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5章、宫灯美人,梦幻几恍惚

成天乐纳闷道:“什么法力变化?”

“耗子”提醒道:“这可说不准,可能是地方特殊,可能是有什么阵法,也可能是有高人在施法。外面的世界什么稀奇没有?还记得你上次在玄妙观的事情吗,差点连我都跟着你晕了。”

成天乐有点担忧起来,赶紧问道:“还是你懂得比我多,那我该怎么办呢?”

“耗子”说道:“街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不也都没事吗?你不要去查探,注意好收敛神气,只要不触动什么,自然也就没事。哪怕真的是有高人施法,只要不被你撞破,人家也不会管你的。”

成天乐:“如果真有高人施法的话,我倒是很感兴趣啊,想见识见识。”

“耗子”很郑重地叮嘱道:“有什么可好奇的?等将来你也成了高人,这些就没什么了。忘了我说过的话吗?你现在修炼未成,首先要学会在人群中隐藏形迹,不能让人发现你的秘密。既然此地不对劲,我也得小心了,暂时不能再跟你说话了。”

经过“耗子”这一番连蒙带吓,成天乐也小心翼翼敛藏神气,不敢有任何疏忽,再配合他端包的样子,真像是一个跟随老板出来赴宴的小伙计。在外人看来,他的确是个毫无异状的普通人,但成天乐毕竟不是“一般人”,元神自然的感应还是有的。

经过一座古色古香的老宅大门口,成天乐莫名有一种恍惚感,就似穿过了什么无形的屏障、踏入到另外一个世界里。但是再看看两边,仍然是那条老巷子,回头还是热热闹闹的平江路,并无任何异常。继续往前大概又走了一百多米,成天乐微微一怔,他在道旁又看见了一座古色古香的老宅大门。

成天乐有点惊讶,因为这户人家的大门与刚才看见的那座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门楣上的花砖、门坊上的瓦当,还有建筑的形制都是相同的。虽然相同年代、差不多规模的老宅子,建造格局都有类似的地方,大门差不多都这样,但几乎完全相同的情况多少也有些奇怪。

这户人家的大门是敞开着的,门前站了两男两女。男的穿着笔挺的黑西装,长得英俊帅气都是二十出头,女的却穿着很古典的旗袍,大约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脸蛋和身材都是一流,站在那里窈窕婀娜。他们离老远就行礼招呼道:“吴老板、成先生,花总恭候多时,快请进!”他们行礼的方式也很有意思,男的抱拳鞠躬,女的居然是侧身万福,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总之虽有点不伦不类却感觉十分有排场。

进了大门,成天乐的感觉有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就算他不是考古学家,也能看出这是一座地道的古宅,至少也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很多人对所谓的古建有一个误解,比如说宋代的庙宇,就认为建筑上的东西都是宋朝的,其实完全不是这样。

除了那些被发掘出来的历史遗迹,真正在使用中的历史建筑都是经过不断维修的,特别是中国传统的砖木结构建筑。比如屋顶上的瓦片每年都要换几片,瓦片下的椽子每过十几年也要换几根新的,墙上的粉壁要定期重新涂抹,那经受风吹雨打的窗格,每过一些年就要更换若干扇。这样经过了几百年之后,可能这个建筑中有些结构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材料,否则它也没法始终住人。

但有一点,在这个过程中建筑保持着原貌,就算那些更换了很多次的瓦片和窗棂,也会带着古老的气息,哪怕它是新的。这样的古迹仿佛是“活”的、生动的,就像一个人在成长,不断生长出新的头发和指甲,就连骨骼肌肉也在新陈代谢中,但人还是那个人、有他的年纪。

成天乐一踏进这里,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仿佛觉得这个院落是“活”的、有它的生机运转,在元神中的感应又有些恍惚如幻。

这座宅子一共有六进,第一进天井正中有假山屏障、左侧的账房与右侧的门房现在改造成了接待厅与门卫室。能将这样一座古宅建成一座私人会所,其手笔令人惊叹,因为这不仅是把宅子买下来的事情,还要经过文物管理部门的批准,任何修缮和改造,既不能破坏古宅的格局和原貌,但又要达到会所功能的要求,其费用高得惊人。

