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4章、小桥流水,粉墙掩花窗

妖修练形同时也是改变寿元之道,这才是真正的超脱族类。山野禽兽有很多寿命并不长,而修炼岁月长久,假如没有感悟天地、元神出现、运转生机这一步去改变寿元,还没来得及练什么,恐怕寿元就到尽头了。所以对于妖修而言,练气即练形、元气化生机,这是必需的一步。

妖修比人类修士要艰难得多,但万弊总有一利,那就是练形成妖之后寿元往往很长久,而在其长久的生命中,也一直在持续地修炼寿元。但成天乐就算将这第二套法诀中的练气术修炼到极致,如果没有后面更高境界的修为,哪怕练一辈子也不能像妖怪那样活几百上千年,不过是五气朝元、天年不减而已。

练了也白练,白练他也练,但这样也能让一个人生机旺盛,只是以一个“人”的身份在走不必要的弯路而已,其中却另有机缘。

感觉到元气运转之后,法决所指引的,首先竟不是如何滋养元气而是如何去收敛元神、元气。成天乐虽不明白究竟,但也觉得这种练法不利于元神壮大、元气充足,于是又很纳闷地问“耗子”为什么?而“耗子”则反问道:“成天乐,你在世上活了这么久,发现谁有这样的功夫了吗,如果他们不施展出来的话?”

成天乐答道:“我还真没发现过。”

“耗子”郑重地说道:“修炼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功夫未成之时,难免有妖魔窥伺,首先就是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不仅对谁也不能说,而且还要注意不能被人察觉,所以当修为到了元气运转之时,就要收敛起神气,别人才不会发现啊。”

成天乐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

在人间各派法诀中,也有“慧而不用”、“含神勿吐”等各种讲究,但主要都是从利于修行的角度来说的,与成天乐这种练法完全不同。哪有元气生机刚刚运转,不以滋养为第一,反而先要去练习收敛?把它说穿了其实就三个字——敛妖气!

妖修混迹人间,通常不愿意被发现,否则会引来很大的麻烦,所以在尚未变化之前就着重习练收敛妖气。就像一个小偷还没学怎么偷东西,就先学怎么跑路,有备无患嘛。那留下这套法诀的“前辈”,看来也是一位混迹人间多年的妖修高手,他考虑得很周全。

成天乐浑身上下当然没有半点妖气,但如此习练也有一个很大的用处,就是只要他不当面施展手段,别人很难发现他在修炼妖诀。“耗子”刻意的提醒显然也带着私心,只要成天乐不暴露,别人也就发现不了,那么成天乐也不会知道自己练的是妖修之法。

元神在内守中壮大,元气在收敛中滋养,这种身心的改变不知不觉中也由内而外。成天乐不仅精神焕发,而且说话办事无形中也比以前自信得多,仿佛莫名就有了什么底气。这一天他在饭店干活,那位总是白吃的花总又来吃饭了。吴小溪很不高兴的撅着嘴嘟囔,暗地里却让吴老板训了几句,站在门角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成天乐也觉得有点不服气,这花总凭什么总是白吃白喝?更不应该惹吴小溪不高兴!也许是为了帮小溪出气,也许是最近旺盛的精力无处发泄,给包间里送酒的时候,他竟然愣头愣脑地问了一句:“花总,我见过你来很多次了,什么时候吃饭能结一次账啊?”

旁边的吴老板脸色一变呵斥道:“成天乐,花总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礼尚往来有什么不可以的?傻小子不要乱说话!”

成天乐也不知哪来的胆量,居然反驳道:“朋友之间礼尚往来是不错啊,我也知道花总是老板的朋友。但是老板请了花总这么多顿,我却从来没见过花总请老板吃过一顿饭。”

吴老板做生气状,提高音调道:“你小子知道什么?又怎么知道花总没请过我?”

这时花总放下了酒杯,饶有兴致地看了成天乐几眼,朝吴老板摆手道:“老弟啊,你也别生气!这小伙子说得对啊,礼尚往来吗,我在这里吃了你这么多顿,早就该回请你了,而且该好好地回请!……这样吧,明天晚上在平江路混堂巷会所,我把整个会所都包下来专门请你。还有你这位小伙计,叫成天乐是吧,他也一定要去!”

吴老板连连摆手道:“花总何必这么客气呢,又何必和一个傻小子计较?”

