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2章、玄机暗藏,当初是何名

站在望山桥桥头,成天乐伸出手在石像的脑袋上摸了半天仍然毫无反应,奇怪地问道:“耗子,怎么取出修炼法诀啊?”

“耗子”反问道:“你上次是怎么办到的?”

成天乐:“不知道啊,就是伸手随便摸了几下。”

“耗子”沉吟道:“既然是修成第一层法诀,才能取得第二层法诀,你练成了什么都试试。”

成天乐闻言便展开了神识去触动这石像,那漩涡般的吸扯力陡然变强,一瞬间就似五官感应全被卷到一片混沌中,成天乐身子一晃差点没迷糊。“耗子”好似也很不好受,弱声惨叫道:“不是这样的!”

成天乐也感觉不能是这样,否则法诀还没拿到,自己就先得一头栽倒晕过去。他赶紧收摄神识断绝外缘,但是手还按在石狸像的头上。世界仿佛消失了,成天乐进入了极静的状态,这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对石狸像的感觉还在,极静中只剩下了他和面前的石狸像,周围全是一片混沌和未知。

又不知过了多久,成天乐才回过神来,这样他仍然没有取得法诀。于是心念一转,又进入到返观内照之境。元神初现,所见的世界成了自己的身心,而那石狸像却奇异的仿佛与身心一体,其中有一道无法形容的意念直接印入了成天乐的元神中。

这是一种信息、也是一道神念心印,包括很多复杂的含义,却瞬间就进来了。感觉像在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听一段讲解介绍,但在极短的时间内一次性灌输,假如成天乐不是处于元神出现的状态下,根本接受不了、也记不住。

他听见了“耗子”的一声低鸣,似是有些痛楚又带着惊喜,然后便无声无息了,成天乐也在这一瞬间退出了定境。他的脑袋里嗡嗡作响,一时无法思考,仿佛连指挥身体做出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很困难。河边有位大叔正在洗拖布,一边扭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成天乐,拖布上的水把自己的裤脚都打湿了也没注意。

成天乐喘了口气略略恢复平静,听见水声音看了一眼喊道:“大叔,你裤子湿了!”

那大叔反倒被他吓了一跳,也喊道:“小伙子,我就住对面。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小时了,搞什么研究啊?”

一个小时?成天乐的感觉明明只有几分钟啊,再掏出手机看一眼,果然已经快下午四点了,那一恍惚的入境,竟然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在刚才的感应中,那第二步修炼法诀分明已经拿到了,可成天乐却想不起来里面究竟说了些什么?——这有点类似于电脑存盘,他现在还无法读取。

既然那法诀是在元神出现时印入的,那么可能要在入境练功、元神出现时才能获知吧?成天乐现在感到很虚弱,这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运转神识艰难,就连进入返观内照之境也显得力不从心。他向那大叔笑了笑说道:“我就是觉得这石狸像挺好玩的,多摸了一会儿。”

离开了望山桥,成天乐又向西山庙桥走去,最后一座分水狸就在那里。虽然成天乐早已取得那里面的法诀,但“耗子”却想回去看看。故地重游,当成天乐再度伸手抚摸着那石狸像圆乎乎的脑袋时,心中感慨万千,勉强凝神入境对“耗子”道:“看清楚了吗,就是这座你最想看的石狸像!”

“耗子”的声音也显得有些虚弱:“看见了,终于看见了,原来我长这个样子!”

成天乐皱了皱眉头道:“那也许不是你的样子,就是这石狸像的样子。”

“耗子”却委屈地说道:“可我总得有个样子呀,你也有你的样子!”

成天乐不禁愣住了,在心中暗想——是啊,“耗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它只是一团融合了神念心印的灵智,并没有实质的形体。看这世上生灵都有自己的样子,它也想有自己面目,可它的本来面目又是什么呢?

成天乐想了半天才说道:“耗子,你为什么不挑个漂亮点的样子呢?比如一个大美女啥的,反正都是自己想的呗。”

“耗子”似乎也有点动心,却遗憾地说道:“我不能。”

成天乐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耗子”答道:“谁都有本来面目,它不需要熟悉、不需要刻意去思考、不需要时刻去想,就是与生俱来。我的本来面目便是如此,我不可能一边想着自己该是什么样子一边还能入境修行。成天乐,你是不是也不能?”

