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41章、对镜知形,生来焉识我

与他住在同一间宿舍的是饭店的一名厨工,名叫宋春来,比成天乐小两岁,他的理想是将来成为樊师傅那样的大厨,还能在苏州买套房子结婚。宋春来每天在厨房里切墩、掂勺,仿佛感觉特别累,一回到宿舍就呼呼大睡。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成天乐问了一句:“宋春来,你在饭店干的时间比我长多了,知道这里可以请假吗?我想出门办点事,需要半天时间。”

宋春来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成天乐,你来的时候没问过老板啊?有事当然可以请假,否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休息,谁愿意啊?”

成天乐这才清楚,原来饭店的服务员和厨师也是有假的,不是按国家规定,而是按饭店的内部规定。每个星期有一天的休息日,可以请假上街办点自己的事,但是最好不要在周六周日,而且也不要好几个人同时请假,最好是轮流休息。但是大家吃住都在饭店里,平时没什么事也不用出去,所以一般都不请假。假如不请假的话,老板每个月还会多给钱呢!

原来如此,成天乐呵呵笑了,算算日子他也干了快半个月了,请半天假应该没什么不可以吧?中午吃完饭出门还能赶回来吃晚饭呢,挑老板不在的时候,和樊师傅或者吴小溪说一声就行。

第二天吴老板一大早买完菜就有事出门了,饭店员工聚在一起休息聊天的时候,成天乐问樊师傅道:“我有点事情,想请一个下午的假出门办一下,不知道哪天可以?”

吴小溪插话道:“今天就可以啊,反正也没有别人请假。”

樊师傅说道:“吃完午饭再走,快去快回,别耽误吃晚饭,你有什么事啊?”

成天乐:“就是买点东西。我刚到苏州,什么都没来得及置办呢。”

吴小溪又提醒道:“我们饭店员工每个星期都有一天假,但要提前打招呼,防止大家都在同一天休假忙不过来。苏州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等饭店不忙了你也领了工资,可以好好逛逛。”

樊师傅也说道:“是啊,年轻人不能一天到晚只顾着工作,也得娱乐娱乐,要不然干活也没精神头啊!来到苏州这么长时间也没出去好好看看,确实可惜。”

这位大厨对成天乐的印象很好,甚至有想把这位打杂培养成厨工、再教他手艺的意思,一方面是因为成天乐不仅手脚勤快而且听话不顶嘴,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竟是成天乐吃饭香!成天乐吃饭可不是一般的香,看他吃东西的样子,简直可以激发一桌人的食欲。也难怪,成天乐这阵子确实吃什么都好吃、食欲非常旺盛、还消化的特别好。但凡做厨师的,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做的饭菜好呢?饭店员工吃的饭菜很多都是樊师傅做的,成天乐不需要多说什么,他的表现就是最好的夸赞,樊师傅是越看越开心。

中午吃完饭成天乐去了山塘街,有了工作心里也就有了着落,大热天没有再挤公交车而是直接打车去的。没料到苏州老城还真不大,从观前街打车到阊门也就十来块。

一走过山塘桥,成天乐很自然的就凝神入境,这种状态并不是深夜行功时的极静,更不是返观内照之功,而就是保持一种随时感应外界万物纷扰、却又不刻意以神识触动的清晰状态。因为故地生游的不仅是他还有“耗子”,他对“耗子”有恻隐之心,想让它也能感受到这热热闹闹的山塘街。

成天乐并没有正儿八经的学过打坐行功,就像绝大多数山野妖类也都不可能。他是坐着也入境,躺着也入境,在大街上走路也入境,只是层次深浅的不同。其实像他这种练法,并不适合初入门者,因为功夫尚不精熟、神识也不够清晰,没有必要如此。虽然这是对神识的一种磨砺,但刀也不用天天磨呀,初学者只须子午行功精深即可。可成天乐不以为这是练功,他不过是为了能一边走一边和“耗子”说话而已。

“耗子”的声音立刻就出现了,带着感慨道:“山塘街真热闹!”

成天乐:“你不就是从山塘街出来的吗,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耗子”的声音中包含的各种感情色彩越来越丰富了,它又叹息道:“我原先在西山庙桥头,那里已经过了虎丘在很偏僻的地方,除了附近的居民很少有游客过去,比这边冷清多了。我又不会动,只能朦胧感应到周围的声色。后来被你带走了,只有你凝神入境的时候,我才能通过你感应到外面的世界。”

成天乐有些得意地说道:“算你走运,遇上了我,这么快就把法诀练成,还能带着你逛山塘街!”

