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6章、八仙水席,沾唇洗尚香

成天乐身边的三个姑娘打扮也差不多,但他坐下之后已经傻眼了,只是愣愣地看着吴老板那边,虽然出过国、游历过欧洲各地,但也没见过这种世面啊。花总说了一句:“开席之前,先请品茶。吴老板,请!”

左边的姑娘提壶斟茶,右边的姑娘把盏接住,纤纤素手已将一杯温热的清茶送到了嘴边,后面那位姑娘正在柔柔的给吴老板掐肩捶背。成天乐还在那里傻看着,却没注意到一杯带着清幽香气的绿茶也送到了自己嘴边,吴老板咳嗽一声、瞪了他一眼道:“成天乐,发什么愣啊?喝茶!”

成天乐这才反应过来,这被人伺候的感觉虽然有点不适应,但也挺舒服的,下意识地开口饮茶,只觉一股清香润开唇齿、沁入心脾,而后面那双小手在他的肩上连捏带摸,也是无比的受用。

品茶只是为了餐前清口,紧接着茶点撤去,上来了八盘凉碟,是苏州传统的“素水八仙”——茭白、莲藕、水芹、芡实、慈菇、荸荠、莼菜、菱角,虽然全是素菜但却不是素做,浇的淡汁、浸的汤卤各异,尽皆美味。成天乐可以自己吃,更可以让别人喂着吃,只要用筷子点一下,自会有人起身给他夹好,或者换一种喂法也可以。

成天乐刚开始表现得挺老实,或者说在这种场合有点木讷。他本来就不是主客,只不过是陪同吴老板来做个见证的跟班,当然也有点不好放开。不过吴老板倒是放得很开,各种温柔享受来者不拒,成天乐则老老实实的自己吃菜。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呢?恐怕谁猜不到,他第一念想到的竟然是吴小溪!

不要误会,他不是把身边的姑娘想成了吴小溪,而是看着吴老板的样子,忍不住在那里琢磨——“假如小溪看见他老爹在外面这么‘花天酒地’,会不会生气啊?”紧接着又想到那家饭店只有吴燕青这个老板,却没听说过有老板娘,据说小溪她娘很早就去世了。然后他又在想——“男人出来应酬嘛,这些也没什么。”

也真难为成天乐,坐在这桌上还在想那些。上完素水八仙之后,就是热的主菜了。通常的酒席上都有鱼,可是成天乐却从来却没见过哪一桌席面会同时上八盘鱼,每一种鱼都不一样、做法也各不相同,分别是花鳜、江刀、石首、白条、鳞鲥、斑鲈、河豚、银丝。

今天这一席是“苏州水席”,所谓“水席”不是流水席的意思,就像做篇文章总有一个主题,这一桌酒席的主题就是“水”,所以上的全是水产。三个人哪吃得下这么多鱼?但在这种宴席上也不可能把菜吃完,每盘鱼只是动几筷子尝几口而已,品的就是那种滋味。只要用筷子指一下,就会有人把每种鱼最值得吃的肉剔好,放到盘里或喂到嘴边。

有菜怎可无酒?这里的酒没有商标,装在精雅的粉彩瓷壶中,只要说一声“酒”,自有姑娘给斟上或含酒渡到唇边。左右两位姑娘一人斟酒一人夹菜,斟酒的姑娘一口菜都不吃,而夹菜的姑娘也是一口酒都不喝,这样才叫“原汁原味”嘛。

成天乐一开始没喝酒,因为他只顾着吃菜了。这么多好吃的菜啊,可不能浪费了,他吃得那个香啊!上这种席面只顾埋头大吃,一边吃一边还在琢磨别的心思,在这家会所的客人中恐怕也只见过成天乐一个。

见此情景,花总咳嗽一声道:“吴老板,你的伙计好像不满意这里的酒,我们要再换一种酒吗?”

正在吃鱼的成天乐怔了怔才意识到花总是在说自己,吴老板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道:“成天乐,不要光顾着吃!在我的饭店里难道没吃过好东西吗?……喝酒,这么好的酒,你替我多敬花总几杯!”

哦,喝酒也是工作,跟吴老板来就是要替老板多敬花总几杯酒,那成天乐就开喝了。这酒不是白酒,呈琥珀金色,入口极佳。成天乐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要用“琼浆玉液”来形容酒,他的感觉只有一个字——香,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

几杯酒下肚,身上渐渐发热,好似脑袋也变清醒、思维也开始活跃起来了,他不再像刚才那么拘谨,在酒桌上的话也多了,仿佛胆子也变大了。就算没有人问他什么,他也会主动开口了。这时又上菜了,成天乐瞪大眼睛道:“哇,乌龟也能杀出蛋来,太不容易了!……花总啊,我替老板再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么好的宴席!”

