,真要讲出息的话,以后可不是被别人请,而是一高兴就请别人!”

众厨师和服务员都愣住了,但又不得不承认吴小溪的话很有道理。这顿饭再怎么夸张,它也是别人请的。既然花总能这样请吴老板,等将来自己出息了,怎么就不能同样去请客呢?想到这里,成天乐也在傻傻的憧憬,将来说不定有一天自己也能包下那样一家会所,请客人好好的享受。假如客人是宋春来的话,那就先灌醉了,也给他一根瓠子抱着回去。

别人也许只是想想而已,但成天乐却想得很认真,因为他有自己心底的秘密,假如将来修炼了所有的法决,成了世上真正的高人,未尝不可实现这样的愿望啊?

花总请吴老板的这顿饭,被这些员工们议论了好几天,哪怕过去很久之后再想起来,服务员和厨师们也是羡慕不已,成了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仿佛他们都是成天乐。有的服务员和朋友吹牛时,干脆就说成了是自己的经历,那感觉仿佛也十分有面子。

吴老板第二天来饭店了,他早上又去买菜了,但这次却没带成天乐而是叫了另外一个服务员,是他自己开的车。成天乐一见到吴老板就问道:“老板,今天怎么不让我给您开车了?”他心中一直有些不安,前天醉成那样还抱了根瓠子回来,未免太丢人了,老板出门前可是一再叮嘱他不要闹笑话啊。

不料吴老板看见成天乐却很惊讶,瞪着眼睛盯着他道:“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我还听小溪说,你昨天上午就来上班了。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可以给你放两天假好好休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不用这么拼命,传出去还以为我们饭店虐待员工呢!”

成天乐赶忙解释道:“老板,我不累,一点都不累!不就是喝顿酒嘛,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今天还请假的话,那多不好意思?”

吴老板眼中有疑惑之色闪过,仍然劝道:“你这个傻小子,真不是一般的傻!我是老板,要你休息你就休息,不扣你工资、奖金也照发。我都这么说了,你难道真的不累吗?”

这时樊师傅凑过来道:“年轻人火力壮、身体棒,偶尔喝多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老板你要注意保重身体。”又朝成天乐道,“小伙子,这是老板对你的关心,酒色伤身啊,以后一定要注意!累的话就赶紧回去休息,老板都说了不扣你奖金。”

成天乐却道:“我昨天上午有些晕,但后来就好了,昨天晚上睡了一大觉,今天真的是一点不累了。假如喝顿酒就歇两天,下次也不好意思再让老板带我出去了。”

吴老板看着成天乐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道:“成天乐,跟我到办公室来,我有话要问你。”

在厨房通往后门的旁边,吴老板有一间不大的办公室,但他平常根本不在这里“办公”,这里有两张桌子,另一张桌子是给财会用的。来到办公室把门关上,吴老板坐在自己的板台后面,让成天乐也坐好,就这么看了他半天。成天乐被老板看的心里有点发毛,终于忍不住问道:“老板,你到底有什么话要问我啊?”

吴燕青不动声色地问道:“成天乐,我对你怎么样?”

成天乐有些不解地答道:“老板对我当然好了,很好很好!主动给我涨工资,还带我出去长见识。不说别的,就是前天那顿饭,我就是攒几年的工资自己也吃不起啊!都是沾老板您的光。”

吴老板的表情本来很严肃,此刻也被成天乐逗笑了,他笑了笑说道:“你说前天晚上?那可不仅是花钱的事!……你为了我的面子开口挤兑花总,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呢!”然后又面容一肃道,“既然如此,你有事情是不是不该瞒着我?假如你有什么秘密就告诉我,我不会责怪你的,也可以就当作不知道。”

成天乐愣了愣,心念一瞬间转得飞快,难道吴老板察觉了什么不对劲、还是自己那天喝多了之后乱说了什么话?他只有两个“秘密”,一是被骗进传销团伙里的经历,来的时候就隐瞒了,后来又被那个李警官一吓,更是再也不敢说了。而且当时吴老板还无意中给他圆了谎,现在再说出来,不是连老板也卖了吗?

第二个秘密当然就是修炼法诀的事情,“耗子”一再叮嘱他修炼未成之时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也要小心别被人发现。所谓“修炼未成”,就是指成天乐还没练成所有的七步法诀。但这两件事都是成天乐的私人隐秘,而吴燕青只是他打工饭店的老板,就算对他很好,于情于理他都没有必要一定告诉他。

但成天乐也不记得自己那天喝醉后的情况,只能试探着反问道:“没有啊,我没有什么不应该的秘密瞒着老板,难道是因为那天我喝醉了、胡说了什么吗?”

吴老板欲言又止道:“那倒没有!……成天乐,你抱回来的那根瓠子哪去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成天乐这两天一直为这事闹心呢,原来老板果然是嫌他闹了笑话,只得红着脸解释道:“对不起,我真的喝多了,不记得后来是怎么回事。……至于那根瓠子嘛,也不能浪费,今天中午拿厨房让樊师傅做汤喝了。花总既然连那样的酒席都请了,不会在乎我带走的一根瓠子吧?”

吴老板的神情一时变得有些古怪道:“你吃了?好吧,吃了也好!……我没事了,你出去忙吧。”

成天乐推门出去,吴燕青还坐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迈步出门的这一瞬间,成天乐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应,仿佛似曾相识。第一天到这家饭店应聘时,众人说话间吴老板突然进门,成天乐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甚都仿佛被某种目光扫过,当时就像是闪瞬即逝的错觉,如今的感应仍然像是错觉。——这吴老板的眼神好犀利啊,只是他平常不这么看人。

成天乐所修的练气术还可以醒酒,而且能让身轻体健、精神焕发,就冲这一点,也值得他每日坚持不懈的习练下去。元神在内守中壮大、元气在收敛中滋养,假如他是妖修的话,此刻已超脱族类、形神正在不知不觉的转变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