“耗子”很感激地说道:“是的,没想到你行功精进如此神速!”

成天乐很大方地问道:“耗子,你想看什么?我带你去逛!”

“耗子”:“我想看山塘街上的七座石狸像,最想看的就是我自己原先所在的那座,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成天乐有些纳闷:“你就是从那里面出来的,连自己都不知道?”

“耗子”反问道:“你不照镜子,知道自己长啥样吗?”

成天乐一拍脑门道:“还真是这么回事,眼睛是朝外看的!”说话间忽有所悟,自己昨天夜里在极静中进入了另一层境界,仿佛见证身心所在的世界,这就是一种修行吗?那么“耗子”被自己带出来,再走回山塘街能看见原先的石狸像,对它而言也应是一种修行,这就是所谓的缘法吧?

其实就算“耗子”不说,成天乐今天也要一座一座观摩所有的石狸像,上次他一共看见了六座,还有一座没找着呢!这回逛街没省钱,他花四十块买了一张沿途景点的门票,随票还附送了一册山塘街各处人文介绍以及景点分布图。

像这种历史渊源和文化积淀很深厚的地方,如果不了解其背景、本人又没有发现各种痕迹的眼力,逛起来就等于瞎逛,但有了这份介绍之后感觉就不一样了。成天乐买票的时候不觉得自己是花四十块钱,而是多占了四十块钱的便宜,因为他是和“耗子”两个“人”在逛。

成天乐一边逛一边看介绍,指着沿途各个地方念给“耗子”听,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而“耗子”听得很入神,还不时赞叹着成天乐。成天乐是在脑海中和“耗子”交流的,虽然不用出声,可是下意识地嘴唇微动像是念念有词,一边走还一边指指点点像是在和谁交流,样子就像一个精神病。

他一边看介绍一边看景点,脚下却慢慢悠悠走个不停,也不注意看路。眼见他就要一头撞在路灯杆上,却莫名其妙的一闪身绕过去了,有时候明明就要被前面的一块石头绊倒了,他一边看地图顺势一抬脚,自然就迈过去了。

成天乐先从第一座石狸像、山塘桥旁边的美仁狸开始观摩,每到一个地方仍像当初那样摸摸狸猫的脑袋,企图能提前获得其中的法诀。但那些石像傻乎乎的毫无反应,就是冰冷的石头而已。成天乐延伸神识去触动它们的时候,又能感觉到一种很强劲的吸扯之力,仿佛石像下是一个看不见的漩涡,他又赶紧将神识收了回来。

他依次又找到了通贵桥旁边的通贵狸、星桥旁的文星狸、彩云桥旁边的彩云狸,把那些猫头都给摸遍了。渐渐已经走出经过了商业开发的旅游步行街,来到山塘街东段的老居民区街巷。看地图标示,第五座石狸像白公狸应该在普济桥头,但上次成天乐没发现,今天仍然看不见。

来到这里他就笑了,原来的街边人家开了一个杂货铺,货物不仅堆放在门口,还有一部分也放在了石板路对面。桥头有一大堆东西,上面还盖了一块防雨的塑料布。成天乐走过去把塑料布掀了起来,在一堆木柄笤帚下面,果然发现了一座憨态可掬的石狸像。

他笑呵呵地说道:“猫咪,原来你藏在这里呀?谁这么坑爹!让我一顿好找,不知道的还以为山塘街上只有六座石狸像呢!”

路对面有个女人喊道:“小伙子,你要买什么呀?这边都有,不要乱动东西。”

成天乐一指塑料布下面问道:“我想买这个石像,你家能卖吗?”

那女人答道:“石狸像是政府立的,不是我们家的。”

成天乐问道:“那你把它盖起来干什么?我来两趟才找到!”

女人有些不高兴的嘟囔道:“真不懂你们这些外地人,一块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原先都有几百年了,这个是新的。”

找到了就行,成天乐也不想和杂货铺里的女人拌嘴,继续往前走又路过了他曾经请于飞和刘书君吃饭的荣阳楼,不由得暗中摇了摇头。今天下午来不及逛虎丘了,成天乐又一次过其门而不入,径直走向了望山桥旁的海涌狸所在,他所需要的第二步法诀就在此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