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8章、孺子可教,活宝又一个

樊师傅以长者的语气问道:“你和那朋友不是很熟吧?”

成天乐答道:“的确不太熟,好几年前在一起读过书,后来也只是在电话里联系过。”

樊师傅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小伙子呀,你太年轻了!平时很多人说话都好个面子、卖个嘴上人情而已,你还真来投奔这种朋友啊?话又说回来,交往平平、关系一般,你也好意思跑来让人管吃管住还给介绍工作吗?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成天乐很感慨的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大叔您教育得太对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樊师傅很满意地拿起茶壶喝了一口水,脸上露出了“孺子可教”的表情。吴小溪插话道:“成天乐,你中午是不是和朋友谈崩了,所以才背着包先走了?回头想起在我们饭店门口看见了招聘广告,所以又来找工作?”

成天乐又连连点头道:“是的,你真聪明,看一眼就猜道了!”

吴小溪的神情有些得意,也似语重心长般说道:“我在饭店做迎宾,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啊?当然有经验!……我可告诉你,幸亏你中午先走了,你那两个朋友根本就没打算买单,说是请客恐怕到最后还是要你自己掏钱。”

成天乐又感慨道:“是的呀,我没你这么有经验,幸亏先走了。”

那位曾在包间里给他们点菜的服务员也说道:“老弟,樊师傅和小溪说得对,你确实短炼啊!我当时给你们点菜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你那个朋友很不对劲,说请客却一点都不讲究,一直自己抱着菜单让都不让一下,甚至都没问你一声想吃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成天乐的遭遇,其中不乏各种教训和指点、甚至还有些尖酸的逗乐与嘲笑。然而成天乐却不生气,也不多作辩解和反驳,还向大家表示感谢。众人的感觉都不错,饭店的工作单调而枯燥,难得有这样一件事情让大家都能开心一下,也算是平凡生活中的娱乐谈资。成天乐可真是一个活宝,他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让大家刷优越感的。

有很多人在评论别的人或事的时候,往往并不是真的为了评论,只是为了刷自己的存在感而已。这其中还包含两种极端:一是评论天下大事与古今名人或身边熟悉的事物,竭尽夸张贬损之能事,以获得一种仿佛能证明自己的满足感;另一种情况就是在成天乐这种“活宝”面前秀优越感了。

但成天乐能听出来,此时饭店里的这些人不论怎么说,至少都还是出于好心、并无恶意,而且大部分话说的都还有点道理。

众人说笑了半天,还是吴小溪想起了正经事,又问了一句:“成天乐,你有暂住证和健康证吗?”

成天乐摇头道:“没有啊,根本来不及去办。”

樊师傅提醒道:“假如在后厨帮工的话,是需要办健康证的,按规定应该由饭店给你办;但是暂住证需要你自己去办,手续也不算麻烦。”

这时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打杂的临时工不用办什么健康证,检查不到他头上。……我看这小伙也健康得很,一点毛病没有!”

随着这个声音传来,成天乐突然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全身上下仿佛被都无形的目光扫过、连五脏六腑都被看透了似的。这好像是他自己的错觉,转瞬即逝,还没反应过来就消失了。而餐厅里的其他人都站了起来,就像受过训练般齐声道:“老板好!”

饭店老板回来了,他也就是这家饭店的经理,长得人高马大红光满面,往那里一站派头十足、感觉气场很强,仿佛不止是一家饭店老板,而像一位大领导干部。

他刚从外面进来,就把餐厅里乱糟糟的议论听清楚了,知道坐在那里的陌生小伙是来干什么的,一开口就说打杂的帮工不需要办健康证,还说成天乐的身体很棒。吴小溪走过去抓住老板的胳膊摇晃道:“老板,你知道他是来干嘛的了?”

老板答道:“我在门外就听明白了,但在我们店里干活,最好得招个精明点的。”言下之意就是成天乐太傻了,他不太想聘。

吴小溪却似撒娇般的说道:“一个月才那么点钱,打杂你还想招什么样的?人家可是学美术设计的!反正店里也需要帮工,最近生意越来越好,大家都忙不过来嘛!”又扭头道:“樊师傅,是不是这样呀?”

