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7章、骑驴找马,我叫成天乐

大厅里的厨师和服务员们也都听见了,纷纷向这边看了过来,神色都些不好形容的古怪。迎宾小姐有点傻眼,但还是问道:“你想应聘什么工作?”

成天乐突然往后倒退了几步,退出了门外扭头看了旁边的招聘告示牌一眼,又走进来说道:“你们招聘的职位有经理、领班、服务员、迎宾,还有凉菜、小吃、切配、打杂、临时工,当然经理是最好了。”

迎宾小姐被逗乐了,她真没见过这么傻乎乎的人,不由得掩口笑道:“凉菜、小吃不是职位,我们招聘的是做凉菜和加工小吃的人。你会吗?以前在哪家饭店做过?”

成天乐很实诚地答道:“我不会,以前是学美术设计的。”

学美术设计的跑到饭店来应聘,与专业毫不相干。迎宾小姐也不清楚“美术设计”具体是干什么的,听上去像是画画的而且很厉害的样子,但是和做菜不沾边啊?这么奇怪的人、这么奇怪的事,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板不在,后厨的掌勺暂时就是店里面说话最算数的人了。这家饭店的大厨樊师傅走过来说道:“小伙子呀,我们这里已经有经理了,前厅的服务员也招满了。如果你没在饭店干过,在后厨也干不了什么啊?”

成天乐答道:“不会做凉菜和小吃,我可以学啊,我以前给很多人做过饭,但都是像食堂里的那种大锅菜。不做经理的话,打杂的临时工也行啊!”

大厨也愣住了,不禁感到好气又好笑。这位樊师傅的年纪比较大,自然也比那位迎宾小姐见多识广。刚才成天乐一进门就要应聘经理,他并不太意外。现在不少年轻人初涉社会求职,往往都有这种心态。看中了某家公司的招聘广告,上门就要担任行政总监、部门主管一类的职务,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相应的行业资历与工作经验。但是自称来应聘经理,如果经理当不上干打杂临时工也行的人,樊师傅还是第一次碰到。

除了迎宾小姐之外,刚才在包间点菜的服务员也认出成天乐了,向身边的同事窃窃细语说着中午的事情。这小伙中午还是饭店的客人,三个人点了一桌菜吃了一千多,这没过多久又上这来“应聘”,经理当不上就聘打杂。要知道这里打杂的临时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够他们中午那顿饭的,这种事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成天乐就像是想来寻开心的,可说话的语气偏偏又很认真。樊师傅愣了一会才皱眉道:“我们这里不缺人,你想找工作的话,可以去别的地方试试。”

成天乐有些失望也有些不高兴地反问道:“不缺人?那在外面挂什么招聘告示?这不是骗人吗?”

这家饭店挂着招聘告示,从经理迎宾到跑堂打杂什么职位都招,看上去仿佛除了大厨之外谁都缺,其实只是一个幌子、当不得真。正在找工作的人经常会留意到,很多企业包括某些大公司也常年在网站或各种媒体上发布招聘广告,也是从上到下罗列了一大堆职位,但实际上这些公司并不缺人,或者说并不需要招这么多人。那又是为什么呢?

这里的名堂就稍微有点多了。首先是为了增加广告的吸引力,求职者才会感兴趣、来公司应聘的人才会有足够的数量,便于在其中挑选合适的人才。等面试的时候再慢慢谈,对中意求职者介绍在公司发展的前景——他应聘的那些职位将来会有的,只要在公司好好干一段时间云云。其次,这还是一种广告宣传手段,这类招聘广告主要的篇幅一般都在宣传和推介公司的业务,再留下招聘启事,给人一种公司业务正在蓬勃发展的印象。

某些大公司明明各个岗位都有人,却仍然常年刊登各种职位的招聘启事,除了上述的用意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给现有的员工一种看不见的压力,仿佛在暗示——大家好好干,不行就再招人换。

如今这一手不仅大公司在用,就连路边的饭店都学会了。这家饭店本来只招后厨的帮工,可是就那样在门前贴个条写行字,来来往往根本不会有几个人注意到,干脆写了个醒目的大牌子,连经理到领班什么人都招,果然就有成天乐这样的进门了。

迎宾小姐听见成天乐的质问,好心说了一句:“我们这里的打杂,试用期工资每月只有一千,勉强只够你们中午吃的那一顿饭,而且饭店里什么活都得帮着干,你能行吗?”