刚上来的这道菜是巴掌大小的乌龟,把腹甲去掉只留背壳,翻过来熏炙调汁做熟,连壳一起端上来,就像一只只小碗盛好的乌龟肉。乌龟肉倒也没什么太稀奇,难得的是每只乌龟里都带着一串大小不等的金黄色圆形蛋花!这场面成天乐好似只在赵本山演的某个小品里见过,但那个“扯蛋”的小品里杀出的是甲鱼蛋,而这乌龟可比甲鱼好吃多了。

成天乐喝着酒就聊起自己看过的那个小品,他是真心的在赞叹这道菜,但听起来多少却有点像在讽刺。身边的姑娘掩口微笑,而花总也笑道:“好吃你就多吃点,将进酒,杯莫停……”

成天乐渐渐喝的有点亢奋了,觉得窗外画舫上的乐曲越来越动听,又问道:“花总,有演出吗?”

在他的印象中,很多上档次的大饭店在客人用餐时都会有才艺表演,何况是这样的高档会所呢,有丝竹怎可无歌舞?这话听起来有点像提要求的意思,花总呵呵笑出了声,击掌道:“洞箫声中无长袖善卷,怎可尽兴?”

成天乐已经有点喝多了,没太听明白花总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那是让歌舞演出开始。果然窗外的乐曲声一变,洞箫声起轻扬婉转,有一对穿着半透明贴身丝衣的姑娘竟然脚踏水面走到了池塘的中间。洞箫声中响板又起,那两名女子翩翩起舞,长袖乱拂香雾四散,腰肢柳转美不胜收。

吃饭时花总的座位正对着后窗,吴老板和成天乐则是一左一右,楼上的联排雕花长窗都是敞开的,只要一扭头就能看见后花园里的情形,居高临下观赏的特别清楚。成天乐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置信,随即想到那池塘水面下一定搭了一个反光的舞台,正好可以贴着水面,在上面行走还能溅起水花,但是从楼上却不太容易看清,恍惚以为舞女就走在水面上。

就算没喝酒,成天乐也感觉有点醉了。一边吃菜一边看歌舞,酒不知不觉中喝得越来越多,他也放开了,在椅子上舒舒服服的坐好,懒得自己夹菜端杯,手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满臂软玉温香、又品嘘暖呵柔,他在心里想的还挺好——花总已经花了钱包下会所请这顿饭,如果不好好享受,也未免辜负人家的一番心意。

阳澄湖就在苏州,而且时令也近中秋,既然是“苏州水席”怎能少得了大闸蟹?歌舞声中又上了一盘蟹膏,这盘菜还有个名字,取自《红楼梦》中贾宝玉的一句诗——“横行公子却无肠”。上来一看果然无肠,连肉都没有,它是把蟹腿蟹腹全部去掉,将公蟹膏和母蟹黄一起做好,在蟹壳里端上来。

成天乐也学会享受了,自己不动手,让身边的姑娘用小勺舀好,含在唇边喂着吃,也不知道他吃的是蟹膏还是软香唇膏。这场面真是应了《红楼梦》里的那首诗——

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

饕餮王孙应有酒,横行公子却无肠。

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窗外天色已暗,成天乐也是醉眼迷离,酒意上来了人却觉得很兴奋。只见后花园的池塘边有几棵枇杷树,树上挂起了八盏八角宫灯,正是来的路上看见的那八位姑娘手中提的。此刻微风吹拂灯上的罩纱,画中的美人仿佛是活了,就像要从灯纱上飞出来似的。看见这些宫灯,成天乐的心神仿佛也跟着飘动。

这时席上已经开始撤盘子,又上果品茶点了,菜吃得差不多了,酒还在继续喝。花总突然问道:“小伙子,你可知道那八盏宫灯的讲究?待会儿你可以让姑娘端着酒,到花园里逛逛,如果有兴致的话,就摘走一盏灯。”

成天乐好奇地问道:“吃完饭我还真想进花园逛逛,那宫灯有什么讲究?”

花总笑得有些神秘、有些暧昧、有些得意道:“每盏灯上都画了八位着名的古代美人,各具风情特色,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不喜欢的!你只要摘下一盏灯,自会有人带你去客房休息。然后把那盏灯挂好仔细看,你看中哪幅画中的美人,那位美人就会从灯上下来陪你喝酒,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