花总却坚决说道:“这不是计较,而是理应如此。你这里的饭菜,我都吃了这么多顿了,难道我请你一次就不可以吗?”

吴老板笑了:“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既然这么说,那就多谢花总的盛情了。”

花总又一指成天乐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晚上平江路混堂巷会所见,别忘了带上他!”

成天乐也没想到自己一句气话能说出这个结果,吴老板方才看上去好像很生气,但等到花总走后,他看着成天乐仿佛很开心又好似有点担忧。成天乐有些不安的解释了一句:“老板,您刚才生气了?但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而且也是因为小溪她……”

吴老板此时又恢复了派头十足的样子,很潇洒的一摆手道:“我怎么会和你一般见识?再说了,你也是为我的面子才开的口,我干嘛生气呢?既然花总要请客,那就让他请吧,我给他这个面子!……但是你明天跟我去,凡事得小心点。”

成天乐又问道:“小心什么呀?”

吴老板欲言又止道:“私人会所那种高档场所,你别给我惹笑话。……其实有我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担心,到时候都听我的就是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钟,饭店里渐渐开始上客了,员工们忙碌起来。吴老板穿了一身休闲服夹着个名牌手包,招呼成天乐道:“走,跟我赴宴去!”

成天乐放下抹布就要跟他走,吴老板却摇头道:“你去换套便装,先把手洗干净,头也好好梳梳,总得像个样子!”

成天乐有点纳闷,以前老板带着他出门,总是要求他穿饭店制服,今天怎么转性子了?成天乐跟着老板出门的时候,吴小溪问了一句:“老板,马上就吃饭了,你要去哪儿啊?”

吴老板用洪亮的嗓音大声答道:“带人去赴宴,花总包下一个会所专门请我!”这声音让整个大厅甚至包括二楼走廊上的人都听见了。

出了大门,成天乐问道:“老板,开车吗?”

吴老板摇了摇头:“不用,走过去就行。”然后迈开大步前行。

成天乐跟在后面又说了一句:“老板,我帮你拿包!”吴老板很满意地把自己的包递给了成天乐。成天乐没有像吴老板那样用一只胳膊夹着,而是用两只手在身前端着,一看就知道他是替前面的吴老板拿包的。

他们从观前街颜家巷出发,穿过一条大街灵顿路,再经过大儒巷来到平江路。成天乐这才明白吴老板为什么不让他开车?因为他们走过的是两片相邻的旅游步行街区,无论怎么开车路都有点蹩脚,还不如走过去更方便。看似不远,但是步行的距离也不短,两人走了近二十分钟。

平江路也是一条沿河而建的古街,在宋代苏州城区地图上就有这条街道,八百多年后的今天,现代的平江路与宋代地图上格局相比基本没有太大的改变。它的某些特点与山塘街是一样的,主干道水陆并行,沿途小桥流水环绕、粉墙格窗掩映,这一带还有很多口古井。

平江路两侧的横巷也很有意思,很多也是石板路与小河并行的水巷,河道中的水波轻荡,而脚下的各色石板散发着不同年代的气息。但它与山塘街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山塘街是阊门外商贾繁荣之地,平江路就是融合于苏州城中的一个街区,在静谧历史中无声无息沉淀的味道更浓,却又更不易察觉。走在这里就好像走在一首浅浅吟唱的诗词中,走入意境仿佛又忘了意境,因为它就是平常的人烟所在。

如今水乡古镇游很热门,比如周庄、乌镇、同里、木渎,都是离市区很远的所谓古镇,相对独立的分布,有很多还被围墙或栅栏圈起来卖票,去那里看一看小桥流水人家,感觉确实与现代都市中的钢筋水泥丛林大不一样。但在苏州却用不着特意跑那么远,那些水乡古镇的风景精粹与文化元素随处可见。平江路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而且它就在城里,吃完晚饭散散步很随意就逛到了。

有人可能只听说过苏州的园林,会奇怪城中怎么还有那么多没听说过的地方,而且总能逛出花样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没办法,这就是苏州嘛!

从大儒巷左转进入平江路,前走不远经过一口就在街道中间的古井,再右转进入一条小巷,便是花总请客的会所地点。成天乐逛街的时候自然凝神入境,让“耗子”也见见世面,路上还暗中告诉“耗子”今天是去赴宴的。刚刚拐进巷口,就听“耗子”的声音在脑海中悄然道:“不太对劲,这里有法力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