成天乐甚至没问试用期又多长,想也没想就答道:“当然能干了!请问这里真的管吃住吗?”

迎宾小姐忍不住又笑了:“在饭店里工作,管饭不就是一双筷子的事吗?也有住的地方,就是工作比较辛苦、打杂更辛苦,怕你干不了。”

辛苦?传销团伙那种日子都过来了,也没觉得咋地,还怕一家饭店?他笑呵呵地说道:“工作累一点没关系,只要能睡好、伙食好就行,我不挑。先让我试试吧,如果不行,你们再开除我就是了!”

迎宾小姐看着成天乐和他背后的旅行包,突然似猜到些什么,眨了眨眼睛道:“老板不在,等他回来才能决定,要不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然后又抬头冲大厨道:“樊师傅,这阵子厨房里的活确实挺多,也该招一个帮工了。就算不能上灶,帮着干别的杂活,大家也能轻松些。”

大厨樊师傅看了成天乐一眼,又冲那迎宾小姐点头道:“小溪啊,既然你都说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只要老板回来点头就行。”

成天乐跑回这家饭店来“应聘”,并不是因为这里的工作有多好,只不过是因为这里包食宿而已。他也存了骑驴找马的心思,打算先在饭店干着、修炼下一步的法诀,这段期间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总之还需要留在苏州不知多长时间,必须要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成天乐坐在一张空桌旁等老板,其他人也很好奇地凑过来闲聊。那迎宾小姐人真不错,还给成天乐倒了一杯冰镇酸梅汤,是饭店里免费赠送客人的解暑饮品,成天乐这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吴小溪。

吴小溪的年纪不大,顶多二十出头,却把头发盘起来弄了个看上去很成熟的发型,成天乐进门的时候看见她穿的是一件很贴身的红色旗袍,远望似一根醒目的红辣椒。她的鼻子微尖有些俏皮,两颊还有几点淡淡的雀斑,却很好看,穿着无袖旗袍的时候,露出两臂和脖子的皮肤细嫩柔白,这身打扮比实际年龄要成熟,身材也非常不错。迎宾嘛,自然都要挑漂亮高挑的姑娘。

等她换了便装,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碎花衣裙,将柔顺的披肩发放下来,看上去又是一位标准的小家碧玉模样。刚才成天乐进门应聘的时候,只有她和大厨樊师傅上前问话,最后还是她决定让成天乐留下来等老板,好像在这家饭店挺有地位的样子。

吴小溪仍然对中午的事情很好奇,追问成天乐道:“你吃饭还背着这么大的旅行包,是不是刚从外地来的?中午的时候你那两个朋友又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他们都没打算买单,而你却提前走了,是不是兜里没钱怕结账啊?”

她这是很自然的想法,成天乐如果兜里富裕的话也不会到饭店应聘打杂了。但是当面问出来,多少让人有些尴尬,可既然是要招聘,人家当然要把来历问清楚。成天乐此时已经回过味来,意识到刘书君和于飞带他来吃饭没安好心,自己这是被传销团伙“开除”了。幸亏早有打算溜的快,否则中午那顿饭就成该请客了,这要在饭店当一个月的打杂才能挣回来呀!

成天乐却不好意思说实话,无论是谁被到传销团伙呆了这么长时间,等回过味来都是对自尊心的伤害,就算他不在乎,但在美女面前面子还是要的。他有些尴尬的解释道:“你真聪明!我确实从外地刚过来。来之前有朋友说能管我吃住、介绍工作。等我来了之后却不提这茬了,只说请我吃顿饭接风,然后就各自有事回家不能再陪我。我人生地不熟的、兜里的钱又不多,本是冲着投奔朋友来的,没料到是这个状况,当然着急先找一份工作,至少有个吃住的地方。”

他虽然没有完全讲实话,但这话说得也挺实诚的,周围的服务员和厨师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樊师傅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有身份证吗?”

成天乐把身份证掏了出来递过去,却随口答道:“我叫成天乐。”

旁边的人都笑了,这个名字听着就可乐。樊师傅笑着把身份证接过去扫了一眼,又顺手还给了他。这里有个很意思的错误,可能在心理学上很有讲究,成天乐身份证上名字写的明明是“成于乐”,但已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再一眼扫过很容易看错,因为那三个字实在太像了,很容易看成是“成天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