樊师傅点头道:“是需要一个帮工,我看这小伙挺合适的,就让他试试吧,不行再招呗。”

“面试”竟如此简单,三言两语之间成天乐就被录用了,想想也是,又不是大公司招主管,只是饭店找个临时打杂的而已。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成天乐几眼,语气很威严地说道:“小伙子,跟我来!……到后面领两套制服,在我的饭店工作,必须穿工作服。下午先休息半天,在饭店里观摩观摩,晚上再带你去宿舍。明天就开始上班,要早起!”

这位老板很讲排场,他一进来的时候饭店所有员工都起身喊“老板!”,看样子这个场面让他很高兴。老板叫什么名字姓什么,成天乐还不知道,反正在这里喊老板就没错了。他跟着老板穿过后厨的时候,又听见大厅里一个服务员小声嘟囔道:“又一个傻小子!”

那服务员本是自言自语,声音非常小,身边的人都听不清,可是成天乐却听清了,他不太明白这位同事是什么意思,说他是傻小子倒也罢了,可为何要说“又一个”?而老板边走边开口道:“你不仅是后厨的帮工,前厅的杂活也得帮着干,试用期三个月到半年,具体多要看你的表现。试用期间每月工资一千,我们包食宿!”

其实饭店里的打杂无所谓什么试用期,就算有顶多也就是一个月而已。现在有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常年招工,分明是很简单的工作,偏偏所谓的试用期却很长,招聘时说转正后的待遇比较高,但试用期的待遇却压得很低。等试用期一满,除非极少数特别优秀的,其他大部分人都会被企业以种种借口不正式录用,钻的就是所谓试用期的空子,借此长期低价聘用劳动力,反正是长期招聘、不断地招呗。近年南方某些地方连续出现了用工荒,原因很复杂也有很多,但其中之一,也是因为当地很多企业总这么干。

这家饭店也这么干过,打杂的实在不要求有什么太高的素质,但是活很忙。这种“员工”都是长期招的,试用期结束了基本上就不留下,除非愿意按原先的待遇继续干、还能干好。

成天乐并不清楚这些,其实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他还没想那么长远,只是暂时找个落脚的地方、熟悉这个城市而已。刚才老板似乎有些不想招人,是那个吴小溪抓着他的胳膊撒娇才搞定的。看那么亲热的举动,吴小溪和老板之间的关系一定不寻常,难怪区区一个迎宾在饭店里说话还挺管用的。

想到那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在饭店里当迎宾却和老板有一腿,成天乐心里莫名有些遗憾,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挺感激吴小溪的。这姑娘心眼挺好,她是看出来自己无处容身动了同情心,就像收留一只流浪猫一样劝老板聘用了自己。

等到第二天,成天乐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吴小溪之所以会有那样的举动,因为她就是老板的女儿!成天乐在饭店大厅里看见了挂着的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上面写着老板的名字——吴燕青,又问身边的服务员,才知道老板与吴小溪的关系。

他又为自己昨天的想法感到羞愧,好端端的姑娘,他为什么要把人家想的那么不堪呢?而那位吴老板也有意思,喜欢让饭店里所有人包括吴小溪在公开场合都叫他老板。

更有意思的事情还在后面呢!第三天大清早,吴燕青就带着成天乐和另一位女服务员去“买菜”。上点档次和规模的大饭店,后厨需要的主料一般都有专门的供应商送货上门,甚至已做好了粗加工与切配。但是有些用量很不稳定、也可以替代的普通配菜,经常还是要去市场上自己买。吴老板只要有时间,都会亲力亲为。

这位吴老板有个习惯,哪怕只是去买根葱,都会开着他那辆白色的两厢宝马车,而且还要带着至少一男一女两名员工。自从成天乐来了之后,吴老板就喜欢带着他去,因为成天乐的个子在南方还算比较高,模样也很端正,而且据说还是学过美术设计、搞艺术的,说起来就感觉挺有面子的。

至于另一名女员工,自然是挑饭店里漂亮的,但吴老板却从来不带吴小溪,毕竟起大早去逛市场也怪辛苦,自家闺女还是要心疼的。吴老板逛菜市场的时候,喜欢昂头挺胸背着手迈步,那神情就好像偌大的菜市场也有点装不下他似的。一男一女两名员工,穿着饭店的白色制服、胸口还印着醒目的店名字样,在他身后落后两步跟随行走,而吴老板自己却穿便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