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如是我名
第036章、陷阱深潭,何去而复返

于飞却没有跟出去,一方面他刚从洗手间回来,总不好马上再去;另一方面,桌上的酒才喝了一半,菜也没吃完,他还舍不得走。回到传销团伙,再等多少天也尝不到这种美味啊,况且他们吃饭的时间并不长,结账还早着呢!再看成天乐那傻小子的馋样,不把每块骨头都啃干净是不会走的。所以于飞不着急,先好好享受再说。

于飞不着急,成天乐却另有打算,他端起满满一杯酒饮下,却不小心呛着了、手一抖把上衣给泼湿了一大片。他放下杯子有些狼狈的解释道:“多少天没喝酒了,也好久没有吃得这么爽了,喝得太急,见笑、见笑!……我去洗手间换件衣服。”然后拿起旅行包,也走了出去。

成天乐走出包间,在楼梯上鬼鬼祟祟的探头看了散台大厅一眼,并没有发现刘书君的身影,赶紧飞快地冲下楼梯跑出大门。

门前站的迎宾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刚想招呼一声,而成天乐已经没影了。她心里很纳闷,今天这三个年轻人来吃饭,一进门说的话就挺怪,他们吃的时间不算长,那姑娘就先出门走了,紧接另一个小伙又突然冲出了门。他不像出去买点东西再回来的样子,因为连大背包都提在手上。

人在什么角度,就会很自然的想什么问题,这位迎宾小姐本能地就有一个念头——这伙客人会不会逃单?于是赶紧叮嘱两个男服务员注意楼上那个包间,千万不能让最后一个客人也溜了。

独自留在包间里的于飞,享用的还挺美,他把那一道美味干锅蛙全捞干净了,又喝了两瓶啤酒,舒服得直打嗝,终于也意识到该溜了,却一直没等到成天乐回来,心里隐约觉得不妙。他赶紧起身出门去看看情况,一推开门,外面站着两个男服务员。

服务员一看见他,便很客气地说道:“先生,你的两个朋友都走了,他们没结账。”

……

于飞这顿饭究竟吃出了什么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结账一共一千零八十六,饭店打折算了他一千。他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又很奇怪的不肯刷卡,在两名服务员的“护送”下去了饭店旁不远处的提款机取钱,然后才付了账灰溜溜地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打饱嗝。

于飞在路上打了个电话,是给家里的,也没说太长时间,重点是要了五千块钱打到卡上。他不是独生子女,还有一个哥哥,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原先的家境不算太宽裕但也还过得去,但在他回国后这几年却改善多了。因为他哥哥这几年开了一家公司,生意做得越来越好。而于飞始终却没有什么好着落,亲戚朋友曾经给他介绍的几份工作都没干长,因此哥哥在家中经常数落他,这让于飞的自尊很受伤。

父母见这个小儿子实在不成器,就建议他到哥哥的公司里去打工,好歹也能混口饭吃。他哥当然同意了,但说话的语气在于飞听来有些尖刻。于飞到了哥哥的公司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就是很普通的基层员工,这让他感觉非常的不满、非常的难以接受。……后来他被骗到了传销团伙,经过一系列的“思想转变”,在这里终于找到了一种被重视的感觉,那一度受伤萎缩的自尊心仿佛又重新膨胀了回来。

于飞已打定主意,就要在这个“行业”实现“敢想敢梦的人生”;而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离开“公司”再回去遭白眼,哪怕明知自己在做什么,也只能继续做下去、说服自己可以这样走向成功。每天在传销团伙课堂上接受的培训、那令人振奋的口号与欢呼声,仿佛也在不停地激励着他,似一针针注入的某种兴奋剂或麻醉剂。再让他从那个封闭的环境中走出来、回到以前的生活中,他已经有点不适应或者说害怕了。

他来到传销团伙时,手里原本还有点积蓄,买完“产品”加入行业之后,本来还能混挺长一段时间的,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确实很低。但经过“开发业务”的折腾,现在已经没剩多少钱了。他刚才结账时之所以不肯刷卡,是因为银行借记卡里的钱不够,手里能用的只有一张可以透支消费与预支现金的信用卡。