成天乐想了想答道:“好像是不能,没这些杂念。”

“耗子”又说道:“这套法诀本就是指点超脱族类的修行,后面有内容可以变化形体,到最高深处,甚至可以脱胎换骨凝炼人身。”

成天乐:“你已经读到第二步的法诀了?我怎么没想起来?”

“耗子”答道:“它是直接印入元神的,元神清明时自然能呈现,我刚才一直在体会,还没有领悟透呢。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直接入境自己去修炼,也可以让我来教你。”

成天乐对变化形体的内容感兴趣,听起来有点像西游记里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啊,随口说道:“还是我们一起琢磨吧,你也是新学的。我先练着,有什么琢磨不明白的地方再找你商量。你刚才说的变化形体,第二步法诀里就提到了吗?”

“耗子”又答道:“第二步法诀哪有那么高深的内容,只是提到了继续修炼下去的神通,你只要一步步练下去,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成天乐却没听出来“耗子”有事瞒着他。获得第二步修炼法诀之后,“耗子”仿佛从懵懂中清醒了不少,以前很多想不清楚的东西都似突然明白了。最重要的一点,“耗子”知道了这套法诀是妖修之法,它并不是给人练的!法诀的总纲就在第一道神念心印中,但被“耗子”融合之后却有些模糊不清,因为“耗子”只是石狸像的自感之灵,有些概念当初的它还无法理解。

成天乐修炼了这么多天,也等于给“耗子”打开了一扇感悟天地之门,“耗子”也跟随他在修炼,灵智越来越生动清晰。得到这第二步妖修法诀之后,它就似顿悟般的突然明白了,它同时也明白了成天乐为什么能把第一步法诀修炼的那么快?除了机缘巧合之外,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妖类出身,这世上哪怕是最聪明的狗也很难去和一个普通人去比灵智,人的灵智本已开启清晰。

成天乐最难得之处并非他是一个人,满大街都是人啊!而是他的心性竟能恰好得到这妖修法诀,并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有机缘将之练成!这样的人“耗子”上哪儿去找啊?“耗子”得到第二步妖修法诀,发现后面还有变化形体、甚至凝炼人身的内容,它当然迫切的希望自己也能有练成的一天。

其实“耗子”也不是妖,但这套妖修之法却更适合它,而且它也没别的选择。这算是它的私心吧,同时也是修行中最热切的愿心,它现在只有在成天乐的帮助下才能修炼,所以它不想也不敢告诉成天乐实话,只希望成天乐能够继续修炼下去。而且“耗子”这种想法也并非出于坏心眼,它见证了成天乐将妖修法诀练成,便自然地认为他完全可以继续修炼下去,先不说出来,也是怕动摇成天乐的信念。

成天乐现在是什么状况,或者说他与“耗子”是什么关系?恐怕让世上最高明的高人也说不清楚。这种情况原本最常见的就是妖祟附体,可成天乐绝对不是被“耗子”附体控制了,他的自我意识很清醒。“耗子”当初并无法力,且对附体、托舍一类的事情毫无概念,它也不可能更不知道要去控制成天乐。

“耗子”后来也在修炼,但它必须通过成天乐的修炼才能修炼,这种状况一天不改变,它就等于永久受制于成天乐。这种情况下,它又很类似于是被成天乐封印禁锢的一道元神。理论上讲,成天乐若是修为到了一定地步,便可以驱使、消灭甚至炼化它。

但成天乐在这方面更是个二货,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就算知道估计也不会做的。好端端的“耗子”,他干嘛要欺负人家?他已经习惯了“耗子”的存在,没有“耗子”的日子会寂寞许多,能在灵魂中与你交流的,难道不是最好的朋友吗?而且“耗子”给他带来了此生最幸运的奇遇!

听见“耗子”的话,成天乐美滋滋的在那里憧憬未来,设想着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高人?“耗子”感觉到他在沉思,同时又觉得自己隐瞒了一个秘密有点过意不去,用带着歉意的声音问道:“成天乐,你当初为什么给我起名叫耗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