那么这里的消费当然也是贵的惊人,花总今天将整个会所都包下来只招待吴老板,就这一顿饭,恐怕也抵得上他在吴老板那里白吃好几年了。

在前厅的接待员和一字排开的保安的躬身问候中,他们走进了第二重院落,四面窗棂上的雕花是世间的各种山水、动物、历史典故,奇趣各异,就连屋檐下廊柱上的彩绘木雕也是精美无比。眼光向四周扫上一圈,仿佛就是在参观一个小型的艺术展览馆。

进入第三重院落,两侧放置着精美的石雕荷花池,池中种着盛开的睡莲,荷花池畔一左一右各站着四位身着宫装的姑娘。天虽然还没黑,她们已点上了八角宫灯,每人手提一盏。宫灯的罩纱上是手绘的古代美人图,图上还有题词,标示了这些美人的身份与典故。

八盏宫灯六十四面、罩纱上总共六十四幅美人图,玉环、飞燕、西施、貂蝉自不必说,还有很多人成天乐都没听说过,他扫了几眼,大约看到的是绿珠、玄机、小婉、香君、褒姒、师师、夏姬、妲己等……。

在六十四幅宫灯美人图的簇拥下走进第四重院落,正面是一个穿堂、古典式的帽翅厅,原是主人会见客人、谈书论艺的地方,现在被改造成了一间很大的会客休息室。只有这家会所的至尊VIP会员,才能穿过这里进入后面的消费场所。对于外界来说,会所最后面是一个完全私密的享受空间,也许就是曹雪芹所写的“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只不过它是当代的。

进入第五重院落,正房和厢房都是两层楼,转圈的梁柱上雕着十二只形态各异的彩凤,在古代这里应该是内眷居住的后宅。正面的二楼就是内宅的主厅,花总设的宴席就在那里,而他自己正站在院落的中间抱拳道:“吴老板,你真是守信,果然带着小伙计来了!我刚才正准备到大门外迎接呢,结果你倒是先进来了,失礼啊失礼!”

吴老板笑了:“能吃这样一顿宴席,吴某也是大开眼界,终于见识了花总的手段!是我自己来早了,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啊。”

说话间花总将两位客人迎上了二楼,偌大的厅堂竟然没有柱子,抬头再看房梁,原来这是一种古典花篮厅的结构,梁上有四根假柱短垂,末端雕成悬篮的形状。两侧通往偏房的地方放着花梨木雕屏风,一面四扇,合起来正好是一幅八仙过海图。厅中只放了一张圆桌,桌面是一整块天然山水纹云石。

三个人吃饭,桌边却放了十二个座位,三张靠背椅和九个花鼓形圆凳,圆凳围绕着每张椅子左右和后面各一个。还没有上菜,桌上放的是茶点。客到即开席,几人坐下之后,花总轻轻一击掌,窗外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丝竹之声。成天乐扭头向外看去,又吃了一惊,二楼后面的雕花排窗是开着的,这座宅子的第六进院落是个小巧精致的后花园。

苏州的很多园林其实都是故宅庭园,在不大的空间内设计出幽深多变的景致,与园外那些水乡小巷的韵味是一致的。这个后花园已是宅子的最后一重院落,外面就是另一条巷子边的河道,也是过去行船的水巷。院内开了一条人工的小河道引水进来,从而布置出小桥回廊、假山亭台、水榭莲池。

池塘边停着一艘画舫,这舫船是开不走的,就是园中的一处装饰。现在画舫上的窗户全部打开了,可以看见里面坐着一队乐师,男男女女皆着古装,身前怀中琴瑟琵琶俱全,正在那里吹拉拨弹。这顿饭好大的排场,还有这样一支乐队在窗外楼下的园林中演奏,场面如此其实吃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随着丝竹之音,首先上来的不是“菜”而是“人”。只见九位姑娘从两侧楼梯鱼贯而上,姿容各异皆极艳妍,先向众人行礼问候,再于花鼓圆凳上落座,正好每人身边三位——人再多就坐不下了!

坐在吴老板身边的三位姑娘装束很有意思,并不完全的是古典式的,左边那位穿的是紧身背心、超短裙,肌肤是炫目的嫩白;右边那位装着低胸晚礼服,乳沟是诱人的深奥;后面那位穿的是宫装长裙,秀发披散却没有挽起宫簪。这样几位姑娘同时出现,看上去有极强的违和冲突感,就像是从不同的地方穿越而来,但在此享受莺声软语的客人却是不会介意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