但这张信用卡是他当初在哥哥公司上班时办的,申请时用的是在哥哥公司的收入证明与担保资料,银行寄送透支消费账单的地点也是他哥哥的公司。所以他不愿意在饭店里刷卡,宁愿找取款机取预支现金。然后他又问家里要了五千块,并告诉父母他现在从事营销行业、前景非常好,用不了多久就会获得成功云云。父母当然说的都是关心与勉励的话,他们也不清楚于飞在干什么,还真的以为他在一家大公司搞营销呢。

于飞是这么说的,而且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当他决定从事“行业”的时候,就又一个愿望——将来干到A级,再拿到“公司”奖励的“出局费”,要回家好好风光一番。不仅要买好房好车,还要娶一个比嫂子还漂亮的女人,至少也得是与嫂子一样漂亮的,让他哥好好看看!

问家里要完钱,他又回传销团伙了,是自己回去的。于飞本想趁机出一口恶气,不料成天乐居然比他先逃单!他在心中暗骂不已,却丝毫没有去想自己也可以趁这个机会溜走。最值钱的手机和最重要的银行卡都在身上,“公司”宿舍里只有几件换洗衣服而已,他想走现在就可以大大方方地离开,没有任何人会盯着他。

刘书君早就回去了。如果说于飞自以为今天是来扔下成天乐的,刘书君则是把他们俩都给扔了,所区别的就是成天乐不认识路、于飞知道怎么回团伙。假如于飞也趁这个机会溜走,刘书君反倒是感觉最轻松的。

……

其实成天乐并没有走远,观前街人很多,像他这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小伙混进人堆里几乎就找不着了。他就在附近一条很热闹的巷子口远远地看着这边,亲眼看见了两个服务员陪着于飞去街角的提款机去取钱,又看见于飞打着饱嗝、面带恨意的离去,一直在那里呵呵傻笑。

说来也奇妙,他在传销团伙里呆了一个多月,今天早上刚刚来到大街上竟有一种恍然感,仿佛是穿越了两个世界。等逛完街吃完饭,这种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眼前就是平平凡凡、正正常常、普普通通的人间。他又在观前街一带逛了半天,等确信刘书君和于飞早就走远不会再找他的时候,悄悄又溜了回去。

在于飞曾取过钱的同一个提款机前面,成天乐也掏出了银行卡。取自己的钱本是正大光明的事,可他的样子却多少有点鬼鬼祟祟,总像担心被谁看见似的。卡里有两千,他取了一千随身揣好,然后又回到了那家挂着“梦湖美蛙”招牌的饭店。

下午三点多钟,正是饭店里最清闲的时候,有的服务员已经溜到凉快的地方打瞌睡去了,剩下的服务员和几位厨师正坐在散台大厅里喝茶闲聊。饭店的那位迎宾小姐正准备把那身无袖红旗袍换下来休息一会,就看见中午匆匆冲出饭店的那个小伙子,又背着包回来了。

饭店里每天进进出出那么多客人,迎宾小姐不可能记住每个人的形容相貌,可是她对成天乐的印象绝对深刻、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这小伙今天进门和出门的表现都太特殊了。她赶紧站起身来迎上去问道:“先生,您是回来找那两个朋友的吗?他们早走了!那位女士先走的,另一位先生后来结的账。”

她之所以把话说得这么清楚,是好奇中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小伙和那位姑娘明显有逃单的嫌疑,因为他们留下的另一个小伙好像没做结账的打算。但令人奇怪的是,听当时包间里的服务员说,最后留下结账的那个小伙点菜时就自称要请客,而且一桌菜全是他自己点的。当时服务员都觉得明显点多了,没想到最后竟然吃得干干净净。

自己说要请客,很大方的点了那么多菜,身上却不带钱,要他刷卡还不干,非要去提款机取钱!而另外两位被请的客人却像逃单似的提前溜了,这算怎么回事啊?饭店里每天遇到形形色色的客人不少,想逃单的也有,但这么奇怪的并不多见!更加令人纳闷的是,那个溜走的小伙竟然又回来了,他这回是想上洗手间还是想结账?

不料成天乐的回答更出乎迎宾小姐的意料,只听这小伙子说道:“外面那个招聘广告是你们家的吧?我是来应聘的!”

迎宾小姐彻底愣住了,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问了一句:“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成天乐竟被问的有点害羞,尽量口齿清楚地答道:“我是来应聘的,看见了外面挂的招聘广告,你们饭店不是正在招人吗?”


阅读www.yuedu.info